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2章 顺治表白


养心殿里,顺治惊喜地走向董鄂,紧握住董鄂的手道:宛如,你来了?宛如,宛如!我不知该怎么说才好!我多想找你,却又怕你……

董鄂轻轻挣脱道:皇上不是说,有件古董要给我看?

顺治一笑道:没错儿!

董鄂道:在哪儿啊?

顺治转身取来那个已褪色的美人风筝。

董鄂一怔道:这……

顺治道:你记不记得,小时候,我第一次在宫里见到你,我们放风筝玩儿?

董鄂一怔。

顺治继续道:你说小唐的风筝扎得好,我叫小唐赶紧着给你再扎一个!我兴冲冲地带着新风筝去找你,皇额娘却说,你阿玛已经接你出宫,就要去江南了!我记得,当时心里又气又急,还哭了一场,直嚷着要皇额娘把你阿玛调回来呢!没法子,只好叫小唐把这风筝好好儿藏着,等你回来。

董鄂缓缓转身背对顺治,心慌意乱地看着那风筝。

顺治道:如果不是为了你,谁会把个风筝收藏这么些年!所幸,天缘巧合,让我又遇见你。宛如,这一回,我不会再让你消失了!我要永远跟你在一块儿!

如此坦诚的告白,令董鄂心中一震。

春雨听完小唐的话,惊异地道:你说的是真的?

小唐道:自然是真的,这种事儿,我还敢“裱糊匠上天,胡云”吗?

春雨道:可是……格格她……从没说过一个字……

小唐道:神情呢?

春雨想了想道:神情倒是……有时候会恍恍惚惚,自顾自地笑了起来,问她,她又不承认。

小唐道:这就是了!跟咱们万岁爷一个样儿,我看他们俩……

小唐做了个相爱的手势,春雨还是有点无法置信。

董鄂放下风筝,垂眸道:为什么你不告诉我……你的身份?

顺治道:宛如,请你原谅我。为了这皇帝的身份,我从来就没有什么朋友。自从遇见你们,我才第一次体会到那么自在轻松的友朋之乐。还有你,宛如,你是那么……那么奇妙的女子,越接近你,越不能离开你。你有满洲格格的爽朗,也有江南女儿的妩媚;你多才多艺,巧手慧心,更可贵的是知书达礼、见解过人。宛如,跟你比起来,别的女子大多言语乏味、面目可憎。我真的不能没有你,无论如何,我都要跟你在一块儿!

董鄂心乱如麻道:皇上,不要说了!

顺治道:好,我不说,你说!记不记得,你还有一句话没说完哪!那天在园里,你说,其实你对我……下一句呢?你对我怎么样啊?

董鄂道:我……我对你……还是别说了!八旗女子,终身不由自己!

顺治急道:我一想到,万一把你嫁给了那些粗莽汉子,我就心疼得快死掉!不行!绝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!宛如,我不会委屈你!我……我要娶你做皇后!

董鄂大惊道:皇上可别这样说,谁都知道,荣惠郡主就是未来的皇后!

顺治赌气道:我不要!我心里根本没有位置容下她!而且皇额娘答应我,“秀女大挑”就是让我自己选皇后!

董鄂半信半疑道:这……不太可能吧?

顺治道:你放心,我一定要办到!

董鄂道:可是,我并不想当皇后啊!

顺治道:我知道,你并不喜欢这些天家富贵、繁文缛节,其实我跟你一样,想过着自由恬淡的日子,可是老天却把我生在帝王家,这是我改变不了的宿命。只要有你在我身边,我们可以身在宫廷心在野,只要我们厮守在一起的地方,就是桃花源!

董鄂苦笑道:皇上,您想得太天真了。我隐隐有个感觉,这事儿不会那么单纯,不是我们想在一起,就能……

顺治惊喜打断道:你承认了?你承认你想跟我在一起了?

董鄂语塞道:我……我没有这么说!

顺治一怔,忙去翻书找出那片董鄂在西山摘给他的红叶,说道:宛如,我时常看着这片红叶,想念你,你瞧!

董鄂接过细看,喃喃念出红叶上的字:人道海水深,不抵相思半。海水尚有涯,相思渺无岸。她心中为之震荡。

顺治道:这就是我想对你说的话!你呢?宛如,不要折磨我!也给我一句话!

董鄂迟疑道:我……

顺治道:我不信你心里没有我!除非你说,你对我毫无一丝感情,我就死心!

董鄂转身背对顺治,流下一滴泪,咬着唇,挣扎了半晌,硬声道:皇上,我对你……毫无一丝感情,你还是死了心吧!

董鄂把红叶放下,快步出去,顺治愣住,失望灰心已极。

董鄂快步走出养心殿,春雨压低声音唤着她道:格格!格格!

董鄂哽咽道:明儿个就禀明皇太后,咱们回家!

小唐一怔,忙转身进殿。

这一切,都被躲在暗处的阿岱看得一清二楚。

慈宁宫厢房里,阿岱对娜木钟低声报告所看到的一切。

阿岱道:真的!方才我亲眼看见宛格格从养心殿出来!

娜木钟神色微变。

寿康宫里,娜木钟朝上微微一蹲,贵太妃连忙站起扶住道:郡主千万别多礼!您可是未来的皇后,我不敢当!

娜木钟微微一笑,也不谦逊,便坐下了。

贵太妃道:郡主就是有这么堂皇的贵气,天生的皇后命!嗯……不过啊……

娜木钟沉不住气地道:怎么呢?

贵太妃道:这回的“秀女大挑”,要正式册立一后二妃。皇后是红花,二妃是绿叶,绝不能让绿叶的风头盖过红花。

娜木钟矜持地微微一笑,表示不足为虑。

贵太妃道:说实话,郡主的品貌是谁也比不上。可是……比方说吧!先帝曾经宠爱郡主的另一位姑姑宸妃,这事儿您听说过吧?

娜木钟点点头。

贵太妃道:要说当年的宸妃啊,论德不如皇后,论貌不如庄妃,可先帝就是喜欢她,成天形影不离,真让人想不透。只能说,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儿吧。可是当时为了宠她,不知惹起多少风波。闹得皇后生闷气,庄妃受委屈。唉!这样可不好哟!郡主,您也不能轻敌啊!一山都不能容二虎了,何况是宫里!

娜木钟神情逐渐凝重起来。

慈宁宫花园里,娜木钟添油加醋地向吴克善告状。

吴克善不悦地皱眉道:有这种事?

娜木钟道:真的!阿岱亲眼看见的!阿爹,那个小南蛮子可会狐媚人了,引得皇上啊、十一阿哥啊,都成天在她身边转,有说有笑;还有,连皇太后都很喜欢她!这几天,她出宫回家,皇上除了晨昏请安,根本就不踏入慈宁宫了。我瞧那个小南蛮子不简单,拴住了皇太后跟皇上的心不说,弄得不好,她心里还巴望着当皇后呢!

吴克善怒道:她敢!

娜木钟道:就算她被封妃,要我天天看见她,也是够烦人的!阿爹,我不要!

吴克善道:宝贝女儿,你放心!咱们科尔沁的皇后何等尊贵!阿爹会想法子,决不让那个小南蛮子诡计得逞!

董鄂躺在床上,怔怔地流着泪。春雨端点心进来,董鄂忙转向里床拭泪。

春雨叫道:格格!这几天您都没有好生吃东西了,我炖了碗燕窝粥,起来尝一尝吧?

董鄂哽咽道:我不饿。

春雨道:对了,十一阿哥听说您身子不爽,光是今天就两回派人来请安了!

董鄂问:十一阿哥?

春雨走到床前,低声道:格格!皇上究竟说了什么,让您气得这么匆忙出宫?

董鄂哽咽道:我……不是气。

春雨道:小唐跟我说了,我这才晓得,原来皇上和格格之间还有这段缘故……

董鄂翻身坐起,惊讶道:他告诉你了?

春雨在床沿坐下劝道:格格!照他说,皇上对您倒是一往情深,您对皇上呢?

董鄂抱膝沉吟了半晌道:我急着出宫,就是怕……再这么见他,我会……管不住自己的心……

春雨道:这么说,您的心,也在他身上喽?那有什么好怕的呀?咱们董鄂氏,也是满洲八大贵族之一,论身份又不低。

董鄂道:不是的!春雨,我从小就听多了,深宫里的是非恩怨,可怕得很!我……虽然很喜欢皇上,可是,实在没有勇气,去面对那些……

春雨道:要不,就嫁给十一阿哥?

董鄂道:你别开玩笑了!

春雨道:十一阿哥瞧您的眼神,对您那副殷勤……可有意思了!十一阿哥虽不如皇上文质彬彬,却另有一种热情豪爽的风采;他是直肠子,藏不住话,倒是好相处。阿哥成亲以后分府另居,深宫里再多是非恩怨,也缠不到格格身上。

董鄂嗔道;瞧你,说得还有形有影儿了!

春雨道:格格,终身大事,可不能草率。如果您也喜欢皇上,这倒不错啊!我瞧皇上也怪可怜的,恐怕连说个体己话的人都找不到!

董鄂抱膝沉思不语。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