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

《孝庄秘史》第08章 要我,还是要权势?


多尔衮咬牙切齿地:不只是你!还要把写这首谤诗的混账抓出来碎尸万段!

洪承畴不屑地:一个人不守礼,等于自辱在先,又怎么能反去责怪他人毁谤?

说着洪承畴转向大玉儿劝道:皇太后下嫁摄政王,臣敢肯定,必失天下子民之望!

多尔衮怒不可遏:够了!你竟敢无礼冒犯皇太后!

大玉儿突然站起,抬手命多尔衮噤声,她看着洪承畴,一字一顿地道:洪承畴,你是个忠臣!

多尔衮冷冷地哼了一声,别过头去。

洪承畴感动地:皇太后圣明!

大玉儿吩咐道:苏茉尔,还洪大人的顶戴!

苏茉尔上前,拾起官帽,洪承畴接过戴上,谢恩:谢皇太后不罪之恩。

大玉儿郑重地:回去歇着吧!你的意思我明白了,待我想想,自有定夺。

洪承畴:是,臣告退。

洪承畴站起身,与多尔衮互瞪一眼,退了出去。

大玉儿看着手上的诗,神情黯然。

多尔衮忙道:玉儿,你别听他的……

大玉儿打断道:不!我不是在听他的,而是在听我手上的百姓议论。多尔衮,他说得对,咱们不能叫天下人笑话,遭后世人辱骂!

多尔衮咬牙切齿地怒道:洪承畴!总有一天,我……

大玉儿劝道:多尔衮,我早就求你,现在仍要劝你!洪承畴坏了咱们的婚事,却救了咱们的名声。他冒死来阻止这件事,也是一片忠爱之忱。

多尔衮怒道:哼,当年他降的是你,这会儿正好来替你解了围!

大玉儿责备道:多少年了,你还在胡说!

多尔衮激动地:不成!我不甘心!玉儿,我说到做到,我娶定了你!谁再敢胡说八道就等着送命!就算要杀尽天下人,我也要娶你!

苏茉尔害怕地:十四爷,你疯了!

多尔衮两眼冒着凶光叫道:我是被逼疯了!

大玉儿看着多尔衮,灵机一动,咬咬牙,昂首道:多尔衮,你铁了心,真要娶我?

多尔衮答道:没错!

大玉儿又问:不为别的,只为了咱们的情分?只为了跟我过下半辈子?只要跟我在一块儿,你就心满意足、别无所求?

多尔衮有些迟疑地:当然!玉儿,这还需要怀疑吗?

大玉儿点头道:好!如果是这样,那你今晚二更时分过来,我让你如愿就是!

多尔衮与苏茉尔闻言一怔,均愕然不解。

董鄂房间里,董鄂与青格格神情怔忡,低声密谈。

青格格不敢置信地道:怎么会想到,那小子……啊不,他,他竟然是皇上!难怪那回在郊外碰见,你说他有些眼熟,仿佛在哪儿见过似的。说到这儿,她笑着吐吐舌尖道:我还说过,要把他的眼珠子挖出来呢!

董鄂抿嘴一笑,随即又现出愁容。

青格格又道:,他今儿个临走时还喊着,你还有一句话没说完,记得改天告诉他!什么意思啊?

董鄂犹豫不决,仿佛有难言之隐。

青格格笑着逼问:好啊!你有什么事儿瞒着我?快说!

董鄂瞥了她一眼,忸怩不语。

青格格不悦地:怎么,不拿我当姐姐啦?

董鄂无奈,去拿了一本《诗经》,翻到“蒹葭”那篇,取出那片写着字的枯叶,犹豫半晌,递给青格格。

青格格惊讶地问:他送你的?

董鄂羞涩地点点头:在西山……

青格格又问:他特地上西山去找你?

董鄂轻轻摇头:我不知道。也许是偶然碰见……

青格格瞅着她笑:这写的什么?情诗啊?

董鄂点点头:可以这么说吧!

青格格嘻嘻一笑:那……想来你也对他……

董鄂打断道:没有!我对他没什么!

青格格笑着问:没什么?那干啥把片破叶子当宝贝似的藏在书里!

董鄂抗议地:姐姐……

青格格笑道:好好,不说这个!咦,你说,他为什么要瞒着我们?

董鄂摇头:谁晓得他的心思!

青格格好奇地:如果他要瞒着我们,那小唐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,是不敢露出马脚的。宛如你猜,宫里发生了什么事儿?

董鄂想了想,低声道:方才听我阿玛在说,太后大婚的事……说不定会有变化!

青格格睁大眼问:真的?

深夜,多尔衮在慈宁宫暖阁中,焦急地等待着,心里狐疑不解。

突然,大玉儿出现在门前,多尔衮回头看时,不禁怔住。只见她着意打扮,却是一身素服的民妇装扮,没有平时的华丽,却凭添几分清雅动人的风韵。

多尔衮错愕失笑:玉儿,你这么打扮,看起来,像变了一个人!

大玉儿嫣然一笑:不好看吗?

多尔衮点着头好奇地:好看,好看!只是,怎么想起……打扮成个民妇?

大玉儿认真地:从今夜开始,我就是个民妇了!

多尔衮哈哈大笑:玉儿,你真会寻开心,莫非皇太后当厌了?

多尔衮的笑声中,大玉儿敛去笑意,正色道:我不是寻开心。王爷,这里没有皇太后,皇太后……已经死了!

多尔衮一怔,笑道:还说不是寻开心,皇太后死了,那你又是谁啊?

大玉儿没有笑,取出一张旨稿,递给多尔衮,多尔衮接过细看,喃喃念道:圣母皇太后……急病驾崩,旨令王公大臣于慈宁宫吊孝举丧……

多尔衮心惊道:玉儿,这……这是……

大玉儿正色道:这是惟一的法子!我不能让大清朝因为我们的缘故,受天下人的耻笑和辱骂。惟一的法子,就是我们都摆脱名位的枷锁,重新做回我们自己。我们出关去,隐居起来,过着自由自在的快活日子。多尔衮,我愿意牺牲荣华富贵,只为了跟你在一块儿,你欢不欢喜?

多尔衮怔住,迟疑地:我……

大玉儿不悦地质问:怎么?你不愿意?你不是说,你是真心娶我,只要跟我在一块儿,你就心满意足、别无所求了。这不都是你说的?

多尔衮勉为其难地:是,当然!不过,总有别的路子可走吧?不一定要……

大玉儿伤心地打断道:多尔衮,我能给你的,都给你了!不能给你的,也想法子要给你!莫非……你不是想娶我这个人,只是想娶我这个皇太后的身份?

多尔衮暴躁地:不!不是的!

大玉儿逼问:那你到底要不要娶我?什么时候娶我?大玉儿用渴盼的眼神看着他,多尔衮避开她的目光,神情苦恼而焦躁。

多尔衮神色阴晴不定,大玉儿仔细看在眼里,心中感受很复杂,一半松了口气,一半失望。

半晌,多尔衮咬咬牙,突然道:好!玉儿!我答应你!我们走!

大玉儿神情由激动转为冷静,看着他,好半晌,苦苦一笑,平淡地道:多谢你答应我,可是方才,你很痛苦,心里挣扎得很厉害吧?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,要我,还是要权势,你很难选择,是吗?

多尔衮认真地:玉儿,再怎么痛苦,再怎么挣扎,毕竟……我还是做出了选择!

大玉儿苦笑道:如果是二十年前的你,根本不需要选择!……你听见我的要求,会欢喜地掉下眼泪,头也不回地拉起我就走,就算流浪到天涯海角也是快乐!

多尔衮怔怔听着,沉默不语。

大玉儿一面说,一面落下泪来,哽咽道:我说的没错吧?虽然连我也不愿意承认,不过,你跟从前不同了,这是无法逃避的事实。

多尔衮怔怔地想着,沉思半晌,方看着大玉儿道:玉儿,这么多年,我惟一爱的人,依然只有你……

大玉儿摇头道:除了我,你也爱上了权势地位,爱上了复仇!

多尔衮将脸深深埋在手掌中,可以看出他内心的痛苦凄楚。

大玉儿哭道:从十几岁我就想嫁给你了!如今,人还是从前的人,可是,心境却不是从前的心境了。我们的爱,不再那么美,不再那么纯粹;中间夹杂着太多人,太多事,太多顾虑、太多恩怨,太多难以割舍的欲望,太多难以摆脱的负担。我不再是玉儿,你不再是多尔衮;我变成了皇太后,你变成了摄政王。打从我们改变身份的那一天起,结局就注定了!这个结局就注定了!

大玉儿痛哭失声,颤抖不已。

许久,多尔衮缓缓起身,深情而悲哀地凝视着大玉儿,缓缓地道:也许你是对的。玉儿,你总是对的。

多尔衮缓缓转身离去,大玉儿抬起头,望着他落寞而无力的背影,伤心欲绝。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