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2章 雨露均沾?


夜晚,洪承畴府花园传来虫鸣之声,幽静安逸。

洪承畴与汤若望着便服,倚在藤榻上扇扇子,吃瓜,喝茶。

汤若望借景抒情道:我喜欢你们的一句诗,“卧看牵牛织女星”,不正是此情此景吗?

洪承畴叹道:是啊!七夕,牵牛织女一年一度相会的日子!漫长的等待,再见又要等明年。你说,这是欢喜的日子,还是悲伤的日子?

汤若望道:我只知道,这是贤妃进宫的日子。

洪承畴感叹道:宛如唉,好孩子!命运却这般坎坷,只盼她否极泰来,今后无忧无难。

汤若望忧虑道:只怕不容易!种种流言,沸沸扬扬,连我那最偏僻的钦天监都听见了不少!洪先生,其实,当初你要是劝劝皇上,或许他会肯听呀!

洪承畴沉吟道:皇上血气方刚,谁劝也不听的。这性情,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。

汤若望问:这话怎么说?

洪承畴道:生而为人,孰能无情?天伦之情、友朋之情、夫妇之情,你说,皇上有哪一样?先帝驾崩时,皇上年幼,天伦已缺其半。摄政王揽政,母子俩为了他,生出多少误解争执!种种心结,到今天都解不开!

汤若望点头道:说得也是。这天伦上,非但不算圆满,反而憾恨无穷。

洪承畴道:至于友朋之情,皇上不像你我这样的寻常人,只要投契,便可为友。他呢?身边人倒不少,可是有哪个敢和他论交称友,平起平坐?

汤若望笑道:难怪皇上以前要瞒着身份。也对,我要知道他是皇上,还怎么敢带他到处去玩儿去闹呢!

两人沉默了一会儿。

洪承畴道:这事儿说起来,多少有亏圣德。不过,自从皇上亲政,一直勤政爱民,也肯俯纳忠言,不失贤君模样。只盼他既已如愿以偿,又能安心发挥出治国的本事,让后人称赞皇上是个瑕不掩瑜的圣主明君!

汤若望点点头。

坤宁宫里,娜木钟木无表情地看着面前跪下请安的董鄂妃。

董鄂妃道:奴才董鄂氏,恭请皇后万福金安!

阿岱正好为娜木钟端上茶来,娜木钟一看,突然将茶碗一挥,热茶都泼在董鄂妃身上。

娜木钟怒斥道:给我奶茶!我不喝这南蛮子的东西!

阿岱默默拾起碎茶碗。

娜木钟视董鄂妃如无物,与在旁侍立的淑妃、蒙古妃子三人聊起天。

娜木钟道:你们进的酪,我尝着,总没有科尔沁的好。是气候的缘故,还是……

董鄂妃脑中逐渐空白,她尴尬地跪着,没人理她。

佟妃用同情的眼神悄悄瞥了董鄂妃一眼。

宫外侍立的春雨,偷偷转头朝宫里瞧,见此情景,悲愤得红了眼眶。

娜木钟、淑妃、蒙古妃子三人笑语不断,董鄂妃纹丝不动地跪着。

夜晚,承乾宫里,桌上摆着几样精致的小菜,董鄂妃为顺治放箸倒酒,微笑道:只是家常小菜,皇上别嫌弃。

顺治道:你的家常小菜,比整席御膳还要好吃一百倍!

董鄂妃笑道:皇上这么说,万大厨可要不服气了!御膳怎么会比不上家常菜?

顺治道:这道理很简单!他不用心,你用心!

董鄂妃看着顺治,微微一笑。

顺治道:来,坐下,陪我喝一杯!

董鄂妃道:没有这个规矩,奴才伺候皇上用膳……

顺治突然拉她坐下,笑道:在这承乾宫里,咱们只是夫妇,不准说什么皇上奴才的,煞风景!

董鄂妃无奈,只好笑着坐稳了,为顺治夹菜。

顺治叹道:宛如,你不知道,我多想做个寻常百姓,随心所欲地过日子。做皇帝实在没什么好,要受许多宫廷礼法的拘束,想做的事不能做,不想做的事偏得做,真乏味!他

说着吃了一口菜,惊喜地夸赞道:嗯,好吃!好吃极了!

董鄂妃道:不知道合不合皇上的胃口。

顺治叫道:太合了!,不过,有三样东西,我这一辈子都不想再吃!

董鄂妃不解地问道:哪三样东西?

顺治道:你发明的那什么……春蚕饼、笑春风、八宝馒头!

董鄂妃恍然大悟,低头一笑。

顺治道:一看到那三样东西,我就会想起你写的那几句话“昔日横波目,今为流泪泉。今生已过也,结取来生缘”。宛如,你可晓得,每想到一次,我的五脏六腑就绞在一起,疼得冷汗直流!

董鄂妃勉强一笑道:不提了,都过去了!

顺治欣慰地道:对,都过去了!只要有你在身边,我真想把那几个后啊妃的,全都遣出宫去,只和你一夫一妇,太太平平地过日子。喔,说起她们,如何,对你还好吧?尤其是皇后……

董鄂妃忙笑道:皇后很好,和颜悦色、有说有笑的。

顺治哼了一声道:算她识相!否则别怪我不客气!那皇太后呢?

董鄂妃道:也……也很好啊!

顺治道:唉呀!瞧我这记性!险些忘了!

顺治取出一个荷包,递给董鄂妃道:这是我的一点心意。

董鄂妃从荷包中取出一个黄金钿盒与九子金钗。

顺治将金钗为她簪在发上,说道:我知道你不爱华贵的妆饰。不过,这两样东西有含意:心比金坚!

董鄂妃十分感动,好半晌,方道:奴才谢皇上的赏赐……

顺治打断笑道:又来了!记得,这是我们夫妇的居室,不是宫廷,没有什么皇帝和妃子。而且,我们俩还用得着一个“谢”字?要谢也是我谢你,谢你给了我你的心,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!

董鄂妃含泪微笑看着顺治道:别再这么说!皇上身系苍生祸福啊!我知道,皇上满怀抱负,将来一定是位旷古贤君!

顺治感叹道:旷古贤君?谈何容易啊!

董鄂妃鼓励道:只要有心,准能做得到!

顺治笑道:有你帮着我、陪着我、支持我,我愿意尽力一试!

董鄂妃迟疑了一下道:说到这个,我有件事儿,要求皇上答应。

顺治道:哦?进宫这些日子,你还是第一回有事求我呢!

董鄂妃道:这些日子,皇上总是待在我这承乾宫。恳求皇上,也要使后宫雨露均沾才是。

顺治讶异道:你要我……去别人那儿?不行啊!见了谁我都嫌烦!一个个只会争妍斗艳,肚子里一团草包,乏味透了!叫我去她们那儿,真是苦刑!

董鄂妃道:皇上,就算是为了我吧!集宠于一身,也就集怨于一身,您可明白?

顺治沉吟半晌,勉强一笑,说道:我才说呢,不想做的事偏得做,当皇上有什么趣儿!

董鄂妃道:皇上,人各有长处。您瞧,皇后艳冠群芳,淑妃明快爽朗,佟妃温柔秀美,莹嫔娇俏可爱……

顺治笑打断道:别说了!人人都数遍,怎么就不提你自己?

董鄂妃道:我有什么好的!只不过是皇上硬说我好罢了!

顺治苦笑,摇摇头,忍不住道:我还没做旷古贤君,你倒成了旷古贤妃了!

董鄂妃微微一笑,心中却是苦涩的。

养心殿内,顺治端坐在宝座上,自信雍容地道:帝王临御天下,必以国计民生为首务。近来,朕批奏折,深觉应该切切实实办几件事。头一件,是更定钱制,有了制度,经济混乱的情形就会改善。第二件,停止多尔衮在关外修建避暑城的工程,以节恤民力;朕不忍因一己游乐之需,增加百姓的负担。第三件,奏报贪污受贿的事件,必须彻查,若有实据,加以严办绝不宽贷!这三件事,该管各部拟定章程,奏报结果,待朕作出裁决,立即命内院大学士写旨来看!

洪承畴、众亲贵官员道:遵旨。

洪承畴暗暗点头,心中欣慰。

慈宁宫外,董鄂妃跪在地上叩首:奴才董鄂氏,恭请皇太后圣安。

宫内寂静无声,董鄂妃便一直跪着。

坤宁宫内,娜木钟翻看完记事档,气得一摔。

淑妃问道:皇后,敬事房的记事档,究竟怎么记的?

娜木钟怒道:上个月,佟妃被召幸两次,莹嫔被召幸一次,宁贵人也是一次,其他日子,都是董鄂妃!

淑妃怒道:好啊!就只有咱们五宫蒙古后妃,皇上连瞧都不瞧一眼!

娜木钟道:我才不在乎呢!而且这跟咱们没关系!他是冲着蒙古来的!有意给蒙古没脸,让蒙古难堪!

蒙妃甲道:我听太监们说,有一回,皇上露了口风,说要封那狐媚子做皇贵妃!

蒙妃乙惊道:皇贵妃?那不是只比皇后低一肩了?

蒙妃丙气道:她才进宫四个月哪!

娜木钟咬牙切齿道:太过分了!当咱们蒙古是好欺的?走着瞧吧!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