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4章 叔侄有隙


武英殿上,多尔衮与多铎依计行事,找郑亲王的茬儿。

多尔衮以严厉的眼神扫过满汉大臣们,沉声道:大家都知道,眼下情况艰难,不论是军费,还是赈济,都要大把银子花下去。如果亲贵大臣,不能共体时艰,大局要怎么撑下去?

众臣面面相觑,无从答话。

多尔衮接着道:尤其是……郑亲王济尔哈朗,居然大兴土木,试问应该不应该?

众臣恍然大悟,知道郑亲王此番难逃劫难。

多铎随声附和道:太不应该了!像皇叔父摄政王,住在前明幽禁英宗的崇质宫,一砖一瓦都没修动,这种节俭的盛德,才真正是了不起哪。

多尔衮嘲讽道:各位有空,不妨到西城二龙坑,看看新盖的郑亲王府是多么漂亮!盖得讲究,也就罢了;可是郑亲王府的陈设,竟然有铜龟、铜狮、铜鹤,这该怎么说?

多铎接过话道:铜龟、铜鹤,是大内的陈设。王府虽可用狮子看门,不过只是石狮,用铜狮自然是大错特错。

多尔衮声色俱厉地问:郑亲王府陈设逾制,骇人听闻。此事关系甚重,大家看,该怎么办?

大殿上一片沉寂,众臣不敢作声。

御花园里,孝端后与大玉儿并肩散步,低声议论朝政。

孝端后疑惑地问:济尔哈朗盖王府,真的有那些什么铜龟、铜狮、铜鹤的陈设?

大玉儿摇头道:这就不晓得了,咱们也不能亲自上郑亲王府去瞧瞧。

孝端后沉吟道:济尔哈朗一向沉稳,这回要不是疏忽,就是有人……

大玉儿忧虑道:姑姑,是怎么回事儿都不重要了。范文程传话说,十四爷看来是想给济尔哈朗安上个“图谋不轨”的罪名,不过他已经劝十四爷,没有令人心服的理由,最好不要贸然兴此大狱。

孝端后点头:说得是!

大玉儿安慰道:反正十四爷只是要给济尔哈朗一个警告,目的达到就行了。依我看,最后还是罚银了事,姑姑用不着太担心。

孝端后忧虑道:虽然如此,不过,还是得留神着外头的情势。

大玉儿低声道:姑姑放心,范文程和洪承畴对咱们忠心耿耿,外头有什么风吹草动,他们会想法子来通报的。

这时,顺治抓着一只野兔,从远处笑着跑来,举起得意地叫道:皇额娘!看我打到的野兔!

小唐随后赶到,跪下行礼:皇太后吉祥。

孝端后语气有些责备地道:起来吧!皇帝,你又打猎去啦?

顺治委屈地:是啊!闷在宫里好无趣嘛!

孝端后劝道:你已经长大了,该读读书,跟有学问的大臣多聊聊。

顺治翻着眼皮道:十四叔不让啊!他说我朝以弓马定天下,骑射得要多磨炼。除了打猎,他什么都不许我做啊!

孝端后与大玉儿对看一眼,暗自叹息。

大玉儿:骑射固然不可偏废,可也要有节制,伤了身子,那可不得了!

小唐口齿伶俐地道:皇太后请放心,人家说,圣天子有百神庇佑哪!

孝端后笑道:好,要是皇上碰损了一丁点儿,你就仔细你的皮!

小唐跪下,惶恐道:奴才不敢大意,不敢大意。

顺治抓起小唐催促道:快点,看看我的“雪豹”去!

孝端后好奇地问:这“雪豹”又是什么?

顺治答道:十四叔送给我的一匹小白马!

大玉儿宛转地劝道:皇帝,虽然你十四叔要你多练骑射,可你也应该自个儿上进,得空便要读书。

顺治不服气地道:十四叔说读书没多大用处,皇额娘,您不是老要我听十四叔的话吗?我是听话啦,难道不对吗?

大玉儿欲言又止:有些话当然要听,可有些话……

顺治有些无奈地:老实说,有些话我也不想听。只是……他好像总有法子让我没法儿不听他的。皇额娘,您说我该怎么做呢?

孝端后与大玉儿无言以对,面面相觑,忧心忡忡。

夜晚,大玉儿来到永和宫寝殿看望受了风寒的孝端后。

大玉儿扶着孝端后躺下,又帮孝端后掖好被子,嘱咐道:以后一起风,姑姑就要回来歇着才好,免得又要受寒。

孝端后叹道:唉,一转眼,皇帝都那么大了。

大玉儿感慨道:是啊!只盼他长大成人,顺顺利利地亲政,做个好皇帝。

孝端后想了想,感触颇多,她突然抓住大玉儿的手,说道:玉儿,姑姑没本事,帮不了你,福临能不能顺利亲政,一切都得靠你筹划了!

大玉儿愁眉不展地叹道:姑姑,我只是女流之辈,又身在宫里走不出去,我也发愁啊。

孝端后鼓励道:玉儿,你行的,你一定行!你知书通史,聪明能干,又十分了解先帝用人行政的要领;先帝曾说,如果你是男子,左丞右相都做得!

大玉儿低头沉思,迟疑不语。

孝端后又道:你和多尔衮青梅竹马,说起来,是先帝对不住你们。如今,逼着你得暗斗多尔衮,姑姑也是于心不忍。可是玉儿,福临的将来,大清的基业,成败全都在你身上,你可不能让太祖、太宗失望啊。

大玉儿神色黯然,沉默半晌,点了点头。

皇帝寝宫里,顺治拿着本书乱翻,烦躁而困惑。

顺治心烦意乱地叫道:读书读书,这书……为什么要读,又怎么读呢?

张公公进来禀道:启禀万岁爷,摄政王有请。

顺治神色不悦地训斥道:没看见我在读书吗?少烦我!

张公公:摄政王说了,有要事跟万岁爷商议啊!

顺治不耐烦地:那,让他来吧!

张公公劝道:万岁爷别为难奴才,还是照摄政王的吩咐,劳您圣驾去一趟吧。

顺治怒道:你这什么话?到底他是皇上我是皇上?

张公公忙跪下说道:奴才请万岁爷息怒!打死奴才也不敢没天没日,对万岁爷不敬,只是……摄政王他……

顺治悻悻然地摆摆手:算了算了,走吧!

皇帝书房内,顺治端坐着,却忍不住偷眼看桌上陶盆里的两只蛐蛐儿。

多尔衮、多铎进屋正要拂下箭袖,下跪行礼,多铎忽然想起什么,拦住多尔衮,自己跪下道:给皇上请安!我代摄政王求个恩典。摄政王早年征战,腿有旧伤,跪拜不便,请皇上恩准摄政王,从今后可免君前行礼。

顺治一怔,有点不知所措,喃喃道:呃……好啊,十四叔不必行礼了。

多尔衮看了多铎一眼,多铎低低的声音道:何洛会的主意。

多尔衮微微一笑,拱手道:多谢皇上恩典。

顺治终于忍不住拿起“扦子”(几根鼠须用丝线缠在象牙柄上)去逗蛐蛐儿。多尔衮与多铎对视一眼,满脸不屑。

顺治察觉到他俩的神情,收回动作问道:十四叔有事吗?

多尔衮:肃亲王就要到京了,明天郊迎大典的礼节,皇帝演练纯熟了没有?

顺治心不在焉地瞥着陶盆道:演练纯熟了。

多尔衮嘱咐道:皇帝明天要替我争口气,当初是我力争,才扶你上宝座。你总要看起来像皇帝的样子,场面越大,越要稳重。

顺治不悦地道:我明白。

多尔衮问:皇帝明天跟肃亲王行抱见礼的时候,打算跟他说点什么?

顺治有点兴奋,从座上下来边走边想,微笑道:我想说……大哥,辛苦了……

多尔衮冷冷地打断道:不行!大典上只论君臣!

顺治有点扫兴地又道:喔,肃亲王辛苦了。你平定了四川,不但为国家立功,也是为百姓除害,大家一定敬重你,佩服你。

顺治征询地看着多尔衮,多铎见多尔衮沉吟不语,便道:依我之见,最后两句可以不用讲。

顺治问道:为什么?

多尔衮沉声道:豫亲王说得对,皇帝照做就是了。

顺治很是不快,转回身去逗蛐蛐儿。

多尔衮又嘱咐道:还有,万一肃亲王提出什么要求,皇帝可不能随便答应他。

顺治好奇地问:他会提什么要求呢?

多尔衮严肃地:比方说,替他的部下请奖,士兵要加发恩饷什么的……

顺治打断道:这不都是应该的吗?

多尔衮不悦地道:皇帝,应不应该,我自会定夺。这些你不懂,也无须过问。

顺治恼了,想发作却不知该如何发作。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