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5章 非多尔衮不嫁!


翌日,哲哲把莽古思请到清宁宫厢房,有些惴惴不安地说出昨晚与皇太极的想法。莽古思沉吟着,掂量着,大约有一炷香的工夫,突然他神情开朗地一拍大腿,说道:好啊!这真是个好主意!

哲哲含笑:我就知道父王会赞同。

莽古思:咱们科尔沁不善打仗,偏偏强邻又这么多,东有大金国,西有察哈尔,再加上南方的大明朝,哪一个也得罪不起。惟一的生存之道,就是广结善缘。

哲哲点点头:我明白,所以父王将我嫁来大金,把玉儿的姐姐海兰珠给了察哈尔,这都是父王为子孙的深谋远虑。

莽古思叹道:是啊!如今大明朝积弱不堪,察哈尔全盛已过;依我看,皇太极干练精明,有守成的能耐,更有开创的雄心,大金恐怕还会更兴旺。趁这个时机,跟大金再结一层深厚关系,真是太好了!

哲哲接着说道:况且玉儿又是嫁在我身边,父王什么也不必担心。

莽古思点点头:是啊,听说海兰珠在察哈尔过得并不好,我听了也烦恼。玉儿在你身边,我自然宽慰……

莽古思突然把话打住,看着哲哲,迟疑地说道:只不过……

哲哲微微一笑:父王心里想什么,就直说了吧。

莽古思有些忧虑地:我想,玉儿生得出色,年纪又轻,皇太极难免宠爱她……

哲哲安慰道:父王请放心,大汗与我是结发夫妻,相知很深,情分也厚,我更不是那种拈酸吃醋的人。更何况,父王为子孙深谋远虑,今日女儿想出这法子,同样也是在为科尔沁的前途打算啊!

莽古思欣慰地点头,笑道:说得好,说得好!

哲哲认真地:父王,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?

莽古思答道:自然!待会儿我就告诉玉儿。

哲哲笑道:父王,女孩儿家害羞脸嫩,还是我来跟她说吧!

沈阳城郊外,大玉儿和吴克善纵马驰骋,感觉很畅快。他们嬉笑打闹着,你追我赶,两人都觉得有些疲倦时,便停下说玩笑话。

吴克善赞叹道:妹妹,你的身手还是不错啊!

大玉儿颇为自得地:你以为我离了科尔沁,就连怎么骑马都忘了?

吴克善:可惜多尔衮不在,记得他那年来科尔沁,咱们打猎、放鹰、赛马,成了好哥们儿!真想看看他现在的模样。

大玉儿微笑:多尔衮长大了,终于率军出征去了……想起多尔衮,她便有些惆怅幽怨,不禁喃喃说道:月亮已经圆过三回……可他还没有回来……

吴克善嘻嘻笑道:妹妹,我知道!

大玉儿愕然:你知道什么?

吴克善神秘兮兮地笑着:多尔衮……是你的心上人!

大玉儿娇嗔:你又来胡说!

吴克善:嘿!当年他去科尔沁,我就瞧出来了!方才我向苏茉尔一问,还不什么都明白了!

大玉儿微嗔:这死丫头!

吴克善笑道:我一定会去告诉爷爷,催他去跟姑姑议婚,保证一说就成!

大玉儿又笑又怒地扬起马鞭:你敢多事!

吴克善哈哈大笑:走着瞧!

吴克善说完拍马疾驰,大玉儿又好气又好笑,策马追逐吴克善。

大玉儿、吴克善手持马鞭,说笑着走进清宁宫厢房。大玉儿见哲哲、莽古思不约而同、笑吟吟地看着她,大惑不解。

吴克善笑着问:爷爷和姑姑聊什么呢,这么高兴?

哲哲和莽古思没有答话,只是上下打量着大玉儿,看得她有些不好意思。

哲哲起身走向大玉儿,握着她手,低声笑道:玉儿……

哲哲欲言又止,与莽古思相视一笑,大玉儿一怔,如坠云雾里。

晚饭后,哲哲拉着大玉儿的手来到宫中花园里,慢慢地散着步。哲哲低声道:玉儿,告诉你件事儿。姑姑……有身孕了!

大玉儿惊喜地:真的?姑姑大喜啊!

哲哲感叹道:这几年多亏你帮我,府里才能凡事妥帖。原先我老在想,过两年你一出嫁,我少了一个最心腹的左右手,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呢!

大玉儿谦虚道:姑姑太抬举我了!我不过是跟着姑姑多看多学。

哲哲试探道:我原本想,要从这些小贝勒当中,挑个文武全才的,指配给你……

大玉儿忙不好意思地打断她:现在哪里说得到这个!姑姑怀了小阿哥,不好再费神,宫中琐事正需要我帮忙呢。

哲哲掩口一笑:姑姑要你帮的,还不只是宫中琐事!

大玉儿一怔,困惑道:哦?那还有什么事?

哲哲神秘地道:当然是好事呀!我跟你讲啊……

哲哲正想说,看到侍女们都在身后不远,于是笑了笑:晚上再告诉你。

天不觉中黑了下来,大玉儿领着苏茉尔来到清宁宫小跨院多尔衮的居室里。侍女给她们点上灯,大玉儿深情地凝视着屋里的陈设,想起与多尔衮在一起卿卿我我时的情景,心潮起伏。她在书桌前坐下,支着下巴沉思,神情困惑。

大玉儿喃喃自语:姑姑的神色挺奇怪,她到底想跟我说什么?

苏茉尔一面轻抚着多尔衮房中的东西,一面张望着道:十四爷的房子,整个蒙上了一层灰。我看哪,甭听他的话!他不让动,咱们偏就彻彻底底地收拾一回!

大玉儿感伤地:还是别收拾的好。这里……留着他的味道。

苏茉尔问:十四爷什么时候才回来啊?

大玉儿微微叹了口气,摇摇头。

苏茉尔突然一弹指,喜道:我知道大福晋要跟你说什么事了!

大玉儿:得了吧,莫非你能未卜先知?

苏茉尔:我猜啊,准是吴克善小贝勒早就跟老王爷说了,所以大福晋要跟你说,把你许给十四爷!

大玉儿面露喜色,忙微嗔掩饰道:说到这个,我还没骂你呢!你都跟吴克善哥哥胡说了些什么?苏茉尔叫起屈:格格啊,我可是一心为你,才故意透露给他听的。趁着老王爷在这儿,你跟十四爷的事儿,早定了早好,你没听过一句话“夜长梦多”吗?

大玉儿心中甜丝丝的,忍不住微微一笑。

苏茉尔见大玉儿眉眼含笑,便打趣道:格格大喜啊!咱们打个赌,我猜得准没错!

大玉儿微嗔:鬼丫头!

深夜里,几个侍女提着灯,引着哲哲来到清宁宫大玉儿厢房前。大玉儿忙迎出来,上前施礼。哲哲亲热地拉着大玉儿的手,进入寝室。她们在炕沿坐下,哲哲柔声道:姑姑今后不便再伺候大汗了,本想多挑几个女孩儿来充实后宫……可是……

她把话停住,笑着打量大玉儿。大玉儿觉得姑姑的眼神很是奇怪,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,心怦怦地乱跳起来。她勉强笑道:可以回科尔沁去挑嘛!多几个家乡来的姐妹,宫里就热闹了。

哲哲叹道:话是不错,可我突然想起,唉呀,何必再往别处挑?眼前不就有个顶尖儿人才吗?

大玉儿不解地笑道:谁啊?

哲哲拍了大玉儿一下,笑道:就是你啊!

大玉儿大惊失色,笑意僵住,愣愣地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哲哲喜滋滋地:嫁给大汗,毕竟尊贵,才不枉了天生你这般才貌。而且,父王也极力赞成,因为这么一来,科尔沁和大金的关系可又深厚了一层。玉儿你说,这不是很好的安排吗?

大玉儿闻言心乱如麻,一时不知所措。

哲哲没有留意大玉儿的神情,自顾自地继续说道:还有!你一进门,封的就是侧福晋,豪格的额娘都还只是庶福晋呢!过两年你生了儿子,就跟我比肩了,这也是大汗看重你的表示。

大玉儿回过神来,又急又慌地道:姑姑……这,这怎么可以呢!

哲哲一怔,笑道:大汗看重你,那还不好?

大玉儿:我不是说这个!而是……谈我的婚事,不嫌太早了?

哲哲不以为意地笑道:早什么,女孩儿家总要嫁的啊!

大玉儿急得冲口而出,坚定地说道:玉儿情愿终身不嫁!

哲哲一怔,察觉她神情很认真,心知事有蹊跷,便皱着眉头问:怎么了玉儿?莫非……你不愿意?

大玉儿说不出口,神情尴尬地道:大汗……是我尊敬的长辈,怎么能……

哲哲笑着接话:怎么能做你丈夫?

大玉儿抗议道:姑姑!

哲哲笑道:傻丫头!你记得不?多尔衮的额娘比老汗王年轻一大截,你瞧她多受宠爱啊!对丈夫,咱们原就该视之如父如兄。当然,我也懂,你只是对大汗的想法,一时还转不过来……

大玉儿打断她的话:不,姑姑,除了这点,还有别的原因。

哲哲惊异地:噢?什么原因,让你不肯嫁大汗?

大玉儿迟疑地:我不是不肯嫁大汗,而是……除了一个人之外,我谁也不能嫁!

哲哲先是意外,然后紧张地:什么人?

大玉儿迟疑半晌,终于咬咬牙,下决心道:多尔衮!

哲哲面色微变,沉吟不语。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