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6章 台上台下两出戏


皇宫戏台边的文武场上正奏着一段欢庆的曲牌。

戏台前,大玉儿、多尔衮上座,顺治稍次,多铎等人在阶下围坐。

多铎站起举杯,高声道:今儿个是为圣母皇太后暖寿,也等于是先庆贺皇太后、摄政王大婚的家宴,来,咱们一块儿,敬皇太后、摄政王一杯!

除了顺治之外,众亲贵起身举杯,同喊:恭贺圣母皇太后、皇父摄政王!

多尔衮志得意满:干杯!干杯!

大玉儿抿了抿杯中酒,瞥见顺治神情冷淡,心中不安。

升平署总管太监梁九斤捧着戏单朝上跪下禀道:奴才升平署总管梁九斤,恭请圣母皇太后、皇父摄政王万福金安!

苏茉尔上前将戏单接过呈上,多尔衮刚想接,苏茉尔却抢先道:恭请圣母皇太后点戏。

多尔衮看了苏茉尔一眼,微微一笑,径自提起朱笔,与大玉儿同看讨论。

男女亲贵中,贵太妃与两个中年福晋同桌,她们好奇地观察着、讨论着。

一福晋道:他们青梅竹马的事儿,知道的人可不少。只是造化弄人,不得如愿……

另一福晋:如今可好,也算是一家三口团圆,好事一桩。

贵太妃冷冷一笑:你说一家三口,可说到点儿上了!弄个不好,人家还真是“一家三口”呢!

福晋惊愕地:贵太妃的意思是……

贵太妃低声道:叔侄成了父子,搞这花样为什么?是不是因为……原就是父子呢?哼,哪天我要带着我的博果尔,上太庙哭先帝去!

两个福晋闻之变色,一福晋忙道:来,吃菜!多吃菜,少说话!

顺治瞥见多尔衮、大玉儿有说有笑地点完了戏,怒火油然而生。

大玉儿将戏单递给苏茉尔,苏茉尔下阶去交给梁九斤,迅速地低声道:别忘了皇上!

梁九斤恍然大悟,低声称是,连忙来到顺治面前,跪下禀道:奴才恭请皇上点出戏!

小唐上前将戏单接过呈上,顺治提起朱笔,先不看戏单,问道:你叫梁九斤?

梁九斤点头称是。

顺治漫不经心地问:这名字挺有意思,怎么来的?

梁九斤赔笑道:回皇上的话,这名字没啥意思,只不过奴才生下来,一上秤,重九斤,于是索性就叫九斤!

众人哈哈笑,顺治更是大笑不止,大玉儿看见,稍松了口气,也微笑起来。

顺治点点头:朕喜欢这名字,老实得有趣!小唐,赏他二十两银子!

梁九斤大喜:奴才谢皇上恩典!

顺治瞥了一眼戏单,摇摇头:朕近来读《史记》,对汉高祖的故事颇有兴趣。你知道汉高祖吧?

梁九斤忙道:奴才晓得,不就是刘邦吗?

顺治又问:刘邦有哪些武将谋臣啊?

梁九斤赔笑道:皇上是考较奴才了。好在奴才从戏里学过,刘邦的武将有韩信、樊哙,谋臣是张良、陈平……

顺治打断道:对了!陈平!陈平有个出名的典故,可曾编成戏文?

梁九斤不解地:请皇上明示,哪个典故?

顺治沉吟道:就是……“陈平盗嫂”啊!

一言既出,满座变色。多尔衮怒火中烧,但强忍住,大玉儿泪眼。

梁九斤吓得怔住,结巴道:回……回皇上的话,奴才没有……没有听过……这出戏……

顺治不悦地:不知道这出戏?哼,那就没趣儿了!

他一扔朱笔,站起来,冷冷地道:朕身子不爽,请诸位亲贵,陪圣母皇太后、皇父摄政王尽情祝贺吧!说完,转身离去,小唐无奈地看了苏茉尔一眼,连忙跟随。

梁九斤吓傻了,台上台下都愣住,鸦雀无声,气氛凝重得可怕。

苏茉尔忍不住道:梁九斤!开戏吧!

梁九斤如梦初醒,忙跑向戏台那边,大声喊:开戏!开戏!

文武场奏出了急速的锣鼓点儿和欢乐的曲子。

台上开始演着热闹华丽的戏文,台下却弥漫着尴尬难堪的气氛。

多尔衮喘着气,竭力忍着怒气,大玉儿强抑情绪,抚慰地拍拍多尔衮的手。

贵太妃扑哧一笑,对两位福晋低声道:台下的戏,比台上的戏,还要精彩十倍哪!

顺治怒气冲冲回到养心殿,坐卧不宁,神情郁闷。想了片刻,他乔装改扮了成一个富家公子模样。

小唐拭汗,苦着脸道:万岁爷,您方才那句话……唉!奴才吓得每一层衣裳都汗湿了!

顺治粗声粗气地:哼,我再不出口气,整颗心都要炸开来了!

小唐劝道:您出了这口气,此时倒痛快,可是后果……

顺治不耐烦地:顾不了这么多了!我要出去散散心!

小唐摇头道:不行啊!这两天事情多,随时都有人来找万岁爷回事儿。

顺治生气地:那你在这儿守着,谁找我都给挡下!横竖大婚的是他们,我不过是个摆设玩意儿,他们爱干什么干什么去,我一概不管!一概不听!

顺治说着就要往外走,小唐忙拉住问:那万岁爷要去哪儿?倘若真有急事,奴才也好去找!

顺治想了想,随意答道:我不去远处,就上钦天监逛逛!

小唐问:去找那个黄头发绿眼睛的汤大人?

顺治郁闷地答道:我宁可去跟他瞎聊几句,也比在宫里瞧着生气好。

顺治出了养心殿,溜溜达达到处瞎转悠,不觉间来到钦天监汤若望的办公处。

他想了想,索性不如与这个洋人闲聊一会儿,以解心中的郁闷。他走近汤若望的办公处时,听见一阵银铃般的笑声,不觉一怔,惊喜非常,加快了脚步。

汤若望与男装的董鄂、青格格各持一杯,杯中是葡萄酒,青格格的酒杯已空。

董鄂笑着对青格格道:大哥!这酒是要细品的,哪儿能像你这般牛饮!

青格格笑道:喝酒原得用大碗,我还嫌这杯子太小了呢!

董鄂劝道:你悠着点儿喝,别瞧这酒甘甜,说不定后劲可强着呢!

汤若望哈哈大笑:是啊小爷,你可别喝醉,否则我这满屋子心血杰作,怕不被你拆个精光!

青格格摇头:我哪儿会……

她说着不经意向门外一瞥,叫道:谁在外面探头探脑?

顺治见躲不过了,便走出来笑道:非也非也,我不是在探头探脑,只是闻笑语如听仙乐,一时出了神。

汤若望笑道:原来是富……富宁是吧?好极了!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说乎!

青格格撇撇嘴:汤大人,您别欢喜,这小子是闻到了酒香才来的!

汤若望点头:对对对,来,尝一杯我自酿的葡萄酒,别处喝不到!

顺治好奇地问:您还自个儿酿酒?

汤若望洋洋得意地:酿酒是西洋教士拿手绝活儿,我还会炼琥珀油、制作西洋木船、水力机器的模型……

顺治极有兴趣地:还有什么天文历法,汤大人,改天都一一教给我吧!

董鄂微笑:你这人,倒真是“求学若渴”!

正说时,汤若望已递给顺治一杯酒,顺治细品,笑道:不错!跟咱们的酒比,倒是“旱香瓜,另个味儿”!

董鄂笑道:最不同的是,西洋人不作兴拿菜下酒,是“有酒无肴”,单品酒。

青格格见顺治一面品酒,一面出神地凝视着董鄂,便拍拍他笑道:喂!世兄!要喝酒便专心喝,可别“醉翁之意不在酒”!

董鄂、顺治闻言不禁脸红腼腆起来。

顺治顾左右而言他,对董鄂、青格格笑道:你们俩常来玩儿吗?

董鄂钦佩地:汤大人心胸恢廓,学问专精,有许多值得讨教之处。上回经洪大人引荐,得以相识,三生有幸。蒙汤大人不弃,故以时常前来叨扰。

青格格噘嘴道:常来玩儿就说常来玩儿呗!还用得着文绉绉地说上一堆。

汤若望笑道:董少爷别客气,你们这些孩子一来,我这钦天监就不像平时那么冷冷清清了。更何况,上回董少爷帮我赢来了玫瑰浆、桂花浆,让我少看了万厨子多少脸色,我正不知怎么谢你呢!

青格格:,咱们待会儿再去找那万厨子,说不定他跟董少爷又打赌输了,汤大人,您就少不得又有口福了!

汤若望摇头道:主意倒是好,不过今儿个宫里头,皇太后跟摄政王在大宴亲贵,万厨子恐怕不得空儿。

顺治眼中闪过一抹黯然,董鄂发现,关心地问:怎么了?仿佛不自在的样子?

顺治勉强一笑:没什么……

汤若望热情地:喔,说到吃的,待会儿有位老朋友,邀我去吃蟹。他家的花园可有名了,是按着江南样式盖的,你们闲不闲啊?有没有兴趣跟我一道逛逛去?

董鄂惊喜道:好啊!江南园林最是巧妙幽美,令人念念不忘。可是,咱们是不速之客,会不会太冒昧。

汤若望哈哈笑道:不会不会!我那老朋友热情豪爽,诗也做得好,见到你们几位少年名士,也一定是相见恨晚。没事儿!一道来吧!

三人闻言,流露出欢喜向往的神情。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