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9章 累人的“情”字


慈宁宫里,孤灯一盏,寂寞冷清。

大玉儿散着发,眼都哭肿了,呆呆坐着,苏茉尔用丝巾为她揩了脸,默默在旁将丝巾浸进盆里。微微的水声中,大玉儿喃喃自语:当年,谁能料得到有一天,我竟然得被迫……这么样处心积虑地防范他、对付他!我多希望不会!可是,我们都变了。我能期望他不变吗?我自己不是也变了?以前,我何尝肯去用心机、使权谋?可是,我必须如此!为了大清,为了福临。

苏茉尔默默拧了手巾,要为大玉儿揩脸,大玉儿却握住她的手,含泪道:我设下这个令他两难的局面,期待的就是他的一丝犹豫,好让我用这丝犹豫打消他的念头……可是,当他真的犹豫了,我没想到,我竟然会那么心痛,那么心痛……

苏茉尔也红了眼眶,含泪凝视着大玉儿。

大玉儿缓缓将头靠在苏茉尔肩上,喃喃道:我累了!恩情,亲情,爱情……“情”之一字,太累人了!

第二十五章

苏茉尔奉大玉儿之命悄悄地来到洪承畴府邸外,家人将她引入花厅。

洪承畴请苏茉尔上座,并吩咐家人上茶。

见左右无人,苏茉尔朝洪承畴行蹲礼,洪承畴慌忙扶起:千万别这样,不敢当!

苏茉尔郑重地说道:皇太后嘱我多谢洪大人,这事儿她原本就说不妥,可摄政王一意孤行,好在洪大人赶回来,据理力争,让皇太后有了推却的理由。

洪承畴严肃地:姑娘,老实说,我也没把握拦得住,不过总得尽力而为,因为,是皇上密传手谕,要我回来的。

苏茉尔意外地:皇上?皇上手谕怎么说?

洪承畴迟疑地道:皇上说,大婚的事,皇太后也……也是愿意的,所以我并没有把握。

苏茉尔神情懊丧,叹了一口气:唉!

洪承畴奇道:姑娘,怎么了?

苏茉尔无奈地:皇上全弄拧了!洪大人您想,皇太后是那么不识大体的人吗?

洪承畴点头:自然不是!所以我也纳闷……

苏茉尔解释道:还不是皇上快亲政,摄政王逼得紧,皇太后实在躲不过,要我找范先生问计,范先生说,不如“将计就计”。

洪承畴恍然大悟:哦,原来是这样。那……皇上为何误解如此之深?

苏茉尔感叹道:从小啊,摄政王就不太愿意皇上亲近皇太后,每见着了,总要找个由头跟皇上闹别扭,皇太后为了保护皇上,只能多在暗中关心。所以皇上的性情,没有经过什么调教,说着风就是雨,顾前不虑后,有点儿……野性难驯。如今长大,再教也嫌迟了。过往的恩怨、现实的朝政,这些复杂的事儿,就算说了,皇上也不会理解,反而误事。

洪承畴点点头,不禁叹了口气:皇太后的处境,也是够难了。

苏茉尔认真地请求道:看来皇上倒是听师傅的话。有机会,请洪大人多为皇上开解开解。

洪承畴点点头:是。我义不容辞。

苏茉尔问道:对了,洪大人,据您看,摄政王受了这回挫折,会不会心有未甘?

洪承畴苦笑:那是自然!

苏茉尔低声又问:您说,他想不想当皇上?

洪承畴低声答道:怎么不想!可是,总有人会反对他当皇上吧?

苏茉尔回到慈宁宫,向大玉儿转述了洪承畴的想法。

大玉儿沉思良久,转头问苏茉尔:谁呢?多铎,阿济格都是他亲兄弟,不会反对。莫非是济尔哈朗?

苏茉尔摇头:郑亲王势力不够。

大玉儿也摇头道:而且他很深沉、很见机,不会莽莽撞撞,拿鸡子儿往石头上去碰。那么还有谁呢?

苏茉尔郑重地:洪先生指出了这条道儿,格格不妨好好儿想想。

大玉儿走来走去,沉思着,突然眼睛一亮:对了,是有个人,一定会反对多尔衮当皇上!

苏茉尔忙问:谁啊?

大玉儿毫不犹豫地:代善大哥!

苏茉尔惊疑地:礼亲王?

大玉儿深谋远虑地:礼亲王为了皇上和大清基业,牺牲了一子一孙的性命。所以,不管什么人想夺大位,他都会反对。记得那一年,豪格从四川班师之后,就有夺位的念头,是代善大哥给了他当头棒喝,阻止了一场可能发生的大乱子。所以,如果多尔衮真的要胡来,以礼亲王的威望,号召八旗来打倒他,那麻烦会有多大!

苏茉尔领悟,点了点头,低声道:格格,都说礼亲王日子不多了,趁着他还在,格格不要错过机会!

大玉儿沉默了半晌,说道:不过……听说多尔衮近来又是病又是酒,还宠上了一个小丫头,身子已经大不如前,他还会有这当皇上的念头?

苏茉尔劝道:格格,防人之心不可无啊!

大玉儿皱眉深思,心中暗暗筹划着。

摄政王府书房里,多铎与何洛会忧虑地看着萎靡不振的多尔衮。

多尔衮宿醉初醒,头痛欲裂,十分难受,丫鬟打扮的小霓子正帮他洗脸漱口。

多铎不满地:哥,你天天喝成这样,糟践自己身子,不是办法!何苦呢?

多尔衮闷闷不乐地:你别管我!

多尔衮坐下,撑着头,小霓子送上燕窝粥,柔声道:王爷,请用燕窝粥。

多尔衮摇摇头:我不饿。

小霓子柔声道:王爷,这是奴才日日起早,细心熬出来的。看在奴才这份儿诚心上头,您就用一点儿嘛!

多尔衮不置可否地一笑,小霓子微笑着舀了一匙,递向多尔衮,多尔衮犹豫了一下,禁不起小霓子殷切的眼神,终于吃下去。小霓子开心地笑了。

多铎埋怨道:哥,多少人的前程仰仗着你,你这样自暴自弃,不是令人寒心吗?

多尔衮不耐烦地:少啰嗦!到底有什么事?

多铎看了一眼何洛会道:何洛会,你说!

何洛会看了看小霓子,欲言又止。

小霓子放下匙,恭顺地道:王爷谈正事,奴才告退。

多尔衮拉住她:等等,别走,待会儿陪我出去散散心。

他对多铎、何洛会道:你们不必担心小霓子,她小孩儿罢了。

多铎打量小霓子,小霓子大胆地迎视他的目光,自我介绍道:豫王爷,奴才是科尔沁来的,原叫吴尔库霓,王爷嫌绕口,便唤我小霓子。

多尔衮信任地:她是吴克善送给我的,来府里几年了,一向忠心乖巧,没事儿的!

多铎的神情放松了些,看小霓子笑道:过去很少看见你啊!

小霓子甜甜地笑道:过去奴才年纪还小,没资格伺候王爷,您自然看不见奴才啦!

多铎哈哈一笑:这丫头,说话倒伶俐!

多尔衮握着小霓子的手,朝多铎、何洛会笑道:过去我也没怎么注意她,前些日子猛一瞧见,才发现她已经出落得花朵儿似的。每个奴才见了我,都是惶恐小心,呆呆地一声不敢吭气,只有她,没心眼儿,跟我也敢说说笑笑。说着他爱怜地摸摸小霓子的头叹道:傻孩子!

多铎看着小霓子凝思苦想道:瞧她眉眼,倒有几分像……

何洛会暗中拉了一拉多铎,暗示他别再说下去。

多尔衮却接过话:你要说,像玉儿是不是?

多铎沉默不语。

多尔衮苦笑:是有几分像她年轻的时候。

小霓子谦恭地:王爷过奖,奴才哪儿赶得上皇太后半分。

何洛会苦笑着摇摇头:论相貌倒是差不太离,可是论心计……恐怕连咱们都赶不上皇太后的精明厉害!

多尔衮脸上罩着一层阴霾,很是不悦。

多铎气呼呼地:哼,好好儿一个计划,原本所有亲贵大臣都已经不敢反对,洪承畴一回来,拿着那首破诗,给了亲贵大臣一个话把儿,议论纷纷,再也压不住。真气人!这一次,咱们算是栽了跟头!

何洛会沉声道:王爷,依我看,洪承畴八成是皇太后暗中找回来的,想尽法子,想把大婚的事儿给“淹”了。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