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7章 洪承畴冒死进谏


一行人随汤若望来到他朋友的私家园林里,见到小桥流水,曲径通幽,十分喜欢。

顺治与董鄂漫步在精致的园林中,有说有笑。

顺治感叹道:没想到江南人食蟹也这么讲究,一整套银做的小匙小钩小锤子,有趣极了!

董鄂笑道:我那青姐姐才有趣呢!又爱食蟹又怕麻烦,小匙小钩小锤子,闹得她满头大汗,恨不得索性拿起来啃着吃。

顺治随口笑道:她从小就性子急。

董鄂一怔,问道:什么?

顺治忙改口:喔,我是说,我猜想,她从小就性子急。

董鄂一笑,看着风光美景,半晌道:走在这园子里,你瞧见了什么?

顺治一怔答道:我瞧见了山水、花木、亭台……

董鄂感叹道:如果你往深处去看,就不只能看见“景”,而能看见“情”,看见园林的立意、构思,看见主人寄托于园中的情怀、哲思和理想。

顺治羡慕地:你懂得真多。我……

董鄂打断道:不,你不需要懂,只要用“心”去领略就够了。我记得在苏州拙政园里,有一座扇亭,取名叫“与谁同坐轩”。你可以感受到主人心里的寂寞。

顺治神往地:我好希望盖一座亭,就叫“与尔同坐轩”。

董鄂听罢,见顺治痴情的眼神,不禁一怔,随即羞涩地低下头。

顺治接着说道:我好希望,能有一个像这样的世外桃源,跟一个情投意合的知心人,琴棋诗酒,淡泊度日,那该有多好!

董鄂看了他一眼,流露出真情真意,随即又红了脸,低下头去。

顺治柔声问:宛如,你愿不愿意?

董鄂一怔:什么?

顺治忍不住握紧她的手,恳切道:宛如……宛如,我不知道该怎么说。可是,我心里对你……我……不知道你愿不愿意……

董鄂轻轻挣脱他的手,忍不住微微笑道:我可听不懂……你在说什么……

顺治喃喃道:你信不信,我有一种感觉,仿佛已经等待了你许多年,寻找了你许多年,我有好多话,好多心事,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,我好想……一股脑儿对你倾诉……

顺治哽咽着,红了眼眶。

董鄂关怀地伸出手,却又连忙缩回,温柔地劝道:不要这样,富宁。

顺治拭泪,笑道:你叫我的名字,真好听!

董鄂也嫣然一笑,两人互相凝视着,眼神中情丝缠绵。

董鄂轻声道:其实,我对你……顺治紧张殷切地看着她,董鄂更轻声,腼腆地:我……我对你……

突然间,青格格远远的呼唤打断了他俩的凝视,青格格大叫:富宁!富宁!

董鄂一惊,慌忙别过头去。

顺治苦笑:这时候,真不想听见我的名字。

两人只见青格格与汤若望绕山过桥匆匆跑来,喘着粗气。

青格格叫道:富宁!你那个哈哈珠子上门找你来了!

顺治惊异地问:他怎么会找到这儿来?

汤若望沉吟道:他一定是先到钦天监,听见了我留的话。我瞧他八成有急事。

顺治紧张地问:小唐人在哪儿?

汤若望答道:从大门到这儿反而绕远路,所以主人通知他,到花园后门等你。我领你去!

顺治拱手道:多谢!

汤若望领顺治匆匆而去,青格格与董鄂互望一眼,连忙也追上去。

众人急匆匆来到园林后门,太监打扮的小唐正焦急地走来走去,转头看见他们,也是一愣。

青格格愕然叫道:小唐,你……你怎么是个……

小唐火急火燎地:汤大人,两位格格,这会儿没工夫细说了。

汤若望猛地转头,愕然看着青格格、董鄂惊呼:格格?

顺治不悦地拍了小唐一下,问道:什么事儿这么火烧眉毛的?

小唐急不可待地:洪大人到京了,正等在宫外候旨觐见。快回去吧,万岁爷!

汤若望、青格格、董鄂三人闻言大惊失色,惊呼:万岁爷?

小唐拉着顺治便走,催促道:快走!走吧!

顺治来不及解释,一面被小唐拉走,一面回头喊道:宛如!你还有一句话没说完哪!记着改天告诉我!

顺治走后,汤若望、青格格、董鄂望着他们的身影,神情恍惚。

汤若望不可置信地:难道……他是皇上?

青格格责备道:喂,汤大人,亏你还算是朝廷命官,怎么连皇上也认不出来?

汤若望叫道:冤枉!我只见过摄政王,朝贺也是隔着几十丈远,怎么认得出皇上!,你不是说从前见过皇上吗?你们又为什么认不出来?

青格格不服气地:拜托!小时候的事儿,又只相处了几天,他长得是圆是扁早就记不清了!况且,谁想得到当今皇上会满街乱跑!

董鄂怔怔地自语:富宁……福临……没错!他是皇上!

青格格问:你怎么晓得?

董鄂反问道:普天之下,还有谁请得动洪先生亲自课读?

汤若望与青格格恍然大悟地点点头。

董鄂怔怔地自语:他是皇上!难怪方才说到宫里开宴,他这么不自在!

她神情沮丧地问:为什么,你偏偏是皇上?

顺治匆匆赶到养心殿时,洪承畴已经等候多时了。

洪承畴见顺治跑来,正要跪下行礼,顺治上前托住不让:师傅一路辛苦。

洪承畴充满感情地:总算见着皇上了!

看着洪承畴,顺治心中的委屈愤怒一股脑儿涌出来,他抓着洪承畴的胳臂,竟痛哭了起来:师傅……

洪承畴安慰道:皇上别急,臣就算拼着一死,也要力挽狂澜!

洪承畴劝了顺治半晌,全盘托出他的打算,顺治听罢安下心来。

出了养心殿,洪承畴径直来到慈宁宫向大玉儿请安,大玉儿与多尔衮吃惊不小。

洪承畴跪地请安道:臣洪承畴,参见皇太后、摄政王。

大玉儿摆手道:罢了,快起来!

洪承畴大声道:谢皇太后。

多尔衮疑惑地:你不是随郑亲王讨伐叛逆朱慈业吗?怎么突然回京来了?

大玉儿也好奇地问:看你风尘仆仆,神色劳乏,想必是连日赶路没歇过。有什么要紧事?

多尔衮道:老洪,有什么话,说吧!

洪承畴迟疑了一会儿,咬咬牙,除去官帽,放在地上,不住地磕头。

多尔衮吃惊地问:你这是干什么?

洪承畴神情坚毅地:臣,冒死犯颜进谏,太后下嫁之事,万万不可!

大玉儿闻言一惊,多尔衮勃然大怒:这事已成定局,就快要明发上谕了,你横生枝节,是何居心?

洪承畴毫无畏惧地:臣自有道理。

多尔衮气得哆嗦道:你……

大玉儿打断道:洪先生,你起来,慢慢说。

洪承畴起身,恳切地道:臣一路自南而北,忧心如捣,因为听见无数的蜚语流言……

多尔衮不在乎地打断道:蜚语流言有什么好担心的!

洪承畴针锋相对地道:流言不足畏,可畏的是,所言是实!

多尔衮冷冷一笑:就算是真的又怎么样!

洪承畴质问:此事毕竟超出汉人伦常观念之外,如何堵天下汉人悠悠之众口?

多尔衮不屑地:汉人的想法,可管不到咱们满人!风俗不同嘛!这件事,也许汉人不以为然,可是在满人的风俗里太司空见惯了,根本没什么好大惊小怪!

洪承畴义正辞严地道:可是,入境随俗。如今皇太后母仪天下,汉民多于满民百倍,岂可以满俗来开脱?

多尔衮不耐烦地:啧,你真是太拘泥了!古时候的晋文公、唐太宗,也都做过你们所谓的悖礼之事,天下人还不是一样归服?

洪承畴摇头:晋文公娶侄媳,唐太宗占弟妻,毕竟是一生中的污点,不足为训!

多尔衮恼羞成怒,冷笑着讽刺道:哼,你敢这样顶撞我,倒挺像个“忠臣”啊!

洪承畴坦诚地:不错,我是忠臣!我原本也可以迎合上意,何必冒死进言?只因为不忍见到皇太后与摄政王铸下千古遗恨!

多尔衮恼怒道:你不觉得你太危言耸听了吗?

洪承畴严肃地:太后下嫁,千古未闻,天下人会当它是莫大的笑柄!摄政王若是不信,证据在此。

洪承畴说着从袖中取出一张纸,说道:臣行经江浙,见民间到处张贴一首诗,流传甚广……

大玉儿打断道:拿给我看看!

洪承畴恭敬递上,苏茉尔上前接过,交给大玉儿,大玉儿忙看:上寿称为合卺樽,慈宁宫里烂盈门;春官昨进新仪注,大礼恭逢太后婚!

大玉儿脸色苍白,胸中如受重击,捂着心口,强自支撑。

多尔衮恼怒不耐烦地:这诗到底讲的什么东西?

洪承畴解释道:恕臣直言,这首诗是在讽刺,太后要下嫁,命礼部拟出婚礼仪注,但“太后下嫁”是亘古未见之奇事,仪注不知如何拟定,礼部官员十分为难,只好……

多尔衮大怒,打断道:洪承畴,你敢进此谤诗!真以为我不敢杀你?

洪承畴无所畏惧地迎视着多尔衮,大声道:臣犯颜直谏,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!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