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11章 董鄂出场


初冬,承乾宫东暖阁里,火盆中炭火正炽。

大玉儿认真地教顺治认字,顺治抬头,看着窗外惊喜道:唉呀!好像快下雪了!

顺治冲到窗边往外看,嘴里叫道:太好了,等下了雪,又可以堆雪人儿,打雪战了!

大玉儿劝道:皇帝,你是万民之主,以后看到下雪,不能只想着自己玩乐,应该关心老百姓,会不会饥寒交迫……

顺治打断道:皇额娘,老百姓在哪儿呀?什么叫做饥寒交迫?

大玉儿摇头一笑,正要解释。苏茉尔进来道:格格,摄政王来了。

多尔衮挑帘进屋,看着大玉儿不免有些尴尬。

多尔衮找个台阶说道:朝中上下都忙着征战之事,好一阵子没来给圣母皇太后请安了。

大玉儿神色淡然地道:十四爷辛苦了,请坐。

多尔衮望着顺治问:皇上……可大安了?

顺治畏怯、防卫又有些冷淡地叫了声:十四叔。

大玉儿向苏茉尔使个眼色,苏茉尔会意,对顺治道:皇上,来,苏嬷嬷做火锅儿给你吃,好不好?

顺治欢喜地:好啊!

大玉儿点头道:去吧!

苏茉尔领着顺治出去。多尔衮找了把椅子坐下,一会儿又站起走来走去,犹豫半晌,终于开口道:玉儿,还在生我气?

大玉儿淡淡地:我怎么敢呢!

多尔衮懊悔地:我知道我是冲动了点儿,不过那是因为……

大玉儿微嗔道:你们男人就是这样!只想着自己,从不为我们女人想想。

多尔衮坦诚地道:我一听你心里把别人看得比我重,我就……

大玉儿埋怨道:那个“别人”是我儿子啊!你们男人哪明白做母亲的心情!

多尔衮急道:这么说,你是不原谅我喽?

大玉儿看了他一眼,低下头,没有答话。

苏茉尔突然进来,紧张地道:王爷,府上派人来说,有来自什么……陕西的捷报……

多尔衮惊喜地:真的?一定是攻破西安李自成的大顺军了!

大玉儿也喜不自禁:那你快去看看吧!苏茉尔,给十四爷拿件雪褂子!万一下雪,可别着凉了!

多尔衮欣喜道:玉儿,你不生我气了?你担心我着凉?

大玉儿半真半假地:谁叫你是当今大清朝头一号的紧要人呢!说着轻轻一推他,多尔衮开心地看着她一笑,转身出去。

大玉儿看着他背影,心中亦喜亦愁,分不清是什么滋味。

冬天很快过去。春暖花开,紫禁城御花园里姹紫嫣红,蜂飞蝶舞。

孝端后、大玉儿在亭中闲坐观景,心情十分舒畅。

苏茉尔捧着食盒过来,取出两盘点心道:请皇太后用点心。今儿有鹅油酥卷、百子蒸糕……

孝端后点点头,举箸挟起点心,想了想,又放下,说道:最近我心里头老惦记着,该给皇帝请个好师傅,下功夫好好教导了,不然,怎么能成为一个有道明君!

大玉儿迟疑地:这个……

孝端后不解地问:怎么?难道我说得不对?

大玉儿深思熟虑道:当然对。只是……尝惯掌权滋味的人,要他放权,比割他肉还痛啊!多尔衮自然是希望皇帝越晚亲政越好,这也是人之常情,换了谁恐怕都一样。皇帝当然要教导,但是在表面上,还是尊重多尔衮的意思吧,好歹体谅他日夜辛苦、操劳国事。

孝端后愁道:唉!连这也得“不露痕迹”,咱们娘仨的处境,实在太难了!

这时,忽闻顺治叫道:皇额娘!看我!

大玉儿、孝端后抬头,见顺治在不远处,举着弹弓朝天上射。

孝端后劝阻道:歇会儿吧,刚好了点儿,再玩儿又要闹头晕了!

顺治叫道:皇额娘!看我把天上的大雁打下来!

亭子里的人听了这话不禁掩口而笑。

孝端后笑叹:唉!活脱脱一个顽童,再不收他心,长大还得了!

顺治拉满弹弓,一转身,朝大树上射去,大树上鸟群被惊起,扑啦啦一阵纷纷飞走。

转眼五年光阴匆匆流逝,顺治已长成十二岁少年。

这日,紫禁城西苑里搭起一座宽广的箭圃,射箭好手们竞相献技,箭圃旁众亲贵大臣及眷属在欣赏。大玉儿、顺治、多尔衮、博果尔、苏茉尔等坐于其中,顺治、博果尔看得最专心,兴奋得不时喝彩笑闹。

大玉儿笑问:王爷,亲贵们都到齐了吗?

多尔衮禀道:回圣母皇太后的话,要紧的都到了。这几日天气晴朗,连他们的家人也都乐意出来逛逛。

大玉儿点头:嗯,难怪这么热闹。只可惜姑姑身子不爽,实在起不来。

暴雷一般的喝彩鼓掌声响起,顺治跑过来跟大玉儿撒娇道:皇额娘,您快瞧嘛!这会儿在场上的巴图鲁,箭术可好了!

大玉儿笑道:好,我来瞧。

顺治又道:皇额娘,儿子听那些太监说,明朝有个皇帝封自己为大将军;等儿子长大了,也要封自己为巴图鲁,您说好不好?

大玉儿笑着说道:胡闹,好的不学!巴图鲁是我满洲勇士,这封号都是用军功赢来的,哪是自己封的!

苏茉尔夸奖道:听说皇上的箭术已经不错了!我看将来也不会输给那些巴图鲁哪!

顺治小孩心性,闻言得意,又去看比箭。

大玉儿假装不经意地说道:也该让皇帝上书房了吧?

多尔衮摇头:我大清以马上得天下,皇帝还是要多习骑射,多学兵法才好。这么早上书房,学了南蛮子那一套,移了性情,那可不好。

大玉儿朝苏茉尔使个眼色,苏茉尔会意笑道:皇上今年都十二岁了,上书房也不算太早。

多尔衮哈哈一笑:苏茉尔,你想快点儿把皇帝赶进书房,你们就轻松了是不是?

苏茉尔笑着抗议道:王爷!您……

大玉儿柔声打断道:好了好了,这事儿再商量吧!

暴雷一般的喝彩鼓掌声中,大玉儿又看了苏茉尔一眼,微微摇头,苏茉尔会意。

大玉儿急欲改变话题,环顾四周没话找话:十四爷,你看那边,那个怪有趣的小格格,好像跟皇上差不多年纪吧?知不知道是谁家的女孩儿?

多尔衮沉吟道:喔,那边好像是……鄂硕的家人。

大玉儿吩咐道:苏茉尔,去把那小格格带过来我瞧瞧,哄着点儿,别吓着她。

苏茉尔答应一声,很快将小董鄂带至大玉儿面前,大玉儿仔细观瞧,点头微微一笑。顺治、博果尔也围过来看得目不转睛。董鄂年纪虽小,但优雅大方。

董鄂低声道:奴才董鄂氏,恭请圣母皇太后万福金安,皇上吉祥。

大玉儿啧啧赞道:好个美人坯子!快起来,你今年几岁啦?

董鄂细声道:奴才今年十一岁。

大玉儿:你的小名儿叫什么?

董鄂:奴才小名儿叫宛如。宛转的宛,如意的如。

大玉儿笑道:瞧她这小嘴真会说话。

苏茉尔见大玉儿欢喜,便逗着董鄂说道:小格格,你今天不回去了,住在宫里,好不好啊?

董鄂:奴才不敢。

苏茉尔:怎么叫不敢?

董鄂:奴才怕自个儿不懂规矩,惹太后生气。

大家闻言都笑起来。

大玉儿探身看着桌上的茶点问道:该赏你点儿什么吃的呢?

博果尔心直口快:南蛮子的东西不好吃!吃奶糕!

顺治专爱跟博果尔唱对台戏:别听博果尔的!吃这个!冰糖莲藕!

顺治、博果尔快吵起来了,董鄂忙道:皇上、阿哥都别急,奴才两样都吃,好不好啊?

顺治、博果尔对这个回答很满意,大玉儿对董鄂的言行暗暗点头。

多尔衮大声道:这格格年纪虽小,可已经很懂事了!皇帝,博果尔,你们也下场去试试身手,别让这小格格把你们比下去了!

博果尔兴奋地:好啊好啊!

博果尔跑下场去,顺治却有点儿犹豫。

大玉儿点头道:去吧!原是练练身手,放大胆去!

顺治偷瞥了董鄂一眼,董鄂点点头,鼓励他前去。

顺治鼓起勇气道:好!我就练练!

博果尔的箭术几年来的确有了进步,他射了三箭都射在靶上,离鹄心稍远,众人欢呼喝彩。

博果尔擦擦汗,得意地笑了。

多尔衮夸奖道:虽然都没中鹄心,不过博果尔小小年纪,已经不容易了!不错!

顺治出场,众人全神贯注,全场鸦雀无声。顺治张弓搭箭,紧张得汗直往下滴。

第一箭射出,竟落在靶外,全场一片叹息,顺治神情大窘。

董鄂体贴地道:皇太后,皇上怕是手滑了,怎么办?

大玉儿笑道:你端杯玫瑰露去给他,跟他说两句话。

董鄂答应一声,在全场注视下,端着玫瑰露走到场中顺治身边。顺治看着她,端起碗喝了底朝天。董鄂取出自己的手绢儿,轻轻揩着顺治的手心,朝他微微一笑。

顺治精神一振,张弓凝神瞄准,还不忘偷眼看董鄂。

嗖的一箭射出,居然比方才更差,箭支还没到靶子就落在地上,全场死寂,气氛尴尬。

顺治偷眼看着董鄂,眼神中有着急、自惭和懊恼,他大怒之下将弓掷出老远,几乎要哭出来。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