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10章 小玉儿自尽


小玉儿的话像乱箭齐发,将多尔衮射得体无完肤。他牙齿咬得咯吱直响,扬起小油锤似的拳头,强忍着没落下去。

小玉儿昂首挺胸,悲壮地迎着他愤怒的眼神叫道:打呀!被我说中,恼羞成怒了是吗?

多尔衮心思飞转,突然改变了策略,他决定使出最有效、最有杀伤力的撒手锏,于是收起怒火,冷冷一笑道:不错,被你说中了!

小玉儿做好了迎接暴风骤雨的心理准备,多尔衮态度的转变反倒让她愕然。

多尔衮凑近小玉儿,鄙夷地看着她冷笑,一字一顿恶毒地说道:不过,我老实告诉你。我宁可被她耍着玩儿。即使被她耍着玩儿,也是一种乐趣。

小玉儿被刺激得神情恍惚,万念俱灰,她摇头喃喃自语道:不公平……上天对我不公平……

多尔衮从她慢慢放松的手中取回荷包,塞进怀里,冷冷地道:也许上天是对你不公平,可是上天对我跟她,又何尝公平过?

小玉儿无力地扶着桌子,眼神空洞,欲哭无泪,半晌,凄苦地笑道:谢谢你,你总算给我答案。我爱了你这些年,等了你这些年,总算得到了一个答案。

多尔衮见她伤心欲绝的样子,心中很是不忍,于是痛苦地说道:你为什么一定要逼我说出来?我真的不愿意伤害你。

小玉儿神色黯然,目光像风中摇摇欲灭的蜡烛,哀凉凄楚地低声道:你没有伤害我,伤害我的人是我自己。我吵过、闹过、嫉妒过、疯狂过,用过所有的方法希望能让你爱我。

多尔衮辩解道:我对不起你。可是,会爱上谁,完全不是我能决定的。

小玉儿面如死灰,喃喃道:你没错,是我愚蠢,我早该明白,你爱她,正如我爱你,那是无从消灭、无可取代的爱情。这种爱,我虽然没有得到过,但我付出过,我应该知道它的纯粹、它的强烈。所以,还想等到什么出乎意外的答案呢?不过是痴心妄想而已。

多尔衮感动地走近小玉儿,轻抚她的黑发,难过地道:小玉儿,我心里也很难受的,你知道吗?

小玉儿缓缓转头含泪看着他问:你此刻的难受,是为了我吗?

多尔衮艰难地点头:是的。

小玉儿落下一滴像水晶般的泪滴,苦笑道:够了。这对我来说,就足够了。

多尔衮寒冰一样的心被小玉的真情慢慢融化了,他突然冲动地紧紧拥住她。小玉儿又惊又喜,也紧紧搂住多尔衮。

小玉儿喃喃道:多尔衮……这是你第一次真心抱着我……我永远会记住此刻你怀里的温暖……多尔衮……

小玉儿正在陶醉中,听见多尔衮难过而低声地说道:小玉儿,如果你是我的妹妹,我一定会好疼你好疼你。那该多好!

小玉儿的笑意逐渐僵住,眼神从狂喜一点点转为绝望,好半晌,才失魂落魄地道:是啊,那该多好……

多尔衮轻轻放开她,坦诚地道:小玉儿,我想,咱们说开了也好,心里就不会再拧着一个结,是吧?

小玉儿像木偶般机械地答道:是啊。

多尔衮问:以后……都会好好儿的了吧?

小玉儿面无表情地:以后都会好好儿的了。

多尔衮想了想,欲言又止:小玉儿,我……

小玉儿温柔地:不用说了,多尔衮,你要说的话,我全明白。

多尔衮长出了一口气:啊……那我就心安了。

小玉儿轻轻推了他一下,柔声道:去吧,他们还等着你呢。

多尔衮点点头,走到门口,突然回头道:那你等等我,就寝前,我再来跟你说说话。

小玉儿温柔地点头:嗯。

多尔衮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微微一笑,走出门去。

小玉儿脸上浮现一抹凄然的微笑,她自语道:很好,我得到答案了。终于……心安了。

深夜,小玉儿神情恍惚地来到寝室里,她缓缓地环视着屋里的一切,恋恋不舍地用手轻轻触摸着熟悉的家具摆设,然后来到镜子前,借着烛光认真打量着自己,良久之后,两行清泪流淌下来。她神色平静地走到门边,将门闩插上,然后端起烛台点燃了床帷。

不一会儿,滚滚浓烟从寝室里冒出。雁儿形容狼狈,拼命敲门喊叫,远远地传来家丁的呼喝声和脚步声。

此时,多尔衮正独自一人坐在书房里,凝视着手中的荷包,神情复杂。

雁儿凄厉的尖叫传了过来:福晋!开门哪!福晋!

多尔衮大吃一惊,揣起荷包迅速起身向寝室跑去。

寝室里传来火烧木制家具的劈啪声。

多尔衮跑到寝室门前,猛地推开雁儿,攒足了力气,拼命向门撞去。

门被撞开,浓烟涌出,窗帘床帏桌椅板凳等都烧着了。等浓烟稍散,借着火光多尔衮看见小玉儿的脚半悬空中,他大惊失色,整个人都呆住了。

皇宫长廊里,顺治拉着提着灯笼的小唐向承乾宫走来。

小唐苦着脸劝道:万岁爷,回去吧!圣母皇太后一定安置了!

顺治神情果断地:我睡不着,干脆去跟皇额娘说清楚!

两人快走近承乾宫时,小唐与顺治突然站住,顺治看见苏茉尔提着灯笼引多尔衮来到宫门前,并面色凝重地示意太监宫女们好好守着。顺治愣在那里,一股羞愤涌上心头,他自语道:难道……难道大哥的话……是真的?

小唐悄悄走开几步,假装看着别处,心里却紧张得要命。

顺治声音嘶哑地低声叫:小唐!

小唐忙走过来,颤声道:奴才发誓,什么也没看见!

顺治强忍着痛苦道:我们回去!

承乾宫东暖阁里,大玉儿听到小玉儿自尽的消息震惊万分,像泥胎雕塑一般。

多尔衮苦恼地揉着脸说道:当时,一切都说得好好儿的,她从来没有表现得这么心平气和过,而我还因此很放心。万万没料到,她会偏往牛角尖里钻!

大玉儿两眼发直道:都是我的错……都是我的错……

多尔衮痛苦地摇着头:玉儿,这不干你的事。她问,如果我的心早已给了别人,不可能再给第二个人,那我为什么要娶她?让她以为她可以得到我的心?这句话倒很有道理。我不会再娶了,我也不想再多害一个人生活在绝望里。因为我的心早已给了你,不可能再给第二个人……

大玉儿声音颤抖着叫道:不要说了,我的罪孽还不够深重吗?

多尔衮伤心地喊道:你别这么说!明明是上天对我们不公平,怎么能算是我们的罪孽?如果爱一个人也是罪孽,叫老天爷都算在我一个人的头上好了!

大玉儿扑上前握住他的手,泪眼模糊地摇头道:不行!不行!不能都算在你一个人的头上!

多尔衮红了眼眶,忍不住紧紧拥抱大玉儿。

这时,苏茉尔掀帘进来,两人慌忙分开。

苏茉尔施礼道:王爷,宫门快下锁了!

多尔衮想了想,黯然道:我得居丧一阵子,玉儿,政务你就多费心,有什么要紧事,千万叫苏茉尔来找我商量。还有,当心豪格!千万当心豪格!

多尔衮走后,大玉儿神情恍惚,如在梦中。她抱膝独坐窗前,望着漆黑的夜,听着冰凉的雨,脑子里空空荡荡,什么都没有了。

烛台上的蜡烛早已燃尽,窗外天蒙蒙发亮,雨停了,只有檐前滴答的残雨声,敲打着心碎的人。大玉儿抱膝独坐了一夜,面色苍白,神情憔悴。

清晨,苏茉尔进屋收拾床铺,见了大玉儿的神态吃一惊,叫道:天哪,格格,您一宿没睡?

大玉儿呆呆地一动不动,半晌才艰涩地开口道:叫他们预备,我要出宫!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