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5章 还我宛如!


夜晚,顺治兴奋地在养心殿走来走去。

小唐劝道:万岁爷,您多久没有好好儿睡一觉!如今称了心,该歇歇了吧?

顺治笑道:奇怪,这会儿反而欢喜得睡不着了!

小唐叹道:唉!奴才是忧愁得睡不着了!

顺治忙问:怎么啦?

小唐劝道:万岁爷,您是不是该去跟皇太后说一声?要不,苏嬷嬷也好啊!否则,到了“秀女大挑”那一天,不知会生出什么风波呢!

顺治摇头道:傻子!这会儿让她们知道了,连“秀女大挑”都不会有了!

小唐忧虑到:万岁爷心里清楚,上头明摆着还是要荣惠郡主当皇后,“秀女大挑”只是为了给您圆上面子。您不能假装不清楚,到时候就自顾自地选宛格格当皇后。唉!您这么干,会出事的啊!

顺治动情地道:小唐,我总得为了宛如,尽我每一分力量,我不能委屈她!

小唐又劝道:那万岁爷千万别太拗,一看情形不对,就得退一步,说是封妃也成,好吗?

顺治不情愿地:看情形吧!争还是要争的!

顺治说着走了出去,小唐还想讲什么,却无奈地叹了口气,低声自语道:唉!我这颗脑袋,总有一天保不住哟……

夜晚,慈宁宫寝室里,苏茉尔在铜镜前,一面帮大玉儿卸下首饰,一面道:格格,奴才还是忍不住要说……

大玉儿打断道:不是讲过了?私底下别自称奴才了!

苏茉尔道:可我还是忍不住要说,真是太可惜了!

大玉儿问:可惜宛如?

苏茉尔点点头道:是啊,那宛格格真不错,有她在您身边,承欢膝下,这不是很好吗?况且,您不是说,她跟皇上性情会相投,皇上八成中意她?

大玉儿深深叹口气,幽幽地道:这也是我所担心的。回想宛如在宫里的时候,福临那魂不守舍的样子!宛如的影子到哪儿,他的眼睛就到哪儿,哪怕在跟我说话,都会突如其来地瞥她一眼。那种神情,我见过,好熟悉。仿佛就是先帝……瞧着宸妃姐姐的样子。

苏茉尔感叹道:是啊。

大玉儿忧虑道:福临毕竟要娶娜木钟的不是?娜木钟是皇后,如果没有皇帝的敬重和支持,她就无法统领后宫。苏茉尔,你也不想看见宫里后妃争宠,闹得一团乱,是不是?

苏茉尔欲言又止:当然不想。可是,我更担心,如果皇上得不到他想要的……

大玉儿沉默了一下,叹道:福临有他的责任。这世上,没有人可以随心所欲,想要什么,就一定能得到什么。即使,他是皇帝。

慈宁宫布置得喜气洋洋,“秀女大挑”典礼就在这里举行。

大玉儿高坐居中,福晋等人围绕身旁,顺治旁设一座。

苏茉尔禀道:皇太后,皇上,这五位格格,就是最后入选的秀女了。

盛装的博尔济吉特氏(娜木钟的姓)、阿鲁特氏、佟佳氏、瓜尔佳氏、董鄂氏,五人依序并排而站,轮流上前一步,优雅地行礼请安。

大玉儿和蔼地:都起来吧!

董鄂直起身,微低着头,顺治眼中的热情无法遮掩。

苏茉尔将如意递上,大玉儿接过叫道:皇帝!

顺治起身答道:儿子在。

大玉儿嘱咐道:谁可以当皇后,你自己放出眼光来挑。中意谁,就把如意给她!

顺治客气地:这是大事。当然请皇额娘做主,儿子不敢擅专。

大玉儿严肃地道:不,要你自己选的好。

顺治再一次客套:还是请皇额娘替儿子选。

大玉儿话里有话地说道:我知道你的孝心。你自己选,你选的一定合我的意。

顺治微微一笑点头称是。

顺治接过如意,假意缓缓走过众女面前,众女垂眸紧张地等待着。

顺治在董鄂面前停下,眼中充满心愿得偿的快乐,他缓缓伸出手,如意递出一半时,大玉儿脸色已变,威严地喊道:皇帝!

顺治一惊,回头看大玉儿,见她面寒如霜。

养心殿里,大玉儿与顺治铁青着脸,对峙着,一语不发。

苏茉尔忙拉了拉顺治道:皇上,咱们不是说好的吗?难不成您是哄我的?

顺治恼怒地:你们不也是哄我?说什么“秀女大挑”,让我自己选,根本是拿我当孩子糊弄!

大玉儿质问道:你不愿意人家说,皇后是别人强迫你娶的,咱们为你圆上面子,那还不好?

顺治怒吼道:好什么好!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!反正我只有一句话,我不喜欢娜木钟!

大玉儿生气地问道:那你为什么不早提出来,大家商量?

顺治冷冷地答道:所谓“商量”,就是你们千方百计总要说服我才算完!

大玉儿又问:你就这么不相信我?不相信我会为你着想?

顺治冷淡地:我相信过皇额娘,但是换来的总是失望!

大玉儿心中如遭重击,沉默半晌,忍气道:好,你不相信我,于是用了你的法子,事情就办得成吗?

顺治叫道:不成也得成!除了宛如,我不要任何人当我的皇后!

大玉儿与苏茉尔面色大变,怔怔不语。

顺治自顾自地大声道:没错,我只要宛如!我晓得你们会说,她不是蒙古格格,但是她兼有满汉血统,立她为后,象征我“无分满汉,天下一家”的理想!

大玉儿咬牙道:随你说得再好,可惜都已经迟了!

顺治瞪大了眼睛问:皇额娘这话是什么意思?

大玉儿冷冷地道:我已经答应贵太妃的请求,把宛如指婚给博果尔!

顺治一怔,大怒道:你骗我!

苏茉尔难过地:皇上,是真的!

顺治面色苍白,神情恍惚。

大玉儿喃喃地道:你不能怪我!谁叫你自作聪明,始终瞒着我。贵太妃开口跟我要她,如果我知道你少不得她,自有法子婉拒!如今再说什么,都迟了!

顺治愣住,小唐暗暗拉他,暗示他改采哀求战术。

顺治回过神来,红了眼眶,扑通一声跪下,哽咽道:皇额娘,儿子错了!儿子不该隐瞒的!求求皇额娘……

大玉儿打断道:不是我不愿意,是真的木已成舟,帮不了你了!

顺治痛哭道:皇额娘,儿子不能辜负宛如,我跟她……已经有了终身之约……

大玉儿紧张地打断道:终身之约?莫非你们已经做出什么事了?

顺治忙道:没有!没有!宛如哪儿是这种人!儿子也不至于那么糊涂!

大玉儿神色稍缓:那终身之约从何而来!宛如不过在宫里住了几日嘛!

顺治转头含泪看着小唐,小唐只好硬着头皮跪下道:奴才跟皇太后回话。其实,万岁爷早在微服出猎的时候,就遇见了宛格格。宛格格一直不晓得万岁爷的身份,他们就成了好朋友。

大玉儿一脸诧异,沉思半晌,冷笑一声,对苏茉尔语含讽刺地道:瞧,咱们都是瞎子呢!被蒙在鼓里多久了都不晓得!唉!也是这俩孩子有本事,瞒得跟铁桶似的。

顺治哀求道:皇额娘,这事儿跟宛如不相干!她淡泊名利,不愿意入宫,一直不理我,直到吴克善舅舅去警告她,她才终于肯面对我们相爱的事实。皇额娘,儿子和宛如的终身幸福,求皇额娘成全!

大玉儿沉着脸,默默不语。

苏茉尔惊异地:吴克善王爷去警告宛格格?这也太……

顺治转求苏茉尔:是啊!宛如是无辜的!苏嬷嬷,您最疼我了!求求您,帮我跟皇额娘说说情……苏茉尔面有难色地说道:皇上别这样,我……立后牵涉到国家大事,奴才也没有说话的余地。

顺治恳求道:不能立后,至少也封妃!求求你们,只要把宛如给我!叫我做什么都愿意!

苏茉尔看着大玉儿求道:格格……

大玉儿叹道:你们也想一想我的难处!要我怎么跟贵太妃交待?“人无信不立”,说出去的话,哪儿有收回的道理!

顺治忙道:说不定博果尔自己都不愿意呢!

大玉儿摇头道:正相反,是博果尔求了他额娘来跟我说的。皇帝,记不记得小时候,我常讲“福临,你是哥哥,有好东西就该让给弟弟”。对不对?

顺治悲愤地叫道:我记得!可是宛如她不是一道点心,不是一个毽子!她是一个人!我心爱的人!

大玉儿劝道:孩子,你听我说。你能当皇帝,是因缘际会,与祖制稍有不符,论长该是豪格,论贵该是博果尔,咱们多少有点儿亏欠了他们母子……

顺治怒吼着打断道:亏欠!又是亏欠!亏欠十四叔就罢了,还得亏欠他们?到底我还亏欠了谁?要我偿还到什么时候?拿我和宛如的终身幸福去偿还,这样公平吗?好,只要博果尔把宛如让给我,我宁可把皇位让给他!

大玉儿突然起身给了顺治一耳光,气得泪水盈眶,怒叱道:这么多年心血,调教出你这样的皇帝!我真是愧对祖宗!你……太让我失望了!

大玉儿猛地往外走去,苏茉尔忙跟上。

大玉儿斩钉截铁地怒道:苏茉尔!派人守着养心殿!在大婚之前,皇上和小唐一步也不许乱走,更不准出宫!要是让我发现了,准有人会掉脑袋!

顺治还想随之奔出,殿门突然被关上。

顺治愣住,哭喊道:皇额娘!把宛如还给我!把宛如还给我!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