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6章 瞒不过大玉儿


董鄂妃真诚地道:嬷嬷,皇太后绝对想不到是我!这一年多来,我始终没福气在皇太后跟前尽尽孝道,心里实在不安。只盼能借这个机会,皇上跟我一明一暗,分头尽孝,这样我们就安慰了!

苏茉尔道:如果皇太后欣赏这席素菜,我就趁机说,这是皇贵妃亲手做了孝敬您的。

小唐笑道:对呀!嬷嬷真是“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”。

董鄂妃摇头道:不!无论如何,嬷嬷都不要说,否则,皇太后知道了,说不定会大为扫兴,万一又跟皇上起了冲突,可怎么办?那不就违背了我们尽孝的初衷吗?

苏茉尔迟疑道:这……

董鄂妃突然跪下道:求苏嬷嬷成全!

苏茉尔吓一大跳,连忙跪下道:皇贵妃千万别这样!好吧好吧!照您的意思就是了!

董鄂妃感激地一笑。

慈宁宫里,大玉儿在灯下看书,苏茉尔在一旁絮絮叨叨地禀告。

苏茉尔道:皇上说了,请我整治一桌清淡可口的素菜,为您暖寿,不请别人,就母子两个小酌谈心。

大玉儿淡淡地道:你告诉他,难为他还想着。我心领了,不用麻烦。

苏茉尔劝道:唉!母子两个,老这么客客气气、冷眉冷眼的,不难受吗?皇上既然是诚心补过,您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?

大玉儿忸怩道:心里有点儿……怪别扭的。

苏茉尔道:不会啦!吃着菜,喝杯酒,说说心事,娘儿俩不就好了吗?

大玉儿摇摇头道:说得倒容易!

大玉儿的神情看来有点儿松动,苏茉尔心中暗喜,又劝道:好嘛!格格,看在皇上一片孝心……

大玉儿叹道:说是一片孝心,还不是累你!对了,你几时又学了什么素菜?

苏茉尔眼珠一转道:活到老,学到老,奴才我就不能学吗?

大玉儿瞥了她一眼,含嗔带笑道:算了!就看在你一心想显显本事的份上……

苏茉尔喜道:答应了?

慈宁宫内,大玉儿与顺治刚碰照面时,有些尴尬。不咸不淡地闲聊了会儿天,气氛融洽起来。这时,小圆桌上已摆了两个下酒小碟和一盘冬菇扒发菜。大玉儿笑着招呼顺治落座,宫女站在一旁持酒壶伺候。

大玉儿挟了一个冬菇吃,赞赏地点头道:又香、又滑、又入味,果然不错。

顺治笑着介绍道:这一道,叫“冬菇扒发菜”。

大玉儿点头道:嗯,这就对了!我最不喜欢的,就是明明一道素菜,愣要起个荤菜名字,什么素鸡素鸭素鱼翅,仿佛对荤菜念念不忘,不得已才吃素似的,真是罪过!

顺治恭敬地道:皇额娘议论得极是,儿子也有同感。

苏茉尔端菜进来,笑道:格格,皇上,尝尝这一道,叫“豆腐松”。

大玉儿一尝,惊讶道:豆腐能做得这么好吃!里头加了什么好东西?

苏茉尔道:好东西倒没有,加的是心思和工夫!要拿老豆腐煮两个时辰哪!再用纱布缝袋把豆腐挤干,加上酱姜酱瓜,在热油锅里炒到入味,淋点儿白糖腐乳汁,滴两滴麻油起锅。不坏吧?

大玉儿满意地点头道:嗯,下饭佐粥都适宜,很落胃!更好的是,材料简单,不靡费!

苏茉尔得意地道:这得火力恰当,才能炒得松爽适口哪!

大玉儿笑道:你呀!什么时候偷学的本事?这会儿才拿出来!

苏茉尔微微一笑,朝顺治使个眼色:好菜也得有好酒啊!皇上?

宫女上前倒酒,顺治接过来道:你先下去,我来就成了!

苏茉尔朝顺治一笑,领宫女走了出去。

顺治道:皇额娘,今儿个备的也是素酒,叫做“梨花白”。

大玉儿笑道:这名儿倒雅致!

顺治端起酒杯,突然起身,郑重地跪下,低声下气地求恕道:皇额娘,儿子不孝,一时鬼摸头,冲撞了皇额娘,让皇额娘伤心,真是罪该万死!儿子心里懊悔得不得了,就是不知怎么说出口。皇额娘如果原谅儿子,请喝了这杯酒;要不然,儿子就不起来了!

大玉儿失笑道:不起来了?

顺治坚定道:对!不起来了!

大玉儿淡淡地道:那你就跪着吧!

顺治一怔,红了眼眶,轻拉大玉儿衣角道:皇额娘……

大玉儿叹了口气,良久方道:熬了这么多年,以为总算能享个清福了!没料到,还得更操心。已经应付得焦头烂额了,结果哪一方都不谅解,弄得我面面不是人……

顺治道:皇额娘的辛苦,儿子明白!总归一句话,都是儿子的错!

大玉儿道:福临,这事儿会闹得那么大,就是因为你不相信额娘,心里话都瞒着额娘。倘若我知道你的意思,无论如何都会替你想法子,再不济,也能办出个让各方都勉强满意的结果。其实,我倒不怎么怪宛如,这种种复杂的情势,她不见得都清楚。可是,你是皇上,却背地里自作聪明、任性妄为,惹出难以收拾的结果。你怪我对宛如不假辞色,要知道,我也是不得已,还不都是你造成的?我要是疼她,亲贵、蒙古、后妃们,不会说我是非不明、处置不公吗?

顺治愧悔道:是,儿子糊涂。

大玉儿瞧着,也有些不忍道:得到教训了吧?你那性子,是要改改了!

顺治诚恳地道:儿子一定改,求皇额娘宽恕我这一回吧!

大玉儿嗔道:这一回?还想有下回啊!

顺治窘迫地笑了。大玉儿瞧着他,无奈地一笑,接过他手中的酒抿了一口。

顺治大喜磕头道:多谢皇额娘!多谢皇额娘!

苏茉尔正好端菜进来,笑道:哟,正好唱完一出“负荆请罪”哪!

大玉儿半嗔半笑道:看在苏茉尔这桌好素菜的份上,姑且饶了你!

顺治不好意思地赔着笑。

苏茉尔把菜放在桌上,盘子里一边是青豆糊,一边是粟米糊,中间隔开,青豆那边点一滴粟米糊,粟米那边点一滴青豆糊,形成了太极图形,黄绿相间,煞是好看。

苏茉尔介绍道:这道菜叫做“太极两仪”,保证中看又中吃!

大玉儿心中一动,仔细观察,看着苏茉尔手上戴的玛瑙戒指,微笑问道:这菜你是跟谁学的?

苏茉尔迟疑了一下,笑道:是……奴才自个儿想出来的!

大玉儿诧异道:哦?没想到你学了手艺,连学问都长进了!你说说,什么叫“太极”?什么叫“两仪”?

苏茉尔一怔,窘道:这……我哪儿知道啊!

顺治解围道:苏嬷嬷一定是不知打哪儿听来的。

苏茉尔忙道:对对对!不知打哪儿听来的。

大玉儿道:苏茉尔,你帮了皇帝的大忙,皇帝可得赏你什么吧?免得你别样不戴,老戴这玛瑙戒指。

苏茉尔道:这戒指是格格赏我的,别的我都不要!

大玉儿道: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你只要一下厨,必定先把这玛瑙戒指摘下来……

苏茉尔一怔,窘道:今儿个……倒忘了!

大玉儿冷冷地道:二十年的习惯,今儿个怎么会忘呢?来人!

一个宫女进来,大玉儿起身,顺治也连忙起身,担心地看苏茉尔一眼。

大玉儿道:你在这儿,请皇上坐着别动,多喝两杯。苏茉尔,带我去小厨房!

苏茉尔一惊道:小厨房?格格,那儿烟熏火燎的,哪儿是您能去的地方……

大玉儿冷冷不语,径自出去,苏茉尔看顺治一眼,很是担心,忙跟上。

慈宁宫后小厨房里,很是热闹。

大玉儿领着苏茉尔来到小厨房门口,看见董鄂妃、春雨、小唐三人都正背对门口。董鄂妃正从锅里舀出羹来装盘,春雨、小唐在包玫瑰甜馅儿的饺子。

苏茉尔清了清嗓子,三人正忙,都没回头,董鄂妃喊道:苏嬷嬷啊?“白果栗子羹”好了,接着就是玫瑰馅儿的蒸饺……

这时董鄂妃装好盘,一回头,大惊失色,把锅勺都落在地上。

春雨、小唐闻声回头,亦大惊失色,忙跪下道:皇太后吉祥!

董鄂妃这时才如梦初醒,忙跪下道:奴才恭请皇太后圣安!

大玉儿淡淡地道:罢了,都起来吧!

三人起身,低着头。大玉儿游目四观,见案上还有正擀了一半的饺子皮,董鄂妃脸上、身上还有面粉的痕迹。她忍住笑,淡淡道:辛苦了!歇着吧!

董鄂妃抬眼飞快一瞥,看不出大玉儿是喜是怒,心中忐忑不安。

夜晚,承乾宫里,董鄂妃心慌意乱,神情怔忡。

顺治安慰她道:没事儿的,皇额娘吃了那几道菜,赞不绝口呢!

董鄂妃道:那是在还不晓得是我做的之前吧?

顺治点头道:没错。不过,在那之后,皇额娘也没说什么呀!

董鄂妃担忧地道:我看不出皇太后,是高兴,还是不高兴……

顺治劝道:得了!别怕!今儿一定很累,睡吧!

董鄂妃支颐凝思,很可爱地皱着眉,喃喃道:唉!愁得睡不着啊!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