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1章 福临的风筝


博果尔也拉着风筝跑过来与顺治、董鄂、青格格说笑,娜木钟在一旁冷冷地睨视着他们。

大玉儿与苏茉尔走到廊下,看着这些少年,感叹道:这几个小格格,都生得如花似玉,真逗人喜欢!

大玉儿叹罢,转脸问苏茉尔:记不记得,咱们在科尔沁草原上嬉戏驰马,也是这个年纪。

苏茉尔笑道:我记得那会儿,大家都称赞格格,就像含苞待放的雪一样的白梨花。

大玉儿苦笑着,半晌方道:花会谢,人也会老。如今,我都三十几了……

苏茉尔道:可是,“满蒙第一美女”这头衔,还是牢牢跟着格格,没人抢得去啊!

大玉儿淡淡一笑,摇头不语。

苏茉尔暗指着独自在一边不理人的娜木钟说道:我看还是娜木钟最标致,生得跟格格当年倒有几分相似!

大玉儿笑道:我们是亲姑侄嘛!

苏茉尔鼓动道:既是咱们博尔济吉特家的格格,又跟皇上年岁相当,说不定……亲上加亲呢!

大玉儿凝视着娜木钟,沉思道:这孩子生得是标致,可我大哥大嫂恐怕是过于娇纵了。要是像孟古青那孩子一样,大方爽朗些,那就更好了!

苏茉尔点头:青格格的性情倒是挺逗人爱。

大玉儿沉吟道:不过要说到灵巧可人,还是鄂硕的女儿,小名叫……宛如是吧?

苏茉尔低声道:他们董鄂氏也是咱们满洲的贵族,不过,这位格格的生母,听说是汉人,去世了!

大玉儿有些意外地问:真的?难怪呢,不像咱们满洲格格,倒像南方水乡的小姑娘!

顺治在对董鄂低声说话:宛如,我去跟皇额娘说,多留你住些日子,你愿不愿意?

董鄂柔声道:皇上言重了。皇太后若是吩咐,奴才岂敢不遵从?

顺治认真地:我不问你遵不遵从,只问你愿不愿意嘛!

董鄂微笑不答。青格格看着天上风筝,叫道:别尽顾着说话啊!看你们俩的风筝,都缠在一块儿了。

博果尔顿足道:唉呀!快想法子分开!

顺治大叫:不要!不要分开!

小唐机灵地递上小剪子,禀道:万岁爷、格格,让风筝去了吧!这叫“散灾”哪。

顺治接过小剪子,微笑着看董鄂,伸手剪了两人手中的绳弦,两人抬头往蓝天上看,缠在一块儿的风筝,飘飘荡荡地飞走了。

大玉儿与苏茉尔在廊下仰头望天,除了那两个缠在一块儿的风筝之外,另外三个风筝也断了线,纷纷直上云霄。蓝天白云衬着色彩缤纷的风筝,非常美丽!

大玉儿看看那五个朝天空指点说笑的少年,沉思半晌,再仰头望天,顺治和董鄂的风筝远了,却始终缠在一块儿。

御花园里,董鄂与青格格亲密无间,如同姐妹一般。

青格格给董鄂套上一个小小的宝石戒指,董鄂取下自己颈上挂的玉坠,为青格格挂上。

青格格认真地:照咱们蒙古人的规矩,交换了信物,就算是结拜!我大你两个月,我是姐姐,宛如你是妹妹!

董鄂有些自卑地低声道:你不嫌弃我吗?我知道,亲戚们都暗地里叫我“半个小南蛮子”。

青格格豪爽地答道:那算什么!你至少还有阿玛,我不但没有额娘,连阿玛都战死了。我叔叔婶婶老骂我是“草原上驯不好的小野马”呢!我才不在乎!

董鄂感动地:孟古青,咱们做一辈子的姐妹!

青格格握住董鄂的手道:就这么说定了!

两人相对而笑,心灵相通。

董鄂突然神色黯然地道:听说我阿玛就要外放到江南,姐姐,也许我们很快就要分开了!

青格格宽慰道:你阿玛总有调回来的时候,咱们是一辈子的姐妹,怕什么!

董鄂:姐姐,我们去告诉皇太后,她听了一定欢喜!

青格格:等等吧!这会儿去,又要碰见皇上……

正说着,顺治从假山后绕出来,吓了两人一跳,惊叫起来。

顺治笑道:好啊!原来你们在这儿!

董鄂忙施礼:皇上吉祥。

青格格埋怨道:皇上来了怎么也不出声,吓人一跳!

顺治大笑:吓一跳是罚你们,谁教你们成心躲着我,不陪我玩儿!

董鄂微微一笑:皇上一天到晚就是想着玩儿!

青格格也好奇地问:对啊!皇上除了逗猫惹狗,打猎钓鱼,别的事儿都不用做吗?

顺治大惑不解地反问道:有什么事儿要做啊?

董鄂觉得好笑,又问:您不用学着怎么当皇上吗?

顺治一怔,无言以对。董鄂忙解围:唉呀,是我自己糊涂,皇上离亲政还早嘛!

青格格开玩笑道:你这么维护皇上,那就留在宫里当皇后吧!

董鄂嗔怒着追打青格格:姐姐你说的什么话!给人听见了那还得了!

顺治神往地看着董鄂,打心眼里喜欢。稍远处,娜木钟在树丛中露出半张脸,冷冷地看着他们。

承乾宫暖阁里,董鄂的父亲鄂硕晋见大玉儿。

大玉儿和颜悦色地道:母后皇太后和我,向来不太过问政事,也不常接见大臣,今儿个,趁着你来接女儿的机会,我想交待你几句话。鄂硕,你可知道,为什么要派你驻防江南?

鄂硕恭敬地:请圣母皇太后明示。

大玉儿凝着眉叹道:该怎么说呢……

说着她起身,背着手缓缓来回在屋里走着,沉吟不语。鄂硕望着大玉儿的神情,不禁出神。

一旁侍候的苏茉尔有些不快地问:鄂大人,什么事儿想得这么出神?

鄂硕回过神,惶恐不安地答道:恕奴才无状,只是……方才见皇太后的神情,不禁想到先帝。每当先帝心里有事委决不下的时候,也是这样的神情……

大玉儿一怔,不禁失笑道:也许是在先帝身边伺候多年,不知不觉地就神似了。唉,就从先帝说起吧!

鄂硕:恭请皇太后训诲。

大玉儿庄重地:先帝固然是靠着杀伐征讨,一统关外满蒙无数部落,但是在立国登基之后,却常说“治国之要,莫先安民”,因此种种措施,皆以安定民心为重。

鄂硕点头:先帝英明!

大玉儿沉思道:原本除了四川还在剿寇之外,天下已然初定。就是因为几年前多铎平定江南时,未免屠戮太甚;再加上“剃发令”再次颁布,好不容易平定的江南,又前仆后继地反抗起来,连年战乱不休,母后皇太后和我,实在忧心。在亲贵大臣中,你还算是清楚明理的,此去驻防江南,宽严之间,你要把握分寸。

鄂硕为难地迟疑道:可是,摄政王和亲贵们都说,对那些南蛮子,千万不能心慈手软,一定要严加镇压。

大玉儿安慰道:鄂硕,你放手去做,只要是有利于安定民心的举措,我无不赞成。有我这句话,你可以放心了吧?

鄂硕钦佩地:喳,奴才懂得皇太后的意思。奴才也曾经想,去到江南之后,要严惩抢劫百姓的八旗兵,甚至为史可法建祠,抚恤他的家属……

大玉儿欣慰道:很好!这个思路就对了。这样吧,我会告诉他们,这么做是母后皇太后和我的意思,也免得你为难。

鄂硕感激地:多谢皇太后。

苏茉尔低声对大玉儿说道:您不是还要交待宛如格格的事儿?

大玉儿点头道:喔,是啊。鄂硕,你那女儿宛如,我很喜欢,看来是个聪明有福的孩子,可得好好教养,不能因为她额娘不在了,就疏忽她。

鄂硕施礼道:喳,奴才谨遵懿旨。

黎明曙光出现,鸟语啁啾悦耳,紫禁城在朝阳沐浴下金碧辉煌。

寝宫里,顺治的心情愉快兴奋。他身着枣红袍、浅灰贡缎坎肩,精神抖擞。一旁侍候的李嬷嬷将他坎肩上的翠玉套扣一一扣上,又将一顶红绒结子、银貂帽檐、后垂两条蓝缎绣金银线龙纹飘带的便帽,戴在他头上。他的腰间系着明黄丝绦,拴着汉玉佩、彩绣表袋,李嬷嬷最后又拴上一个平金荷包。

顺治站在镜前自我欣赏,满脸喜色,好不得意地问:嬷嬷,好看吗?

李嬷嬷笑道:好看!这配色俏皮得很哪!

张公公满脸堆笑:万岁爷怎么心血来潮,把最心爱的衣裳穿起来啦?

顺治笑而不答,望着镜中神采奕奕的自己出神。

一个太监进来对张公公低声道:内务府有个叫小唐的,人在外头,说是来给万岁爷交差。

张公公怒道:胡说!万岁爷会有什么差事给他?太没规矩了,万岁爷的寝宫也是他乱跑的地方?

顺治一面笑着往殿外跑,一面对张公公笑道:没错儿,是我给他的差事,你别错怪他!

张公公闻言一愣,忙跟了出去。

小唐手拿风筝跪在养心殿门外,顺治跑出来,一把将他拉得站起。

顺治急火火地问:风筝扎好了?

小唐毕恭毕敬地答道:回万岁爷的话,扎好了,风筝上画的是美人儿,格格一定中意。

顺治大喜:好!跟我去找她!

张公公追出来喊道:万岁爷,您上哪儿去?等等奴才啊!

顺治边走边喊:跟内务府说一声,把小唐调过来,以后就让他跟着我!

小唐惊喜道:谢万岁爷恩典!

顺治一拽他的衣襟道:快跟我走!

顺治与小唐奔跑而去,李嬷嬷与张公公同看他们背影,感叹不已。

张公公道:咱们万岁爷,老这么“说风就是雨”的,性子急得很哪!

李嬷嬷笑道:又不知迷上什么新玩意儿了!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