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7章 战死疆场


慈宁宫里,大玉儿心神不宁,坐卧不安。

苏茉尔看出了大玉儿的心思,十分担心地问:格格,您瞧摄政王,他能出征吗?

大玉儿摇头道:他在赌气!

苏茉尔皱着眉头:这种事儿,能赌气吗?

大玉儿忧虑地:所以,我真怕他……疯了!

苏茉尔疑惑地问道:格格,会不会是吴尔库霓撺掇的?她究竟想要做什么?

大玉儿沉思道:这会儿人人都知道,吴尔库霓是摄政王忠心耿耿的丫头,如果吴尔库霓只是要害死多尔衮,她有太多机会。我总觉得,她要的不止这些,可是我实在想不出来,她究竟要怎么样。

苏茉尔迟疑地问:该不该……提醒王爷,对她留点儿神?

大玉儿直摇头:吴尔库霓来密告永平之事,对咱们来说,是有功之人,我不能这么做。

苏茉尔担忧地:无论如何,以王爷目前的精神心境,实在不宜出征。

大玉儿怔怔地自语道:我到底……要不要劝他……该不该劝他?

苏茉尔沉默半晌,也仿佛自语般道:王爷这人,有时觉得太可气;有时想想,又觉得他……也可怜!

大玉儿沉默着,心中挣扎着,好一会儿才低声道:罢了,我再给他最后一次机会!

〖KH*3/4〗

夜晚,街道上行人稀少,大玉儿与苏茉尔身穿披风悄悄来到摄政王府。

小霓子行过礼后,领着两人向多尔衮的寝室走去。

她们在寝室外停住,大玉儿深深凝视着小霓子问道: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来?

小霓子毫不犹豫地答道:王爷此时不宜出征,谁都看得出来,除了他自己。我猜……皇太后是想来劝阻王爷?

苏茉尔严肃地叮嘱道:你可别说出去!

小霓子睁圆了眼睛,一副无辜状:说什么啊?我根本没见过皇太后!

大玉儿与苏茉尔微微一笑,心里赞叹这个机灵过人的小丫头。

大玉儿点点头道:小霓子!你放心,我不会提到你的事儿。

小霓子敛起笑容:我说过我不怕。因为我明白,在皇太后心里,还有比爱情更重要的东西。

小霓子敲了敲门,推门进去,轻声道:王爷!有人来看您了!

多尔衮疑惑问:谁?

小霓子将身子让开,大玉儿、苏茉尔闪了进来,两人揭去风帽,多尔衮大吃一惊。

苏茉尔与小霓子相互对视一眼,知趣地退出门去。

烛光下,只剩大玉儿、多尔衮,两人沉默半晌,多尔衮感激地道:谢谢你去看多铎。我很安慰……

大玉儿摇头轻声道:别谢!那是我的一片心,谢了就俗了。

两人又沉默半晌,屋里静得可以听见心跳声。

大玉儿恳切地劝道:我请求你,不要再自寻烦恼,把身子静养好……

多尔衮暴躁地打断道:为什么人人都这么说!我身子有什么不好了?根本没事儿!

大玉儿无奈地摇头道:你嘴硬,我没法子,就算我是白操心好了。不过,我还是要……请求你,不要去大同,不要去打姜恗!

多尔衮勃然大怒:不行!你没听见你儿子讽刺我?说我用高官厚禄收揽的是反复无常的小人?我决不受这种羞辱!就算要死在大同,我也得去亲手杀了姜恗!

大玉儿忙捂住他的嘴,忍不住泪水盈眶,哽咽道:不要说那个字!成年在刀尖上舔血的军人,也不怕犯忌讳!

多尔衮握住大玉儿的手,感动地凝视着她问道:玉儿,你真的怕我死?

大玉儿含泪凝视他,不言不语。

多尔衮试探着问:可是,你也知道,福临长大了,情势逼着我们将正面为敌,不是我吃了他,就是他吃了我。玉儿,你还是怕我死吗?

大玉儿落下泪来,依然不语。

多尔衮神色黯然,半晌方道:我知道,你还是要救他,但会跟我一块儿死。不,玉儿,我不要你死。无论如何,我都不要你死。

大玉儿低下头,用手帕拭着泪。

多尔衮苦笑道:玉儿,你心里有没有过这样的念头,也许,我死了,就什么难题都解决了。

大玉儿摇头:我不愿意任何人死。也不认为,谁死了,就能解决所有的难题。

多尔衮感叹道:我已经了解我自己了。只要我活着一天,我就不会认输!这一点,曾经使我成功,也或许,将会使我毁灭。不过,无论如何,我是不会变了。你明白吗?玉儿!

大玉儿流着泪,投入多尔衮怀里。多尔衮紧紧拥着她,心痛难过地道:玉儿……玉儿……我爱了一世的玉儿,追我魂索、我命的玉儿!你告诉我,我这半生,马上鞍上、刀里枪里,所为何来?该我的,竟然一样也讨不回!我不明白!我不明白!

大玉儿哭得心碎成了无数块,或许很难再缝合。

多尔衮坚定地:玉儿,让我去!只要我活着一天,永远不会认输!这就是我多尔衮!

大玉儿泪眼凝视着他,不能言语。

深宫寂寂,慈宁宫里只听见大玉儿情绪寥落的语声:行行重行行,与君生别离……

大玉儿在窗前用瓜子逗弄着笼子里的鹦鹉,教它念诗:相去万余里,各在天一涯。道路阻且长,会面安可知……

大玉儿吟到这,停住凝思,她仿佛看见多尔衮率领着将士们长途跋涉,满面风尘之色。

沉吟了好一会儿,她继续教鹦鹉念道:思君令人老,岁月忽已……

大同城外,正白、镶白旌旗迎风飘扬,多尔衮驻马在队伍前方,几名亲兵贴身保护。

多尔衮神情严峻,望着城墙上飘扬的大明旗帜。

姜恗身着明朝武官服色,出现在墙头上。

正白旗一名将领越众而出,指着姜恗骂道:大胆姜恗!皇父摄政王亲领正白、镶白两旗精兵到此,还不投降!

姜恗在墙头上哈哈大笑:皇父摄政王?多尔衮病得如何了?还下得了床吗?哈哈哈!

城内士兵亦跟着一起大笑。

多尔衮气得脸色铁青,阳光又正炽烈,他强忍着晕眩,高声骂道:姜恗!你给我滚出来!要是好汉子,就跟我决一死战!用不着连累城里无辜的军民百姓!

片刻之后,城门打开,姜恗率众兵出城,严阵以待。

多尔衮冷笑道:好啊!把压箱底的前明服色都穿上了!姜恗!当年你亲自向我卑躬屈膝、奉表投诚,如今又做了叛贼,居然还想得天下?

姜恗恼怒道:嗦!反正谁有力量,谁就能得天下!

多尔衮大笑:你觉得你有这个力量?你挡得住我八旗雄兵?

姜恗冷笑:豫亲王死了,你又病了!除你二人之外,其他的八旗将领,我自问还有资格拼一拼!

多尔衮恼怒:胡说八道!谁说我病了?

姜恗得意地:如果你没病,一定会用围困之计,逼得我不战而降。如今你却在人疲马困的情况下急着收功,触犯兵家大忌,你要不是病糊涂了,就是……自知性命不长了?

多尔衮原本气得脸色铁青,此时却心念一转,悠然自得地道:姜恗,你太高估自己了!对付你,于我是易如反掌,哪儿需要动用什么兵法!至于,我为什么急着跟你决一死战,因为我要亲手杀了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!

姜恗讥讽道:大话随你说!不过依我看,你也只剩下说这几句大话的力气了!

多尔衮大怒,倏地抽出刀来,直指向姜恗,锐利地盯着他,喊道:谁都不准过来!姜恗,我要用我的刀,亲手割下你的头!

姜恗咬了咬牙,厉声喊道:谁怕你!我今天就要证明,你多尔衮早已是强弩之末!

一语深深刺伤多尔衮,他大声地拍马疾驰,眼中像是要喷出火。

姜恗抓稳了长枪,“驾”地一声催马疾驰,冲向多尔衮。

两骑交锋,激烈搏斗。

多尔衮已受伤多处,却毫无所觉,他用尽全力一挥刀,将姜恗的长枪打得飞上天空,姜恗下意识地抬头看时,多尔衮的刀刺入他胸中。他瞪着多尔衮,多尔衮冷笑道:嘿!强弩之末?

多尔衮用力抽刀,姜恗鲜血喷出,坠落马下。

两白旗欢声雷动,大同城里面却一片混乱。

烈日下,多尔衮仰天大笑,突然他的笑容凝住,低头看见鲜血从自己腹中涌出,脸色倏地刷白,缓缓抬头看天,微微苦笑。

多尔衮的刀落在地上,两白旗将士突然停止了欢呼,紧张地看着多尔衮,多尔衮扑通一声摔下马去。两白旗将士一拥而上,急唤“王爷”。

多尔衮微微睁开眼,嘴角竟然泛起一丝微笑:很好……军人就该……死在战场上……他咬着牙关,忍着疼痛,使尽最后一丝力气,缓缓抬手,从怀中取出当年大玉儿送给他的已染了血的荷包,紧紧抓牢,放在胸上。他发现自己躺在大草原上,远远的一男一女在漫步,是快乐的他与大玉儿。

多尔衮笑意渐浓,眼神平静、温柔、满足……

尘沙不断随风掠过,两白旗将士泪雨纷纷……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