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2章 豪格酝酿篡位


承乾宫东暖阁里,大玉儿正与娜木钟、青格格说笑。

娜木钟将小碟中的点心捧到大玉儿面前,笑道:这是奴才照家里的法子,让小厨房试做的奶卷和奶乌他,请皇太后赏脸尝尝。

苏茉尔叫道:呀,一看就知道是家乡味儿。

大玉儿欢喜道:娜木钟还挺有孝心的。好,我尝尝。

大玉儿正要拿,顺治手持风筝冲进来道:儿子给皇额娘请安!

大玉儿笑道:皇帝,来,尝尝娜木钟孝敬的小吃。

顺治仿佛没听见,东张西望,满脸焦急,愣头愣脑地问青格格:孟古青!宛如呢?她上哪儿去了?在御花园吗?

娜木钟一脸不悦,噘起小嘴。青格格不答,转头看着大玉儿。

苏茉尔答道:皇上,宛如格格她阿玛就要外放了,昨儿个傍晚已经接她出宫……

顺治恼怒地打断道:那我要给她的风筝怎么办!皇额娘,快把鄂硕调回来!

大玉儿脸色微变,沉声道:皇帝,别胡闹!

顺治一怔,失望已极,狠狠一跺脚,转身疾走出去,苏茉尔要追上去安慰,被大玉儿制止住。

大玉儿沉思道:随他去吧!让他明白,做皇帝也不是要什么就有什么。

顺治跑到甬道里,将帽子摘下掷在地上,愤愤地踩着。

小唐拿着风筝,怯怯地在一旁劝:万岁爷息怒,不是还有别的格格嘛!

顺治朝旁边的石墩上一坐,赌气不语。

小唐想了想,举起风筝,笑道:万岁爷,玩儿风筝吧?看奴才让美人儿飞上天!

顺治大惊,叫道:不要不要!说完,一把抢过风筝,看了半晌,转身缓缓走向漫长的甬道,神情落寞。

五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,顺治已成长为一个大小伙子。他时常带着心腹太监小唐到郊野练习骑射,而且进步不少。他的心胸也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开阔起来,对摄政王多尔衮的不满越积越多。

在这五年里,豪格衣不解带,浴血奋战,终于剿灭了张献忠的义军。

这日,豪格、何洛会率领一支军队在成都郊外巡视。

豪格颇有风霜之色,但神情自得:多尔衮在山海关大破李自成,不过是逮着吴三桂投降的机会。不比咱们平张献忠,数年血汗,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!

何洛会点头道:摄政王是运气,王爷才真叫做力战经营。

豪格愤愤不平地道:多尔衮贪天之功,我实在不服气!让我上四川来打张献忠,更是没安着好心眼。

何洛会笑道:嘿!等捷报一到京,王爷可就扬眉吐气了!

豪格得意地哈哈大笑,片刻之后,他笑意渐敛,眼中闪过锐利的光芒,下定决心说道:何洛会,你看着,我非要回去当皇上不可!

何洛会闻言,心中一震,沉默不语。

豪格慷慨激昂地说道:我是太宗长子,当年原该我即位。就算撇开身份,只论功劳,咱们来到四川,天时地利人和,样样没有,苦战了这些年,居然成功了!那块碑上的诗,可不是我造出来的!你说,这不是天命是什么?

何洛会下马跪倒在地,坚定道:王爷天命所归,奴才任凭差遣,万死不辞!

豪格点头道:好!只要我当了皇上,自然少不了你一个王爵!

何洛会施礼:谢王爷恩典!

豪格背着手眺望远方,咬牙切齿,恨恨地道:多尔衮,你等着,我找你算总账的时刻,就要到了!

郊野,何洛会、固尔图带着数十个侍卫策马疾驰。

众人休息时,何洛会与固尔图低声密语。

何洛会压低嗓音道:固尔图,你记住,后日午时到京,这样我才有工夫绕北面进城。你以报捷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,这样我的行踪就好隐藏了。

固尔图点头:我记住了。可是,你没有危险吗?真的不需要带人?

何洛会解释道:不带人,就是为了避危险。惟有如此,我才能完成王爷交待我的任务。你放心,任务完成,我就跟你会合。

休息了一会儿之后,一行人打马扬鞭,继续往北京赶路。

经过两日的奔波,这行人来到北京城外。固尔图领着众人送捷报,而何洛会则扮作挑担的农民,混在路人之中进了城。

摄政王府练武场上,龙腾虎跃,热闹异常。

多尔衮正与一个高大强壮的蒙古摔跤手相持不下,侍卫们与一些观望的摔跤手站在旁边呐喊助阵。多尔衮的体形块头与对手相比有不小的差距,时间一长,他的劣势便显而易见。他喘着粗气,汗流浃背,看样子坚持不了多久,就要败下阵来。突然,多尔衮觑了个空子,巧妙地将对手摔了个四脚朝天,众人大声喝彩。

多尔衮得意地拍拍手,叉腰道:怎么,你们布库房都没有好手了吗?

这时,多铎匆匆走过来道:哥,张献忠竟然被豪格那小子给打败了!你看,四川来的捷报!

多尔衮怔住,面无表情,半晌,微微一笑道:嗯,也该来了!

多铎皱着眉道:不如,现在就把报捷的专差固尔图叫来问问!

多尔衮又是莫测高深地一笑,悠闲地掸着衣袖说道:问是一定要问的。可是,不一定是问固尔图,也不一定是现在。

夜深人静,何洛会悄悄来到郑亲王府里。

郑亲王将何洛会领到密室内,何洛会打千施礼:奴才何洛会,跟郑亲王请安!

郑亲王诧异地问道:何洛会?你怎么回来了?还这副打扮?难怪外头不给你通报。

何洛会郑重地:机密大事,奴才不得不小心。

郑亲王皱着眉问:是肃亲王要你来见我?

何洛会压抑着兴奋道:启禀王爷,我家王爷收复四川了!

郑亲王神情震动:真的?那……张献忠死了?

何洛会答:千真万确!

郑亲王:何洛会,你亲眼看见的?

何洛会:我奉命护粮,不在凤凰坡。

郑亲王狐疑地问:张献忠死在凤凰坡?

何洛会:回王爷的话,张献忠是真死了。如果他没死,传言不会那么真切,说张献忠会死在肃亲王手里,是上天注定的事。

郑亲王好奇地问:哦?这传言是从何而来?

何洛会神秘地说道:这是一桩机密。据说张献忠入成都时,毁了一座古塔,塔下掘出一块石碑,上面刻着一首诗“修塔于一龙,毁塔张献忠;吹箫不用竹,一箭贯当胸”,箫字去竹头,是个肃字,正应着肃亲王。都说肃亲王命大福大,才会立下这天大的功劳……

郑亲王打断道:且慢!豪格他……相信这个传说?

何洛会郑重地:没有理由不信,毕竟,那方石碑又不是我家王爷造出来的。

郑亲王沉思半晌,方道:那么,豪格有什么话要你带给我?

何洛会:只有一句话,咱们该争而又能争的时刻,已经到了!

郑亲王吃惊地:他是说,跟多尔衮争?

何洛会慨然道:是的。大清祖制,谁的功劳大,谁就该拥有权力。我家王爷立下这桩入关后的第一大功,必然举朝颂扬、威望陡升,难道他没有资格与多尔衮一较短长?再不济,也应该并列摄政之位!

郑亲王忧虑道:多尔衮地位稳固,要跟他争,恐怕……

何洛会鼓动道:不怕!王爷,大家团结起来就不怕他!摄政王兄弟揽政弄权,除了他们的两白镶红这三旗之外,其他五旗都被他欺压得忍不得了,只是敢怒而不敢言。如今有这么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正好一鼓作气、扳回劣势!要是错过机会,恐怕就永世不得翻身了。

郑亲王试探着问:依你说,该怎么做呢?

何洛会:现在就暗中联络各旗,做好所有的准备,等我家王爷一班师回京,就迅雷不及掩耳地发动攻势,奏请肃亲王并列辅政,杀多尔衮一个措手不及!

郑亲王心动,想了想,说道:好,你让我找其他几位旗主商量商量,会尽快给你个说法。

何洛会:奴才即将去跟固尔图会合,今后不宜再与王爷相见,以免惹人注意,其他细节,请王爷借着同旗之便,垂询固尔图。

郑亲王微笑着拍拍何洛会道:何洛会,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帮手,就不至于屈居多尔衮之下了。

何洛会拱手道:王爷过奖。

郑亲王嘱咐道:那你去吧。记住,凡事小心。

何洛会点头施礼离去。

何洛会出了王府后门,谨慎地左右窥看,确定无人,低头沿墙疾行。

突然,两名穿着夜行衣的侍卫从暗处窜出,以熟练迅速、配合严密的动作,将何洛会塞口蒙面地劫走了。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