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9章 两个顾忌


承乾宫东暖阁里,大玉儿与多尔衮正在激烈地争吵。

大玉儿哭道:我不是要你别再来了吗?豪格他都这么说了,你还要……

多尔衮恼怒道:他越这么说,我就越要做,我多尔衮还怕他不成!

大玉儿哽咽道:你越要做,害的就是我!

多尔衮理直气壮地叫道:怕什么!反正我们清清白白……

大玉儿打断道:你知我知,别人不知啊,见你三天两头来议事,当然会说……

多尔衮怒不可遏地打断道:说说说,怎么做他们都有得说!……我不来议事,就会说我跋扈擅权,我来议事,又有这种鬼话可讲!他说着怒拍书案,无所顾忌地大喊:混账!去他妈的清清白白!早知道终归是要枉担这个虚名,何必白等了这些年,当初就应该跟你……

大玉儿打断他的话,哭道:你还说!你还说!

苏茉尔掀帘闯入,神色有点儿慌张地道:格格,母后皇太后跟摄政王妃一块儿来看您了!

大玉儿与多尔衮吃了一惊,大玉儿忙拭去眼泪,多尔衮也深呼一口气,调整情绪。

孝端后拉着小玉儿亲热地走进屋来。

多尔衮忙走上前笑着恭维道:四嫂,今儿个精神倒好。

孝端后笑道:你媳妇儿来看我,我特别高兴哪!

大玉儿看着小玉儿强颜欢笑道:妹妹,好久不见,也不常进宫来说说话!

小玉儿话里有话地微微一笑:我怕姐姐每天听我家王爷说话就够累了,怎么敢多来打扰?

孝端后对小玉儿嗔怪道:你呀!是懒得走动,还找什么借口。

小玉儿故意噘着嘴埋怨道:我早说不要来的嘛!您瞧,一定打断他们商议“国家大事”了!

大玉儿忙解释道:哪儿的话。刚谈完,十四爷正急着想告退回府呢!

孝端后对多尔衮笑着说道:那正好,你们俩口子待会儿就一同回去。

多尔衮浓眉微皱着点点头。

小玉儿瞥见大玉儿、多尔衮神色俱不自然,心中不悦,故意道:方才在商议什么“国家大事”啊?仿佛听见王爷和姐姐……吵得厉害?

孝端后惊疑道:哦?倒是我耳背了。……真的吵了吗?

多尔衮很勉强笑道:不是的四嫂,方才是在商议“逃人法”的施行,圣母皇太后……有所“训示”。

孝端后会意地一笑:哦,原来是挨骂了。

小玉儿故意端详大玉儿叫道:唉呀!姐姐怎么哭啦?是被王爷气的?

孝端后定睛一看说道:可不是嘛!眼红红的。

大玉儿忙掩饰道:不是的姑姑,我方才……是想起了先帝……

小玉儿微微冷笑,摇着头表示不屑,多尔衮恼怒地瞪了小玉儿一眼。

孝端后眼圈一红,感叹道:唉,先帝走了都十年了。十四爷,这些年多亏了你辛苦。不过,你也得保重身子多歇歇。你媳妇儿撑持家务不容易,你应该多陪陪她、体贴她才是。一个家,总要和和气气、人丁兴旺,不能说为了国家,害你耽误了子嗣,这我们可过意不去。玉儿,你说是吗?

大玉儿忙不迭点头道:当然,当然,我早就这么劝过十四爷了。

孝端后语重心长地劝道:十四爷,我们说的是好话,你可要听劝啊!

多尔衮真诚地:我听四嫂的话。

小玉儿摇头微微苦笑,多尔衮又狠狠瞪了小玉儿一眼。

夜晚,摄政王府书房里,多尔衮、多铎与何洛会热火朝天地议论着朝堂之上发生的事儿。

多铎幸灾乐祸地嘲笑道:豪格这小子,还真得意忘形了!以为平了四川就是天大功劳?哼!

何洛会不屑地摇着头:他总是这么沉不住气,一回来就迫不及待现了原形。

多铎殷切地看着多尔衮鼓动道:他还真以为他是天命所归呢!其实,哪里轮得到他!哥,如今你已经是“皇叔父摄政王”了,离那龙椅就只有一步之差呀。你就不能下个决心吗?

多尔衮自信地:反正权力在我手上,这一步之差……有时我也不觉得有多么重要。

何洛会忧虑道:不过王爷,再等下去,这一步之差难保不会变成千里之遥。毕竟,皇上十七了,大婚之后,就没有道理不让皇上亲政。

多铎不屑一顾地哼道:哼,亲政?他有这能耐吗?

何洛会深思熟虑地说道:不管有没有,王爷总不能一辈子不归政吧!听说皇上的性子拗得很,一旦亲政了,王爷要继续独揽大权,恐怕……会跟皇上时起冲突。

多尔衮赞同地点头道:何洛会,你说得对,皇上一旦亲政,咱们不知会添多少麻烦。

何洛会接着说道:还有个豪格在虎视眈眈。咱们一不小心,就会演变成腹背受敌。

多铎不耐烦地叫起来:所以呀哥,一不做二不休,干吧!不干就来不及了!

多尔衮凝眉沉思不语,多铎、何洛会紧张地看着他,多尔衮缓缓地开了口:我顾忌的有两个人,一是代善大哥,他牺牲了一儿一孙来保全我,我不能不感激,不能没有内疚。

何洛会:等王爷当了皇上,只要对礼亲王的子孙大力提拔、极尽优遇,也就算是加以补报了。

多尔衮迟疑道:还有一个我顾忌的人就是……

多铎不以为然地:玉姐姐嘛!我知道。

多尔衮为难道:她跟皇上是母子亲情,我夺她儿子的皇位,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!

何洛会笑道:英雄本色,亦不免儿女情长。不过,这也不算是难题。

多尔衮心头一喜,忙问:哦?你有什么法子?

何洛会正色道:王爷当了皇上,只要将当今皇上立为太子,那将来皇位还不是他的?圣母皇太后还有什么话说?

多尔衮欣喜地自语道:太子……太子的母亲,不就是皇后?

何洛会微微一笑:到了那时候,要怎么样,还不是由着您?

多尔衮眉飞色舞地说道:对!我可以立福临为太子,我要立玉儿做皇后!

就在这时,书房的门砰地一声被突然推开,三人吓了一跳,小玉儿怒冲冲闯了进来。

大怒道:你要立她做皇后?那我呢?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,你要把我置于何处?!

多尔衮恼怒道:你来做什么?

小玉儿咄咄逼人地质问:说啊!你要把我置于何处?怎么,有胆子谋反,倒没胆子回答我?

多尔衮突然抓起小玉儿的手腕,往门外拖,小玉儿挣扎着叫道:放开我!放开我!

多铎与何洛会见此情景,面面相觑,不知如何是好。

多尔衮拖着小玉儿,来到了小花厅。

侍女雁儿见多尔衮脸色铁青,小玉儿披头散发,吃了一惊,怯怯地迎上问:王爷福晋……

多尔衮怒吼一声:滚出去!

雁儿吓得身子一颤,跌跌撞撞撞跑出门去。

多尔衮用力甩开小玉儿的手腕,怒气冲冲地喝道:你给我老老实实待在这儿!

说罢多尔衮转身要走,小玉儿扑上前去拦住他,气急败坏地叫道:不许走,我还没有跟你算清这笔账!

多尔衮鼻子不是鼻子、脸不是脸地怒叱道:我还没跟你算账呢!我问你,是不是你在四嫂面前说了什么?要不然,她今天怎么会无端端劝我那一套话?

小玉儿理直气壮地:我什么也没说!再者,难道太后劝得有错吗?

多尔衮不耐烦地:少拿四嫂来压我!你我之间的事,只有你我明白!

小玉儿眼圈微红地说道:我不明白!不明白为什么我得到的不是一个丈夫,而是一具行尸走肉!一个没有心的男人!多尔衮,如果你的心早已给了别人,不可能再给第二个人,那你为什么要娶我?让我以为我可以得到你的心?我活在绝望里,苦苦煎熬着,你知不知道?而你,连有没有可能爱我一丁点儿,都不肯回答,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呢?

多尔衮神情疲惫地摇头道:不要说这些了好不好?就算都是我错吧!

小玉儿不服气地问:我问你,我哪里不如她?为什么你就这么多年一心都在她身上?

多尔衮瞪着眼训斥道:你胡说八道些什么!

小玉儿猛地扑上前去,趁多尔衮不备,奋力抄出他怀里的荷包。

小玉儿举着荷包咬牙切齿地质问:你果然天天藏在怀里!这是什么?她送你的是吧?我哪有胡说八道?

多尔衮伸手去抢,怒吼:还给我!

小玉儿闪躲着,冷笑道:哼,我哪里不如她?我只有“手段”不如她!她太厉害了,我猜她对你八成使尽了浑身解数,若即若离,欲拒还迎,让你看得到吃不着。我猜得对不对?哼!你真是笨死了!她要你给她卖命,她为的却只是她儿子。人人说你是你大英雄,我看你只是一头被她耍着玩儿的大狗熊!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