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12章 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


四贝勒府书房内,皇太极的长子豪格正对皇太极密禀机要。

豪格既紧张又兴奋地:阿玛,您猜得不错,两位伯伯来了,口口声声嚷着说,国不可一日无君,就在今天,一定要阿玛答应即位!

皇太极淡淡地:豪格,教了你多少次,你总是学不会!要办大事,就得沉住气。

豪格敛容,恭敬地:喳,阿玛!

书房外的走廊里,阿敏、莽古尔泰率众贝勒急急忙忙向书房奔来。

皇太极听见脚步声近,示意豪格躲起来,自己取了一本书,佯装很认真地读着。

阿敏、莽古尔泰率贝勒们冲进来,满脸不高兴。

皇太极假装出大惊、困惑的样子:两位哥哥,你们这是……

阿敏怒气冲冲地:闹了这些天,实在够了!大家拥戴你,你说该立代善;大家去找代善,他又死也不肯出来,硬说你才是众望所归!你们俩推来推去,让大家跑来跑去,这便如何是好!

皇太极诚恳地:我说过,大金国这副担子太重,我实在力难胜任。

莽古尔泰对众人道:父汗生前最器重的就是四贝勒,若不是四贝勒即位,父汗怎么能安心瞑目?你们说,对不对?

众贝勒大声附和。

皇太极显得面有难色:你们……这不是叫我为难吗?

阿敏:不能再等了,今天一定得有个结果!

莽古尔泰:代善哥哥说,如果四贝勒再推辞,就只好来硬的了!

阿敏:对!咱们一块儿把他架上崇政殿,接受朝贺去!

众人大声附和,上前七手八脚又推又拉,簇拥着皇太极出了书房。

众人离去,豪格微笑着走出来,兴奋之极。

沈阳崇政殿巍峨耸立,庄严肃穆。大殿正中的大汗宝座,正虚席以待,等待着新君主。大殿下,站满了当权的贝勒大臣们。

代善缓步上前,面向众人威严道:父汗不幸崩逝,大家都希望拥立一位才德足以服众的新汗王,我相信,最适当的人选,就是……四贝勒皇太极!

众人高声附和,皇太极却突然喊道:万万不可!

众人一怔。皇太极匆匆上前,以诚挚的神情向众人道:众位哥哥劳苦功高,众位弟弟才俊优越,我皇太极何德何能,岂可领袖群雄?我看,还是请大家另举贤能吧!

众人闻言议论纷纷,喧哗争吵声乱成一锅粥。

一个贝勒说道:除了四贝勒之外,还有谁能担当大任哪!

另一个贝勒应声道:四贝勒立功无数,精明强干,换了别人我可不服!

代善举手示意安静,转向皇太极:有军功有职司的贝勒们都在这儿。既然众望所归,皇太极,你就别再推辞了!

皇太极沉吟着,沉默不语。代善向阿敏、莽古尔泰使个眼色,两人走过来。

代善起誓道:我,代善,愿率先对天盟誓,此后将全力辅佐后金大汗皇太极,绝无异心!

阿敏、莽古尔泰:我们也对天盟誓,全力辅佐大汗,绝无异心!

等这三人发完誓言,皇太极装模作样地阻止道:三位哥哥千万不要这样!皇太极担当不起!

众人齐声喊:请四贝勒即大汗位,我等全力辅佐,绝无异心!

皇太极想了想,毅然道:大家的一番诚意,皇太极受之有愧,但也却之不恭,只有扛起这个重责大任,继承父汗遗志,壮大后金基业!

众人欢呼雀跃,大殿喜气洋洋。

皇太极摆摆手,示意众人安静,接着说道:父汗生前,将国事交给四大贝勒,过去如此,今后还是如此!

代善、阿敏、莽古尔泰面面相觑,流露出惊讶之色。

皇太极大声道:我虽然忝为大汗,不过,御殿问政时,将依旧与三位兄长面南并坐,共治国政,同受朝贺!

众人高声欢呼,代善、阿敏、莽古尔泰掩不住欣慰欢喜之色。

皇太极瞥见他们三人满意的神情,不禁露出志得意满的微笑。

四贝勒府的射圃里,很是热闹。多尔衮、多铎正在比试射箭,大玉儿、苏茉尔拍手叫好鼓劲。

烈日当头,多尔衮力挽强弓,“嗖”的一箭中鹄。他得意地抬袖拭汗,一旁的大玉儿忙上前为他拭汗。两人心有灵犀,相视一笑。

多铎开玩笑:玉姐姐,我也要!

大玉儿红了脸,苏茉尔扑哧一笑,上前为多铎拭汗。

苏茉尔:十五爷,你将就点儿,让奴才来伺候你。

众人正笑着,豪格冲过来,兴高采烈地喊:十四叔,十五叔,快准备进宫朝贺去!

众人一怔,多铎一个箭步上前拦住正赶着离去的豪格。

多铎:豪格,你说清楚!进宫朝贺谁去?

豪格得意地:朝贺我阿玛!他已经答应即位,今天起就是咱们的新汗王了!

多铎一下愣住,豪格跑开了,大玉儿、苏茉尔、多尔衮脸色微变。

多铎缓缓走到多尔衮面前,怔怔地道:原来是四哥!谁当了大汗,谁就是……

多尔衮沉着地打断他的话:多铎!不要说下去!

多铎低下头,逐渐握紧拳,眼神由空洞转为愤怒,泪水盈眶。

四贝勒府中隐隐传来男男女女奔走相告的欢喜之声。

多尔衮、多铎转头,看着欢声传来的方向,眼中闪出仇恨的光芒。

大玉儿、苏茉尔面面相觑,十分忧心。

四贝勒府客厅里,哲哲迎来送往,对前来祝贺的人不断重复着感谢的话,感到口干舌燥,疲惫不堪。好不容易她才坐下来喘口气,一旁的大玉儿很心疼,忙为哲哲端上奶茶。

大玉儿关切地:来道喜的人是一拨又一拨,姑姑大概累坏了!

哲哲发愁道:这些都还好办,最麻烦的是……唉!有几句话,不跟那兄弟俩说,我是不能安心的。

大玉儿正困惑不解,苏茉尔进来禀道:福晋,十四爷和十五爷都请来了!

多尔衮、多铎一同走进来,大玉儿感到有些意外。

多尔衮、多铎上前施礼:跟四嫂请安!

哲哲摆手道:罢了。多尔衮,多铎,四嫂是想告诉你们……她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:你四哥受大家推戴,不得已,即了汗位……

哲哲说到这后有些心虚,欲言又止,想了想,随即和颜悦色继续说道:你四哥在这么多兄弟子侄当中,最是看重你们哥儿仨,就盼着你们成才。他不但要亲自调教你们,还交待四嫂用心照料。阿济格已经跟着其他哥哥去学练兵,你们俩也得努力上进,好好表现!

多尔衮点头道:四嫂请放心。

哲哲恳切地:四嫂看着你们长大,总盼着你们出类拔萃,建功立业。你们不要辜负四嫂的期望,也不要辜负……四哥的栽培,明白吗?

多尔衮:多尔衮明白。四嫂待我们就像亲弟弟一样。

多铎心中恼怒,这时用任性的语气,意有所指地说道:父汗生前最疼多尔衮,老说多尔衮聪明勇敢,生得最像他。我可是又懒又笨啊!四哥的提拔栽培,我不敢当,还是心领就好了!

苏茉尔忍不住笑出来,多尔衮勉强一笑,大玉儿脸色微变。哲哲心地仁厚,却没听出来,反而慈爱地拉着多铎的手,笑道:傻孩子!人都要往高处爬,再别说这种泄气话,让人笑你没出息!

多铎赌气不语。大玉儿看了多尔衮一眼,多尔衮深沉地没流露出任何不满的情绪。

出了四贝勒府,多铎怒气冲天地打马扬鞭,冲出沈阳城,在郊野的草地上狂奔。多尔衮策马紧追,大声喊他,他好像没听见,毫不理睬。多尔衮气极,拼命催马赶超到多铎前面,抓住他的马缰绳,把他拽下马。

多尔衮责问道:我一路叫你,你听见没有?

多铎没好气地:我自生我的气,你跟着我做什么!

多尔衮怒道:多铎,我是要警告你,以后对任何人,都不准再像刚才跟四嫂顶嘴的那种态度,说出那种话!

多铎怒道:奇怪了!那你要我怎么样?难道你要我感激涕零,谢谢四哥的栽培提拔?

多尔衮沉声道:四哥是四哥,四嫂是四嫂。四嫂疼我们,这是看得出来的。

多铎气鼓鼓地:我明白。不过,改日见了四哥,别想让我给他好脸色看!

多尔衮大怒:你别再孩子气了!

多铎怒气更盛,嗓门更高:哥,难道你认命了?你忘记额娘了?

多尔衮冷静地道:我不认命,更没有忘记额娘。不过,这些都得藏在心里,不能表现在脸上!像你方才回四嫂的那些话,四嫂是忠厚人,听不出来;万一是四哥,以他的精明,当下就把你的心思全给摸透了!

多铎赌气道:我就说给他听怎么样!是他对不起我们,又不是我们对不起他!

多尔衮劝道:多铎,你听我说。阿济格太平庸,将来为额娘申冤,只能靠我们俩!你必须忍耐,拼命忍耐,绝不可以让四哥看出我们的心思!

多铎问:那要忍耐到什么时候?

多尔衮道:时机还没到,早着呢!

多铎叫道:可是我等不及呀!四哥当了大汗,恐怕更厉害了,咱们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出头?

多尔衮冷冷地道:等不及,也得等!四哥固然厉害,可你别忘了,他会老,咱们的势力会随着军功而逐渐壮大。到时候……

多铎痛苦地道:你说的我都懂,可是一想到他抢了汗位,逼死额娘,我就……

多尔衮打断他:你记着,汉人有句话,叫做“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”!他停顿了一下,咬牙切齿道:总有一天,多铎你看着,总会有那么一天!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