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5章 死在玉姐姐怀里


星光灿烂,秋风清凉,多尔衮骑着马缓缓走在旷野上。远远地他看见大玉儿坐在一匹白马上,像传说中的仙女一样高贵典雅,死了的心仿佛蠢蠢欲动,不禁柔情一荡。他慢慢走近大玉儿,借着月光见她清丽绝俗,楚楚动人,万般情意涌上心头,几乎不能控制自己,好半晌他才艰难地开口问:你……来了?

大玉儿缓缓下马,迎视他,半晌答道:我来了。

多尔衮哽咽道:何必呢?不见……心里也许反倒平安些。

大玉儿轻轻摇摇头:不会的。不见,心里也不会平安些。

多尔衮试探着问:你想过吗?今天的见面,会是什么样的结果?

大玉儿摇摇头:没有想过。

两人沉默半晌,多尔衮打破僵局说道:过去,我无时无刻都有无数的话想对你说。可是现在,我一句话也没有。

大玉儿动情地:以我们的感情,不该无言以对。但我确实不知道能说什么。我只知道,我不能看着你绝望地走,孤零零地走向没有人的旷野,我们曾经说过,你不会抛下我,我也不会抛下你。

多尔衮痛苦地摇着头:你已经抛下我了。就在你咒我的时候,我感觉就像……被贴着心口狠狠刺了一刀……

大玉儿缓缓地接话道:而我感觉……那一刀是我刺的。

多尔衮伤心地:所以我痛。痛得没法儿思考,痛得没法儿不走。

大玉儿喃喃道:那一刀,或许你不能忘记,但是……能不能原谅呢?因为我……

多尔衮打断道:因为你刺这一刀,是为了你最爱的人……你儿子?

大玉儿坦诚地:多尔衮,打从十多岁那年,在科尔沁草原上,我就已经爱上你了。我爱你太久太久,但是,我爱福临太深太深。你不是一个母亲,你不会理解的。

多尔衮想了想问:这么问吧,倘若,我跟你儿子一同落进河里,而你只能救一个,你会救谁?

大玉儿失笑道:都多大年纪了,还问这么孩子气的话!

多尔衮固执地:就当我们还在科尔沁草原上好吗?你就让我再孩子气一回吧。

大玉儿想了想,正色诚恳地道:我会救福临。但是多尔衮,我会跟你一块儿死。

多尔衮闻言,百感交集,沉默半晌,方走近大玉儿,两人默默凝视着。突然,多尔衮将大玉儿打横抱起,放上马背,自己一跃上马,策马缓驰。

大玉儿背倚在多尔衮怀里,心潮汹涌,想起他俩这半生的挚爱、恩情、矛盾、哀愁,她心都碎了!突然她一翻身,搂住多尔衮的脖颈,吻着,流着泪,唤着他的名字:多尔衮……如果此时此刻,我们死了,那该多好!我们的爱,就完美了!

多尔衮一样心潮汹涌,尤其是怀里这个夺他魂、追他命、令他一生痛苦爱着的女人,正泪眼汪汪炽热地凝视着他的女人!

多尔衮感叹道:这世界,广漠得无边无际。可是玉儿,属于你我的空间,却只有这草原上的马背。

大玉儿将脸埋进他颈中,走了许久,马儿缓缓停下了。

两人纹丝不动,舍不得动。

好半晌,多尔衮方微微苦笑道:走到尽头了。你瞧,连马儿都知道。

大玉儿凄苦地微微一笑,多尔衮跃下马,但一只手还握着大玉儿的手,两人深深凝视着。

多尔衮感叹道:今夜你来看我,我这一生,就不算枉过了。

多尔衮要松手,大玉儿反倒握紧他的手不肯放。

多尔衮好难过,沉默良久,艰难地开口道:去吧,玉儿。你应该把我一个人孤零零地抛在旷野中。这是你的命,我的命。

大玉儿流着泪,摇摇头,不肯放手。

多尔衮痛苦万分,他咬咬牙,伸另手一拍马臀,马缓缓往前走,两人的手不得不分开。

大玉儿频频回首,泪眼中,见傲然兀立在旷野中的多尔衮,越来越远。

慈宁宫里,大玉儿接见太医,大惊问道:什么?豫亲王“见喜”?

太医严肃地禀道:事关重大,臣不得不求见,面禀皇太后。

大玉儿关心地问:怎么,症头很险吗?

太医无奈地:天花前后十八天,天天有险。若能及早按部就班地医治,熬过十八天才能放心。可是豫亲王讳疾忌医,如今……唉!

大玉儿脸色大变,怔怔不语。

苏茉尔着急地:张太医,你总要想法子,尽力地治啊!

太医揩揩汗道:老实说,死症已现,左不过就是……这一两天的事儿了!

苏茉尔无言,红了眼眶。

大玉儿又问:如今谁在那儿照料?

太医答道:除了豫亲王福晋之外,谁也不敢靠近。

大玉儿突然站起,冷静地道:我要去看他!

苏茉尔与太医闻言大惊失色。

太医急得直摇手:万万使不得呀,皇太后!

大玉儿神色坚定地:我要去看他!

苏茉尔强自镇定,对太医道:我来跟皇太后说,你先跪安吧!

太医行礼倒退几步,转身跨出殿去。

苏茉尔抓着大玉儿着急地道:格格,您又不是不晓得,那病……是会过人的!

大玉儿看着苏茉尔,流泪道:多尔衮离京这些日子,眼看是赶不回了!多铎是咱们一块儿长大的,我不能让他……让他身边没一个亲人,就这么去了!好歹他叫我姐姐,他从小叫我玉姐姐!咱们一块儿熬过了那么多年折磨苦难的日子,多铎在我心里,还是那个最受宠爱的幼弟,还是那个刚失去额娘、凄苦无助的孩子!

大玉儿痛哭了一阵,哽咽着又道:我逼不得已,跟多尔衮反目成仇。这个节骨眼儿上,多尔衮要是再听见多铎的消息,不知他会怎么样!我都不敢往下想了……

苏茉尔无语流泪,拍抚着大玉儿。

大玉儿接着哭诉道:多尔衮如果知道,多铎走得不孤单,有爱他的亲人在旁边,也许多尔衮心里会好过些!我要去送多铎!为了我,也为了多尔衮!

夜晚,大玉儿与苏茉尔等人来到豫亲王府,多铎的福晋流着眼泪率一大群侍女太监在门外迎候。

大玉儿安慰了几句,便吩咐说要去探视豫亲王病情。

一个侍女领着大玉儿、苏茉尔来到寝室外不远处,恐惧地望着寝室不敢再往前走。

苏茉尔对侍女道:去通报,说圣母皇太后亲临视疾!

侍女万般无奈,紧张地一步步走向寝室,正抬起颤抖的手要敲门,室内多铎昏乱的吼声却将她吓得退了一步。

多铎怒吼:皇太极!还我额娘来!还我额娘来!

大玉儿等不及,直接冲到寝室门前,苏茉尔慌忙追上拦住猛摇头,大玉儿推开她,推门进去。

多铎蒙着黑纱躺在床上,他见有人进来,忙坐起身看着大玉儿,眼神疯狂地慌忙想爬起来,嘴里惊喜地叫道:额娘!你来了!额娘!我想得你好苦!你知不知道!额娘……额娘……

大玉儿忍着泪,缓缓走近多铎。

多铎借着烛光看清是大玉儿,脸色微变地问:是你?你怎么来了?

大玉儿含泪问:多铎,你不也是我弟弟吗?

多铎百感交集地叫道:玉姐姐……

大玉儿点点头:是啊,多铎,我是你玉姐姐。

多铎像孩子一样哭道:玉姐姐,看见我额娘了吗?她在哪儿?怎么不来看我?多铎好想她哪……

大玉儿在床沿坐下,含泪看着多铎,刚想伸出手臂,听见苏茉尔紧张地喊:格格不要!

大玉儿顿了一顿,还是张开双臂,将多铎揽进自己怀里,落泪柔声道:乖,多铎很快就可以看见额娘了……

多铎闭上眼,流露出一丝微笑:额娘……多铎想你啊……额娘……

多铎的声音逐渐微弱,好半晌,苏茉尔上前,神情黯然地哽咽道:王爷……归天了。

大玉儿一动不动,无声地泪流满面。

此时,多尔衮正在帐篷内熟睡,他突然在梦中呓语:多铎!啊,额娘!团圆了!终于团圆了!玉儿呢?你们看见玉儿没有?玉儿!快出来!你看今晚月亮又圆了,我回来了!回来了!

睡在一旁的小霓子悠悠醒来,愣愣地凝视着多尔衮。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