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8章 又遇董鄂


承乾宫东暖阁里,大玉儿午睡方醒,正对镜整妆。不经意之间,她从镜中看见桌上的礼盒,奇怪道:苏茉尔,这什么?

苏茉尔走过来,揭开礼盒说道:礼亲王福晋送的,说是他们府里的绣工刚做的新样凤头鞋。

大玉儿诧异道:奇怪了,又不过生日,怎么想起送这个?她拿起那双精致的花盆底凤头鞋来看,突然一怔,自言自语道:会不会……代善有事儿要告诉我?

苏茉尔领悟,连忙检查凤头鞋,竟然发现里面藏着一页薄纸,大玉儿连忙接过看,神色惨变。苏茉尔慌得接过来看,惊呼道:肃亲王怎么可以这样说?什么?他竟然想篡……

大玉儿突然想起什么,打断道:住口!

大玉儿强自镇定,半晌才沉重地道:记着,豪格去找礼亲王说的事,千万不可泄漏,尤其是多尔衮!还有,豪格在武英殿上说的话,这上下恐怕早就传开了。咱们要沉住气,假装什么都不知道,在外头听见什么也不要辩白!再有,递信给多尔衮,要他这几天千万别过来。

苏茉尔点头道:格格,您说这上下恐怕早就传开了,万一皇上也听见……

大玉儿一震,想到顺治帝委屈气恼的神情,心乱如麻,喃喃自语道:莫非……他真的听见了?

郊野,身着便装的顺治骑在马上急驰,他手持弓,背箭袋,仆人装扮的小唐在后面拍马急追。顺治一面纵马狂奔,一面想着豪格那些不堪入耳的话,心如刀绞,泪水止不住流下来。

小唐在后面气喘吁吁地喊:皇上!这样好危险哪!皇上!

顺治充耳不闻,催马加鞭。突然,前方树林里蹿出一只幼鹿,顺治眼尖看见,一面催马,一面拉弓搭箭瞄准。顺治将弓拉满,一箭射出,就在箭将射中幼鹿的一刹那,一条人影从树林里跃出,抱着幼鹿滚成一团,那支箭擦过那人的手臂,重重钉在地上。

顺治大惊,忙催马过去看那满族男孩打扮的人。

那人见没有危险了,便将怀中的幼鹿放走,他见自己左臂流血不止,又惊又痛,昏倒在地。

顺治赶到近前,飞身下马,蹲下来将那人翻过身,不禁怔住,那人皮肤白如羊脂,竟生得清丽绝俗,而且很面熟,像是在哪里见过。他不知昏倒之人竟是女扮男装的董鄂,五年不见容貌都改变不少,不敢相认。

这时,一人一骑自树林中奔出,来到顺治身边时,那人一拉缰绳,马举蹄长嘶,把顺治吓了一跳,仰面跌倒。

马上是一个清秀白净的英俊满族少年,她是女扮男装的青格格,青格格见董鄂昏倒在地厉声怒问:射箭伤人的是你?

顺治站起来语无伦次地解释道:我……是要射鹿,谁知道……

青格格姿势漂亮地跃下马,愤怒地将顺治推倒在地,忙扶董鄂急问:你伤得怎么样了?醒醒,醒醒啊!

小唐拍马赶到,忙跳下将顺治扶起,帮顺治拍身上的灰土。他猛然看见地上的血迹,颤声大叫道:血……他眼睛一翻,昏倒在地,顺治忙拍着他的脸叫道:喂!喂!我怎么办啊?

乡村张大娘家,陈设简陋,但整洁干净。

青格格将董鄂扶到炕上躺下,忧心如焚。她转头看见角落里的顺治与小唐,怒不可遏地上前质问道:喂!你们是哪一家的啊?

小唐不服气地叫道:喂!你客气点!有眼不识泰山,还不见过皇……

顺治忙捂住小唐的嘴,小唐要挣扎,顺治狠狠使个眼色,他才安静下来。

青格格皱着眉头怒道:皇?皇什么皇?

顺治急中生智,转头对青格格道:他是要说,我们是镶黄旗的。镶黄旗副都统是……我舅舅,我叫福……富宁!

顺治说话时见面前之人也有些眼熟,但没敢往深处想,还不知人家如何发落自己呢。

青格格骂道:你有没有眼睛啊?知不知道你闯进了别人家的圈地?还射箭伤人?

顺治赔笑道:你别恼啊!我也是无心的。

顺治说着话放开小唐,小唐苦着脸,跟顺治比画着手势要抗议,顺治狠狠地瞪他,他无奈闭上了嘴巴。

张大娘捧着手巾、水盆、药品等走进屋,安慰道:药来了,别慌别慌。

青格格谢道:多谢你了,张大娘!

张大娘一面为董鄂处理手臂伤口,一面道:您平时这么照顾咱们,这会儿千万别说什么“谢”字,咱们受不起啊!格格!

顺治与小唐闻言十分诧异,上下打量着青格格。

顺治惊疑地:格格?你是女的?

青格格瞪着顺治:你管我是男是女!待会儿再找你算账!

董鄂苏醒过来,微微呻吟着,青格格急忙问道:你醒啦?疼得厉害吗?你说话呀,宛如!

顺治心头一震,喃喃道:宛如?想到董鄂就在眼前,顺治不禁惊喜地叫道:宛如!

青格格对顺治怒叱道:喂!格格的名字也是你乱叫的吗?

顺治狂喜道:我知道了!你是孟古青!

青格格惊奇地叫道: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?小子!你到底是什么人?

顺治开心地笑道:我只是无名小卒,我认识格格,格格当然不认识我!

董鄂睁开眼,微弱地喊道:姐姐……我没事,你别为难人家了!我们回去吧!

青格格气哼哼骂道:便宜了这个臭小子!算你命大,滚吧!

青格格回头看着张大娘为董鄂包扎。董鄂偷看顺治一眼,觉得此人似曾相识。

小唐拉了拉顺治的衣袖,示意他快走。顺治点点头,忍不住多看了董鄂几眼,竟有点舍不得走。董鄂好奇也偷眼看顺治,顺治对她微微一笑,董鄂羞得连忙别过头去。

夜晚,皇帝寝宫里乱七八糟,顺治翻箱倒柜地找着东西。

小唐困惑不解地问:万岁爷在找什么呢?

顺治皱着眉头问:记不记得,你刚调来那年,我要你扎的那个……美人儿的风筝?

小唐左思右想,终于想起来,叫道:哦,是不是本来要去找一位格格放风筝,那位格格不见了,万岁爷不准我放,要我牢牢收好的那个?

顺治惊喜道:对了对了!就是那个风筝!

小唐想了想,在一个犄角旮旯的地方找出那个风筝,虽然有点褪色,顺治仍欢喜地接过来细看。

顺治低声道:小唐,你知不知道,今天受伤的,就是那位格格,她叫宛如!

小唐大惊:真的?

顺治兴奋地:对了!我叫皇额娘召宛如和孟古青进宫来玩儿,她们看见我,一定吓一跳!太好玩了,太好玩了!他看着风筝,自语道:宛如!我终于又见到你了!

小唐擦了一把冷汗,赔笑道:万岁爷这会儿总算又眉开眼笑了。晌午出宫那副怒气冲冲的样子,吓坏人了!

顺治一怔,突然想起那件不快的事儿,喃喃自语:是啊!瞧我都乐糊涂了!我还在跟皇额娘怄气呢!这会儿又怎么去请求?

小唐赔着笑:万岁爷的脾气,说是风就是雨的,谁也摸不透。依奴才看,您就别怄气了吧?

顺治试探道:我为什么发火,为什么开心,这你总晓得吧?

小唐摆着手嘴里说道:不晓得,真不晓得!可他在心里说道:我会说我晓得?哼,我脖子上这颗脑袋,还想留着吃饭呢!

顺治烦恼问:怎么办?就这么不怄气了吗?不行!不甘心!可是……

顺治懊恼地一顿足,仰面叹气。

御花园里,小玉儿陪着孝端后聊天散步,宫女太监后面跟着。

孝端后拉着小玉儿的手道:你呀!也不常进宫来陪我说说话!

小玉儿笑道:这阵子我都是歪在家里,我那老毛病,一到入春就犯。

孝端后摇头:年纪轻轻的,落下个病根子怎么行!

小玉儿神情失落地:不年轻了,我都三十多岁了!

孝端后诧异地问:为什么……你跟十四爷这么多年,都没有消息呢?

小玉儿低声道:王爷忙于国事,连侧福晋房里都很少去哪!

孝端后感叹道:唉,人生啊,总没有十全十美的。

小玉儿不悦地:王爷应该就是这么想吧。毕竟,小玉儿哪里比得上大玉儿!

孝端后拍拍小玉儿的手劝道:好啦!你肚量要大些,夫妻之间老是揪着个疙瘩,怎么成呢?

小玉儿诉苦道:皇太后,我心里头也苦啊!您不知道,王爷他对大玉儿还是……

孝端后打断小玉儿的话,低声道:小玉儿,他俩之间,小时候时的情分是有的,要说会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,我敢担保,不可能!

小玉儿将信将疑:真的?

孝端后劝道:玉儿她也时常挂念着你呢,不要对她生了芥蒂。咱们看看她去吧?

小玉儿迟疑道:万一这会儿王爷在承乾宫议事,咱们去了……不太好吧?

孝端后拉着小玉儿说道:我晓得你,又在瞎疑心了!走吧!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