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6章 哀多铎


翌日,多尔衮与小霓子并骑而行,侍卫们骑马随后。

多尔衮显得有些疲惫而恍惚。

小霓子迟疑地:王爷昨夜……歇得还好吗?

多尔衮点点头:很好啊!

小霓子窥视着多尔衮的神情道:可我怎么老听见王爷在睡梦中喊着“玉儿”……

多尔衮闻言面色微变,拍马疾驰,一个侍卫正要跟上,小霓子伸手阻住,冷冷地道:别过去!王爷想一个人静一静。

众侍卫只好停下,望着多尔衮独自而去。

多尔衮拼命疾驰,擦着眼泪,他冷不丁瞥见树林边有一只鹿在奔跑,迅速在马上拉弓搭箭,每射出一箭时,就吼一句:“誓保吾皇”……“不生异心”……“如有违誓”……“短折而死”!

头三箭都落空了,第四箭终于将鹿射倒。

多尔衮扔了弓箭,仰头狂笑道:死了!死了!看你死不死!死的不是我!不会是我!

小霓子与众侍卫都站着,牵马远远看着狂笑不止的多尔衮,既胆战心惊,又忧心忡忡。

突然,远处尘土扬起,一匹快马疾驰而来,奔到众侍卫附近时,那名满面尘沙的侍卫翻身下马几乎跌倒,喘着气问:王爷呢?

小霓子忙问:发生了什么事?

那侍卫上气不接下气地:豫亲王……出痘……死了!

小霓子与众侍卫悚然而惊。

小霓子惶恐地问:这么突然?

那侍卫答道:发现得晚!太医看时,已经没救了!王爷呢?要不要禀告王爷?

小霓子正思考着,多尔衮的一个贴身侍卫忙道:这会儿不行啊!王爷看来精神很差,恐怕是怔忡的毛病又犯了!千万不能告诉他!

小霓子心想这正是一个好机会,轻斥道:这么要紧的事儿,咱们却瞒着不说,将来王爷怪罪下来,谁担得起?

侍卫忧虑道:可是……

小霓子打断道:我去说!我缓缓地说,不会让王爷过度惊痛。说完,便上马去追多尔衮。

多尔衮把箭从死鹿身上拔出来,得意地大笑:逐鹿,逐鹿,毕竟鹿死我手!哈哈哈……

小霓子驰近,沉着脸下马,一步步走近多尔衮。

多尔衮得意地:小霓子!你看!我……

小霓子打断道:王爷!

多尔衮神情一怔问:怎么了?

小霓子淡淡地答道:豫亲王死了!

多尔衮神色恍惚,不解地问:什么?谁死了?

小霓子大声道:豫亲王,您的亲弟弟……

多尔衮打断道:不对,是鹿死了!我把鹿打死了!

小霓子冷漠地:是天花,把豫亲王折磨死了!

多尔衮突然愤怒地将小霓子一巴掌打倒在地,怒吼道:你胡说什么!多铎好得很,昨儿夜里还来看我!

小霓子轻轻揩着嘴角的一点儿血迹,平静而温柔地道:王爷,这是真的!请王爷千万节哀,千万保重,因为您的怔忡病又犯了!您的身子撑不住了!

多尔衮愣愣地站着,小霓子站起,轻扶多尔衮的胳臂,柔声道:豫亲王的事儿,自然得王爷回京,主持大局。来,王爷上马,咱们得火速赶回去!

多尔衮怔怔地:回去……就可以见着他了!

小霓子叹道:唉!是啊。

多尔衮怔怔地上马,小霓子也飞身上马,用马鞭用力一抽多尔衮的马。多尔衮的马吃痛急奔,他连忙拉紧缰绳,小霓子与众侍卫随后,旋风一样奔驰过郊野。

炎炎烈日悬在当空,多尔衮眼前模糊一片。他回忆着大玉儿凄苦深情无奈的眼睛,回忆着与多铎手足情深的往事,心头像是中了数箭,一阵阵刺痛,终于支撑不住,口里喷出一股鲜血,身子一软,从疾驰的马上摔下来。

后面的小霓子与众侍卫大惊,急忙勒马,马嘶人立,乱成一团。

众人纷纷下马,想抢步上前,小霓子大喊:不要乱!大家别乱动!

小霓子缓缓地走向多尔衮,多尔衮倒在黄沙中,一动不动。

小霓子走到多尔衮身边,跪下轻唤:王爷!王爷!

多尔衮像是全身骨头都散了,好半晌,才微微睁开眼,脸上麻木无情。

小霓子贴在他耳边轻轻地叫道:多尔衮!

多尔衮听见竟微微笑起来,微弱地道:玉儿……

一大群侍卫护着一辆华丽的马车,停在豫亲王府大门外。

小霓子自马车中跃出,接着多尔衮走出马车。阳光刺眼,照得多尔衮一阵晕眩。小霓子想扶着他,却被他阻止,他强自支撑着,昂首站稳。

府内太监穿着孝服,趋前跪下,带着哭声道:皇父摄政王总算回来了!我家王爷突然去世,大事无人主持……

小霓子训斥道:别啰嗦,快通报里头准备,摄政王这就进去了。

太监慌忙应声进去通报。

多尔衮迈步跨入府中,见正厅内白灯白幔一片雪白,哭声隐隐,凄凉无限。

他艰难地朝着正厅缓缓迈步,一面走,一面深情地轻唤道:多铎……多铎!你见到汗父跟额娘了吗?他们好吗?你有没有告状,四哥是怎么欺负我们?你有没有问问,咱兄弟俩到底做错了什么,要受这样的折磨?

当他踏上台阶,到了正厅前,止住脚步,凝视着正厅里多铎的灵位,好半晌,喃喃道:多铎!我的手足,我的亲弟弟呀!

多尔衮突然痛哭失声,颤抖不止。

半晌,小霓子示意太监过来问道:王爷他仙逝的时候,有谁在跟前哪?

太监迟疑地:没有人在跟前……

多尔衮大怒,打断道:你说什么?

太监战战兢兢地禀道:回王爷的话,没有人在跟前,只有一位活菩萨。

多尔衮大怒,用脚踹着他骂道:混账!给我说清楚!

太监惊恐地:我家王爷……他是死在皇太后怀里的!

多尔衮心中一震,呆在那里,半晌不能言语。

夜晚,郊野星光灿烂。

多尔衮独自一人立马旷野,饮一口皮袋中的烈酒,喃喃自语道:玉儿!你没有把我一个人孤零零地抛在旷野中。

多尔衮说着又饮了一口烈酒,感慨道:玉儿!你毕竟不负我!你始终没有负我!

多尔衮长啸数声,惨然而笑。

摄政王府寝室里,多尔衮头痛欲裂,小霓子递上手巾把儿,柔声道:王爷,可好些了?

多尔衮抱头痛苦地:我醉了!这点儿酒,以前……可难不倒我。

小霓子温柔地为他揩脸,轻柔地劝道:王爷是伤心过度了。喝“伤心酒”可不好,格外伤身!

多尔衮问:豫王府那儿可有人来?

小霓子答道:张公公来过,说王爷在府里一坐镇,果然人心就定了,办起事来认真得多,王爷不用操心。倒是何洛会大人……

多尔衮打断,忙问:怎么了?

小霓子为他捧来一杯茶,不紧不慢地禀道:他十万火急地来找王爷,奴才说,王爷这会儿,无论回什么事,怕都听不进去哪!

多尔衮又问:他有没有说是什么事儿?

小霓子想了想道:好像是……大同那地方有个叫姜……姜什么来的……

多尔衮接话道:是姜恗?

小霓子点点头:对了,姜恗!听说他造反了!

多尔衮大惊而起,怒道:他竟敢!他大怒之下就要冲出,小霓子连忙拉住问:王爷上哪儿?

多尔衮大声道:召集亲贵大臣内阁议事!

小霓子问:您就穿这身小褂儿进宫去啊?

多尔衮看看自己的打扮,气恼道:!真是气糊涂了!

小霓子劝道:您看深更半夜的,等明儿个再说。“

多尔衮气哼哼地一屁股又坐了下来。

小霓子细声细气地问:这姓姜的是谁啊?能把王爷气成这样?

多尔衮咬牙切齿地道:姜恗,他原是前明的宣化镇总兵!

翌日,慈宁宫里大玉儿、顺治、洪承畴正商议姜恗造反之事。

洪承畴禀道:趁李闯败走、我大清入关之时,姜恗占领大同一带,当面向摄政王奉表投诚,摄政王封他为将军。后来姜恗曾随英亲王入陕,颇有战功,因而受命统摄宣化、大同诸镇兵马,势力日强一日。

大玉儿关切地问:姜恗是在摄政王手里降的?那他……怎么又反了?

洪承畴答道:八成是得知豫亲王刚去世,摄政王又精神不济。

顺治埋怨道:朝政一直把持在这两人手里,他们一倒下,姜恗便想乘乱兴兵!

大玉儿忧心忡忡道:大同,可是个要紧的重镇啊!

洪承畴点点头:大同城池坚固,难以攻破。为今之计,当速战速决,赶紧运“红衣大炮”前往大同,派英亲王或郑亲王领兵出征。

苏茉尔不屑地:这姜恗也真不自量力!占着几座城池便想得天下啦?

大玉儿微微苦笑:逐鹿天下,对于有野心的人来说,是莫大的诱惑,即使只有一丝机会,他也非要试一试。

顺治讽刺地道:哼,这种反复无常的小人,就是摄政王用高官厚禄收揽的人才?

多尔衮突然出现在门口,涨红了脸,高声赌气怒道:放心!哪个人……敢大胆从我手里翻出去,我就亲手宰了他!

四人闻言皆心惊肉跳。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