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10章 兄弟反目


这天早晨,哲哲携着大玉儿的手,走进清宁宫小跨院。这小跨院原是多尔衮住的。

哲哲环视着四周说道:玉儿,往后,这儿就属于你了!来,进来看看。

两人走进屋内,苏茉尔、珍哥等在门外。

苏茉尔低声道:珍哥!大汗没有罚你吧?

珍哥道:没有,只淡淡一句,叮嘱我谨慎当差,我装着什么也不知道。饶是这样,可也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苏茉尔道:格格早就说过,绝不连累你。瞧,没有食言吧?

珍哥求饶道:苏茉尔,咱们好归好,不过这种事儿,拜托你,下不为例啊!

苏茉尔抚慰地拍拍她:知道啦!

屋内,已收拾得窗明几净,高雅华丽。哲哲带着大玉儿左看右看,说道:这儿呢,格局是小了点。可也有小些的精致,你喜欢吗?

大玉儿点点头:喜欢。

哲哲有些迟疑地:而且,这是多尔衮住过的地方,我想……你一定会喜欢的。

大玉儿稳重地答道:是。玉儿明白姑姑的用心。

哲哲宽慰着说道:你明白就好。玉儿,一切都是命,老天爷安排好了的。如果早先真把你指给了多尔衮,如今可怎么办?凡事你可要想开些。

大玉儿沉默着,勉强笑了笑。哲哲携着大玉儿的手在炕沿坐下,叮嘱道:大汗性情仁厚,不过,男人总有男人的脾性,凡事顺着他、体谅他一点儿,他不会亏待人的。

大玉儿答道:是。

哲哲又继续说道:大汗成天为了国事,已经够烦的,咱们原就该为他分忧解劳。你瞧豪格的母亲,总是仗着她有儿子,闹些口舌是非,难怪大汗厌烦,可她总是埋怨大汗不宠她。其实追根究底,她该埋怨的是她自己。

大玉儿摇头道:玉儿不会学她。

哲哲欣慰地说道:这我就放心了!说了半天话,也累了,得回宫歇歇去。

大玉儿扶哲哲跨出屋外。

哲哲嘱咐道:你再瞧瞧,还有什么缺的,交待珍哥,让她给你办来!

大玉儿点头道:是。

哲哲怜惜地看着大玉儿,欲言又止,半晌,拍拍她的手,去了。

大玉儿怔怔地望着哲哲的背影,转头望向屋内,物是人非,无限悲伤。

皇太极独自一人,在大政殿前徘徊踱步。他仰视着大政殿,感慨道:当年,父汗只要人在京中,便时常坐镇在这大政殿……

皇太极转过身,背着手缓缓行过大政殿前排如雁行的十王亭,继续说道:左右翼王、八旗亲贵,都会聚集在这如同军帐似的十王亭,协助父汗议论军政、仲裁纠纷。当时的情景真是难忘啊!君臣一心,团结奋发,其乐融融。我想,将来无论再盖出多少豪华的宫殿,这里,都仍将是我大金国最有气派、最具豪情、最显本质的所在。

这时,代善走上前说道:大汗选在此处召集我们议事,想必另有深意。

皇太极叹息道:我只不过是想起当年,亲贵大臣们没有一个不佩服父汗的公正,没有一个能挑战父汗的威严。要论英明强干,我比父汗差远了;不过,这副重担毕竟是落在我肩上,我也只能尽力而为。你们……都要明白我的难处。

代善道:那是自然。此事无论大汗如何处置,我们一定心服。

皇太极深呼一口气,下了决心,唤道:多铎!

大政殿外的多铎闻声怒气冲冲地昂然上前。

皇太极威严地:多尔衮的事,我都问清楚了。阿敏的确有疏失,令正白旗折损颇重。不过,阿敏也是无心之错……

多铎大声抗议道:大汗,可是阿敏他……

皇太极抬手示意多铎噤声。阿敏、莽古尔泰这时走上来。

皇太极威严地说道:阿敏若是有心陷害手足,那岂非禽兽不如?多铎,我爱新觉罗一脉,不会有这种人。因此这一仗,阿敏功过相抵,不赏亦不罚。

多铎转头怒视阿敏,阿敏一副悻悻然的神情,倔强不语。

多铎:这么说,我哥哥就白死了?

莽古尔泰不悦地责问道:为了咱们大金国,在战场上捐躯,是八旗将士的荣耀,怎么说是白死呢?真不懂事!

代善拍拍多铎的肩,劝慰道:多尔衮是你哥哥,莫非咱们就不是你哥哥?多尔衮出师未捷,我们心中也很痛惜啊。

多铎红了眼眶,强忍着泪:大哥……皇太极严厉地:多铎,至于你违抗军令、私自行动,原是犯了大忌。

代善忙上前道:请大汗开恩!

皇太极沉吟道:看在大贝勒跟多尔衮的面上,我就恕你一次。记着,下回若敢再犯,就要按律处置,绝不容情!

代善对多铎劝慰道:大汗法外施恩,他的劝诫你要记住,都是为你好,懂吗?

多铎强忍满腹委屈和眼泪,憋了半晌,气得一顿足,也不行礼,直接转身跑开。

代善摇摇头,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莽古尔泰生气地:大哥,多铎这小子被父汗宠坏了,性情乖张得很,你再怎么好言好语地劝他,也是没用!

代善回过头,看着莽古尔泰,眼神悲伤:你们是我的弟弟,多尔衮和多铎也都是我的弟弟。该劝的,我能不劝吗?

阿敏突然跳起来,愤愤地道:是吗?你也当我是弟弟?代善哥哥,你帮多铎求情却不帮我,难道不是偏袒你的亲弟弟?

代善闻言,勃然大怒:这是什么话!我还正要说你呢!当年父汗以十三副遗甲起兵,自穷无立锥之地到今天的大金国,靠的就是一家人一条心!如今刚有了一点基业,你就手足相残……

阿敏愤怒地打断他的话:要说手足相残,不就是从你父汗开始的吗?我父亲是他的亲弟弟,却被囚禁在不见天日的牢房里,门锁门缝还灌进了铁汁,表示永不开启的决心,我父亲就这么自杀在牢房里……

代善怒道:你父亲是为什么获罪的?他要拥兵自立、分裂咱们的军力,父汗劝解过、吓阻过,他却仍然一意孤行,你都忘了吗?当年你也是从犯,是我跪在父汗跟前,力保求情,你才有今天。这会儿倒说我偏袒别人,你有没有良心?

阿敏一时语塞,莽古尔泰忙过来打圆场:好了好了!自家兄弟,何必为些陈年旧事,闹得脸红脖子粗!

阿敏赌气道:旧事不论,今儿个这件事,我不服!要跟大汗讨个公道!

代善呵斥道:阿敏!不可对大汗无礼!

皇太极缓缓起身,面无表情地说道:这件事我处置得公不公道,三位哥哥心里自有分数。

阿敏悻悻然道:当然不公道!

皇太极冷笑道:没错,我也自认,并不公道!因为多偏袒了你!

阿敏一怔,冷笑着哼了一声。

皇太极望向代善、莽古尔泰冷静地说道:我不能不偏袒阿敏,谁叫我和三位哥哥并肩设座、南面受朝、共理国政;况且,正如阿敏所言,若不是三位哥哥谦让、力挺,我这个大汗,哼,还未必当得上呢!

代善、莽古尔泰闻言脸色大变,皇太极环视三人一眼,面无表情地缓缓走开。

阿敏错愕地看着他的背影,神色有些慌张。

莽古尔泰惊讶道:阿敏,你真的跟皇太极说了这些话?

阿敏心虚但倔强地说道:是……是啊!

代善大怒道:你……总有一天,我们会被你害死!

代善一怒之下,拂袖而去。

阿敏不服气地朝代善怒喊:我说的是实话!

莽古尔泰懊恼:哥哥呀,虽然是实话,你怎么能说出来呢!

阿敏赌气不语。

莽古尔泰叹气道:皇太极已经很维护你了!要是认真追究起来,你知不知道会是什么下场?

阿敏气呼呼、满不在乎地:随他去!反正就算杀了我,多尔衮也回不来了!

阿敏说罢赌气而去,莽古尔泰看着他远去的身影,无奈地摇头叹息。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