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11章 大婚将近


养心殿里,顺治恨恨地将奏章一摔。小唐暗暗摇头,忙将奏章拾起放好。

博果尔正好进来,笑道:皇上哥哥!干啥发这么大的脾气?这阵子肃清了多尔衮一党,您还不痛快、还不解恨啊?

顺治烦恼地:还不是跟蒙古的婚约,连郑亲王都领头催我大婚!真是讨厌极了!

博果尔理所当然地说道:从玛父到皇阿玛,对蒙古后妃都礼重有加,咱们大清少不得蒙古四十九旗的支持。所以皇上哥哥,你是注定要娶位蒙古格格的!

顺治不悦地:可是这位蒙古格格,我讨厌她!以后我这日子可怎么过!哼!我不是皇上吗?亲政后不就可以随心所欲了吗?为什么还是挣脱不了这层束缚?

博果尔开玩笑道:皇上哥哥,听说我那皇后嫂子……

顺治不高兴地打断道:别开玩笑啊!

博果尔点头:好吧,听说吴克善王爷的女儿,生得好极了,见过的人都夸赞,说不定大婚之后,你们一双两好,迷得你都忘记曾经讨厌她了。

顺治赌气道:不可能!我永远忘不了!

博果尔笑着问:皇上哥哥,你这么坚决,莫不是……另有一个心上人?

顺治有些不好意思地:哪儿有啊!

博果尔嘻嘻笑道:瞧你的样子,准有!小唐!过来!你说,有没有啊?是哪家格格?

小唐吓一跳,赔笑道:这……这奴才哪儿知道啊!

御花园里,大玉儿在绕弯儿,神情苦恼,唉声叹气。

苏茉尔劝道:格格别发愁,吴克善王爷这么有把握,想必荣惠郡主真是艳冠群芳,由不得皇上不动心!

大玉儿叹道:你忘了先帝怎么对宸妃姐姐吗?不管她病到多憔悴,先帝的深情至死不渝。唉!“承恩不在貌”啊,讲究的是投缘。况且,福临又处在亲政的热头上,不是凭他心意选的皇后,他准会觉得没面子。

苏茉尔出主意道:如果是因为这缘故,咱们何不想法子,换个方式,让皇上觉得是他自个儿做的主,圆上他的面子,心里或许就舒坦了。

大玉儿忙问:想什么法子?

苏茉尔想了想,说道:“秀女”三年一选的章程已经订下,何不趁着这个机会,办一次“秀女”大挑?

大玉儿皱着眉问:真的任他挑?

苏茉尔:当然事先要跟皇上说好,告诉他非选荣惠郡主的理由啦。只要对外说起来,这皇后是皇上自个儿挑的就成了。

大玉儿沉吟道:如果福临愿意,这倒不失为一个好法子。

苏茉尔自信地:皇上的性情吃软不吃硬,见咱们费尽心思,造出台阶给他下,想让他夫妻圆满;照理说,皇上应该不至于再闹别扭了。

大玉儿微微一笑:谁想的主意谁去准行!不如,你去探探口气?

苏茉尔一怔,苦笑道:真是!奴才这多嘴好事的脾气,哪一天才改得了!

第二十七章

养心殿里,顺治提着朱笔,看着奏章,苦恼而迟疑道:我能用什么理由去驳回大婚呢?

博果尔笑道:驳不回,就依了吧!

顺治赌气道:宁可做和尚,也不依!

小唐道:万岁爷,这话可别轻易……

此时,苏茉尔进来笑道:哟,谁要做和尚呀?她看见顺治,行礼道:皇上吉祥!

顺治忙道:苏嬷嬷快免礼!

苏茉尔道:呀,十一阿哥也在啊?听说阿哥如今也出息了,都能练兵打仗了!皇太后听说,心里很是欢喜呢!

博果尔道:对了,我得去跟皇太后请安了!

顺治拉住他道:博果尔,你别走啊!

博果尔笑道:我可不待这儿!苏嬷嬷八成是来做说客的,讲起道理来是一套儿又一套儿,我可受不住,准得打瞌睡!

苏茉尔笑道:你呀!将来娶了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儿,人家再怎么念叨你,你也不会嫌烦吧?

博果尔摆手道:别别别!我最怕人念叨!将来选秀女的时候,苏嬷嬷可得帮我挑个不说话的。

苏茉尔戏谑道:不说话的,那就只有哑子,那你也要?

博果尔拍手笑道:要!就算是哑子,也比唠叨的碎嘴子好!

苏茉尔道:别瞎扯了!要请安就快去,皇太后要歇中觉了!

博果尔哈哈一笑道:皇上哥哥恕罪,臣弟帮不了你,这就走啦!

苏茉尔吩咐道:小唐!送送十一阿哥,然后外头守着,别进来!

小唐答应一声,送博果尔退出,劝谏的眼神看一眼顺治,才关门。

顺治闷闷地道:苏嬷嬷,我真羡慕博果尔。

苏茉尔问:怎么呢?

顺治道:他都可以选择自己的婚事!我就不行!

苏茉尔道:我明白皇上的心情,所以帮您想了法子,让您也能够自己选择婚事!

顺治惊讶道:真的吗?

慈宁宫里,大玉儿刚歇完午觉醒来,听了苏茉尔的报告,有些惊讶地问道:真的?皇帝答应了?

苏茉尔道:是啊!他想了一想,便答应了!

大玉儿想了想,苦笑着摇摇头:答应得太干脆,这就有点儿问题了!

养心殿里,顺治兴奋而得意,笑道:哈,她们当我是小孩儿,想哄我;我便来个“将计就计”,也哄哄她们!到了“秀女大挑”的时候,我啊,就选宛如做皇后!你说好不好?

小唐迟疑道:好是好,不过,听说挑秀女,得一关一关挑选!头几关都没有被刷下来的,才到得了皇太后和万岁爷跟前哪!

顺治道:宛如那般的才貌性情,怎么会被刷下去!

小唐迟疑地问道:万一……宛格格自愿被刷下去呢?

顺治愣住了:这……

小唐道:想被选上,难!想不被选上,那还不容易!只要说自个儿身子不好,奔走伺候的事儿难以胜任,这不就结了?所以奴才说,也得宛格格愿意才行!

顺治道:那……那我们再去找她……

小唐慌忙摇手道:不好吧万岁爷!上回多险哪!奴才再也不爬墙了!

顺治生气地骂道:胆小鬼!

慈宁宫,苏茉尔想了想,道:依我看啊,不如这样,接荣惠郡主进宫来玩儿几天,咱们瞧瞧皇上对她的态度,再做决定?

大玉儿问道:单邀她,是不是太露痕迹了?

苏茉尔道:再多邀几位格格,就不露痕迹了。

大玉儿叹道:,想起来了,几年前,我不就留了几个小格格在宫里玩儿吗?我记得,仿佛有……

苏茉尔道:一位也是蒙古格格,叫孟古青,格格喜欢她性情爽朗。另一位很秀气的,是……喔,鄂硕大臣的女儿。

大玉儿道:对了,她叫宛如。我还交待过鄂硕,好好儿照顾她呢!

苏茉尔嘻嘻一笑道:看看这些孩子长大了是什么模样,一定很有趣。

大玉儿想了想道:那……就把她们都邀来吧!

苏茉尔喜道:太好了,咱们也许久没有热闹热闹了!

小唐硬推着顺治走近慈宁宫。

小唐道:万岁爷!您就跟皇太后请个安,照个面,人家格格又不会吃了您!

顺治道:我不要见她!这么突如其来的,我可没有好脸色给她看!

小唐道:见一见嘛!说不定叫什么“一见钟情”呢!

顺治道:去你的!让我走!就说我头疼……脚疼……不,全身都疼!

小唐道:请不到万岁爷,恐怕奴才的屁股就要真的疼了!

两人拉拉扯扯地走近宫门,听见大玉儿的声音:唉呀!几年不见,一个个出落得花朵儿似的!叫人爱极了!

贵太妃恭维道:尤其是荣惠郡主,跟皇太后当年啊,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!

顺治挣脱小唐,整整衣服,不悦地道:算了算了!进去就进去,横竖我正眼也不看她,请了安就走!

顺治冷着一张脸,转身跨进宫门,却一眼看见董鄂,惊得他转身又出来了,跟小唐撞了个满怀。

大玉儿、苏茉尔、贵太妃也都惊异地看着门口,不明白怎么回事。

贵太妃道:?那不是皇上吗?

小唐捂着被撞痛之处,压低了声音急道:万岁爷!您怎么啦!

顺治紧张地喘着气,低声问小唐:快!偷偷往里看一眼,那穿湖绿缎子的,是不是宛如?

小唐一听也好奇,真的偷偷贴门张望,低声喜道:是啊!是宛格格!

顺治心中狂喜,对小唐嗔笑道:怎么不告诉我也有宛如?那我早就飞来了!

小唐道:冤枉啊!奴才哪儿能知道这么仔细!

顺治深吸了一口气,喜气洋洋地转身跨进宫门。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