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5章 顺治微服出访


寝宫内,顺治秉烛读书,十分专心,不时领悟似的点头。

小唐端着茶点进来,见顺治摇头晃脑,笑着问:什么好书,让万岁爷瞧得津津有味?

顺治认真地道:这叫《资治通鉴》!师傅说,除了四书要读透之外,就是这部《资治通鉴》最该深研,许多治国的理念,都在其中。

小唐惊异地:哦?

顺治继续道:你看,这上面说,“水所以载舟,亦所以覆舟,民犹水也,君犹舟也”。皇上做得好,百姓就拥戴你;皇上做得不好,百姓也会推翻你。“弱而不可轻者,民也”,做皇上的,千万不能不警惕!

小唐赔笑道:万岁爷才读了一阵子书,就能出口成章了!真是天生聪明啊!

顺治睨视着他一笑:《论语》里说“巧言令色,鲜矣仁”,你晓得是什么意思?

小唐摇头道:奴才哪儿懂啊!

顺治故意严肃地:意思就是说,像你这样尽说好话拍马屁的,就是奸臣!

小唐吓得直摇手:不不不!奴才对万岁爷,可是忠字当头、忠心耿耿,连名字都叫唐一忠,绝对不是什么奸……

顺治笑着打断道:知道知道!逗着你玩儿罢了,瞧你急的!

小唐嘘了口气,擦了把冷汗:万岁爷这玩笑……开得太大了!

顺治笑了笑,继续翻书看。

小唐劝道:万岁爷,早些安置吧!夜深了,还这么灯火通明的,“有些人”看了会奇怪。万一传到摄政王耳朵里……

顺治不耐烦地打断道:别吵!

顺治没理会小唐的话,又看了几页书,沉思着自语道:“治世莫若爱民”,怎么爱民呢?应该就是要照顾老百姓,可是……可是,老百姓是怎么过日子,需要些什么照顾,我一点头绪都没有。将来光听大臣们一面之辞,我怎么晓得他们说的是真是假?

洪府书房里,洪承畴深入浅出地给顺治谈古论今讲道理。

针对顺治的问题,洪承畴劝道:皇上先学帝王之“道”,至于帝王之“术”,今后臣会……

顺治打断道:师傅,我的意思是说,咱们何不到市井之间,亲眼看看,亲身体会民间的文化风俗,了解到底什么是民之所苦,什么是民之所欲!

小唐心头一跳,紧张地看着顺治。

洪承畴沉思片刻,点头道:皇上能有这番心思,倒是很好。前明诸帝,大多长于深宫妇人阉宦之手,世道浑然不知,毫无见识,难免受人摆布……

顺治忙接话道:那就是啦!咱们读书之余,偶尔也该出去看看!

洪承畴面有难色:可是……这不太好吧?

扛不住顺治的死缠硬磨,洪承畴只得同意他的要求。

顺治与洪承畴皆着汉人文士半旧青衫,小唐扮书童,三人心绪不同地流连在繁华街巷里。顺治愉快好奇地东张西望,对提心吊胆的洪承畴低声安慰道:怕什么!反正满汉大臣中我只见过那么几个,其他不过是在朝贺时远远低着头,就算有人认出你,也认不出我呀!

洪承畴不好再说什么,走路畏手畏脚,深怕碰见人。

小唐也在一旁低声哀求道:万岁爷,逛逛就回去吧!街上这么热闹,万一磕头碰脑遇见了熟人,奴才的脑袋可就安不牢了!

顺治毫不理会他的话,指着前方道:咦,那儿挤着那么多人,是做什么的?咱们过去看看!

顺治说着快步前行,小唐与洪承畴无奈,只好快步跟上。

走近之时,方知这人头攒动之地是戏园子。

顺治好奇地领着小唐与洪承畴走进戏园,只见戏台上唱的是昆剧,声音优雅悦耳,台下人声、杯盘声隐隐此起彼落,好不热闹。

顺治一面走上楼梯,一面回头问洪承畴:那几个在柱子后头躲躲闪闪的,是在做什么?

洪承畴答道:喔,那是“听蹭儿戏”的。

顺治诧异地又问:什么叫“听蹭儿戏”?

洪承畴解释道:就是没钱买座儿,混进来偷听的。

顺治点头问道:哦?身上都没钱了,还这么想听戏啊?

洪承畴大有深意地:可见戏曲之深入人心,足可移风易俗,足可……

顺治笑着打断道:师傅,这会儿就别讲课了,找个座儿,听戏吧!

顺治等人步上二楼,放眼四下望去,想找个位置好的雅座儿。突然顺治惊喜地凝住目光,围栏边的一张桌前,男装的董鄂、青格格正喝茶听戏。

随着顺治的目光方向,小唐、洪承畴也发现了她俩,定睛细看。

小唐惊讶地:咦,那不是……他忙把话打住,没敢说下去。

洪承畴诧异地:那不是……宛如吗?

顺治吃惊地望着洪承畴问:怎么,你认识她?

洪承畴点头答道:您说宛如格格?喔,她父亲是驻防江南的鄂硕,臣任江南总督期间,与鄂硕时有往来,因此见过几面。听她师傅说,这位格格不简单,满腹的才学,比咱们汉人女子还强呢!怎么,皇上也认得她?

顺治笑道:在外头遇见过两次。对了师傅,千万别泄露我的身份!上回我跟她说,我叫富宁,镶黄旗副都统是我的……

小唐接话道:回万岁爷,是舅舅!

顺治用扇骨一敲他头警告道:瞧你,说了别泄露身份,又叫万岁爷!

小唐吐吐舌尖,不再言语。

顺治等三人故意从董鄂、青格格身旁走过,她俩抬头看见,十分惊讶。

青格格起身冲顺治、小唐怒道:又是你们!怎么阴魂不散哪?

顺治微笑,不恼不怒,小唐吓得后退了几步。

董鄂看见洪承畴吃惊不小,忙问:洪先生?您怎么在这儿?

洪承畴点头答道:喔,公余之暇,随意走走,没想到会遇见你。

董鄂红着脸道:洪先生,这是我的结拜姐姐孟古青,她总爱拉我出来。喔,对了,洪先生,千万别告诉我阿玛,说我们在……

洪承畴有些尴尬地笑道:我明白,不会去多话的。旗下姑娘风俗跟汉人不同,出门逛逛也很平常嘛!呃……我想你已经见过,这是我的……我的……

顺治忙接话道:学生!洪先生的学生!

洪承畴无奈地看了顺治一眼,顺治认真地用力点点头。他俩的神情让董鄂与青格格莫名其妙,面面相觑。

寒暄过后,四人皆端坐着听戏,小唐站在一旁侍候。顺治不时偷眼看董鄂,而青格格与小唐互瞪眼睛,用眼神交锋对垒。

青格格对顺治低语道:跟着你的这小子是谁?烦透了!

顺治忍不住想笑:你说小唐?他是我的“哈哈珠子”!

青格格嘴里念道:哈哈珠子?瞧着倒像个小太监!

小唐不快地反驳道:谁说我像小太监!我……

这时,董鄂倾身对青格格低语:嘘,别说话,这出戏正精彩哪!

青格格皱着眉道:咿咿呀呀的也不知在唱什么!

顺治没话找话地问:洪师傅,你听过这出戏吗?

洪承畴答道:戏曲一道,臣……

他猛然醒悟,忙改口道:“沉”迷其中也需要工夫,我半生戎马,对此不甚了了。

顺治望向董鄂,用期盼的眼神恳求道:格格,请你给我们说一说吧?

董鄂有些羞涩,但禁不起顺治期盼的眼神,便轻声道:这出戏叫《浣纱记》,说的是西施的故事。正演的这出叫“前访”,当范蠡在若耶溪畔遇到西施,一见惊艳。你听方才那小生唱道“感卿赠我一缣丝,欲报惭无明月珠”。那正旦倾心他的堂堂英姿,唱道“劝君不必赠明珠,犹喜相逢未嫁时”。唉,声腔和词句,多么典雅优美啊!

顺治望着董鄂秀美的容颜、陶醉的神情,不禁为之着迷,感叹道:“犹喜相逢未嫁时”好美!你说得好美!

董鄂笑道:是人家写得美、唱得美!

顺治又求道:原来汉人的戏曲这么引人入胜,格格,你多说几出给我听吧!

青格格不耐烦地:你烦不烦啊!格格哪儿有这么多工夫!

这时台上正唱到一个段落,楼下客人纷纷鼓掌,其中有一个人,鼓掌叫好的声音特别大声。

顺治等人好奇地朝楼下望去,只见楼下正中坐着一人,背影高大,金色发辫,却是一身汉人装束,正忘情地鼓掌叫好。他周围一圈的座位空着,观众都避免坐近他,一面鼓掌,一面偷眼瞥他,交头接耳、指指点点。

顺治等人也不禁骇然大笑。

顺治惊异地叫道:那……那是洋人?

小唐好奇地问:洋人是不是红眉毛绿眼睛?

洪承畴摇头道:眼睛是有绿的,红眉毛却没见过。

顺治问道:师傅跟洋人打过交道?

洪承畴沉吟道:前明时,京里就有许多西洋传教士……唉呀,会不会是他?

洪承畴说着又探身朝楼下望去,顺治好奇地问:谁啊?

不一会儿,那洋人被洪承畴请上楼来,两人热情地把臂言欢。

洋人惊喜道:洪大人!多年不见,别来无恙?

顺治等人听着洋人讲官话,忍不住又大笑起来。

洪承畴拱手道:托福托福!你还是老样子,就爱溜出来听戏!

洋人嘻嘻一笑:还添了一样,爱品尝美食!

洪承畴开玩笑道:你就快要变成咱们中国人说的“酒肉和尚”啦,汤大人!

顺治等四人很是诧异,面面相觑,不约而同地脱口而出:汤大人?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