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8章 后宫不和谁之过?


顺治忙走到馒头前,兴奋地拿起一个馒头就要掰,小唐用手肘顶一顶他,他才想到那两个侍卫,于是一拍桌子,虎起脸来假装怒道:朕进膳,一向最讨厌有人在旁,尤其是你们,害得朕一点胃口也没有!滚出去!

两个侍卫对望一眼,迟疑着,小唐一面推他们出去,一面道:好啦!两位外头守着吧,万岁爷还能飞了不成!

小唐一关门,顺治便兴奋地拿起一个个馒头掰开找。

小唐道:万岁爷,奴才瞧得糊里糊涂,究竟怎么回事儿啊?

顺治道:宛如知道我这会儿一定是身不由己,想要跟我通消息,怕我粗心,根本不理会,便先用前两道点心暗示我,引起我的注意。她真是心细,又明白我的性情,要是没有前两道点心的暗示,我恐怕真的一口也不会吃,全撤下赏了人,那就辜负她一片苦思了!

顺治终于在一个馒头找到一张折得很小的纸。

顺治喜道:唉呀!在这儿了!

顺治颤着手,迫不及待地打开,上面是蝇头小字。顺治细看念出道:昔日横波目,今为流泪泉。今生已过也,结取来生缘……

顺治脸上的兴奋全褪去了,他面色惨然,心为之碎,摇摇晃晃站立不稳。

小唐伸手要扶,顺治举手挡开,颓然走了几步,卧倒在炕上,转身朝墙,伤痛欲绝,默默地流着泪。

大清门外,夜子时,细乐隐隐,灯火通明,众太监宫女提灯列队恭迎。

仪仗前导,排出旌旗宫扇、平金绣凤、上百对喜字宫灯;接着是由众侍卫扈从的皇后凤舆,后面跟着是许多骑马的王公大臣,浩浩荡荡缓缓行入大清门。

凤舆中的娜木钟,一身盛妆,“百子九凤”花样的红缎盖头,两手各拿一个苹果,流露出自信的微笑。

坤宁宫东暖阁内,一对“百子双喜香油灯”,燃出艳红霞光。光影中,四个妇人各站大床一角,将一床崭新的织锦褥子铺设整齐,各从宫女手中接过一柄如意,镇压在四个床角。

一个妇人将娜木钟少女式的“双凤髻”改梳为少妇式的“燕尾”,插簪戴花。然后,奉上一小碟煮饺子,阿岱用箸夹起一个,娜木钟轻咬下一角,然后吐出。

合卺宴前,腼腆的娜木钟与漠然的顺治,并坐床沿,分别接过阿岱、小唐奉上的合卺酒。

侍卫敲着檀板,用满语唱着《合卺歌》。

小唐、阿岱等人退出,轻轻关上门。

娜木钟偷瞥了顺治一眼,顺治神色木然,纹丝不动。

第二十八章

翌日,娜木钟到慈宁宫请安。

大玉儿笑道:行了,平身,皇后快起来吧!

娜木钟平身,满脸委屈幽怨。

大玉儿看见了,心知不妙,却只能说些场面话。她嘱咐道:皇后正位中宫,要谨厚淑慎,事上御下,以为六宫表率。

娜木钟忍不住红了眼眶道:可是皇额娘,您不知道,皇上他……

大玉儿柔声打断道:好了,这两天繁文缛节的,你也累了,回宫歇着去吧!

娜木钟一怔,眼睛里闪过诧异而惶惑的神情,她紧抿着嘴,强忍着泪硬声道:奴才告退。

娜木钟委屈中含着怒容,缓缓退出。

大玉儿对太监宫女们道:都下去吧!

太监宫女走后,大玉儿叹了口气道:唉!“三朝”已过,头三天我还能用礼节规矩,逼着皇帝住在坤宁宫,这是给她体面,也好向蒙古交待。往后……就要看她自己了。

苏茉尔低声道:听说,这三天,皇上根本没有解衣纽啊!

大玉儿道:你瞧,方才要不是我拦住,她当着这么多人,差点儿就要诉起苦来!真要传出去,不是闹笑话吗?她揉着额角,十分苦恼,忽然道:苏茉尔,我也没了主意。皇嗣是越多越好啊!要不,你再去多挑几个满蒙八旗和汉军旗的秀女入宫,说不定会有皇上中意的。

苏茉尔低声道:奴才担心,就算挑再多女孩儿,皇上心里还是只有一个!

大玉儿沉默了一会儿道:希望娜木钟回去好好儿想想,我能命令皇帝完婚,可是,总不能去干涉他们夫妻的闺阁床笫之私?夫妻感情的事,只能靠她自己了。

坤宁宫内,娜木钟气愤难平地砸了一个杯子,哭着怒吼道:皇太后连诉苦的机会都不给我,教训了几句就赶我走,难道是我错了?阿玛还说,皇太后是亲姑姑,有什么不痛快,只管告诉她,她一定会给我做主!骗人!都是骗人!

阿岱瞥了瞥门外,紧张地道:格格,不要这样,给人听见……

娜木钟愤怒地打断道:我怕谁啊!出生到今天,我几时受过这个气?在科尔沁,谁不知道我是卓礼克图亲王的掌上明珠,哪个都得让我三分!皇上他却胆敢……胆敢这样正眼都不瞧我!

阿岱道:格格,人家是皇上,您就顺着他些……

娜木钟怒打断道:皇上又怎么样?我的身份也尊贵得很哪!难道我也得像那些下贱的妃嫔宫女,小心翼翼地奉承他、巴望着他的临幸?我才不在乎呢!可是,我不能原谅,他伤了我的自尊,从来没人敢冒犯的自尊!

阿岱正不知怎么办,门外有太监现身。

太监李升道:奴才李升,跟皇后回话,景仁宫、储秀宫两位主子来给皇后请安。

阿岱忙拉娜木钟上座,低语道:格格,皇后的威仪!

娜木钟忙拭了泪,正襟危坐,神色冷然道:请两位主子进来吧!

门打开,李升引佟妃、淑妃进来后,站在一旁。

佟妃、淑妃行礼道:奴才叩请皇后万福金安。

娜木钟冷冷地瞧着她们道:一个个穿红着绿,打扮得花里胡哨,给谁看哪?

佟妃、淑妃面面相觑,不敢作声。

李升见机赔笑道:皇后,是不是这就传膳了?

阿岱也赔笑道:两位主子请回吧!明儿个皇后再请两位来好好儿叙叙!

佟妃、淑妃松了口气,跪安而去。

一会儿工夫,膳桌上罗列着黄釉龙瓷碗盘所盛的肴馔。娜木钟瞥一眼,冷冷地道:你们没打听过我在家时的规矩?我是从来不用瓷盘瓷碗的。撤下!换金器!

一旁侍膳的太监宫女们面面相觑。

李升叫道:快呀!没听见皇后的吩咐啊?麻利儿些,都撤下去!

太监宫女们只好默默上前端盘端碗。一宫女端盘往外走时,被地毯角绊了一跤,娜木钟骂道:死奴才!胆敢无礼!

宫女吓得发抖道:皇后息怒,奴才是……

娜木钟怒道:还敢强嘴!李升,给我打!

李升上前一巴掌将宫女打得嘴角流血、摔倒在地。

养心殿内,顺治在批奏折。

小唐轻声问道:万岁爷,天快黑了。是上坤宁宫呢,还是……

顺治摇头道:都不要!

小唐道:喳。

顺治忽然道:等等!

小唐忙问道:万岁爷还有吩咐?

顺治道:听说,今儿个坤宁宫,有宫女挨了打,是不是?

小唐道:喔,那是柔儿。

顺治道:好,我就要她!

小唐意外地:万岁爷……

顺治道:听见了没有?我就要她!

坤宁宫里,娜木钟听完阿岱的报告,气得发抖。

娜木钟道:昨夜皇上……召她侍寝?

阿岱点点头,又怯怯地道:听说今早就封了“常在”。

娜木钟咬牙切齿道:好,好!明摆着,做给我看,怄我!他想告诉我,在他眼睛里,至尊至贵的皇后,远不如一个下贱的宫女!

阿岱道:格格,您何苦钻牛角尖,别这么想……

娜木钟怒打断道:不这么想那该怎么想?阿岱!传话出去,说我在这儿孤零零地受人欺侮!我要阿爹进京,给我做主!

慈宁宫里,大玉儿听到顺治与皇后之间如此不愉快,也闷闷不乐。

面对着一桌东西,她食不下咽,干脆放下筷子,叹息道:唉!早知道搞不好,可没想到这么糟。苏茉尔,我做错了吗?

苏茉尔道:格格没有错,您是照“理”行事,可惜……就顾不得“情”了!

大玉儿叹道:是啊!讲“情”字,我何尝不希望皇帝称心如意,可是,我也有责任维护个“理”字!否则,像皇帝那么任性,祖宗家法、国之大计,不都乱了套儿了?

苏茉尔道:一个巴掌拍不响。要说任性的,也不只是皇上。

大玉儿道:唉!这些日子,皇后是受了不少难堪。真不知该怎么说她!一脸聪明相,做出的事儿却全不上路!我这儿传膳用的倒是旧瓷,坤宁宫可是非金器不上台面呢!三天两头打人骂狗,跟妃嫔们找茬儿,真不知她怎么想的!

苏茉尔道:只怕皇后去跟她阿爹一哭一诉,王爷要跟格格来絮叨呢!

大玉儿仰起头,冷冷道:还是那话,凡事总得讲个“理”字!那时候,皇帝拖着不肯大婚,是咱们理亏;可是如今,理亏的是他女儿,我还能由着他来絮叨!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