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12章 痴心顺治


翌日,顺治在小唐的帮助下装扮成一个小太监,手捧一盘水果,跟着小唐向鄂硕府走去。

小唐上前叩打门环,一个门丁出来先是一愣,接着问道:请教两位公公,有何贵干哪?

小唐一本正经地宣道:奉圣母皇太后口谕,特赐诸王大臣今秋新果一盘,供佛敬祖,以示虔诚。

门丁疑惑地说道:这……从来没听过这事儿啊,请问公公贵姓大名……

小唐脸色一变,怒叱道:喂,你搞清楚,咱们慈宁宫的人,是能给你这么盘查的吗?你是不是还想扒我裤子验明正身啊?

门丁惊慌失措地:不敢不敢……

小唐阴阳怪气地:圣母皇太后的赏赐,府上要是不肯收,那就明白说一声,咱立马儿就走,没工夫跟你穷耗!

说罢掉头就走,门丁忙拉住他哀求道:公公,公公,您别这样!来,我来替您二位捧着水果。

小唐伸手拦住,训斥道:去!这是供佛敬祖的,你那爪子能碰吗?麻利点儿,领咱们去佛堂!

门丁忙不迭地赔着笑:是是是。

小唐装腔作势的样子让顺治暗暗发笑。

门丁点头哈腰将二人引入佛堂,恰好鄂硕经过,看见了顺治与小唐,吃了一惊。他忙躲在一旁细看,看清了的确是顺治皇帝,心中暗暗叫苦。

顺治一面走,一面瞥着董鄂,见她跪在蒲团上,专注地垂眸念佛,神情虔诚,纹丝不动。不禁心情激荡,差点红了眼眶。小唐供好水果,暗拉顺治,顺治万般不情愿地往外走。

门丁领顺治与小唐走出,正好瞥见鄂硕闪躲的身影,唤道:老爷!您上哪儿去啊?

鄂硕不得已止步,没有答话,侧身望着别处。

门丁很诧异,说道:老爷!这二位是宫里来的……

鄂硕挥手打断道:知道了!二位快请回吧!别……别让皇太后担心。

顺治与小唐面面相觑,心中暗暗吃惊,只好快步向门外走。经过鄂硕时,顺治不时用奇怪的眼神瞅着鄂硕,鄂硕却频转方向避免正视他们。

好一会儿,只听门丁唤道:老爷!他们走啦!

鄂硕这才大大松口了气,掏出手巾拭汗,不住地摇摇头。

看着董鄂仍纹丝不动的背影,鄂硕心下寻思道:看这情形,宛如仿佛真的不知道。要不要跟她说明呢?不,不,女孩儿家一听,上了心事,那就更不好了。皇上、皇太后、摄政王,我哪个也得罪不起。看来别无他法,还是避一避吧!皇上是小孩儿心性,也许过一阵子就把宛如忘了。

夜晚,皇宫佛堂里,顺治坐在蒲团上垂眸念佛。

小唐着急道:万岁爷,您这是做什么?三更半夜不睡觉,在这儿老念佛,您这不是……存心要奴才掉脑袋吗?

顺治喃喃道:我惟有陪她受苦,才能心安。不,我不是在受苦,我很开心呢,因为一闭上眼,我就能看见她的模样。

小唐无奈地:!这样下去怎么成呢?

顺治正色道:我倒觉得这样挺好。小唐,哪天要是真不如意,咱俩出家做和尚吧!

小唐连忙摆手:不不,奴才可不想做和尚!

顺治叹息道:那你又不肯帮我!看来,我是难免要做和尚了!

小唐顿足叫道:哟!我的小祖宗!

翌日,顺治与小唐乔装打扮溜出皇宫。顺治在一条僻巷中焦急地等待着,半晌,小唐跑过来,满头是汗,气喘吁吁。

顺治忙问:怎么样?打听到没有?她在不在家?

小唐上气不接下气地:先让奴才……喘口气……再……

顺治粗鲁地拍抚着小唐的背,责怪道:没事儿干啥跑这么快!

小唐擦着汗:万岁爷一个人在这儿,奴才……怎么放心!

顺治瞪着眼睛道:我又不是小孩儿!怎么样?究竟打听到没有?

小唐不正面回答,向顺治表着辛苦:费了我好一番口舌,外加心惊胆战!

顺治许诺道:要是想法子约到了她,有你好处!

小唐眨巴着眼睛道:奴才不敢巴望什么好处,留着脑袋能吃饭就万幸了!喔,对,万岁爷,您不是说……上回在汤大人那儿就约过宛格格,可人家不肯吗?

顺治嗔怪道:傻子!约她她不肯,那我“偶然”遇见她,成不成?

小唐恍然大悟:哦,万岁爷要我去打听,就是想等宛格格出门的时候,“偶然”遇见她?

顺治点头:是啊!

小唐眼皮一抹搭:那就没辙了!门上二爷说,鄂大人一家子,都出门去了!

顺治忙问:上哪儿?

小唐答道:说是内阁哪位大人相邀,上他西山的别墅去住一阵子。

顺治想了想,沉吟道:西山?

小唐答道:是啊,听说这时节……西山的红叶正美哪!好些个文人雅士什么的,都爱去游山赏叶。

顺治沉思片刻,笑道:小唐,咱们也做回文人雅士,怎么样?

小唐低声怪叫:万岁爷!

顺治横下一条心:我不管!我只想见她一面!

小唐劝道:您别急,等宛格格回来,咱们再……

顺治打断道:不!在西山反而更有机会!她要赏红叶,总得出门的不是?

小唐直摇头:那西山挺远的!不行不行!万岁爷想偷着去,杀了奴才也不敢!

顺治自信地:谁说我要偷着去?我要正大光明地去!

小唐闻言,惊讶而困惑。

主意拿定后,顺治便一溜小跑来到慈宁宫。

顺治对大玉儿恭敬地道:前日儿子对皇额娘不敬,请皇额娘原谅!

大玉儿微微低头看别处,沉默不语。

苏茉尔劝道:皇上,您也太冲动了!有什么话,好好儿说嘛!为啥这么情急呢?

顺治自我检讨道: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有时候心里猛地一阵焦躁,就克制不住自己了。

苏茉尔继续劝道:您是皇上啊!要有皇上的器量和威仪,克制不住是不行的。

顺治点头:是。嬷嬷教训的是。

苏茉尔吓了一跳:奴才岂敢教训皇上,只是……何必为了大婚的喜事,母子俩起冲突!

顺治跪下,真诚地说道:儿子不孝,请皇额娘责罚。

大玉儿正色地教训道:我知道你从小就性子急,责罚有什么用,要靠你自己学。“定而后能静,静而后能慧”,遇见什么事,光使性子大吵大嚷,有什么用处!要镇定,静下来好好儿想,才能想出解决的法子!

顺治恭敬地:是,儿子谨遵教诲。

顺治膝行几步,来到大玉儿跟前,恳切地道:下个月就是皇额娘的万寿。儿子听说,西山诸寺历史悠久,灵验非凡。所以儿子想,去西山为皇额娘在各寺上香祈福,愿皇额娘芳龄永继、福寿绵长!

大玉儿笑了,摸摸顺治的头,半嗔道:你呀!少惹我生点儿气,就能让我多活几年了!

顺治撒娇道:皇额娘,让儿子去吧!

大玉儿摇头道:这回的万寿,我已经宣布一切从简,我看……用不着了吧!

顺治急切地:儿子也不想劳师动众,扰得百姓不安,只要命鳌拜、巴海,领一队侍卫护驾,就足够了!

大玉儿想了想,问道:那大婚的事,你是答应了?

顺治沉吟道:儿子是想,佛寺里很清静,正可以让我散散心、反省思考。说不定一想开,也就海阔天空了!

大玉儿沉吟不语,顺治恳求地看着苏茉尔,苏茉尔不忍心地劝道:格格,看在皇上一片孝心,就让他去吧!

大玉儿看着顺治,疼爱而无奈,好半晌,方点点头:好吧!我就允了你。

顺治大喜:多谢皇额娘!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