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4章 贵太妃求亲


青格格睁大眼睛,叫道:怎么,王爷要在鄂大臣家里又吃又住,还想打人啊?

董鄂劝道:姐姐,别再说了!

青格格悻悻然住了嘴。

董鄂冷静地道:王爷,您的话大概都讲完了,您把我侮辱得也够了。您是长辈,我不会怪您,只不过,我想提醒您,就算我如您的意,答应了,您以为皇上和郡主的婚事就一定圆满?要是皇上喜欢的是我,而我拒绝了他,他就会去喜欢郡主吗?说句您别见怪的话,您对我的要求不近情理,对人的感情也想得太简单。您疼女儿,我明白,如果您真的为她好,就不要把她的婚姻,将您和满蒙的面子、家法、利害关系连在一块儿。老实说,我丝毫不想入宫当什么后妃。但是,如果我决定要追随我爱的人,那么,无论他在哪儿,我都会跟他在一块儿,分担他的喜怒哀乐。王爷,如果您想跟我讨个说法、要个答案,这就是我的说法、我的答案!

吴克善沉默了半晌,冷冷地道:这么说,你是决心把皇上弄到手了?

董鄂坚定无畏地迎视他,说道:我并没有说这话。我只是说,怎么做才会幸福,我会有自己的主张!

吴克善面色铁青,气得说不出话来,转身就走。走了两步,他回头道:我只不过是来试探试探你,没想到你真的这么不识好歹!现在我可知道该怎么对付了!宛格格,别以为你的痴心妄想会有结果。我说到做到,走着瞧吧!

吴克善转身离去。董鄂突然一阵晕眩差点儿摔倒,青格格忙扶住她。

青格格佩服地:宛如!你说得真不错,我都忍不住想叫好儿呢!

董鄂摇头道:我也不知哪儿来的勇气。也许,是因为王爷的态度实在让人受不了;也许,是觉得皇上还真的怪可怜。

青格格笑道:也许,你已经爱上那个叫“富宁”的,只是一直不愿意承认?

董鄂心乱如麻地喃喃道: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……

吴克善气呼呼地来到养心殿,一五一十将他与董鄂之间的不愉快都说了。

顺治大惊地看着吴克善问:宛如真的那么说?

吴克善怒气冲冲地数落着董鄂:哼!在我面前,她的狐狸尾巴就藏不住了!不知天高地厚,张狂乖僻,厚颜无耻!皇上,你可别中了她的计……

顺治仿佛没听见,打断他的话问道:舅舅!你再告诉我一次,你要求宛如永远不能和我有什么约定,宛如没有答应你,是不是这样?

吴克善恼怒地:可不是!这个痴心妄想的丫头,什么东西!竟然敢跟我女儿争!这种女人进了宫,非搞得鸡犬不宁!皇上,她不答应,你答应我也成,我可不让我宝贝女儿忍气受委屈!

顺治仿佛没听见,怔怔地出着神。

吴克善叫道:皇上,皇上!我说的话你听见没有?

顺治还是怔怔地,神情逐渐转为狂喜,抓着吴克善笑道:听见了!舅舅!谢谢你!我都不知该怎么谢谢你了!

顺治转身一面跑,一面唤:小唐!小唐!快来!

吴克善愣住,自语道:皇上谢我?想来我这一步是走对了!

董鄂、青格格、春雨三人漫步在以前曾来过的那个私人园子里,笑声不断。

青格格笑道:自从汤大人带我们来这位阮先生家喝酒吃蟹,我跟阮先生也成了好朋友,他虽是汉人,却也豪爽得可爱。正好他全家要回籍省亲,我就开口借了这园子,好让你有个散心的地方。

春雨忧虑地:瞧咱们格格,茶不思饭不想的,益发瘦了!

这时不远处,传来人穿林拂草走近之声,董鄂闻声不安,问道:怎么?园子里还有人吗?

青格格笑道:只怕不是人,是两只傻傻的小叭儿狗。

这时,声音来源之处,出现了顺治、小唐的身影,顺治一见她们,兴奋地跑过来,董鄂愣住。顺治跑到近前,喘着气,凝视着董鄂,眼神里充满了炽热的感情。

青格格哈哈笑道:你们聊着,我嘴馋,春雨、小唐,咱们去弄点酒吃。

春雨与小唐互瞥一眼,暗自偷笑。

青格格训斥道:笑什么!别杵在这儿碍事儿啦!

青格格等人渐渐远去。

顺治与董鄂两人呆呆地凝视了半晌,董鄂缓缓流下泪来,顺治一个箭步上前,将她紧紧拥在怀里,安慰道:宛如,不哭,不哭!

董鄂偎在顺治怀里,越发哭得厉害了。

顺治心疼地轻声道:我知道你受了委屈。不怕!今后咱们永远在一块儿!

董鄂抽噎着,情绪稍缓,轻轻挣脱顺治的怀抱,低声道:像什么样子……

顺治笑了,紧握着董鄂的手,这一次,她任他握着。

顺治充满感情地:宛如,我的心愿和情感依然如旧!只要你说一句,你心里没有我!从此我就再也不提起。

董鄂迟疑半晌,低声道:那天晚上在养心殿,我说对你……毫无一丝感情,那是违心之言。我恨我……没有勇气,为了爱,去承担挫折苦难。直到吴克善亲王来找我……

顺治打断道:对不住,他的态度一定很可恶!

董鄂点头:是的,不过,他让我看见了你的痛苦。他说,不管皇上情不情愿,都是注定要跟荣惠郡主大婚的!我心里好为你难受。

顺治神色一变,问道:你是同情我?

董鄂哽咽着摇头:不,当我知道你不幸福,我的心,跟你一块儿在煎熬,在受苦!

顺治将她紧紧拥入怀里,自己也红了眼眶。

董鄂接着哭诉道:我没法子再这样置身事外、冷眼旁观了。我对吴克善亲王说,如果我决定要追随我爱的人,那么,无论他在哪儿,我都会跟他在一块儿,分担他的喜怒哀乐。

顺治哽咽着道:感激老天爷,待我毕竟不薄。在我冰冷晦暗的生命里,给了我一星温暖、一道曙光。宛如,只要有你在一起,我就心满意足、别无所求了!

董鄂一双泪眼看着顺治,两人神情溢满着幸福。

小唐与青格格躲在暗处看见,感动得不禁拭泪。

慈宁宫里,大玉儿正与吴克善闲聊。

贵太妃进来朝上跪下禀道:皇太后,我有个不情之请。

大玉儿连忙起身将她扶起,说道:老姐妹了,无缘无故行什么大礼!有什么事儿呀?

贵太妃赔笑道:皇太后,我那博果尔也不小了,也该娶个媳妇儿了。

苏茉尔笑着问:那可是野马上了笼头,十一阿哥他肯吗?

贵太妃笑道:事实上,是博果尔自个儿的意思,他年纪轻,不好意思来求皇太后,我这做额娘的,只好老着脸皮来求……

大玉儿打断道:千万别这么说!告诉我,博果尔可是看上了哪家格格?

贵太妃迟疑地:是……鄂硕的女儿。

大玉儿一怔:宛如?

一直默不做声的吴克善笑道:这是好事儿啊!皇太后,听说十一阿哥如今出息了,郑亲王、简郡王都对他赞不绝口,说假以时日,他也会是大清的一员勇将呢!

贵太妃故意谦虚道:王爷过奖了,博果尔性子拗得很,连我这额娘都管不动他!倒是那宛格格,柔声细气,讲出来的话,他倒听!

吴克善笑道:这便是“以柔克刚”了。

贵太妃答道:所以啊,我也盼着,能娶到这么个知书达礼的儿媳妇儿,拴住博果尔的心,让他更加懂事上进,将来好给皇上出把力,做个好帮手!

大玉儿笑了笑,神情中似有一丝为难。

贵太妃望了吴克善一眼,吴克善便道:怎么啦?皇太后,这不是一桩好事吗?

大玉儿不太好措辞:自然是桩好事。不过,我也坦白说,这宛如呢……

苏茉尔见机忙赔笑道:宛格格虽比不上荣惠郡主,但也有她的长处,皇太后原想,挑给皇上做妃子……

贵太妃假装惶恐地:唉哟!那我真是不该来开口的!皇太后,这话就当我没说!原来是要留给皇上的人,那咱们可就不敢有什么想头了!

吴克善含酸不悦地:原来这宛格格倒是香饽饽,人人想要啊!那将来一定能得皇上宠爱,我家格格这皇后……可不好当啊!

苏茉尔笑道:宛格格温柔平和,她会尊敬皇后的。

吴克善冷笑道:仗恃着皇太后跟皇上的宠爱,谁还肯做小服低?我可没忘记,当年的宸妃,是怎么把皇后气得要死,干脆眼不见为净。

大玉儿有些不悦地道:哥哥,好歹有我在,我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吗?

吴克善郑重地道:你不是对我说,皇上的脾气“九牛拉不转”?万一真让我说中了,你们母子好不容易熬过这些年,还能为这种事大起冲突吗?

这话给了大玉儿很大压力,她朝贵太妃一笑,问道:博果尔那孩子,是真心中意宛如?

贵太妃迟疑地:是啊,否则也就不会求着我来开口了。

大玉儿想了想,沉默了片刻,众人专注地看着她,她果断地道:到了“秀女大挑”之日,就把宛如指给博果尔吧!

苏茉尔大吃一惊,吴克善与贵太妃大喜过望。

贵太妃故意内疚地喃喃道:这……这怎么成呢!是皇太后看中的人……

大玉儿感叹道:不错,我是挺喜欢宛如,不过,我也疼爱博果尔呀!这是姐姐你头一回有事儿来求我,无论如何,我也该让你如愿。

贵太妃大喜:多谢皇太后恩典!

吴克善不禁得意地一笑,苏茉尔极为低声地叹了口气。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