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9章 复仇


摄政王府正厅里,郑亲王济尔哈朗与众亲贵正在灵前商议治丧之事,小霓子浑身缟素白衣,冷冷地站在正厅外,朗声道:奴才吴尔库霓,求见郑亲王。

郑亲王问一亲贵:她是谁啊?

亲贵答道:是摄政王……喔,成宗义皇帝,生前最得宠的丫头。

郑亲王迟疑了一下道:哦?你进来吧!

小霓子冷静地走进来,也不行礼,她身后跟着两个抬衣箱的侍女,侍女战战兢兢地放下箱子后,行礼退出。

郑亲王严肃地问:吴尔库霓,你要见本王,有何话说?

小霓子大声道:成宗义皇帝薨逝之前,只有奴才在侧,奴才要转达遗命!

众人十分惊讶,面面相觑。

郑亲王镇定地问:成宗义皇帝有何遗命?

小霓子冷静地答道:成宗义皇帝生前,不知死后将会追尊为帝,特嘱奴才,在入殓之时,一定要将早已备下的八团龙黄袍、东珠朝冠、黑貂褂,一块儿放进棺材里。只因生前没有机会穿,死后也要带走。

众人神情大变,惊疑不定。

小霓子微微一笑:奴才对成宗义皇帝忠心耿耿,转达了遗命,奴才的责任也就了了!

一个贝勒大声怒叱道:私下藏有这些御用服饰,这……这不是……谋逆大罪吗?

众人见风转舵,纷纷怒斥多尔衮“阴谋篡位”、“图谋不轨”、“罪不容诛”……等等。

郑亲王冷静地看着小霓子问道:吴尔库霓,你这么做……会害你主子有什么样的下场,应该知道吧?

小霓子大义凛然地道:我当然知道他会有什么下场,我且偷生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!他落到这个地步,没错,是我害的,不过我告诉你们……

她把话打住,用鄙夷的眼神扫视全场,接着用骄傲的语气继续道:我主子,他比你们强多了!他才是个男子汉、真英雄!

众人大怒,厅堂里一片哗然。

小霓子舒了口气,微笑道:怨已了,恩未报,我该跟着去伺候了!说着她突然从袖中抽出一把尖刀,喊道:王爷!等等奴才!

小霓子突然将尖刀刺进自己心口,众人大声惊呼。

小霓子倒在地上,鲜血流了一地。

好半晌,才有一个贝勒走上前去,打开衣箱,果真取出龙袍和朝冠。众人悚然而惊,不敢置信。郑亲王眼中闪过一道锐利的寒光。

养心殿御案上堆着许多奏折,顺治随手翻阅,神情恼怒中却有一丝喜色。

他耳畔响起许多不同的声音:“独专威权,妄自尊大……”、“不奉上命,概称诏旨……”、“欲于永平置圈房,偕两白旗移驻……”、“显有悖逆之心,阴谋篡位……”

郑亲王更是慷慨陈词,激昂澎湃:多尔衮以皇父摄政王名义,在朝中排黜异己、独擅威权,种种僭妄,不胜枚举。如今更发现其私制帝服,藏匿御用珠宝,可见其心可诛。臣今冒死奏闻,伏愿重加处置。

众官员齐声喊道:皇上圣明,臣等伏愿重加处置。

顺治眼中燃烧着报复的欲望,却仍有一丝顾忌,沉吟不语。

大玉儿在佛堂内上香,神情冷静。

顺治在一旁观察着她的神情,说道:皇额娘,参告摄政王种种不法的奏章,如雪片一般纷纷不绝。其中有许多是罪证如山,甚至谋反……也确有实据。儿子若不处置,只怕亲贵不服,也难杜天下臣民悠悠之口。

大玉儿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:你瞧着办吧!用不着告诉我。

顺治见大玉儿异常平静,不露一丝情绪,心里却有点儿惴惴不安。他想了想,轻声道:大家都要儿子严加处置,儿子也是不得已。皇额娘,您会谅解吧?

大玉儿淡淡地:国有国法,该怎么办就怎么办!

顺治略微松了口气,行礼道:谨遵皇额娘教诲,儿臣告退。

顺治转身出去,大玉儿头也没回。

苏茉尔有点儿紧张,低声道:听说那些什么龙袍、朝冠,都是吴尔库霓供出来的。王爷已经死了,她为什么还要这样做?

大玉儿苦笑道:如果只是要多尔衮死,那吴尔库霓的机会太多了!不,光是人死,还不足以平她心头之恨。她要多尔衮的名声、荣耀、功劳,都一起跟着他死,这才算报了仇!

苏茉尔不解地问:那……皇上、郑亲王他们,想做什么呢?王爷死都死了,还能怎么样?

大玉儿苦涩地:我不是说过吗?等着瞧吧,接下来,还有一场雷滚九天的大风波!

养心殿里,庄严肃穆,气氛紧张。

顺治坐在御案后威严地宣布:多尔衮,罪证确凿,罄竹难书!祖制不可违,国法不可欺,以多尔衮为首的这班乱臣贼子,理当严加处置。多尔衮,削爵,去谥号,撤庙享,财产入官,黜宗室籍!永远不承认他是爱新觉罗皇室的一员!至于多尔衮的同党,全部按律问罪,绝不宽贷!

郑亲王等人大喜,齐呼道:皇上圣明!

顺治感到一股复仇的快意。

慈宁宫东暖阁里,大玉儿正在指点一个宫女的针线活儿,苏茉尔着急地掀帘进来。

苏茉尔对宫女道:你先出去!

那名宫女忙退了出去,大玉儿关切地看着苏茉尔。

苏茉尔面色沉痛地:格格,十四爷他真的被削爵,去谥号,撤庙享,财产入官,逐出宗室!还有,英亲王被赐死了!

大玉儿脸色大变,喃喃道:连阿济格……也逃不过……

苏茉尔气极败坏地接着道:还有,说是摄政王同党的满汉大臣,抓了五十多个,个个都有论死的罪名!听说他们还要拿何洛会千刀万剐!

大玉儿呼出一口气,靠在椅背上,显得很无力,她悲叹道:来了,大风波来了!该来的,总要来的。

苏茉尔焦急地哀求道:格格,这样下去,莫非还要拿王爷当众鞭尸、挫骨扬灰,他们才甘心?也不要做得太过了!硬把人踹下十八层地狱,万劫不复,这……未免太狠了!格格,您怎么不说句话?您总该说句话呀?

大玉儿痛不欲生,但无力地摇摇头:这会儿,我什么都不能说。说了,只怕更坏事。

苏茉尔难过地叫:格格……

大玉儿突然坐直身子,抓住苏茉尔,盯着她一字一字道:传我的意思,慈宁宫上上下下,不准议论朝局,一个字也不准议论!

养心殿里,顺治拿着朱笔批奏折,批完,十分快意地拿起奏折看。他不禁微笑着道:十四叔,你落到了今天,是你自己的错,可别怪我!

小唐匆匆跑进来禀道:跟万岁爷回话,十一阿哥来了!

顺治惊喜地站起,只听见博果尔的喊声愈来愈近:皇上哥哥!皇上哥哥!顺治忙迎上去,两人欢喜拥在一起。

博果尔面带喜色地:皇上哥哥!我回来了!

顺治打量着博果尔笑道:博果尔!瞧你!黑了,也壮了!

博果尔精神头十足地道:我额娘叫我去镶蓝旗学练兵,我原本还老大不愿意,没想到,竟然学出兴趣了!我感觉到,祖宗的光荣,八旗的军威,就在我血液里,让我整个人都活过来了!回想从前,只晓得淘气胡闹,真蠢啊!

顺治猛地一拍博果尔的手臂叫道:好!博果尔!将来,我做贤君,你做名将!咱们哥俩儿一条心,巩固大清基业,给祖宗挣面子!

博果尔大声道:放心好了,皇上哥哥!哪儿有仗打,博果尔头一个自请出征!

小唐连忙赔笑道:十一阿哥!万岁爷亲政,准是四海升平,无仗可打!

顺治与博果尔都笑了。

顺治笑着训斥道:小猴儿!谁要你拍马屁!

博果尔看着顺治道:皇上哥哥!瞧你也是喜上眉梢,如何,亲政的滋味,不错吧?

顺治感叹道:唉!越是深入政务,越是感觉到责任重大啊!

小唐插嘴道:请示万岁爷,这会儿就用膳呢,还是……

顺治吩咐道:就在这儿吧!博果尔,好久没见了,咱们学大人,也来喝两杯!

博果尔笑道:何必“学大人”!皇上哥哥,咱们已经是大人啦!

顺治与博果尔相互拍打着哈哈大笑。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