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5章 谁是皇上?


皇帝书房外,小唐与张公公耐心地守候着,门突然打开,多尔衮昂首挺胸领着多铎走了出来。小唐、张公公忙跪下相送,直到两人背影看不见了方才起身。

小唐低声道:瞧摄政王那气派,仿佛他才是皇上似的!

张公公警告道:别多话!

这时,忽闻书斋内传出各种瓷器砸地碎裂之声。两人大惊失色,忙偷偷探进脑袋,一把椅子恰好被顺治踢倒滚到门口,吓得他俩扑通跪倒在地。等抬起头来,见顺治怒喘着气站在身边,他俩惊恐地看着顺治,不敢言语。

顺治突然转身大踏步走出书房,张公公对小唐吩咐道:快跟上去!

小唐点点头,连忙爬起,追了上去。

顺治在长廊里走来走去,背着手沉思,小唐看见他一脸愁容,很是同情。

顺治想着多尔衮的话,心中怒火千丈。突然,他想起几年前董鄂问他:您不用学着怎么当皇上吗?

他猛然从沉思中醒来,想了想,喃喃自语道:对!去问问皇额娘,难道我不用学着怎么当皇上吗?

顺治下定了决心,快步朝承乾宫走去,小唐忙跟上。

此时,承乾宫东暖阁里,大玉儿与苏茉尔正喝茶聊天。

突然棉布门帘一掀,顺治冲了进来,怒喊道:皇额娘!为什么没有人教我怎么当皇上?

大玉儿、苏茉尔闻言一怔,大玉儿十分警觉,忙对苏茉尔道:你亲自在外面守着,问问皇帝带来的人发生什么事了。

苏茉尔应声快步走了出去。

大玉儿慈祥地问道:怎么啦?说给皇额娘听听。

顺治恼怒地道:皇额娘!我不是皇上吗?国家大事不都该由皇上裁夺吗?十四叔老说这些事我不懂!没人教,我怎么懂呢?皇额娘,难道我不用学着怎么当皇上吗?

大玉儿和蔼地问:记不记得,皇额娘跟你讲过的许多古时候的故事?

顺治:记得啊,汉文帝简朴,唐太宗纳谏……

大玉儿点头道:对了,其实这些故事,都是在教你怎么当皇上啊!

顺治疑惑道:是吗?那皇额娘为什么不跟我说明白呢?

大玉儿叹道:那时候你年纪小……

顺治不满地问:可是我现在长大了!皇额娘你不知道,那些亲贵大臣看我的眼神,都还当我是个小孩子。我哪是什么皇上,在他们眼里我根本只是个摆设玩意儿。我什么时候才能亲政……

大玉儿神情紧张地打断顺治的话,抓着他的手臂问:这些话你在十四叔面前说过吗?

顺治摇头:这倒没有。

大玉儿松了口气,抚慰着顺治,低声道:福临,很多事情,以前皇额娘不告诉你,是怕你无法理解,知道了反而误事。皇额娘现在告诉你,你想当真正的皇帝,并不容易。

顺治忙问:为什么?

大玉儿叹道:你想当真正的皇帝,为什么不容易呢?因为你十四叔掌权已久,亲贵大臣习惯听他的话。你得沉住气,等将来你大婚了、亲政了,拿出才干来,让大家刮目相看,那时你才能做真正的皇帝。

顺治不满地发泄道:才干?才干要从何而来呢?十四叔老说我什么都不懂,这我不服!因为他根本不教我。不给我请师傅,不让我听议政,害得我至今连奏章都瞧不明白!

大玉儿劝慰道:听见你这么求上进,皇额娘心里很欢喜。你想读书,想学治国之术,咱们暗中来想法子……

顺治恼怒地打断道:“暗中”想法子?您不敢让十四叔知道?莫非您心里也明白,他根本就不想让我当真正的皇帝,最好一辈子是个无知顽童?

大玉儿语塞:这……

顺治怒气冲冲地叫道:我讨厌十四叔!

大玉儿严厉地喝道:不许这么说!

顺治怔住,大玉儿将语气转为柔和地说道:当初入关,他要是想自行称帝,易如反掌。可他不但没有,还操劳国事,辛苦了这么些年;没有他,大清朝不会有今天,你明白吗?

顺治强辩道:可是……

大玉儿立刻打断道:再说到更早,若不是他甘心退让,坚持立你做皇帝,又对你忠心耿耿,我们娘儿俩更不会有今天,你明白吗?

顺治暴躁地说道:哼,反正我就非得感激他,要不然就是忘恩负义了对不对?

大玉儿训斥道:这是什么话!什么叫“非得”感激他?你“本来”就该心存感激啊!

顺治叫道:皇帝又不是我自己要做的,为什么我要感激他?而且他哪有把我当皇帝看?普天之下,什么人能在皇帝面前不跪不拜?

大玉儿一惊问道:你说什么?

顺治气咻咻地:今儿个还没开始议事,十五叔就替十四叔求恩典,说他腿有旧伤,跪拜不便,从今以后都用不着君前行礼啦!

大玉儿神色微变,像是不敢置信,又像恼怒难抑地喃喃自语:他……怎么可以……

顺治赌气道:我看啊,干脆请十四叔自己当皇上,那我就不欠他,用不着感激他了!

大玉儿怒斥道:胡说!

母子俩愤怒地对视着,屋里的气氛紧张压抑。

顺治沉默了一会儿,才喃喃道:我不明白!如果皇额娘疼我,就不该袒护他!如果皇额娘一定要袒护他,又何须硬逼着我,非做这个让人瞧不起的皇上!

顺治说完转身跑走,大玉儿怔住,跌坐在炕沿上,心痛如割,那种滋味无法诉说。

大玉儿喃喃自语:真不明白,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?他说过,他这做叔叔的,总不负侄儿便是,难道……他忘了?

苏茉尔进屋,忧虑地道:皇上跟十四爷,怎么杠上了?这可不太好啊!

大玉儿叹道:唉!我所担心的这一天,终究还是来了。

苏茉尔沉默了一会儿,方问:格格,您要不要劝劝王爷?

大玉儿摇头:我夹在他和皇上中间,实在太为难。而且万一冲突起来,就连转圜的余地都没有了。

苏茉尔又问:那该怎么办呢?

大玉儿沉思道:晚一点儿,如果他来,就说我安置了。你跟他聊聊,说话留神,别让他知道皇上心里对他的芥蒂。重要的是,你帮我探探他的口气。

苏茉尔深感意外地问:我?

夜晚,多尔衮踏进承乾宫,太监宫女蹲跪请安。

多尔衮正要进东暖阁,苏茉尔迎上,微笑着阻止道:王爷,皇太后已经安置了。

多尔衮诧异地问:这么早?

苏茉尔低声道:格格心里不自在。

多尔衮忙问:为什么?谁敢给她气受?

苏茉尔试探着问:听说……今儿个王爷跟皇上闹了小别扭?

多尔衮皱眉道:是皇上来说的?

苏茉尔笑道:不是!皇上他只顾着玩儿,哪会来告诉!是谁说的您就甭问了。王爷,奴才给您备了一坛好酒,一面喝着一面聊吧。

苏茉尔将多尔衮请进承乾宫西暖阁。

暖阁靠窗的炕桌上放着酒菜,多尔衮美美地干了一杯酒,愉快地说道:啊!果然好酒!

苏茉尔半坐在炕沿,剔亮了烛火,笑道:王爷,尝尝奴才新学的两样菜。

多尔衮睨视着苏茉尔亲昵地道:什么王爷奴才的,上来,陪我喝两盅!

苏茉尔做出诚惶诚恐的样子道:太僭越了,我可不敢。还是一旁伺候吧!

多尔衮不耐烦地:咱们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,这儿又没外人,别闹那些虚礼!

苏茉尔嘿嘿一笑: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!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