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1章 董鄂展琴艺


夜晚,慈宁宫寝殿里,大玉儿手里拿着方才喝茶的木碗,想心事。苏茉尔上前道:格格累了一天,不早点儿安置。还跟荣惠郡主说了半夜体己话!

大玉儿道:我是担心她娇生惯养,不明白怎么做妻子做皇后,恨不得把半辈子心得,一股脑儿都告诉她。她说着坐到铜镜前,苏茉尔帮她卸妆。大玉儿看着手中的木碗道:好久没这么说说笑笑了。几个孩子聚一块儿,花样还真不少。苏茉尔,你说皇上对娜木钟……怎么样呢?

苏茉尔道:瞧不太出来啊!不过,方才我悄悄儿地问皇上,喜不喜欢荣惠郡主。

大玉儿忙道:哦?他怎么说?

苏茉尔答道:皇上笑一笑,跟我说,总之他的皇后,就在这三位格格当中。

大玉儿摇摇头,笑道:这孩子!

苏茉尔笑道:想不到皇上会害臊,其实,除了荣惠郡主,还能是谁嘛!

大玉儿一怔,看着手中木碗,想了想,道:唉呀!我瞧宛如那孩子,跟福临性情倒相投,会不会……是看中了她?

苏茉尔一怔道:啊?会……会吗?

大玉儿道:咱们冷眼旁观,再多瞧瞧!

御花园里,董鄂在亭中弹七弦琴,顺治等人坐着倾听,小唐、春雨站在一旁。

一曲既终,余音袅袅,顺治、青格格、博果尔不约而同鼓起掌来。

董鄂道:皇上,这张宋琴“枕流”,音声清越,果然不凡。

顺治道:琴好,也得弹得好,宛如的琴艺真不负这张名琴。

博果尔道:皇上哥哥,那就把这张琴赏给宛如吧!

顺治点头道:好啊!

董鄂忙摆手道:不不不,奴才可不敢受这么贵重的赏!

顺治道:宛如,那你要答应我,时常弹给我听!

博果尔道:宛如又不住宫里,倒是我,能随时上鄂大臣家登门造访,一饱耳福!

顺治见博果尔一脸得意,不禁有些懊恼。

青格格道:十一阿哥,瞧你听得挺乐,你听得懂吗?

博果尔道:我……我觉得好听就是了!你呢?你又听得懂吗?

青格格道:当然听得懂!这首曲子不错,就是不够热闹!

董鄂掩口一笑。

董鄂道:姐姐!这首曲子叫做《长门怨》,一热闹,可就不哀怨了!

青格格道:这《长门怨》是在怨什么?

董鄂道:西汉的陈皇后,失宠于汉武帝,被冷落于长门宫。陈皇后赠金给司马相如,请他写了一篇《长门赋》,诉说她心中的愁闷和相思……

顺治道:这汉武帝太不应该!既然宠了陈皇后,就不该冷落她。

董鄂淡淡一笑道:古来后宫,佳丽无数,哪个能够长保宠爱?

顺治凝视着董鄂,意在言外地道:我不同!弱水三千,吾只取一瓢饮。

董鄂羞红了脸,垂下眼眸,无意识地拨着琴弦。

博果尔道:宛如,这首曲子别弹了,没的白伤心!反正将来谁娶了你,一定疼你爱你、听你的话,让你心里一怨也不怨!

董鄂羞得低声道:十一阿哥说到哪儿去了!

博果尔道:不信的话,我跟你打赌,如果你嫁给我,绝不会再弹这首“什么怨”!

众人一惊,不禁大笑。

顺治却瞪了博果尔一眼,十分不悦地训斥道:婚姻大事也可以拿来赌戏吗?出言不逊,还不快向宛如道歉!

博果尔不服道:就算我出言不逊,宛如也没怪我啊!是不是宛如?

董鄂低声道:十一阿哥心直口快,想来是无意的,我不怪你!

博果尔得意道:看吧!我说她不怪我!

顺治不悦道:你哪是什么心直口快!根本是莽撞唐突。

青格格笑着摸摸脸道:哟,这里谁吃了辣椒,怎么……辣辣的呀?

小唐连忙凑趣打圆场道:都是宛格格的琴艺太好了,惹得万岁爷和十一阿哥都为那什么陈皇后抱不平!

青格格笑道:宛格格的琴艺好,你又听懂了?

小唐赔笑道:奴才哪儿听得懂啊!奴才是用看的!

青格格问道:用看的?

小唐道:奴才从没见过十一阿哥专心坐了这么久,还能不动不笑不说话,所以可见宛格格的琴艺好呀!

听小唐这么一说,众人都笑了。

娜木钟、阿岱远远听见笑声,望向他们,见众人围着董鄂说笑,嫉妒之心油然而生。

娜木钟道:哼,那“半个小南蛮子”,还真有狐媚人的本事!

寿康宫里,贵太妃正做针线,博果尔突然进来急切道:额娘!我求你一件事儿!

贵太妃道:又缺钱了?儿啊!咱们的月例银子已经是宫里头一份儿,也禁不起你这么敞开来花呀!

博果尔道:广结善缘,自然要多请客,我又没花在自个儿身上!

贵太妃笑道:你啊!自个儿好热闹罢了!

博果尔道:额娘!我想求你的是另一件事儿!

贵太妃问道:啥呀?

博果尔不好意思地道:我……我想要宛如做媳妇儿!

贵太妃诧异道:什么?你……想要宛如做媳妇儿?你什么时候看中她的?

博果尔道:也许是小时候,也许是方才。唉呀!我自个儿也不知道,您也甭管!只说帮不帮我!

贵太妃迟疑道:宛如……“半个小南蛮子”!文里文气,扭扭捏捏,哪像咱们满洲格格!要我,就跟她合不来!

博果尔道:娶媳妇儿的是我,我跟她合得来就行了!

贵太妃笑道:你又怎么跟她合得来啦?

博果尔忸怩道:我……我看见她,心里就欢喜嘛!

贵太妃含酸道:哟,那怎么看见额娘就心烦呢?

博果尔道:谁让额娘老是叨叨我!你看宛如,轻易不开口,一说话,就让人听得心坎儿里熨帖舒服!还有她眉眼间的神情,那么温柔,一见到她,什么烦心的事儿都忘了!

贵太妃道:臭小子!将来准是有了媳妇儿忘了娘!

博果尔道:额娘,您别冒酸,宛如那性情,她会孝顺婆婆的!

贵太妃道:是吗?

博果尔想了想,笑道:有件事儿,准能让您心动!宛如她阿玛鄂硕,沉稳能干,郑亲王很器重他!娶到了宛如,咱们不是跟郑亲王又近一层?

贵太妃精神一振道:是吗?这就值得花点儿心思了!

博果尔道:所以额娘,你一定要帮我!

贵太妃道:“秀女大挑”就快到了,宛如要是没被选中,撂了牌子,那还好办,托郑亲王去提亲,鄂硕不会不答应。就怕宛如被选上,虽然皇后早就内定是荣惠郡主,可还有两个妃子的名额!要是皇太后、皇上都中意她,那就麻烦了!

博果尔道:我不管!额娘,你一定要想法子帮帮我!

贵太妃道:不是你自个儿说的?“我跟皇上哥哥这么好,有什么不能让的?”

博果尔语塞道:他是皇上,要多少女人没有!我只喜欢这一个,他应该让我!

贵太妃道:你冷眼瞧着,皇上对宛如……是什么个态度?

博果尔道:嗯……仿佛也很喜欢她,今儿还为了她,跟我杠上了!

贵太妃道:好!就冲这个!一方面是为你,一方面是为了报复他们母子,你放心,我总会想法子,把你心爱的人儿弄到手!

博果尔大喜道:谢谢额娘!

小唐提着灯,领着董鄂、春雨走在宫中甬道里。

董鄂突然停下道:小唐!你一会儿说是贵太妃要见我,一会儿又说皇上也在那儿,语焉不详的,让人越想越不对。你要是不说个明白,我这就回去了!

董鄂转身要走,小唐忙跪下:格格!您别走啊!好吧,奴才招了!是万岁爷,万岁爷要奴才一定请到格格,有件古董要请格格赏鉴。

春雨道:这也算不得急事,何不明儿个再去?

小唐道:白天里没有单独见面的机会!唉!春雨姐姐,你不晓得!不过格格,您是明白的呀!可怜万岁爷一片诚心,您就走一趟吧!

董鄂犹豫了。

养心殿外,小唐拉着春雨来到僻静处,问道:春雨姐姐,你跟宛格格多久啦?格格待你怎么样?

春雨道:我跟格格十年,格格待我好极了!

小唐道:哟,日子不短了。姐姐,我告诉你一个秘密,千万不能说出去啊!

春雨别过头去道:那你就别说!反正与我无干的事儿我也没兴趣!

小唐道:宛格格的终身大事,跟姐姐相不相干啊?

春雨回过头来,惊讶地望着小唐。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