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2章 豪格“护驾”


京城郊外,众人没精打采地往回走。

顺治勉强在马上坐直身子,神情十分痛苦。豪格见状心中不忍,在鳌拜与巴海催促的眼神下,他只好对多尔衮喊道:皇叔父摄政王!皇上累了,请皇上乘辇吧!

多尔衮不屑地冷笑着,挑衅地斜视着顺治道:这就不行了?好啊,如果皇上想乘辇,那您就吩咐一声!

顺治愤怒地赌气道:不!朕决不乘辇!朕决不会输与你!

多尔衮满不在乎地一笑:遵旨!

皇帝和摄政王的仪仗,一前一后浩浩荡荡进了正阳门,文武官员纷纷跪迎。顺治骑马在前,痛苦得快撑不住了,豪格、鳌拜、巴海骑马在顺治身后两侧保护着。

突然间,多尔衮骑马上前,与顺治并骑而行,顺治、豪格、鳌拜、巴海怔住,神色不悦。

多尔衮微微冷笑一声,咬咬牙,策马超过顺治,昂然领先独行,顺治、豪格、鳌拜、巴海惊怒不已。鳌拜拉马缰靠近豪格,低声怒道:摄政王是什么意思?这不是僭越欺君吗?

豪格忍住怒气,摇摇头,示意鳌拜冷静。

顺治望着前面多尔衮趾高气扬的背影,眼神一阵悲愤。

承乾宫暖阁里阳光明媚,大玉儿坐在窗前的书案旁,一遍一遍地写着“静”字。

苏茉尔匆匆忙忙跑进来,欢喜地叫道:格格,听说皇上和摄政王回城了!

大玉儿闻言,立即搁下笔,起来转身看着苏茉尔,抑制着激动,闭目喘了口气道:真的?终于……回来了!

等了好一会儿,大玉儿见顺治没立即来问安,感觉不妙,忙与苏茉尔前往皇帝的寝宫。

等她们跨进寝宫时,察觉气氛沉闷压抑,顺治一反常态没出来迎接。大玉儿面色凝重地直奔顺治床前,惊讶地看见顺治趴在床上,两股鲜血淋漓,小唐在一旁悄悄拭泪。

顺治抬头看见大玉儿,满腹委屈化作滚滚热泪,哭着喊了一声:皇额娘……

大玉儿与苏茉尔呆若木鸡,好半天才喃喃地问: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儿啊?

豪格从一旁走出来,上前施礼道:回圣母皇太后的话……

大玉儿惊讶道:是你?

豪格摇头难过地说道:您知道吗?回程的时候,王爷把皇上带在身边,不让乘辇,只许骑马。三四天马不停蹄,一路奔驰,皇上连五脏六腑都颠得快要吐出来了,如今还伤成这样,真是……

大玉儿打断道:慢着!你又是怎么知道的?

豪格答道:我亲眼所见,自然知道。

大玉儿诧异地问:你亲眼所见?难道你一块儿去行猎了?

顺治答道:是我请大哥暗中跟去护驾的!

大玉儿吃了一惊,猛地转头看着顺治问:你说什么?

顺治恼怒地:摄政王他一路上还装出待我很好的样子,直到看见大哥出现,才露出狐狸尾巴,开始拉下脸,折磨我羞辱我!

大玉儿、苏茉尔恍然大悟,一时不知如何说话,苏茉尔懊恼地摇头叹息。

豪格严肃地说道:圣母皇太后明鉴,摄政王种种欺凌无礼,一定要问罪严惩。

大玉儿忍住怒气,目光锐利地盯着豪格,冷冷地道:肃亲王,你对皇上……倒真是“爱护有加”!

豪格微微一笑:我身为先帝长子,对于维护君臣纲纪,责无旁贷!

大玉儿冷笑道:好一个“君臣纲纪”,盼你记着你自个儿的话!

豪格软中带硬地答道:不劳圣母皇太后费心,也盼您记着我的话吧!

大玉儿勉强按捺住怒火,掉头走向顺治,看着顺治龇牙咧嘴的痛苦样子,她心疼得眼眶都红了,凑近抚着他的头发问:疼吗孩子?

顺治咬着牙:疼!可是我顶得住!因为我不能让他看笑话!

大玉儿低声责问:我问你,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

顺治庆幸地答道:怎么,难道我做错了吗?幸好我请大哥来护驾,否则还不知道摄政王会对我怎么样呢!

大玉儿压抑不住懊恼的情绪:你……你白费了我们一番苦心!

说完,大玉儿扭头离去。

顺治委屈地大叫:皇额娘!

夜晚,承乾宫寝殿里,大玉儿如热锅上的蚂蚁,来回踱着步。

苏茉尔匆匆走进来,大玉儿一见忙问:快告诉我,他怎么说啊?

苏茉尔喘着气:十四爷他……他不肯来!

大玉儿叹气道:糟了,这下子他可真动了气。

苏茉尔无奈地:好好儿的一桩事儿,愣是给弄砸了!

大玉儿皱着眉头:福临自作聪明,想借机给多尔衮难堪,出口气!多尔衮对他越好,越是自讨没趣。偏偏又来个豪格夹在里头,把整件事情弄得糟不可言!

苏茉尔摇头道:皇上以为找了大哥,就有了靠山。他完全不明白,大哥甚至还比叔叔更危险呢!

大玉儿忧虑地:福临私下找了豪格,显见得……他连我都疑忌!

苏茉尔劝慰着解释道:不会吧?皇上八成是怕挨您一顿骂。

大玉儿感叹道:就算他是猜疑我,我又能怎么样?他……是我儿子啊!

苏茉尔也感叹道:总要找机会弥补,母子俩千万不能不同心啊!

摄政王府书房里,多尔衮仍然为顺治的事儿耿耿于怀,怒气难消。

多铎幸灾乐祸地道:我就说嘛!根本不相信福临那个拗小子,会真的敬你是他爹!亏你还琢磨了半天,该怎么把他当作自己的儿子!还有你啊何洛会,说什么父慈子孝,跟真的一样!

何洛会摇头道:以王爷的脾气,若不亲身试一试,怎么会相信您的话?

多尔衮咬牙切齿地:事已至此,毋须再多言了。最可恶的是豪格,我一定要除掉他,以绝后患!

何洛会阴险地一笑:这个任务,奴才当仁不让,理当效劳。

多尔衮自言自语地冷笑道:豪格,你想跟我斗?这条死路是你自找的!

顺治与小唐轻手轻脚地在御书房的书架上挑书,灰尘不时扬起,弄得两人灰头土脸,茫然不知所措。

小唐苦着脸问:这么多书,都得读完啊?万岁爷莫非是想考状元?

顺治:我不想考状元,只想明白怎么做皇上!

小唐:哪部书上有教的啊?

顺治叱责道:糊涂东西!我怎么知道!

说着话顺治转过头,吓了一跳,只见一个太监不知何时已进来,奇怪地看着他们。

顺治恼羞成怒地骂道:混账!难道不懂“止步扬声”的规矩?吓了朕一跳!

那太监连忙跪禀:奴才王得禄,一向在御书房当差,只因从未见过皇上,因此观望犹疑,惊了圣驾,罪该万死。不知皇上要什么,让奴才伺候您找吧?

顺治正想说话,小唐对顺治附耳道:说不定是摄政王的人,千万别说实话!

顺治起了警戒心,点点头,眼珠一转,随口道:那……你随便找些书来给朕看看!

太监王得禄愕然,只好张望了一下,随手拿起一本书:万岁爷,这部《昭明文选》,如何?

顺治打着哈哈:啊?太低了!

王得禄又随手拿起一本书:万岁爷,那这部《汉书》……

顺治打断道:太低了!

王得禄不知所措地在书架上张望半天,认真地拿起一部厚厚的书:万岁爷,这部《史记》,总行了吧?

顺治皱着眉头叫道:太低太低!还是太低!

王得禄郑重地说道:这三部书,只要熟读其中一部,就称得上是饱学之士了,万岁爷居然都嫌太低,这……

顺治又一次不耐烦地打断道:谁告诉你朕要读它呀?朕只是要……搁在上书房,当师傅讲课,朕想打瞌睡的时候,拿这些书做……做枕头!

王得禄忍俊不禁,忙低头掩饰。小唐急于脱身,对顺治附耳道:走了,万岁爷!免得又惊动人!

顺治点点头,随口道:好啦!就拿这部《史记》将就着用吧!小唐,咱们走!

小唐捧起那本书,跟着顺治出去。这时王得禄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掌灯时分,顺治回到寝宫,他装模作样地坐在书桌前把满桌子的书翻来翻去,可就是看不明白,神情焦躁起来。

小唐看不下去,问道:万岁爷,恕奴才大胆问一句,这书……您瞧得懂吧?

顺治皱着眉道:字都认得,意思也大多明白,可是,就是琢磨不出滋味来!

小唐叹道:依奴才看,没有好师傅领着读书,只怕事倍功半哪!

顺治叹了口气,没有答话,神情苦恼。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