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6章 噩耗


大玉儿话既出口,就豁了出去,她跪在哲哲膝前,含泪道:姑姑,自从那年您带多尔衮回科尔沁省亲,他心里就有了我,我心里就有了他。我在敖包前面许过心愿,我们早就……早就彼此钟情,有了嫁娶之约!

哲哲恼怒地说道:玉儿,你瞒得很好!

大玉儿惶恐道:玉儿绝不是故意瞒着姑姑,而是守着规矩,从来不敢和他过于亲近;再者,我们年纪都轻,他也还没有建功立业,不敢开口请求大汗指婚。他说,等这次打了胜仗回来,就要……

哲哲严厉地打断她的话:别说了!让我想想。

哲哲起身,面色凝重地踱步思考。

大玉儿膝行几步上前,流着泪恳求道:姑姑,您疼我,也疼多尔衮,不是吗?求求您,成全我们吧!

哲哲神情凝重,大玉儿轻轻拉着她的袍摆,几乎声泪俱下:姑姑,多尔衮已经失去了这么多,只剩下我了!再失去我,他会疯的!我也是啊!我的心只属于他一个,这辈子都离不了他!姑姑,玉儿求您!玉儿求您了!

见大玉儿满脸泪痕,哲哲亦动容心软了,神情由惊怒转为忧愁。她坐下,懊恼地一拍炕沿:唉!偏偏是多尔衮!

大玉儿不解,抬头泪眼望着哲哲。

哲哲无奈地:玉儿,我实话对你说了吧!这事儿不是我跟你爷爷的主意,是……是大汗,他要你!

一句话如同千斤压顶,大玉儿一阵晕眩,大惊失色。她不可置信、怔怔地看着哲哲。哲哲看着她这副模样,十分心痛,忍不住红了眼眶,感叹道:你跟多尔衮,论身份、论性情,倒还真是一对儿。我真糊涂,以为你们只是两小无猜,没想到别的上头。如今,这……这可怎么好呢?

大玉儿渐渐回过神来,努力运用理智去思考:请问姑姑,偌大满蒙还怕寻不出美女来?为什么大汗……突然偏指了名要我呢?

哲哲迟疑道:这……

大玉儿想了想,犹疑道:不会是……为了那个喇嘛的无稽之谈吧?

哲哲掩饰道:怎么会呢!大汗恐怕是早看中了你,趁我劝他纳宠,这才……大玉儿打断她的话:无论是什么原因,姑姑,我宁死也不能辜负多尔衮!

见大玉儿神情坚定,哲哲沉默半晌,叹了口气:唉!……玉儿,你懂不懂,方才为什么我说“偏偏是多尔衮”?

大玉儿冷淡地:玉儿不懂。

哲哲很想表达,但又必须隐讳,故显得很心虚,她迟疑地说道:这事说来话长。你……记得多尔衮的额娘是怎么死的?

大玉儿答道:谁都记得,她是为老汗王殉葬的。

哲哲忧虑地:为了这件事,多尔衮兄弟心里……似乎……对大汗有芥蒂,大汗多少也有几分明白,只是有冤无处诉……

大玉儿强抑心中不平,冷冷地:是吗?

哲哲认真地分析道:大汗曾经立誓要善待多尔衮。只要多尔衮没有异心,他自然会遵守誓言。大汗对多尔衮的栽培,你也是看见的。如今大汗要你,我能怎么帮你推辞?直言你已经暗自许了多尔衮?大汗会怎么想呢?只怕,他们兄弟之间的心结,会更加解不开了。我担心,他们为了你,会反目成仇。你想,吃亏的会是谁?

大玉儿听着,脸色阴晴不定。

哲哲感叹道:玉儿,多尔衮将来的吉凶祸福,就在你一念之间啊!

大玉儿想了半晌,咬了咬牙,一抹泪痕,眼神坚定地说道:姑姑,我是不会答应的!将来会怎么样,也顾不得了!反正,我跟多尔衮,决不分开!要死一起死,要活一起活!

哲哲一怔,深深叹了口气,懊恼地道:唉!冤孽!

突然间,苏茉尔推门冲进来,连忙施了个蹲礼,紧张地道:恕奴才冒失,可是福晋宫里的珍哥跑来传话,说十五爷突然从前线回来了!

哲哲意外地:多铎?

苏茉尔喘着气:十五爷急着要见大汗,可是福晋不在宫中,珍哥也不能做主,没人敢去书房打扰大汗……哲哲连忙起身,一面匆忙朝外走,一面道:我回去了,你们快歇着吧!

送哲哲出去后,大玉儿忙问苏茉尔:多铎怎么回来了?还连夜要见大汗?听见了什么没有?

苏茉尔:珍哥告诉我,十五爷一进宫就淌眼抹泪,嚷着十四爷的名字……

大玉儿心急火燎地:多尔衮?他出了什么事?不行,咱们过去听听!

大玉儿拉着苏茉尔朝外走。

深夜,清宁宫偏殿里气氛紧张压抑。大玉儿领着苏茉尔急匆匆赶到时,皇太极、哲哲已坐定,正在听多铎气急败坏地诉说。

多铎说道:那天探子来报机密,说察哈尔打算声东击西,先切断东路援军……

这时大玉儿、苏茉尔已悄悄来到正殿后方,张望着偷听。

多铎继续道:我说,西路只有多尔衮哥哥的正白旗,咱们得赶紧去支援!阿敏哥哥却不准我轻举妄动,否则要军法处置。果然,察哈尔的大军绕过咱们,以逸待劳,迎上正白旗,狠狠打了一仗,正白旗措手不及,几乎……全军覆没!我一听,管不了这么多,带着镶白旗没日没夜地赶过去。

多铎说不下去,擦了一把眼泪,哽咽着道:谁知道,什么都不剩了!战场上,尸横遍野,烧得一片焦黑,根本……谁是谁都分不清了!附近我也仔细搜遍,除了死人之外,什么都没有!

皇太极面色沉着。哲哲却忍不住轻轻惊呼一声,红了眼眶。

大玉儿一阵头晕目眩,忙扶柱子,急得脸都白了。

多铎猛地拭去眼泪,情绪由悲伤转为愤怒:我知道!阿敏哥哥一定是故意的!

皇太极皱着眉,沉吟道:这么说,未免太武断。

多铎咬着牙愤愤不平地:不知道这个情报也就罢了!既然知道,总该派人通知正白旗,然后探个虚实。阿敏哥哥却不闻不问,任由正白旗蒙在鼓里去送死。哼,是不是故意的,他自己心里明白!

皇太极面沉似水,默不作声。

多铎见状大声怒唤道:费耀色!

一个健壮的仆从闻唤走入正殿,向皇太极、哲哲施过礼后,把手里捧着的已半焦半毁的金盔递给多铎,行礼退下。

多铎抱着金盔,忍住眼泪,扭过头去,故意不看皇太极,大声道:不错,我为了告状,私自回京,随便阿敏怎么用军法处置我好了!最好把我们三兄弟都弄死,有人……有人就安心了!

皇太极闻言面色微变,他想发怒,但又忍住了。

多铎举着金盔,转身直伸向皇太极,瞪着他,大声怒道:四哥!在父汗赐给多尔衮的金盔面前,我要为我死去的哥哥讨个说法,讨个公道!

大玉儿如遭雷击,大惊失色,摇摇欲倒,脑中一片空白。

苏茉尔搀着大玉儿深一脚、浅一脚地摸着黑回到自己的厢房。大玉儿像泥胎一样呆呆地坐在炕上,眼神空洞,苏茉尔不知如何劝解,偷偷地抹眼泪。

有侍女来报,说十五爷求见。

苏茉尔忙出去将多铎迎进来。

神情悲痛的多铎抱着金盔走到大玉儿面前哽咽道:玉姐姐,我想,哥哥一定会希望把这个金盔留给你。

大玉儿木然地接过多铎递来的金盔,呆看半晌,将它缓缓地、紧紧地搂在怀里。

苏茉尔忍不住就要哭出声,连忙掩紧口,泪如雨下。

多铎流着泪道:回程的时候,我遇见一些散兵游勇,最后看见哥哥的人说……说他冲过一阵乱箭的时候,跌下马来……

多铎说不下去,他突然捶胸顿足,嚎啕大哭起来。

大玉儿呆呆听着,好一会儿,没有任何反应。突然,她抱着金盔爬起来,踉跄地朝外走,失魂落魄地喃喃道:我要去找多尔衮……我要去找多尔衮……

苏茉尔急忙拦住她,对多铎道:十五爷,您先回去吧!格格交给我!

多铎想了想,毅然道:玉姐姐,如果我多铎这回侥幸不死,一定会报仇!

多铎说罢,大踏步地走了出去。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