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7章 日久见人心


夜晚,慈宁宫里。

苏茉尔在桌上放好箸,一揭小蒸笼,热气腾腾。苏茉尔一闻,喜道:好香!格格,皇贵妃准备的玫瑰馅儿蒸饺,我特地蒸了给您做夜宵。来尝尝嘛!透明的皮儿里,红艳艳的玫瑰馅儿,好看极了!真有一股花香呢!

大玉儿坐下,苏茉尔帮她挟了一个放在小碟里,大玉儿持箸指指她似笑非笑地道:你呀!敢和他们串通一气,在我跟前弄鬼,早着哪!

苏茉尔赔笑道:真是,什么都瞒不过格格的眼睛!

大玉儿睨了她一眼,尝了一个,十分喜欢。

苏茉尔道:好吃吧?

大玉儿叹道:唉!这孩子心灵手巧,难怪皇上非要她。就连我啊,也……

苏茉尔道:难得的是温柔、孝顺、识大体。格格,她还真给我跪下,求我成全她一片诚心,还说不要让您知道,免得扫了您的兴。

大玉儿道:不让我知道,那岂不埋没了她一番辛苦?

苏茉尔道:我也这么说啊!不过她说,只要皇太后开心,别的都不要紧。

大玉儿沉吟了一会儿,叹道:唉!造化弄人啊!

御花园凉亭里,顺治、大玉儿、娜木钟围坐在一起。苏茉尔侍立大玉儿身后。

大玉儿抱着佟妃生的婴儿,向站着的众人道:坐呀!别拘礼,都坐下!

淑妃、佟妃、蒙古妃子三人施礼道“谢圣母皇太后”,然后落座,董鄂妃自动坐到人群最后,仿佛不想让人注意到她。

大玉儿抱着婴儿逗弄,十分喜悦,顺治与苏茉尔微笑地看着。

娜木钟十分嫉妒,木然不语。

大玉儿笑道:佟妃还真会生,瞧这三阿哥,肥头壮脑的,真是福相啊!

顺治道:有皇额娘疼他,就是他的福气了!

大玉儿睨视着他道:你这个做老子的就不疼啊?

顺治笑道:疼!儿子不给他起了个好名字吗?

大玉儿喜道:玄烨!好气派的名字!来,皇阿奶给你小金锁、小玉镯,锁住、拴住你,让你平平安安地长大!皇阿奶的乖孙子哟……

苏茉尔笑着取出金锁、玉镯,给婴儿戴上。

佟妃欣喜得意,却不敢表露出来。

董鄂妃见顺治、大玉儿和乐融融,很是欣慰。

顺治有意承欢道:今儿是皇额娘万寿,儿子没什么好东西孝敬皇额娘,反要皇额娘送礼……

苏茉尔凑趣道:是啊!皇太后吃亏了,这副算盘打不过来!

大玉儿笑道:这样的礼,送得再多我也愿意啊!

众人哄堂大笑,娜木钟笑得特别勉强。

顺治笑道:儿子该领着大家,给皇额娘磕头祝寿了。

顺治正要站起,大玉儿拉他坐下道:得了,前头那些繁文缛节还闹得不够吗?坐下,大家松快松快,随意聊聊!

顺治建议道:让那班女乐来清唱助兴吧!有个旦角儿,懂诗词音律,所以歌声的情韵特别隽永,请皇额娘赏鉴。女乐呢?怎么没预备?

一个太监怯怯地越众而出道:回皇上的话,女乐……都放出宫了!

顺治意外道:啊?是谁的主意?

太监低头不敢言语。

顺治道:说啊!

娜木钟抬了抬下巴道:不用问了!是我的主意!

顺治不悦道:你?怎么我不知道。

娜木钟:我是皇后,统御六宫。这种琐事,我自然有权处分,何须奏报皇上!

大玉儿警告性地瞥了娜木钟一眼。

顺治微微变脸道:可是好端端的,为什么?

娜木钟严肃地道:为什么?就为了怕皇上沉迷声色,耽误朝政!

顺治怒道:你说什么?

大玉儿看着怀中婴儿,对他们道:好了!不是什么大事儿,都少说一句吧!

娜木钟瞥了董鄂妃一眼,冷笑道:不,我要说!那些什么诗词歌舞的,都是南蛮子狐媚人的玩意儿,我担心皇上忘记祖宗的教训,中了蛮子的毒。

顺治气得脸色铁青,说不出话来:你……

娜木钟打断道:我怎样?听太医说,皇上曾经有吐血的症候,我见皇上近来,身子越发瘦了,所以才这么做。皇额娘,我错了吗?

大玉儿迟疑道:皇帝精神倒还好。瘦……仿佛有那么一点儿……

顺治恭敬地道:皇额娘,这是因为儿子觉得,学问浩瀚如海,深恐自己所学,不足为天下之主,因此昼夜苦读。

大玉儿慈祥地道:读书要紧,身子更要紧,皇帝要多多保重才是。

顺治道:儿子谨遵慈谕。

娜木钟冷笑道:哼!只怕皇上昼夜苦攻的不是书,是女色!

这下不光顺治变脸,连大玉儿都忍不住皱眉道:皇后!

顺治忍无可忍,猛地站起,拂袖便走,满座惊讶。大玉儿想拦已来不及,难过得红了眼眶。

董鄂妃忍不住,趁众人面面相觑没注意,悄悄地起身跟了去。

董鄂妃微喘着气,赶上疾行的顺治,跪下拉住他的袍角,唤道:皇上!等一等!

顺治不得不停下,余怒未息道:你不要劝!我对她实在忍无可忍了!

董鄂妃劝道:皇上就算气恼皇后,可是,今儿个是皇太后的寿诞,皇上拂袖而去,最难堪的人,是皇太后呀!

顺治捂住脸,显得很痛苦。

董鄂妃苦劝道:皇上当为天下孝亲表率,不是吗?

顺治想了想,深呼吸一口气,转身将宛如扶起,凝视着她道:咱们回去!

顺治走后,大玉儿觉得十分扫兴,她将婴儿交给苏茉尔,不悦地低声教训娜木钟:你在做什么呀!你都不明白吗?逞一时口舌之快,当众给皇上没脸,而且说话不知分寸,自失身份,让人轻贱!

娜木钟紧抿着嘴,虽未发一语,看上去很是不服。大玉儿见状,真泄气了,冷冷地道:苏茉尔,让她们都散了吧!再坐着也没趣儿!

苏茉尔叹了口气,点了点头。她正要宣布,忽见顺治走来,惊喜道:呀!是皇上!

众人闻声望去,见顺治恭敬地走向大玉儿,跪下道:皇额娘,儿子不孝,请皇额娘恕罪。

大玉儿含泪而笑,倾身向前扶起顺治道:不怪你,不怪你。快起来!

顺治起身重新坐下,众人松了口气,脸上又有了笑意。

大玉儿瞥见角落的董鄂妃正悄悄重新入座,明白了,暗自欣慰。

苏茉尔朝一个福晋使个眼色,她机灵地点头会意,起身笑道:来,咱们一同举杯,祝圣母皇太后万寿无疆!

众人附和举杯,大玉儿微笑着举杯。

苏茉尔凑趣道:还有,每年都添几个小孙子!

大玉儿笑道:好啊!每年给我几个小孙子,皇帝就不用挖空心思筹备寿礼了!

众人凑趣地大笑。只有娜木钟,绷着脸,闷着一肚子气。

承乾宫里,春雨与小唐正伺候董鄂妃,上茶、进果。

春雨道:今儿个真险哪!皇上要是不回来,那场面就难看了!

小唐道:还不是皇贵妃的功劳!

董鄂妃问道:你瞧见了什么?

小唐笑道:奴才就算眼睛没瞧见,用脑子也想得到!咱们万岁爷是“龙性难撄”,只有皇贵妃才拴得住!

春雨一抬头,看见苏茉尔笑吟吟地站在门口,大为惊异,叫道:呀!是苏嬷嬷!

董鄂妃一回头,惊喜道:苏嬷嬷!您怎么来了?快请快请!春雨,快沏上新茶来!

苏茉尔道:别忙着张罗!今儿你们也都够累了!

春雨道:苏嬷嬷请坐!让我张罗!这还是咱们承乾宫头一回有客来哪!

董鄂妃用制止的语气道:春雨!

小唐笑着道:嬷嬷!万岁爷时常在朝中、书房,从早忙到晚。自从青格格嫁到盛京去,皇贵妃就更寂寞了。以后没事儿,请您多来坐坐,陪皇贵妃说句话儿。

苏茉尔道:会的会的。我早就想来了。不过这会儿,是皇太后叫我来的。

董鄂妃忍不住心中一惊。

苏茉尔微笑着取出一个浅紫水晶手镯道:皇贵妃,这紫晶镯是当年皇太后还是格格的时候,母后皇太后赏的,皇太后一直珍藏着。方才要我找了出来,说这镯子颜色嫩,正配你戴。今儿个,就赏给你了!

苏茉尔为董鄂妃戴上镯子,董鄂妃惊喜而感动。

董鄂妃喃喃地道:嬷嬷!请你上禀皇太后,就说奴才叩谢皇太后的恩典!我……都不知该怎么说了!

苏茉尔低声道:今儿个皇后实在不成体统,把皇上气得扭头就走,这要传了出去,不是大笑话儿吗?皇太后明白,是你劝皇上回来,总算没有闹到不可收拾。皇太后心里感激你,说你是个识大体的好孩子!

董鄂妃感动地道:这……奴才实在不敢当……

苏茉尔笑道:还有呢!皇太后一吃香粳米粥,就想起你做的炒豆腐松,只是不敢委屈你,让你再下一回厨房……

董鄂妃道:这算什么!只要皇太后不嫌弃,要我天天下厨房,我都乐意!

苏茉尔笑道:只怕皇上老见不着你,他可不乐意了!

春雨与小唐都笑起来,董鄂妃抚着腕上的镯子,眼眶逐渐红了。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