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10章 孝端崩逝


深夜里的紫禁城,寂静巍峨。

大玉儿突然从睡梦中惊醒,猛地坐起,她好像听见一个可怕的声音在宫殿里回荡,她怔怔地听着,冷汗直流。

这时苏茉尔进来跪在地上,泪流满面地道:格格,母后皇太后…崩逝了!

大玉儿痴呆呆地听着,神情恍惚。

翌日,永和宫外,蓝白纱帘高高飘扬,庄严肃静。

永和宫幽深的寝殿尽头,浑身缟素的大玉儿瘫软地倒在床边,在孝端后遗体前恸哭失声。

顺治与多尔衮神情悲痛地看着大玉儿。

顺治含泪悲伤地回头看着多尔衮,多尔衮背靠在寝殿的门上,垂首沉思,悲痛万分。

孝端皇太后大丧之后,大玉儿仍沉浸在悲痛中,姑姑的死给她心灵和肉体上带来的伤害是无法愈合的。或许是怕睹物思人,大玉儿搬到了慈宁宫居住。她时常来到永和宫追忆和凭吊孝端后,另外也想一些复杂难解的心事。

苏茉尔经常劝道:格格别担心,永和宫里都还保持着母后皇太后生前的样子,没有人敢偷懒。

大玉儿答道:每次待在这儿,怀念姑姑的一言一行,我仿佛就能平添许多勇气,去面对眼下艰难的环境。

苏茉尔劝慰着:还好皇上如今懂事多了,格格,您要撑下去。

大玉儿闭目祈祷:姑姑,您一定要保佑我们母子,保佑大清!

这日,顺治像往常一样带着小唐到慈宁宫暖阁给大玉儿请安。

顺治躬身行礼:儿子给皇额娘请安。

小唐恭敬地:圣母皇太后吉祥。

大玉儿摆摆手低声问:皇帝,夜里还是读书到很晚吗?

顺治低声道:是。不过,没有弄得灯火通明,不会引人注意。

大玉儿劝道:也别太累了,身子要紧。喔,近来都在读些什么?

顺治答道:四书大致读熟了。洪先生出征前,又给了功课,叫读诗经和唐诗。

大玉儿面有喜色:哦?倒是有进境了。

苏茉尔:诗经是什么样儿?小唐,你陪着皇上读书,总也记了几句在心里吧?

小唐赔笑:奴才听万岁爷终日念诗经,只听见四个字一句,一会儿一个“兮”,其他的就什么也不懂了!

苏茉尔一笑:你越说我越糊涂了!还是皇上念来听听吧?

顺治点点头,很有感情地轻声吟道:昨儿刚读到的这首,我倒很喜欢。“野有蔓草,零露溥兮。有美一人,清扬婉兮。邂逅相遇,适我愿兮。"

小唐叫道:可不是一会儿一个“兮”嘛!

众人哄笑起来。

苏茉尔请教道:皇上,这诗说的是什么意思啊?

大玉儿笑着说道:我来猜猜看。是不是说,跟一位天仙似的姑娘不期而遇,彼此有情;天从人愿,结成好姻缘?

顺治笑道:皇额娘猜得不错。

苏茉尔叫起来:哟,那倒要恭喜皇上,这诗,是个好兆头啊!

顺治不解地问:好兆头?怎么说?

大玉儿笑而不语,苏茉尔接着笑道:我提皇上一句,宫里就要办喜事了!

顺治忙问:什么喜事?

苏茉尔叫道:嗳呀!还猜不出来?皇上,您就要大婚啦!

顺治一脸惊讶:大婚?

苏茉尔点头:是啊!自从母后皇太后去了,宫里又冷清多了。大婚这桩事多有趣啊,够大伙儿打起精神忙活个一年半载了!

大玉儿和蔼地:皇帝大婚之后,按理就能亲政了。你心里一定欢喜吧?

顺治有些迟疑地问:可是,跟……跟谁大婚啊?

大玉儿笑着答道:也不是外人。就是你的亲表妹,你舅舅吴克善的女儿,娜木钟!

苏茉尔欢喜道:小时候皇上不也见过的?好个美人坯子!她不但是咱们科尔沁最尊贵的格格。既是至亲,又门当户对,这叫什么……天赐良缘!

顺治脸上罩满了阴霾问:这是摄政王的主意?

大玉儿解释道:是我的主意,而且,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儿。咱们大清立国之初,首先结盟的就是蒙古漠南诸部。互为姻亲,便是最有力量的结盟。从太祖到先帝,后宫里有名位的后妃几乎都来自蒙古,尤其以咱们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最多。满蒙联姻,是祖宗传下的宗旨,如今你的皇后,自然也得在蒙古挑。

顺治欲言又止:可是,皇额娘……

大玉儿诧异地:怎么,你仿佛不太愿意似的?

顺治摇头,言辞恳切地:不是。皇额娘!儿子请求您,皇后……可不可以让我自己挑?

大玉儿脸色微变,问道:你的意思是,你不愿意娜木钟做皇后?

顺治为难地:皇额娘,请您体谅儿子。我记得娜木钟!小时候,她就盛气凌人,如今长大了,怕是更难相处!如果她蛮不讲理,背后又有舅父和皇额娘撑腰,这日子……教我怎么过!

大玉儿安慰道:那是小时候,她难免娇惯些,长大就懂事了!

顺治神色庄重地:万一我不幸言中呢?不是也给皇额娘添烦吗?所以儿臣想自己挑一位皇后!心地慈善、见识卓越、温柔娴淑的皇后!

大玉儿面有难色地:可是皇帝,英亲王已经前往蒙古去行聘,就要接你舅舅和娜木钟进京来了!

顺治闻言,原本恳求的神色转为冰冷,他恼怒地:任何事,我都是最后一个知道的!大婚的究竟是谁?为什么一句话也不先来问我?

大玉儿正色道:大婚的是你,可也是大清朝与蒙古四十九旗!

顺治怒吼道:我不要!难道我连这一点点自由都没有?我只不过是搁在太和殿宝座上的摆饰!我只不过是用来巩固满蒙邦交的工具!我是个人哪!你们能不能给我一点尊严?这皇帝,我不当了!

顺治怒冲冲地拂袖而去,小唐吓得胡乱行个礼,随后跟出。

大玉儿、苏茉尔大为震惊,一时说不出话来,神情凝重。

夜晚,养心殿里顺治心烦意乱,小唐忧虑地看着他。

顺治努力想专注读书,可是心烦意乱,支颐半晌,突然站起道:我要做诗!

小唐忙过来铺纸磨墨。顺治走来走去地构思,不时看着那个搁在案上的美人风筝。

顺治沉吟半晌坐下,提笔写道“一别音容两渺茫”,写完却迟疑了,将“别”字涂掉,改为“去”字,想想又不好,摇摇头,用力把整句都涂了。

小唐小心翼翼地:挺好的词儿嘛!怎么不要了呢?

顺治烦躁地:你不懂!

说罢将纸揉成一团丢掉,起身就走,小唐慌忙跟上。

顺治信步来到小庭院里,望着天上的明月,感慨万千。沉思了许久之后,他背着手踱步到一片竹林边,望着中天的月儿,吟道:长相思,在长安。络纬秋啼金井阑,微霜凄凄簟色寒。孤灯不明思欲绝,卷帷望月空长叹。美人如花隔云端……

他怔住,反复沉吟“美人如花隔云端”这一句,脑子里出现董鄂姣美的面容。

小唐清清嗓子,低声问道:万岁爷做的这首诗,还真好听哪!

顺治扑哧一声失笑道:我还没有这本事!这是大诗人李白写的《长相思》!

小唐点点头,想当然地叫道:喔,长相思。那他想的一定是那个美人喽?

顺治叹息道:可惜,美人如花隔云端……

小唐小心翼翼地问:万岁爷,恕奴才多嘴,您不愿意大婚,是不是心里也想着一个美人?

顺治点头,反问:不错。你猜是谁?

小唐得意忘形地:那还用猜!奴才早看出来了!说完,他突然警惕起来,嗫嚅道:其实……奴才也不是那么清楚……

顺治亲切地笑道:咱俩一块长大的,还有什么话不能说!

小唐想了想,试探地:奴才乍着胆子猜一猜,是不是……宛如格格?

顺治喜形于色,抓住小唐叫道:猜对了!小唐,你说,她是不是美丽、温柔,又有见识,又有才学?

小唐附和道:是啊!跟万岁爷正好一对儿!

顺治神色转为沮丧,不悦地道:可是,她们要逼我娶娜木钟!我一想到小时候,她那么瞧不起我,还出言讽刺我,便打心底讨厌她!

小唐劝道:万岁爷,您可不可以先大婚亲政,其余的再说嘛!哪个皇上没有三宫六院?宛如格格还是可以封妃……

顺治打断道:不!她这么天仙一般的人,我绝不委屈她!况且,我还需要时间,让她爱上我。

小唐不解地:开玩笑!您是皇上啊!

顺治沉思道:她可不是那种名利富贵可以打动的人。我可不要她是被迫嫁给我,我希望跟她是两情相悦,真心相爱。

小唐抓抓头,苦恼地:那……那就干脆跟皇太后去回,明说了吧?

顺治摇头:没用的。你瞧皇额娘这么在意祖宗家法、满蒙邦交。娜木钟是她亲侄女,宛如非但不是蒙古人,还是半个汉人。你说,她会偏着谁?

小唐叹道:唉!这就难了!

顺治叹了口气,举头望月,满怀深情、感慨良多地继续吟诗:天长地远魂飞苦,梦魂不到关山难!长相思,摧心肝!

小唐看着顺治忧郁的神情,心中不禁同情。

顺治神色坚定地:小唐,我一定要想法子,再见她一面!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