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1章 话不投机


多尔衮挑了个黄道吉日,请顺治一同行围打猎。虽然心里不痛快,但顺治却无法拒绝。这日,风和日丽,皇帝和摄政王的仪仗,一前一后浩浩荡荡出了正阳门,文武百官纷纷跪送。顺治骑马在前,鳌拜、巴海骑马在顺治身后两侧保护。

突然间,多尔衮骑马上前,与顺治并肩而行,顺治、鳌拜、巴海等脸色微变,神情一怔。

多尔衮笑着拍了拍顺治的胳膊,鼓励道:皇帝,打起精神来啊!年纪轻轻的,可别输给了我!

顺治敷衍地一笑,没有答话。

多尔衮说完,不由自主地刚要策马超过顺治,突然警觉地一勒丝缰,待顺治的马前行几步,方缓缓上前,保持着与顺治一步的距离。

鳌拜与巴海见状,暗暗松了一口气,神情自然了许多。

顺治用眼角的余光瞥着多尔衮,神情不悦而执拗。他在心里说道:我忍你忍得太久了!这回你逼我来行猎,害得我不痛快,你等着,我也要让你不痛快!

承乾宫暖阁里,大玉儿虽表面平静,但内心却波涛汹涌。为了解闷,她拉着苏茉尔下起围棋。苏茉尔的心思根本就不在棋上,她显得忧心忡忡又烦躁不安,终于忍不住问道:格格,怎么办?他们都出城好长时间了,一点音讯都没有!

大玉儿沉稳地答道:姑姑要是问起,你可得说一切平安!她的病情益发不好了,别再让她担心受怕!我安排了鳌拜和巴海随行护驾,他们忠心耿耿,我很放心。

苏茉尔忧虑道:可是,摄政王的人这么多,万一……

大玉儿自信地摇头:他不敢!眼下还不敢!

苏茉尔有些怀疑地:格格这么有把握?

大玉儿深吸一口气,郑重地道:我得沉住气,以静制动。皇帝的命运,大清的前途,是“只能赢、不能输”的一局棋!说完,大玉儿凝神看着棋盘,坚定地下了一子。

顺治与多尔衮在众人前呼后拥下来到城外远郊。盛大的行猎场面,让人热血沸腾,所有参与围猎的人都兴奋而紧张,惟独顺治意兴阑珊。

多尔衮兴致高昂地策马奔驰,顺治面无表情地看着他,冷漠而厌恶。多尔衮隐隐感觉到了顺治的不快,心中困惑不解。

一行人骑马上山欣赏着壮丽的自然风光,每个人的心思各不相同。在山上盘桓了一阵后,众人小心翼翼地下山,山路险峻陡峭,荆棘丛生。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,除多尔衮外,众人骑在马背上,前低后高,怎么也坐不稳。巴海在前面探路,一个马失前蹄,摔得鼻青脸肿。

多尔衮观察到顺治行步艰难,便关切地劝道:皇帝,我瞧你这会儿骑马挺危险,不如让人牵着马,你步行下山吧!免得像巴海一样……

不料多尔衮的话触怒了顺治,他勃然变色打断道:你说什么?莫非你想让大家笑话朕?

多尔衮神色愕然地问:笑话你?笑你什么?

顺治怒道:笑话朕……平日不认真练习骑射,难怪连遇上这种路径,都吓得不敢骑马了!

多尔衮困惑道:这……你怎么会这样想……

顺治赌气道:不用你费心,朕就偏偏骑马给你看!

顺治说着催动坐骑,向山下而去。多尔衮怔住,怒火中烧,他强忍着不让情绪流露出来。

侍卫们在茂密的树林边张着罗网,飞禽走兽撞开罗网奔走飞逃,鳌拜、巴海领着众人慌忙左拦右挡,乱成一团。

多尔衮疾驰而来,满脸怒色地质问道:攻不能攻,守不能守,我问你们到底还有什么用!

顺治纵马上前,淡淡地道:是朕指挥不力,才让野兽撞开了罗网,朕,自请责罚。

多尔衮的脸色一下转变不过来,很是尴尬,他宽容地安慰道:算了!不要紧的,一回不成,下回再练。

但他有些不甘心,忍不住教训道:不过皇帝,围猎中也能体现治国的原理。有意或无意间的网开一面,就会给敌人脱逃的机会、造成难以预料的后果。你明白了吗?

顺治暗瞥四周,觉得很丢脸,抑怒含恨道:谨领皇叔父摄政王教训。

多尔衮也察觉自己忘了给顺治留面子,暗自懊恼,转念一想,喊道:明天的围猎,完全由皇上分派指挥,包括本王,全军一律听命!

众军同声喊“喳”,气势雄壮,威武生风。

顺治保持着微笑,却低声地自语道:不用假惺惺了,皇叔父摄政王。

翌日,正式行猎开始。

多尔衮兴致勃勃,拉弓搭箭,策马奔驰着,他对不远处的顺治大声喊:福临快来!看十四叔把天上的大雁打下来!

顺治兴趣索然,表情淡漠地看着他,没有做声。

多尔衮有些诧异,放下手中的弓箭,骑马来到顺治身边,搭讪道:今天十四叔不打雁,都留给你吧!那年我送给你的弓呢?让十四叔瞧瞧你的臂力长了多少!

鳌拜恭敬地将弓递上,顺治接过,抽箭挽弓,缓缓瞄向多尔衮,多尔衮心中一震。顺治快意地微笑着,又缓缓瞄向空中的大雁,突然,弓柄断裂,顺治身边的人都惊呼一声,多尔衮也是一脸愕然。

顺治却神情平静,他只是将弓一掷,淡淡地道:可惜啊,用不得了!

顺治缓辔走开,多尔衮下马,满腹狐疑地拾起弓看,见断裂处有整齐的切口,他恍然大悟,怒不可遏地一跃上马,奔向顺治。他手法利落地抓住顺治坐骑的缰绳,牵着顺治的马向不远处的树林奔去,顺治大惊失色,鳌拜与巴海也目瞪口呆,不知如何是好。

多尔衮回头怒吼道:谁也不准跟过来!

多尔衮扯着顺治坐骑疾奔,顺治惊怒地大喊:你到底想怎么样?

多尔衮勒住马,怒气冲冲地将顺治扯下来,自己一跃而下,推了顺治一把,训斥道:你到底想怎么样?说啊!你要是个男子汉,就给我说清楚!

顺治面无惧色地冷笑:皇叔父摄政王没有教朕,所以朕不知道该怎么说!

多尔衮努力压住怒火,将呼吸调理平和,坦诚地说道:皇帝,我知道你对我不满,或许……我待你也有想不周到的地方。可是,我们之间不能重新开始、重新建立互信的基础吗?

顺治看他言辞恳切,不禁有些动容。

多尔衮接着道:这应该不会太难吧?我们毕竟是亲叔侄。如果你愿意,我们可以更亲近,甚至……亲如父子!

这话却正中顺治的隐痛,他面色一变,语气生硬地道:亲如父子?你想做我的阿玛?是为了我,还是为了我皇额……哼,你盛情可感,我敬谢不敏,因为我有我自己的阿玛,谁也别想代替他!

多尔衮冲动地上前抓住顺治的肩膀,顺治惊怒道:做什么?!你想犯驾?

多尔衮急切地:你听我说,我不是想代替你阿玛,而是我跟你皇额娘……

顺治怒斥道:我不准你提起我皇额娘!

顺治怒不可遏地挥拳向多尔衮打去,多尔衮左躲右闪,找空当想解释:我跟你皇额娘……

顺治狂吼道:你再说!信不信我杀了你?

多尔衮一咬牙,以熟练的角力手法,将顺治摁牢在地上,吼道: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、忘恩负义没良心的东西!我跟你皇额娘怎么样?咱们多少回死里逃生、多少年委屈苦楚,你知道个屁!

顺治狂怒道:我心里是多窝囊、多痛苦、多生气,你又知道个……

这时,两人同时听见马蹄和銮铃声,不约而同转头观瞧,只见豪格领着一小队人马疾奔而来。

顺治趁机推开多尔衮,爬起大喊:大哥!快来护驾!

多尔衮惊怒,继而绝望,心灰意冷,脸色铁青。

豪格闻声率人赶至,飞身下马,见两人这般情状,心中暗喜,他用马鞭指着多尔衮怒叱道:摄政王,你好大胆子,竟敢对皇上无礼!

多尔衮冷冷一笑,傲然望向别处。

顺治热情地道:大哥!你来得正好,我们去打猎!

豪格大喜:遵旨!

顺治故意喜笑颜开地说道:大哥,别客套,亲兄弟嘛!谁亲得过咱们呢?快来!看我把天上的大雁打下来!

顺治策马离去,豪格朝多尔衮冷笑道:摄政王,你最好收敛一点,不要太张狂。毕竟,大清朝并非惟你独尊,总会有人制得了你!

多尔衮冷冷地教训道:豪格,你失仪了。我不是“摄政王”,而是“皇叔父摄政王”。下回,可别再忘了。

豪格咬咬牙,气哼哼地飞身上马,向顺治追去。

多尔衮神色悲哀地叹道:玉儿,你不能怪我食言了吧?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