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1章 小霓子深藏不露


何洛会催促道:王爷,这回再不先发制人,就得永远受制于人了!

多尔衮凛然而惊,问道:何洛会,那你说,咱们该怎么做?

多铎插嘴道:明刀明枪打一仗算了!

多尔衮摇摇头:不好!

何洛会成竹在胸地说道:奴才已经想了一个法子!请王爷上奏,说京城建都已久,地污水咸,一到夏天,溽暑难耐,于是想在永平建一座夏宫。建宫必先建城,这一来工程浩大,王爷可以顺理成章地调动两白旗和正蓝旗前去驻守,表面说是防着圈地之争,这样不就能占住永平了?

多铎问:建城的事,上头会答应吗?

多尔衮冷笑:哼,正中下怀呢,他们巴不得我离了眼前!

何洛会:当年阿敏因为丢了永平而获罪,这个重镇,进可攻退可守。

多尔衮:咱们将三旗实力保存在那儿,可以说是立于不败之地!然后一找到机会,就直捣京畿!

多铎一拍大腿:妙啊!

多尔衮想了想,眼里闪出锐利的光芒,他坚定地道:好,这回我不再犹豫,不再心软,就这么办!

书房外,小霓子暗中听到这里,悄声走开。

大玉儿与苏茉尔来到庭院里,一会儿赏花,一会儿观赏瓷缸中的金鱼,神情像是很悠闲,其实大玉儿心里十分紧张不安,多尔衮的举动实在让人费解。

苏茉尔劝慰道:格格,这样不是很好吗?皇上书读得不错,就快亲政了,可是有王爷在,皇上恐怕还是没法子干纲独断。难得王爷自个儿情愿离京去,说白一点儿,咱们还求之不得呢!

大玉儿忧虑道:多尔衮毕竟功在社稷,就算花两三百万银子,为他造一座城,权当“采邑”,让他舒舒服服地享那后半辈子的福,以示酬庸,说起来也不算过分。可是,我在想,多尔衮为什么自个儿情愿离京去?他可没有礼亲王的胸襟,这不像他的作风啊!

苏茉尔猜测道:也许王爷病了一场,精神不济,他看开了,放了权,反留个好名声。

大玉儿苦笑:就算多尔衮看得开,那些靠他升官发财的人,也不答应啊!

苏茉尔:或许真的跟传说的一样,王爷宠上了那个丫头,懒得再辛苦,索性找个地方悠闲快活几年,享享清福,也享享艳福!

大玉儿神色有些不自然,半晌,假装不经意地问:传说……是怎么说?那个丫头真的很得宠?

苏茉尔:听人讲,是吴克善王爷从科尔沁带来的。

大玉儿浑若无事地问:生得怎么样啊?

苏茉尔暗中一笑,假装没听出话中的醋意,继续道:王爷的眼睛长在额角上,能得他的宠,自然生得不凡。

大玉儿神色又微微有些不自然,好半晌,仿佛自语般低声道:她一定……很年轻吧?

苏茉尔假装在忙别的,没听见。

大玉儿下意识地照着鱼缸中水面,抿了一抿鬓角,凝视着水中自己的面容。

夜晚,小霓子扶着颇有醉意的多尔衮走进寝室,两人一起倒在床上。

小霓子娇声道:王爷,咱们真的要搬到永平去住啊?

多尔衮醉得差不多了,口齿不清,含混地笑道:那儿比京城好!还有……温泉哪,对我的风湿病……好啊!

小霓子撒娇道:可是,离京城挺远的呢!

多尔衮喃喃道:远……怕什么,况且,又不是不回来了!

小霓子点头道:其实离京也好,在这儿,王爷成日到晚地忙;到了永平,王爷闲了,奴才就可以时时看见王爷!

多尔衮笑道:到了永平,恐怕我也闲不下来……

小霓子笑问:为什么呢?

多尔衮醉中大笑不已:哈哈哈……小霓子!他们暗中替我把龙袍都备下了,等我再回来的时候,你瞧瞧会是什么光景!哈哈哈……

笑完,多尔衮紧闭双眼,昏沉沉要睡过去。

小霓子摇着多尔衮撒娇问:我呢?那我呢王爷?

多尔衮呓语道:爱当公主……爱当妃子……随你啊……

小霓子又问:那,谁当皇后啊?

多尔衮已听不见了,进入昏睡。小霓子又摇了摇他,他动了动,呓语道:玉儿……我的玉儿……

多尔衮沉沉睡去,鼾声如雷,小霓子笑意消失,冷冷地凝视着他。

慈宁宫东暖阁里,妇人打扮的珍哥,跪下行大礼,哽咽道:奴才珍哥,恭请圣母皇太后万福金安!

大玉儿欢喜得也哽咽了,忙道:快起来!快起来!

苏茉尔上前将珍哥扶起,执手相看,泪水盈眶,半晌才笑道:你呀!亏得咱们是好姐妹,这些年连音讯也不通一个!

珍哥叹道:奴才丈夫一直驻防在外,要通音讯也不容易。

大玉儿夸奖道:你丈夫挺有出息,快升副都统了吧?母后皇太后给你挑的女婿,不会错!

珍哥真诚地:那要感谢两位皇太后的恩典!

苏茉尔笑问:几个孩子啦?

珍哥有些惭愧地:两个儿子,都不成才。

大玉儿嗔怪地:在这儿你还客气!告诉他们好好儿上进,将来给皇帝帮帮手!这苏茉尔啊,我说好说歹她就是不肯嫁,拿她没法子!

苏茉尔嗔笑道:无端端又扯到我头上!

大玉儿摇头一笑,看着珍哥,感慨万千地道:珍哥,看见你,就想到姑姑,唉!她今儿要是看见你,准是欢喜得……

大玉儿难过得说不下去,眼圈红了。

珍哥难过地:奴才一听见母后皇太后崩逝的消息,连哭了几天几夜,恨不能插翅飞进京里,给母后皇太后多磕几个头。

大玉儿哽咽着:你有……这份心,也不枉姑姑疼你了!

珍哥感慨地:母后皇太后待人,慈祥宽厚,真是没得说的!

大玉儿、珍哥都不禁低头拭泪。

苏茉尔强笑道:都别哭了,好容易才见一回呢!珍哥,你记不记得,那时候你管先帝的书房,偷偷放格格和我进去?

珍哥叫道:哪儿忘得了啊!你就会死缠烂打地逼我求我,我瞧你可怜见儿的,一时心软才答应。真是,吓得我冷汗直流,差点儿就脑袋不保!

苏茉尔笑着提醒:还有啊,咱们拉着格格在院里踢毽子……

珍哥喜笑颜开:记得记得!谁料到十四爷闯了来,大家都羞得没处躲!

在与珍哥欢笑叙旧的同时,大玉儿注意到随珍哥来的女孩,娟秀小巧,神态镇定,和一般女孩有别。大玉儿忍不住问道:珍哥,跟你来的这是……

珍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:喔,瞧我欢喜得都忘了,这是奴才远房侄女,听说奴才回京,要进宫请安,便央求着奴才带她来开开眼界,请皇太后不要见怪。

大玉儿笑道:没事儿!瞧她生得好个模样!水灵水灵的。

珍哥高兴地:皇太后太夸她了!

苏茉尔惊喜道:是你的远房侄女啊?那也是从科尔沁来的喽?

珍哥点头:是啊,来了几年了!

小霓子从容地走上前来,蹲安行礼:奴才吴尔库霓,恭请圣母皇太后万福金安!皇太后吉祥。

大玉儿和蔼可亲地道:起来。

小霓子从容不迫地:谢圣母皇太后。

大玉儿对苏茉尔笑道:这孩子年纪不大,却仿佛挺见过世面啊,说话不慌不忙,礼数也周到。

大玉儿转过脸慈祥地问道:吴尔库霓,你在哪里当差啊?

小霓子镇定地:回皇太后的话,摄政王府!

大玉儿、苏茉尔一怔,面色微变。

苏茉尔有些不敢置信地问:你……从科尔沁来,在摄政王府当差?

小霓子点点头。

大玉儿与苏茉尔对看一眼,苏茉尔点点头立即问道:我知道了!传说摄政王有个得宠的丫头小霓子,就是你?

珍哥不解地问:什么?是真的吗?

大玉儿看着小霓子良久,小霓子依然镇定自若。

大玉儿平静地问:你进宫来,不是为了开开眼界吧?

小霓子神情严肃地:什么都瞒不过皇太后。是的,奴才有极要紧的事情,可是苦于无人转达,便借着这个机会,盼能当面密禀皇太后。

珍哥大吃一惊,担心地警告道:吴尔库霓,你说什么?可……可别胡来啊!

小霓子沉稳地:三姑请放心,奴才要说的事,准是皇太后正想知道的事。

大玉儿想了想,站起身,平静地道:苏茉尔,在这儿陪陪珍哥。吴尔库霓,跟我来!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