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8章 代善大义灭亲


豪格安慰道:不过,大伯您别担心,您对多尔衮这么好,他不敢对不起您,硕托跟阿达礼的性命,您不用担心。该担心的是多尔衮,他既然敢违誓,就得预备付出他的代价!

代善神色阴晴不定,拿不定主意。

何洛会给豪格使眼色道:王爷,郑亲王还在府里等着您呢!

豪格故意说道:你没瞧见吗?我大伯舍不得我走呢!

何洛会严肃地:那么,奴才就去请郑亲王来,跟您一道儿陪礼亲王聊聊天儿吧?

代善深吸了一口气,强自忍耐,半晌,盯着豪格,淡淡地道:豪格,如果你一定要走,请你仔细掂掂你怀里的那封信,究竟有多重,你……扛不扛得动!开门!

豪格闻言愣住,抬腿往外就走。

代善盯着豪格的后背冷峻地道:贤侄慢走。

豪格迟疑着,瞥见何洛会催促的眼神,咬咬牙,跨出大门。

代善闭上眼,深深叹了口气,神情悲哀。

夜晚,承乾宫东暖阁里气氛压抑沉闷。

代善、范文程与洪承畴三人来找大玉儿商议对策。

苏茉尔站在大玉儿身旁,低声道:有嫌疑的我都支开了。守在宫里内外的,都是靠得住的人。

大玉儿听罢点头,接着她环顾众人满脸愁容,想了想,眉宇间现出一丝怒意,恼怒地道:豪格也太狠了一点儿。故意不说出硕托和阿达礼的名字,就是要看礼亲王知道了,会如何处置。

代善沮丧地:更糟的是多尔衮的亲笔信,那等于是他的亲供。如果我跟多尔衮回护硕托和阿达礼,豪格手中握着那封信,理直气壮,不知会掀起什么风波。

大玉儿看着洪承畴问:洪承畴,依你看,豪格会怎么做呢?

洪承畴郑重地:回圣母皇太后的话,肃王可能号召八旗共诛贼臣,他师出有名,摄政王未必能占上风。就算勉强击败了肃王,八旗也势将分裂,冤冤相报自相残杀,到时别说问鼎中原了,连太祖太宗的基业都难保。

众人闻言悚然动容,额头上冒出一层冷汗。

代善面色灰白地问道:范先生,我已经六神无主,你说,该怎么办?

众人都看着范文程,范文程沉默了一会儿,方一字一顿语气凝重地道:为今之计,只有“大义灭亲。”

代善一惊,颤声道:你是说要我……检举他们?牺牲我自己的……

范文程面色沉重地说道:光是牺牲恐怕不够,还得做得漂亮。倘若由您来检举,摄政王还是免不了徇私包庇之嫌,有违他过去的誓言。

洪承畴点头道:没错,须由摄政王出面检举,由您来秉公明断,这才显得大义昭然。

代善迟疑着,心中痛苦地挣扎着,神色阴晴不定。

范文程感慨而难过,不禁摇摇头。

洪承畴低声道:虽然,摄政王的诸多举措,我不尽赞成,但是,我也不得不承认,以摄政王的才干和威望,眼下的大清朝,少不了他。

代善闭上眼,咬紧牙关,就是不能松口。

大玉儿突然站起,缓缓走到代善面前,代善连忙也站起。

大玉儿含泪凝视着代善,突然跪下,众人大惊,亦忙跪下道:圣母皇太后快请起……

大玉儿不肯起来,她扶住代善的手臂,身体不住地颤抖着,代善抬头,见大玉儿泪如雨下,自己便也忍不住老泪纵横。

好半晌,代善方抬袖拭泪,哽咽但坚决地道:罢了!我拿一子一孙的两条命,来保全摄政王!保全大清朝!

大玉儿泪流满面地哽咽道:礼亲王,我替皇帝,替大清朝,谢谢你!

两人跪着,泪眼相对。好半晌,代善缓缓地、沉重地点了点头。

代善恍惚而沮丧地走出承乾宫,范文程、洪承畴随后而出,望着代善那举步维艰的苍老背影,两人都难过地沉默着。

摄政王府书房里,多尔衮与范文程激烈地争执起来。

多尔衮拍着书案,气得面红耳赤、咻咻喘气。多尔衮怒道:礼亲王来信问,又立等回话,我就简单复了信。我万万没想到,这件事儿是由豪格而起!我真是……

多尔衮气得说不下去,恨得直咬牙:要我主动检举,我怎么对得起硕托和阿达礼!怎么对得起大哥!不行!我不能这么干!我要去跟大哥说……

范文程劝道:王爷!礼亲王已经决定忍痛大义灭亲,只为了保全王爷,舍此一途别无他法。王爷,请三思。

多尔衮想了想,无计可施,气得随手将书桌上的茶具往墙上掷去……

武英殿里,代善、多铎、豪格、范文程、洪承畴等人与众亲贵大臣聚集大殿上,神色凝重。多尔衮背对众人,站在宝座前台阶上,看着空空的宝座,沉思良久,终于闭上眼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让自己烦乱的心绪平静下来。他下定决心后,转过身来,以锐利的眼神环视着众人道:本王曾经当众立誓,如果有人向我进以非分之言,劝我图谋不轨,我就当他是乱臣贼子,立置典刑!如今,贝子硕托和颖郡王阿达礼,竟然劝我自立为帝,罪不可赦!请礼亲王明断!

代善虽早有准备,但仍然心如刀割,他强自镇定,走上台阶正中间,宣布道:带上来!

几个侍卫押着硕托、阿达礼上殿,他俩面色苍白,神情恐慌。

代善痛心地说道:你二人竟敢劝摄政王夺位。幸好摄政王对皇上忠心耿耿,丝毫没有不臣之心,主动举发。我大清祖宗家法容不得你们这种乱臣贼子。我代善身为族长,一秉大公,必得将你二人立置典刑!

阿达礼恐惧地叫道:玛父!你……真要杀我们?我们是你的儿孙啊!

硕托竭力使自己镇定,无所畏惧地大声道:不错,阿玛!我是劝摄政王自立为帝。可我并不后悔。摄政王雄才大略,功盖天下,原该做皇帝!

代善痛心疾首地:你……你还敢口出大逆不道之言?不肖的东西!如此十恶不赦的叛君之徒,罪不容诛!诸王贝勒万不可因我年迈多病而心存怜悯,这样的不肖子孙,我代善宁可不要!

硕托难过地:儿子不孝,阿玛……请节哀。

阿达礼惊慌求饶道:玛父!不要啊!玛父!

代善转过头去,抬袖拭泪,坚决地一挥手,哽咽道:拉下去,立刻处决!

侍卫押着硕托、阿达礼走出大殿。

多铎想说什么,但终于无奈地咬住嘴唇。

豪格一脸悻悻然的神色,众亲贵大臣面面相觑,悲凄哀伤,但无人不服。

远处传来两人的惨叫声,代善心中一痛,强自镇定,只是脸上的肌肉一颤一颤的。

代善心情沉重地颤声道:代善治家不严,出此逆子孽孙,当谒见两宫皇太后,自请处分!

多尔衮痛心不已,低下头去,不经意地瞥见豪格怔怔的神情。两人目光相对,多尔衮怒不可遏,眼光如利剑一般,豪格心中一颤,随后仰仰下巴,摆出理直气壮的样子。

承乾宫东暖阁里,大玉儿、苏茉尔在窗前下围棋,多尔衮气呼呼地自顾自走来走去。

多尔衮皱着眉头道:大哥这次的举措,何等明快决绝!实在太可疑了!

多尔衮说着,偷偷观察大玉儿的神情,大玉儿不动声色,继续下棋。

多尔衮继续道:到底是什么缘故,令他狠得下这个心,急急忙忙杀了他的长子爱孙,连一点办法都不让我想想!

大玉儿不搭话,专心致志地下棋。这时,她正好吃了一小块苏茉尔的黑子,苏茉尔饶富深意地笑道:还是格格厉害,悄悄地就反败为胜了,我这块东南角是怎么被吃掉的,到这会儿还蒙在鼓里呢!

大玉儿淡淡一笑,微嗔地看苏茉尔一眼,苏茉尔会意地一笑,继续下棋。

多尔衮想了一会儿,突然恨声道:玉儿,这笔账我记着,总有一天,要豪格连本带利还给我……

大玉儿将棋盘一推,淡淡地道:还真有点累了。

苏茉尔正色道:王爷,格格要歇午觉了,您请吧?

多尔衮一怔,无可奈何,拂袖而去。

苏茉尔掩着口笑,大玉儿也一笑,随即深思道:他气焰一挫,皇帝的事儿就能有转机了!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