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7章 顺治偷听“丑事”


豪格惊喜地走过去握住他的手道:何洛会!你上哪儿去了,我派人找得你好苦!你没事吧?

豪格情急意真,何洛会低下头,不禁惭愧。但瞥见多尔衮锐利的眼神,只好硬着头皮,深呼吸一下,说道:肃亲王征战在外,有所不知,皇上的旨意,摄政王已经加封为“皇叔父摄政王”,诸王大臣见了“皇叔父摄政王”,须行跪拜之礼。

豪格不敢置信地问:你说什么?

何洛会为难地重复道:我是说,皇上的旨意,摄政王已经加封为……

豪格忙摇头道:不不不!我的意思是……你何洛会,这……真是你吗?

何洛会鼓起勇气道:肃亲王,是我何洛会……

多铎冷笑道:不过,他不再是正黄旗的何洛会,他如今已是正白旗的何洛会!

豪格面色陡变,无法置信,转头怒视着何洛会问:是真的?正白旗的何洛会?

何洛会喃喃道:是的。奴才如今追随皇叔父摄政王,隶属正白旗麾下。肃亲王,您……

豪格愤怒地打断道:住口!你这个小人没资格跟我说话!

济尔哈朗过来打圆场道:肃亲王,这事儿回去再说,皇叔父摄政王要跟大家商议正事……

豪格一摆手道:慢着!“皇叔父摄政王”?哼,这就是正事!名不正则言不顺!

多铎怒道:什么名不正!“皇叔父摄政王”是皇上下诏亲封的!

豪格冷笑道:你们把皇上当作傀儡摆布着,骗得了谁啊!

大殿后门树上的顺治,闻言委屈涌上心头,红了眼眶。

多铎怒叱道:胡说!皇上是遵照两宫皇太后的慈谕……

豪格打断道:哪个不晓得,母后皇太后从不管这些事,至于圣母皇太后……

他说到这把话顿住,斜眼看着多尔衮继续说道:哼!自然是任你予取予求!

多尔衮强抑怒气斥责道:肃亲王,说话可要留神!给两宫皇太后知道了……

豪格大怒,打断道:知道了怎么样?皇太后还会杀我这个功臣?杀我这个亲王?杀我这个先帝长子?我倒要问问皇太后,凭什么封你这个“皇叔父摄政王”?凭什么诸王大臣见了你要跪拜?莫非……圣母皇太后她巴不得让你当皇上?

大殿后门树上的顺治,听了这话如雷轰顶。

洪承畴满脸不悦,想上前一步说些什么,旁边的范文程伸手拦住,轻轻摇头。

多尔衮实在忍不住怒火,爆发出雷霆之怒:豪格,你敢“大不敬”?

豪格也是暴跳如雷,他怒不择言地说道:“大不敬”?我豪格是犯了哪一条祖宗家法?惹火了我,就把圣母皇太后跟你的丑事全给抖露出来,看看到底是谁“大不敬”!

大殿后门树上的顺治帝,震惊得目瞪口呆。

豪格冷笑着继续道:十四叔,倘若你欺人太甚,我也不是好惹的!说完,怒瞪何洛会一眼,拂袖而去。

殿内众人吓得呆若木鸡,鸦雀无声。

多尔衮怒瞪着豪格背影,双手握拳,指节发出格格的声响。

武英殿里众人不欢而散,没一会儿工夫,殿内便空荡荡的。

顺治抱着树枝呆呆发愣,小唐在树下低声喊:万岁爷,下来吧!人都走光啦!

顺治缓缓爬下树,垂头丧气,往地下一坐,背靠着树干,双肘搁在膝盖上,低头沉思。

小唐赔笑道:您是怎么啦?

顺治沉思不语,神情痛苦。

小唐又道:万岁爷心里不舒坦,奴才找样新鲜玩意儿……

顺治突然跳起,抓着小唐衣领狠狠怒吼道:我为什么心里不舒坦?你方才听见了什么?说!说!

小唐惊吓得浑身哆嗦,眼神闪躲着颤声道:奴才……光顾着眼观四方,怕有人过来,所以,这个……一句话也没听见,万岁爷饶命!饶命!

顺治愤愤地将小唐推倒在地,转身就跑。小唐擦了一把冷汗,想站起来腿发软,半晌回过神来,连忙追上去。

顺治满脸怒气地冲进承乾宫,迎面差点撞上端着一盘点心的苏茉尔。

苏茉尔闪开身,惊道:皇上,慢着点儿,急急忙忙地做什么!

顺治没搭理她,气呼呼地直冲向东暖阁。

小唐慌张地随后进来,苏茉尔拦住问:皇上怎么啦?

小唐惊恐地摇头道:我不敢说……喔,不不,我不知道!

小唐转身逃出承乾宫,苏茉尔满脸狐疑。

这时,顺治已冲进东暖阁。

四个妇人正坐陪大玉儿笑语聊天,见顺治闯进来,大吃了一惊,顺治见屋里这么多人,亦是一怔。那些妇人忙起身行蹲礼:皇上吉祥。

大玉儿和蔼地道:坐坐坐,福晋们不用拘束。

四个妇人谢恩坐下,顺治看着大玉儿,一肚子火欲发不能。

大玉儿慈祥地问:怎么了皇帝?跑得一头汗!过来,皇额娘给你擦擦。

顺治看着大玉儿,委屈气恼涌上心来,又不能说出,愣在那里。

大玉儿慈祥地伸手道:愣着做什么?到皇额娘这儿来啊!

顺治红了眼眶,转身跑出东暖阁,大玉儿一怔,笑意全没了。

这日,豪格与济尔哈朗到礼亲王府拜访代善。

白发苍苍的代善手拿着水烟管,态度沉着,不冷不热。

豪格笑着说道:大伯这些年身子可好?小侄虽然征战在外,但心中仍然时常挂念。

代善淡淡地道:有劳费心。贤侄征战辛苦,我老了,不中用了,耳不聪目不明,不过就是心里还清楚罢了。

最后一句话,让豪格有些心虚,于是他歉然道:大伯,当年那件事……我只是风闻有人劝十四叔当皇上,真的不知道是硕托和阿达礼……

代善打断道:我那一儿一孙,大逆不道,自取其死,我并没有怪你。

豪格稍稍松了口气,朝济尔哈朗使了一个眼色。

济尔哈朗不满地道:大哥,在豪格班师回朝之前,多尔衮逼着我跟多铎一块儿上奏,讨了“皇叔父摄政王”的封号,还要诸王大臣见他跪拜。您说,这是不是太过分了?

代善沉吟不语,豪格吃不准他心里想什么,便试探道:“人无伤虎意,虎有害人心”,我并没有跟十四叔争权的意思,想不到他竟然先下手为强,做得这么过分,不臣之心可谓昭然若揭。

济尔哈朗愤慨地大声道:大哥算是族长,对这件事情总得有个说法……

代善清了清嗓子,济尔哈朗忙住口不语。

代善吸了口烟,慢吞吞道:听说,你们俩这阵子……私下联络得很勤哪?

豪格一怔,干笑道:大伯人在家中坐,消息却比谁都灵通。

代善微微冷笑:我老了,耳不聪目不明,不过就是心里还清楚罢了。你们究竟想做什么,要瞒过我,只怕不容易!

代善说着闪电般的目光一扫,令在座的两人心中一惊。

豪格想了想,咬牙道:不错,大伯,我认为,这皇帝的宝座,与其让十四叔跟皇太后串通起来巧取豪夺,不如由我这太宗长子,名正言顺地重新即位!

代善闻言吃了一惊,紧盯着豪格没有言语。

济尔哈朗鼓动道:豪格的两黄旗,加上我的镶蓝旗。大哥德高望重,如果您的正红旗也愿意支持豪格,那就足以制住多尔衮了。

代善缓缓转头,闭上眼,吐出一口烟,看不出喜怒。

豪格、济尔哈朗对望一眼,心中忐忑不安。

代善站起来在屋里走动着,沉思着,豪格、济尔哈朗坐不住,也站起身来。

济尔哈朗焦急地问:大哥,您老在想什么?

代善沉声道:我在想,当年……硕托和阿达礼是怎么死的。

豪格、济尔哈朗听了心中一震,禁不住打了个寒战。

代善质问道:多尔衮不能做的事,你豪格又凭什么能做?要我支持你,那我的一儿一孙岂不是白死了?

豪格、济尔哈朗神色大变,低头不语。

代善冷笑道:听说,你昨儿个在武英殿,扬言要把圣母皇太后跟多尔衮的“丑事”全给抖露出来?

豪格迟疑一下,咬咬牙,抬头硬声道:不错!是我说的!

代善突然用尽力气反手打了豪格一耳光,豪格被打得不知所措。

代善怒叱道:圣母皇太后为了大清的基业,费尽多少苦心,你们不但不尽力辅助幼主,反而野心勃勃,难道就不怕将来没脸去见太祖太宗的在天之灵?我提醒你,谁挑起八旗的内乱,谁就是大清的罪人!

代善说完,喘着气,转身朝外走了几步,想了想,又回头道:今天你说的话,绝不会从我这儿传到多尔衮耳朵里。这就是我当伯父的,对得起你这位“贤侄”的地方了!

代善转身离去,豪格抚着脸,压抑着满腔惊怒。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