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1章 有情人终成眷属


慈宁宫里,娜木钟气疯了,在大玉儿、苏茉尔面前咆哮。

娜木钟叫道:襄亲王才死,皇上就迫不及待,就要封那贱人做贤妃,接进宫来!哼!贤妃?许了人还勾引皇上作淫奔之行。呸!这名号她也配!

苏茉尔劝道:皇后,您忍一忍,低声些,皇太后正头疼呢!

娜木钟一顿足,气咻咻地拂袖而去。

大玉儿苦恼地道:苏茉尔,把这道封妃的圣旨,弄来瞧瞧!

鄂硕府的花厅里,太监在上首,打开圣旨,昂然道:宣……旨……

鄂硕、鄂硕妻在下首跪着,忐忑不安地互望一眼。

苏茉尔焦急地守在慈宁宫暖阁门外。

暖阁内,顺治看着冷若冰霜的大玉儿,硬着头皮行礼道:皇额娘吉祥!

大玉儿冷冷地道:吉祥?我哪敢指望吉祥!只求皇上赏我几年心安日子过,将来有脸去见列祖列宗,我就感激不尽了!

顺治跪下道:儿子不敢……

大玉儿讽刺道:你如今人大心大,还有什么不敢的?

顺治默然不语。

大玉儿道:你是皇帝,一身系天下安危、万民观瞻,做事不能光凭着自己一时高兴,总得想想,这么做妥不妥当!为了宛如,你已经逼死一个亲王,竟然还一意孤行……

顺治打断辩解道:儿子根本没有要逼死襄亲王!

大玉儿道:你不想逼死他,但他因你而死,却是事实!

顺治道:他存心陷我于不义!

大玉儿训斥道:不义的原就是你!如今你还要把大清和自己的名誉赔进去,让天下人笑话,让后世人唾骂?简直糊涂!

顺治缓缓站起,冷静地道:天下臣民的不谅,皇额娘的震怒,都是不可挽回的定局了!为了宛如,我心甘情愿挺身而受!事已至此,长痛不如短痛。我必须保护宛如,我必须接她进宫!在这世上,我,什么都可以不要,只有宛如,我要定了!

大玉儿心痛得无法置信地道:你真的什么都不顾了?祖宗的基业,大清的命脉,都抵不上一个女人?

顺治昂起头,眼神坚定,表示默认。

大玉儿悲愤地道:好,好!真是祖宗的好儿孙!这么说,若不由着你,你是连皇帝也可以不当了?

顺治眼神坚定,沉思半晌,咬咬牙,重重地点头。

大玉儿绝望了,想了良久,凄苦一笑道: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。这么多年的心血,都白费了!

念完诏书,大玉儿微颤着手,拿起诏书,打开,缓缓念道:奉圣母皇太后谕,内大臣鄂硕之女董鄂氏,性资敏慧,轨度端和,立为贤妃,尔部查照典礼,择吉具奏。

大玉儿颤抖着手,突然大怒,将诏书狠狠撕碎,怒斥道:好一个三贞九烈的贤妃!皇帝要封什么,自己做主吧!别拿我这“圣母皇太后”当幌子!没的叫天下人笑话我这皇太后,调教出了一个戕害手足、夺占弟妻的好皇上!

顺治被说得满脸通红,恼羞成怒,隐忍已久的恨意在心底爆发。他完全失去理性,眼中仿佛要喷出火来,恨恨地怒吼道:我是戕害手足、夺占弟妻!皇额娘要是认为不对,那当年多尔衮迫害亲贵、霸娶亲嫂的时候,皇额娘为什么不说话?如今,皇额娘怕天下人笑话,其实天下人早已经笑话过了!就在……就在当年“太后下嫁”的时候!

大玉儿面色陡变,双唇颤抖道:你……你……

顺治突然狂笑起来道:哈哈哈哈……皇额娘怪我擅用“奉圣母皇太后谕”?哈哈哈……当年,他们擅用我的名义,拟“皇太后下嫁摄政王”诏书的时候,又有谁来问过我这个皇帝?

顺治突然转身大跨步,用力开门出了暖阁。

守在外头的苏茉尔连忙拉住他跪下哭道:皇上!奴才求皇上……别闹了!别闹啦!

顺治痛苦地闭上眼,半晌,扶起苏茉尔,凝视着她,须臾扭头走去。

苏茉尔喊道:皇上!皇上!

苏茉尔见顺治头也不回,又哭了。这时,她忽然想起大玉儿,连忙跌跌撞撞地冲进暖阁。只见大玉儿仍坐着,泥塑木雕一般呆着,脸色灰白,神情惨淡,紧咬着唇,血丝沁出。

鄂硕府内,董鄂妃在铜镜前,怔怔看着自己。青格格、春雨在一起帮她插戴首饰。

青格格道:宛如,别怕,没有过不了的关口!

董鄂妃怯怯地道:真的吗?

青格格笑了笑,故作轻松地安慰董鄂妃道:这会儿的风言风语,你别在意。日子久了,人家说得厌了,又有新的是非出来了,你这段儿啊,就不新鲜了!

董鄂妃道:可是,皇太后……贵太妃……皇后……

青格格道:皇太后原就挺喜欢你,你熬上一阵子,日子久了就好了。至于贵太妃,听说她脑子糊涂了,不见得会来找你麻烦!哼,皇后,你只要守着规矩,不出差错,她又能拿你怎么样?

董鄂妃神情仍有怯意,紧握住青格格的手。

青格格劝道:放心,我会找理由,时常进宫去看你!

董鄂妃点点头,眼眶中满是泪水。

这时,鄂硕出现在门口,董鄂妃从镜中看见,站起,转身道:阿玛!

鄂硕走近,充满感情地看着她道:宛如,阿玛……总是盼你幸福的。

董鄂妃含着泪说道:阿玛,女儿不孝,让您操心。

鄂硕道:孩子,父母没有不为儿女操心的。我不要紧,只是怕你受委屈。我不想瞒你,如今的情势,外头说,皇上为你失德;宫里是蒙古的势力,也不免对你敌意。阿玛没有能耐,保护不了你,你……要好自为之了!

董鄂妃道:阿玛别这么说,总是女儿不孝。

鄂硕道:宛如,你跟你额娘,真像!她虽然去得早,可是,她给过我几年难忘的日子。皇上跟你,会幸福的。答应我,坚强起来,保护你自己!

董鄂妃含泪点头。

夜晚,顺治一路狂奔,气喘吁吁地跑向承乾宫,跑向在宫门内等待的董鄂妃。

顺治冲进宫,见烛光下凄楚动人的董鄂妃正含泪看着他,感慨万千地叫道:宛如!

董鄂妃热泪盈眶,嘴唇嚅动着说不出话来。

顺治奔至董鄂妃前,停住脚步,喘息着,两人深情对视,突然顺治上前抱她,用尽全身的力气,仿佛怕稍一松手,日思夜想的心上人就会飞走。

顺治、董鄂妃紧紧相拥着,顺治喃喃地道:宛如!总算见到你了!你知不知道我愁得很,急得很,六神无主寝食难安,都是为了你!宛如!宛如!

董鄂妃哽咽道:真的是你吗,皇上?我好怕!有时候,我好希望,我们没有遇见过,你仍是你,我还是我。这一切的一切,都只是梦。梦醒了,不过留下一丝惆怅。我们就不会这样……受苦了。

顺治道:你怎么能这么说?我们经历了这么多痛苦,这么多困难,如今不都熬过来了?我们不是总算在一起了?

董鄂妃含泪摇头苦笑道:皇上,您想得太容易了!就为我们要在一起,闯下了这么多祸事!他们都说……说我是祸水!如今宫里宫外,多少人正咬牙切齿地痛恨着我们。我怕,这伤痕,是永远不能痊愈。而他们……也永远不会原谅我们了。

顺治安慰道:我们也不是故意的!只不过是那么一个卑微的愿望,想始终在一块儿罢了!宛如,我顾不了这么多,我只要跟你在一起!这回你要是不肯进宫来,我就真的出宫去,宁死不回头!管他什么千秋万世,管他什么大清江山!除了你,我什么也不要!你是不是跟我一样?是不是?是不是?

董鄂妃撑不住,伤心地与顺治紧紧相拥而泣。

突然,一阵诡异的呜咽声隐隐传来,董鄂妃一惊,抓紧顺治。

董鄂妃问道:那是什么声音?

顺治心疼地抚着她的头发,低头不语。

夜色里寿康宫,凄凉冷清。

贵太妃神情恍惚、形容憔悴,在寿康宫殿前的空地回廊上,像幽魂般晃来晃去,时而呢喃,时而呜咽,像受伤濒死的野兽,发出低低的哀鸣。

呜咽声隐隐传到慈宁宫里,大玉儿躺在床上,怔怔地无法合眼。苏茉尔为她掖好薄被。两人愁眉相对,都是有苦难言。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