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3章 大玉儿的苦心


董鄂方与鄂硕妻、女眷们会合,忽闻墙外传来“唉哟”一声惊呼。董鄂、鄂硕妻等人吃了一惊,都闻声往墙边看。

鄂硕妻奇怪地问:什么声音啊?

董鄂又气又好笑地瞥了墙边一眼,大声道:大概是……不知哪里跑来的小顽童吧!

墙外的顺治与小唐跌做一团,顺治压低了声音呻吟着。

小唐气得大声问:怎么搞的万……

顺治忙捂住他的嘴,低声急道:嚷嚷什么!里头还有别人!

小唐吓得睁大眼,不敢动弹,顺治见状这才放开他。

小唐怯怯地:万岁爷,摔疼了哪儿啊?

顺治闷闷不乐地:心!

夜晚,顺治在养心殿书房里郁闷地看着书,神思不属。

小唐在一旁劝道:万岁爷,算了吧!别心里老挂着宛如格格,不是说很快就要大婚了吗?

顺治赌气地:我拼着不大婚,也决不娶娜木钟!

小唐奇怪地问:为什么?人家都说吴克善王爷的格格,美得不得了……

顺治闷闷不乐地:就算她是九天仙女,我也不爱!我认定了宛如,我就是要娶她!感情的事儿你不懂!

小唐不服气地:我……我怎么不懂!他把话打住,嘿嘿低声笑道:奴才也有个干妹妹!

顺治先是诧异,接着哈哈大笑着问:干妹妹?

小唐理所当然地:这不稀奇!好多太监都私下认个宫女做干妹妹!

顺治极有兴趣地问:那……你们都干什么?

小唐忸怩地道:还……还能干什么!不就是说说话儿,互相照应照应……

顺治笑着问:你干妹妹是哪个?

小唐不好意思地:是永和宫的……翠屏!

顺治回想了半晌:翠屏?我有印象,生得白白净净的那个?

小唐紧张地:对了万岁爷,可千万别说出去啊!万一上头认真追究起来,不知有多少人要遭殃!

顺治点头:知道了!,小唐,你要真喜欢那个翠屏,等我亲政以后,把她赏给你做妻子!

小唐眼中闪现一丝惊喜,随即又黯淡下来,勉强笑道:多谢万岁爷,可是……真的不用了。我这样子,何必害了她的终身!

顺治很感动,半晌方道:我小看你了!感情的事儿你还真懂,你懂得爱她胜过爱自己。

小唐忸怩不安地:万岁爷把奴才说得太好了!

顺治拍拍他肩膀感叹道:小唐,如果你不是太监,那该多好!

小唐苦笑:万岁爷真爱开玩笑,长得出头发谁爱做秃子!说着他眼眶一红接着道:要不是家里实在苦得没活路了,谁愿意走上这条道儿呢!

顺治惭愧而难过地低下头,点点头:你说得对,我太傻了!

小唐强颜笑道:万岁爷千万别这么说!您想啊,奴才要不是太监,只怕几辈子也没福气伺候万岁爷!

顺治难过地:咱俩可以说是一块儿长大,博果尔虽然也跟我好,可是没咱们亲。你要不是太监,只怕咱们就遇不着;我确实少不得你,但我宁可你是快快活活的普通人。

小唐安慰道:万岁爷宽心,奴才不怨命,普通人也不见得就快活啊!

顺治真诚地说道:那求老天爷下辈子补偿你,投生个好人家,无忧无虑,快活一生!

小唐想让顺治开心点儿,便笑着说道:奴才听过一个笑话,有位大善人,死后去见阎王,阎王说他生前行善,下辈子投生可以自己挑。大善人说,我愿投生在太平兴盛之世、富贵双全之家;娶几房贤妻美妾,生满堂孝子贤孙。阎罗王还没等他讲完就站了起来,笑道:“要有这么好的去处,我早就先去了!”

顺治听完,大笑不已。

小唐劝道:所以啦万岁爷,人生不如意事,十常八九,哪儿能个个像万岁爷的好命呢!

顺治笑意渐渐隐没,转而苦笑道:好命!说什么天家富贵,不过是哄人罢了。我觉得我从小至今,就是这么倒霉,这么窝囊,从来没有顺心如意过!

小唐宽慰道:请万岁爷耐住性子,总能等到出头之日!

顺治重重叹气道:也有等不及的事!大婚逼在眼前,连自己的婚事我都做不得主;宛如甚至一听我是皇上,根本就不理我了!你说,干这皇上还有什么意思!

翌日,顺治又拉着小唐来到钦天监。

汤若望再见到顺治,诚惶诚恐地跪地请安:臣汤若望恭请圣安!

顺治连忙将他扶起道:不要多礼,咱们还是像以前那样,无拘无束吧!

汤若望摇头道:那可不行!君臣礼节,岂可不顾?

顺治苦笑着摇头长叹一声。

小唐游目四望,奇怪地问道:汤大人,这是您工作的地方,怎么椅子凳子都用黄袱给封起来了?

汤若望正色道:因为皇上坐过的地方,别人都不能再坐!

顺治扫视一周,见每个椅子凳子都用黄袱给封起来了,便笑道:朕坐过的地方,别人都不能再坐?

汤若望点点头,认真地禀道:这是规矩!

顺治忍不住大笑道:汤大人,那你岂不是得吊在房顶上读书写字啦?

汤若望一怔,尴尬地笑了,小唐也忍俊不禁。

顺治一面亲手将黄袱都拆了交给小唐,一面笑道:用不着开口礼节、闭口规矩,礼节规矩是死的,人是活的,别那么实心眼儿!成吗?

汤若望与顺治相视大笑,气氛轻松多了。

汤若望笑着问:皇上看起来,心情不错啊?

顺治低声笑道:那当然!你没听说吗?摄政王为了休养病体,要搬到永平去住。哼,以后就不用看见他,真是太好了!

汤若望在顺治耳边低声道:臣最近在一次应酬里,见过摄政王一面,臣看他表壮里虚,声高气浮,就知道他上回一病,果然不轻,是需要休养。

小唐点点头:咱们万岁爷,眼看就要亲政,摄政王也该休养去了!

顺治想了想,有点儿忸怩,但仍鼓起勇气问道:汤大人,那两位格格,有没有来?

这时,汤若望的属下进来,顺治只好噤声。

汤若望的属下道:大人,洪大人来访。

汤若望迟疑了一下,忙道:哦?快请!

顺治突然想到什么,吐吐舌尖叫道:唉呀!不能让师傅看见我,否则他心里会怪我不好生用功!

汤若望建议道:那……皇上不如到里间暂坐?

顺治点点头:好啊!

顺治与小唐迅速溜进里间小屋,他俩隔着门,听着外面的动静。

只听洪承畴进来道:汤大人,别来无恙?

汤若望:托福托福,这位是?……

洪承畴引见道:这位是圣母皇太后的心腹,苏茉尔!

顺治与小唐大吃一惊,面面相觑。

汤若望意外地看着苏茉尔,苏茉尔神色庄重地:汤大人,无事不登三宝殿,有件要紧事,想托您办一办!

汤若望更感意外,转头看着洪承畴,洪承畴点点头。

苏茉尔将多尔衮的所作所为像竹筒倒豆子一般讲述了一遍。

顺治越听,神情越是惊疑气恼。

汤若望有些犹疑地问:上这折子,是为什么呢?

洪承畴劝道:汤大人,这会儿知道太多,对你反而不好;等事情过了,我一定跟你细说。

苏茉尔郑重地:汤大人,你相信我们,请您上这个折子,等于是在保护皇上!

汤若望将信将疑地问:真的?

洪承畴用力点点头,汤若望犹疑半晌,终于缓缓地点点头。

御花园僻静的一角,顺治不断捡起石子儿,气愤地往地上砸。

顺治怒火三千丈地叫道:为什么?为什么要拖延,不让摄政王在永平筑城?我再也不信他们了!皇额娘分明是舍不得摄政王远离京城、远离她跟前!我恨!

小唐吓得六神无主:万岁爷,您可别这么说!不,根本不能这么想!不会的!

顺治怒问:那会是什么缘故?你倒说啊!

小唐出主意道:这个……奴才哪儿知道啊?要不,万岁爷索性去问苏嬷嬷?

顺治不满地:她们老拿我当小孩子,不会告诉我真话的!

小唐无奈地:那……那……

顺治心灰意冷地:算了!随她们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!我真的……再也不理她们了!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