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4章 后宫添新丁 皇太极钦点大玉儿


夜色朦胧,清宁宫花园宁静安详。大玉儿抱膝坐在花园的假山上,抬头望月,神情恍惚。这时,皇太极悄悄走过来,背着手看着她的侧影,半晌,方轻轻咳嗽了一声。大玉儿一惊,回过头来,见是皇太极,忙起身施礼:大汗!

皇太极和颜悦色地:坐着坐着,别多礼!

皇太极走到大玉儿身边,在隔着她一小段距离的地方坐下。两人极少这样单独相处,况且是夜深人静的时候,大玉儿觉得有些局促不安,神色腼腆。

皇太极亲切地问:在想什么呢?

大玉儿仰望着深蓝色的天空道:月亮……又快圆了……

皇太极望着她幽幽的神情,柔声道:大家都歇下了,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?

大玉儿娇声笑道:大汗不也一个人在这儿?

皇太极一怔,尴尬地笑道:是啊!大概是多喝了点儿酒,睡不着……大玉儿:是吗?我看大汗没怎么喝,倒像有心事似的。

皇太极微笑道:你……很细心。

大玉儿:姑姑教我的。宴客的时候别忘了察颜观色,好让宾主尽欢。

皇太极感慨道:平时你和姑姑在一起,被调教得像个大人,进退有节,话也不多说一句。这几日见了家乡的亲人,你才又变成会笑会闹的孩子了!

大玉儿脸一红,娇嗔道:谁叫吴克善哥哥要欺负我!

皇太极试探着道:就算那个喇嘛是为了讨人欢喜,拣好听的说,你也用不着过于在意。

大玉儿郑重地:什么嫁给一国之君、母仪天下!根本不可能的事!说出来,徒然惹人耻笑!

皇太极想了想,微微一笑,悠闲地道:未必不可能啊!还是……你并不想?

大玉儿迟疑地道:我……没什么想不想的。

皇太极感叹道:“满蒙第一美人”的名声已经传开了,只怕不久,求亲的人就要踏破门槛了!如果,有像当年叶赫贝勒那样的美男子,派人来求亲……

大玉儿急促地打断他的话:不!我可不要!

皇太极笑着低声问:那么,你要嫁什么样的人?

大玉儿声如蚊蝇一般:我要嫁……

她说了一半,便羞涩不语。月光下,她柔媚娇美的小女儿态,让皇太极心动神摇,热血沸腾。

皇太极柔声道:像你所说的,真英雄、男子汉?

大玉儿羞涩地微微侧过脸,她想起了多尔衮,微笑不语。皇太极凝视着她,目光中跃动着渴望的火苗,这是一种男人对女人本能的渴望。

这时苏茉尔拿着一件披风,左顾右盼地寻过来。她先是看见大玉儿的侧影,于是脸上便带着微微责备的神情走过去,说道:格格,天凉了,你怎么还……

苏茉尔边说边转过假山,猛然看见皇太极也坐在一旁,吓得后半句噎了回去,由于紧张得手足无措,披风掉落在地上。

苏茉尔结结巴巴地施礼:大……大汗……

皇太极起身,背着手挺立,转头向大玉儿微微一笑,转身而去。

苏茉尔半晌才回过神来,拾起披风,望着皇太极离去方向,喃喃道:大汗……怎么会在这儿呢?

大玉儿困惑地:我也不明白。

苏茉尔好奇地:他……说了些什么?

大玉儿想了想:也没什么啊!闲聊呗。

苏茉尔心下奇怪:这……太不寻常啦!

离开花园,皇太极在回廊里踱着步。皎洁的明月给万物披上一层朦胧的轻纱,在这样美好的夜晚,有情人谁不想与意中人花前月下?皇太极若有所思地来到清宁宫哲哲的寝宫,侍女见皇太极驾到,慌忙施礼。皇太极摆摆手,示意她们别出声。皇太极走进哲哲的寝室,哲哲先是吃了一惊,然后满面欢喜。

哲哲一面伺候皇太极宽衣,一面低声笑道:大汗一直没回来,我还以为,你上西院去了呢!

皇太极笑道:你也晓得,别处我都只是虚应故事。还是你好!细心熨帖。

哲哲羞涩地:可是……往后这一年,您不能上我这儿来了!

皇太极奇怪地:为什么?

哲哲抿嘴一笑:我有了!

皇太极惊喜地:真的?

皇太极快乐地搂住哲哲,喜笑颜开:太好了!哲哲,希望你给我生个男孩儿,将来我好传位给他!

哲哲微笑:那要看老天爷的意思了!

皇太极笑道:我晓得!准是男孩儿!

哲哲抿嘴一笑,转了话题:大汗,我有孕在身,不能服侍您了。我想,请父王从科尔沁送几个相貌好、性情好的女孩儿过来。

皇太极想了想,摇头道:我看……不用了吧!

哲哲劝道:大汗,我知道,西院北院那两位,一个只是生了豪格,一个只是政治联姻,都不太合您心意;其他那些都是庸脂俗粉,您也不中意。大汗日理万机,回来总要有个可心如意的人说说话,好好儿地服侍您。

皇太极微笑道:那不就是你吗?

哲哲认真地:我明白你的心。可是别忘了,皇嗣是越多越好,挑几个女孩儿充实后宫,这也是应该的。否则啊,人家还以为我多爱拈酸吃醋呢!

皇太极微微一笑:谁不晓得你贤惠!

哲哲郑重其事地:那么,大汗您就听我的!

皇太极背着手走来走去,沉吟不语。

哲哲不禁笑了:明明是好事,连这也要想半天?放心吧!科尔沁出美人,送来的一定又是顶尖儿人才,您会喜欢的!

皇太极迟疑道:要论顶尖儿人才……他停住,又沉吟不语。

哲哲忍不住问道:怎么?说啊!

皇太极深呼了一口气,鼓起勇气道:眼前就有一个!

哲哲想了想,神情困惑地问:谁啊?

皇太极有些不好意思地微笑:也是你们科尔沁的。

哲哲想了想,恍然大悟:你是说……玉儿?

皇太极微笑着反问:你说呢?

哲哲先是有些犹疑,然后便取笑他道:好啊!从前提起玉儿,你还说“没别的意思”,原来是口不应心!

皇太极笑道:当时我可真的是“没别的意思”。

哲哲戏笑道:那是什么时候开始“有别的意思”?

皇太极摇摇头:我也不明白……

哲哲真诚地:我倒明白!说实话,玉儿那容貌性情,我要是男人,也不能不动心!

皇太极有些为难地:你说得没错。不过,她是你侄女儿,我……

哲哲摇摇头道:这算什么!满蒙联姻的惯例几十年,辈分老早就算不清了!父汗的妃子当中,有一个还原该叫我三姨呢!

皇太极也不禁一笑。半晌,方道:其实,真正让我下定决心的,是今天。

哲哲不解地问:今天?为什么?

皇太极提醒道:你忘了,吴克善他说的那个喇嘛……

哲哲不敢置信地:喇嘛?噢,说玉儿会“母仪天下”的那个?咱们是说笑,您倒认真了!

皇太极认真地说道: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。

哲哲失笑出声:机会也太小了吧!

皇太极郑重地一字一顿地说道:万一呢?

哲哲娇嗔:万一?那么,嫁给一国之君的是我,母仪天下的也该是我啊!

皇太极严肃地:当然是你!我保证,没有人会越过你。不过,哲哲……皇太极顿住,看着哲哲,神情冷静而严肃,他缓缓道:我不能把这个“万一”的可能,送给了别人,你懂吗?

哲哲看着皇太极,笑意逐渐消失,在这一刹那,她更了解同床共枕多年的皇太极了!只要他决定的事情,不能阻止,便只得相助。

哲哲快速地考虑之后,微笑道:大汗的意思,我懂了。

皇太极顾虑地:哲哲,你不会不高兴吧!

哲哲做出欢喜的样子:怎么会呢!不高兴就不会劝您纳宠了!而且,玉儿跟了我这些年,等于是我的左膀右臂,要把她嫁出去,我还真舍不得呢!

皇太极感激地说道:谢谢你,不愧是正宫福晋的度量!

哲哲微微一笑:应该的!您这声谢,我可当不起。

皇太极笑笑,沉吟半晌,神情有些窘迫地说道:说来,我长她二十岁,是有点儿委屈她了。

哲哲宽慰道:玉儿的见识不同一般,你听她今儿个说,她敬佩的是真英雄。大汗,这一点,还有谁比您更当之无愧啊!

皇太极哈哈大笑,不禁有些自得。

哲哲想了想,说道:正好,趁着父王来访,把事情谈定。我想,父王会答应的!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