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1章 刁蛮小玉儿


崇政殿在阳光下,金碧辉煌,气派不凡。皇太极、代善、阿敏、莽古尔泰等人喜气洋洋来到大殿上,皇太极登上宝座,神情自信昂然。

群臣喊:大汗万岁!大汗万岁!大汗万岁!声浪一波一波在大殿上空潮水般涌动。

多尔衮、多铎夹杂在贝勒亲贵中,跟着一起喊。多铎万般不愿,嘴唇喃喃地翕动了几下,实在喊不出口。他一转头,却见多尔衮认真地喊着“大汗万岁”,多铎心中难过,强忍着愤怒的情绪。

时光荏苒,一晃两年过去。这天,天气晴好,清宁宫偏殿里,贵太妃、豪格母等人来向哲哲请安。

贵太妃、豪格母施礼道:给大福晋请安。

哲哲摆手道:行了,快坐下!

贵太妃讨好地:这阵子,祖宗的忌日多,姐姐辛苦了,我们特地来请安道劳。

哲哲宽慰地:好在有玉儿帮着,大小事情都料理得还算井井有条,我省心多了。

贵太妃叹道:唉!我那外甥女,亏大家还叫她小玉儿。从前还长得有几分相似,如今可差远了!要比懂得人情世故啊,更是赶不上大玉儿一个零儿!

豪格母有些不满地道:你们都有侄女外甥女作伴,我啊,亲生儿子却时常见不着一面。

哲哲安慰道:豪格是长子,大汗自然想多多锻炼他。豪格如今也出息了,听说能征善战的,将来你是后福无穷呢!

豪格母开心地笑道:多谢福晋的金口啊!

贵太妃不悦,微微冷笑。

豪格母突然问:对了,怎么不见多尔衮和多铎?

哲哲笑道:喔,一大早就上范先生那儿念书去了!天天如此,可勤快了!

贵太妃不屑地问:范先生?就是大汗重用的那个汉人?

哲哲点点头:是啊,大汗说,范先生是极有才干的。

豪格母嘲笑道:多尔衮和多铎领着两白旗,不去操练武艺、骑射练兵,念什么书啊!难道在战场上,你一念书,敌人就败了?

贵太妃鄙夷地冷笑。哲哲宽容地淡淡一笑,耐心解释道:大汗说,汉人的书里,有许多很好的学问和见识。打仗治国,都不能光使蛮力;文武双全的战将,才是咱们大金国最需要的人才。

众人说着话,多尔衮气宇轩昂地走进来。两年的锤炼,使他显得更成熟稳重。

多尔衮上前行礼:见过四嫂!

贵太妃、豪格母站起道:十四爷。

多尔衮忙说道:侧福晋、庶福晋,快请坐。

哲哲笑着问:今儿放学倒早啊?多尔衮恭敬地:范先生去接待明朝来的使者,这两日不上学。

哲哲看了看左右问:多铎呢?

多尔衮笑道:找阿济格演武去了。

哲哲关心地嘱咐道:你回来歇歇也好,瞧你日夜读书,练武骑射,可别累坏了。

多尔衮微笑着:四嫂放心,我年纪轻,正是发奋的时候,哪里就累坏了。

贵太妃笑道:十四爷,快上你屋里去吧,玉儿刚才找你去了!

多尔衮困惑地问:玉儿?她早上跟我说,今天想出去逛逛的。

贵太妃笑起来:喔,我说的不是大玉儿,是我的外甥女小玉儿!

多尔衮起身,不太自然地:喔,是说小玉儿。四嫂,我……还有点事儿,阿济格和多铎都在等我呢!我得走了!

哲哲嘱咐道:那就快去吧,早点儿回来。

多尔衮匆忙向贵太妃、豪格母笑笑示意,转身出去。

贵太妃不解地问:这十四爷,是怕羞还是怎么着?

豪格母笑道:我看他不是怕羞,倒是怕了你家小玉儿!

哲哲忍不住暗笑,贵太妃一脸不悦。

清宁宫小跨院里,环境幽雅清静。苏茉尔行经小跨院外,听见里面一个女孩的怒声,停下脚步,探头往里看。只见贵太妃的外甥女小玉儿对着瘦小的侍女铃子怒容喝问:再问你一遍,到底让不让我进去?

铃子哀求道:小玉格格,您体谅体谅奴才,十四爷不在家,真的不方便!

小玉儿不满地:他不在,我进去坐等!

铃子急得直摆手:不行啊,十四爷交待,谁都不准进他屋子,除了玉格格……小玉儿抢过话:那不就是我吗?

铃子忙道:不,他说的是大玉儿格格。

一语未了,小玉儿上前重重打了铃子一耳光,勃然大怒道:臭奴才!连你也敢欺负我!

苏茉尔一惊,正想现身阻止,又勉强忍住。

铃子摔倒在地,哭道:奴才没有……也不敢……

小玉儿气呼呼地骂道:没有?哼,以为我不知道吗?你们在私底下都说,小玉儿没有大玉儿漂亮,没有大玉儿懂事;小玉儿不是正经主子,比不得大玉儿尊贵!你们,你们都是“看人下菜碟儿”,一条藤儿地欺负我!

小玉儿盛怒之下,看来又想动手。苏茉尔实在忍不住,走过来挡住小玉儿。

小玉儿吃惊地:苏茉尔?你想做什么?

苏茉尔冷冷道:我想给您提个醒。小玉格格,打狗须看主人面,铃子她派在十四爷屋里当差,你打她不要紧,就不怕十四爷责怪你吗?

铃子悄悄拉了一下苏茉尔的衣角,低声恳求道:苏茉尔,算了吧!

苏茉尔赌气道:不行!这个抱不平我打定了!

小玉儿得意地:你打抱不平也没用!多尔衮啊,才不会为了一个奴才责怪我呢!

苏茉尔缓缓点着头:嗯,十四爷或许不会责怪你……

小玉儿得意洋洋地笑着。

苏茉尔嘲笑道:那是因为他老躲着你,你根本见不着他,想听他的责怪……也没机会啊!

听了这些话,铃子不禁叹了口气,暗暗叫苦。

小玉儿怒道:苏茉尔,你这么没规矩、这么爱管闲事,就不怕你主子责怪你吗?

苏茉尔软中带硬地:我是没规矩,可是……我也没见过哪位主子立下了打别人家奴才的规矩!

小玉儿大怒:我是主子,规矩由我立!你没见过是不是?今儿个就让你见一见!

小玉儿突然伸手给了苏茉尔一耳光,苏茉尔惊怒地呆在那儿。

沈阳郊野,大玉儿独自一人骑在马上,一面漫无目的地走,一面绣着荷包。

多尔衮策马疾驰,在后面唤她,大玉儿回头看看他,灿烂地笑了。

大玉儿笑着问:你怎么来了?

多尔衮笑道:一半是为了躲人,一半是为了找人。

大玉儿笑嘻嘻地:躲谁啊?哦,我明白了!你的窗课没做完,所以要躲着师傅!

多尔衮自负地:笑话!师傅夸我是奇才呢!我要躲的人是小玉儿!

大玉儿:你不给小玉儿好脸色,就是扫了侧福晋的面子,懂不懂啊?

多尔衮不耐烦地:嘁!这些千丝万缕的人际关系,真教人厌烦啊!玉儿,我真希望能遇见神仙,求他把我们变成一对鹞鹰,我们就能飞去天涯海角,没有人的地方,再也不回来!

大玉儿感动地笑了一笑,收起荷包问:那你找我又是做什么?一块儿去遇神仙吗?

多尔衮兴奋地:玉儿,我是急着要告诉你,大汗已经准了我和多铎,随哥哥出征去!

大玉儿叫道:真的?我真为你欢喜!她说着,神色突然黯淡下来。

多尔衮奇怪地问:玉儿,怎么了?

大玉儿忧虑地:没事儿,只是……

多尔衮笑道:只是舍不得我,对不对?我还没走,你就已经开始想我了,对不对?

大玉儿嗔笑着打了多尔衮一下,嘻笑道:哪个会想你啊!

她刚说完,便策马疾驰而去,回头喊道:来,咱们比赛,看谁先跑到宫外那棵大槐树下!

多尔衮笑道:好啊!莫非我还跑不赢你!

多尔衮策马疾驰,笑着追上去。两人并肩奔驰,不时地深情凝视。

清宁宫小跨院里,热闹非凡,众多侍女望着院中扭打在一起的苏茉尔和小玉儿,既好笑,又惊骇。

只见这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孩滚在地上厮打着,她们的衣裙脏了,破了,头发披散开。

铃子哭着劝道:苏茉尔,别这样!

苏茉尔喘着气道:我要是让人白白打了去,这口气咽不下!

小玉儿气喘吁吁:你这个死奴才,竟敢跟主子打……

这时,正好大玉儿、多尔衮说笑着走进院子,见此情景,都呆住了。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