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11章 故地重游 心如刀绞


清宁宫小跨院里,大玉儿缓缓走着,仔细环顾着屋内的各种陈设,眼睛里充满复杂的感情。

大玉儿感慨地:你看那面墙上,原本挂着一张黑熊皮。我还记得,床上铺的是狐皮褥子。角弓雕翎都堆在那墙角……

大玉儿走向案旁,案上已是精致的陈设,大玉儿却仿佛看见案上从前的样子,伸手轻轻抚过案面,嘴角含着一丝微笑:还有,刀啊剑啊什么的,都一股脑儿搁在这案上,还有那么一堆范先生给的书本。屋子这么乱,还不准人家帮他收拾,真是!大玉儿笑着摇摇头。

一直跟着大玉儿的苏茉尔见她安详含笑的神情,心里有点紧张,真怕她又想不开。

大玉儿一面缓缓打开案下的抽屉,一面神情惋惜道:唉呀,怎么都腾空了!

苏茉尔实在忍不住,便劝道:格格,依我说,不如还住咱们原来的屋子……

大玉儿打断她:不!这儿好!

苏茉尔咬着牙,下狠心道:我明白格格的心事,不过您瞧,每一样陈设都换了,已经不是十四爷的地方,再也找不到十四爷的一丝影子了!

大玉儿神情恍惚地:谁说的!你没有闻到吗?到处都是淡淡的气味,说不上来的气味,那是多尔衮的气味!

苏茉尔打个寒噤,声音颤抖着道:格格,……你可别吓我!

大玉儿微微一笑:怕什么!如果人有魂魄,我真盼望他回来呢!他一回来,就能看见我……每晚在梦里,他回来陪我,也让我陪他……

苏茉尔:格格想得太玄了,如果人根本没有魂魄,连在梦里您都见不到十四爷呢?

大玉儿走到窗边,推开窗,看着窗外槐阴摇翠,幽幽地道:那我至少还拥有这片槐树的影子。它是这座小跨院里,曾经属于多尔衮,而惟一没有改变的东西……

苏茉尔将眼神从窗外的槐树上转回来,低头悄悄拭去一滴泪。

玉姐姐,大喜啊!突然间,小玉儿的声音,打断了她们的幽思。

大玉儿、苏茉尔大吃一惊地回头,见小玉儿倚在门框上,看着她们。

苏茉尔满脸戒备地:小玉格格,你怎么来了?

小玉儿一面走进来,一面似笑非笑地道:我来道喜啊!听说这里就要变成玉姐姐的新房了!

她突然把话停住,故意一惊道:唉呀!瞧我多没规矩,应该要改口,尊您一声“侧福晋”了!

大玉儿、苏茉尔闻言,知她来意不善,只有沉默地互瞥一眼,不接她的话茬儿。

小玉儿一面张望,一面笑道:哟!这里变了个样儿了!收拾得多精致啊!要是多尔衮地下有知,看见他的寝室,成了大汗跟玉姐姐双宿双飞的香巢,嘿!我猜啊,他心里可欢喜了!

大玉儿脸色铁青,满脸怒气,她咬着下唇,极力忍耐着。

苏茉尔却忍不住,冷冷道:小玉儿格格,你请回吧!我们格格也累了。

小玉儿冷笑一声,望向大玉儿,直直走向她、逼视着她慢慢说道:玉姐姐,她们老说要我学你,学你的待人处事,学你的能干大方。这些我倒不想学,只盼望你教教我,你是怎么“忘记”的?

大玉儿冷静地问:忘记什么?

小玉儿:忘记多尔衮,忘记多尔衮跟你的一切,还有,忘记你是怎么害死多尔衮!

大玉儿心中如受重击,难以置信地看着小玉儿。

小玉儿激动得大声道:多尔衮,他就是因为跟你在一起,才会这么倒霉地死在战场上!

大玉儿诧异地:什么?

小玉儿冷酷地说道:听说科尔沁的族人都叫你“富灵”,天神降下的福星。哼,对多尔衮来说,你是他命中的祸害!你是他命中的灾难!

苏茉尔怒斥道:你胡说!

大玉儿拦住苏茉尔,含泪上前握住小玉儿的手:小玉儿,我知道你对多尔衮……

小玉儿甩开大玉儿的手,激动地哭喊道:你知道什么!你什么也不知道!他是我心里惟一的人,我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拥有他!这些年,为了你,他从来不把我放在眼里!这都不要紧,至少他活着!只要他活着,我就有希望!如今他死了,我永远没有希望了!多尔衮,他的血肉被马蹄践踏在尘土里,而你呢?欢欢喜喜地布置着你的新房,完全把他丢在脑后了!

大玉儿面色惨白,虚弱地退后两步,苏茉尔扶住她,怒道:你胡说!你才什么也不知道!我们格格与十四爷的心,哪是你能明白的!我尊你是主子,不要逼我说出不好听的来!

小玉儿气哼哼道:你什么时候尊我是主子了?有什么话,你就说啊!苏茉尔赌气道:好,我说!就算十四爷还活着,你也是注定了永远没希望!

大玉儿怒斥着打断她的话:苏茉尔,你住口!

小玉儿却已气得发颤,忍不住冲上前去抓着苏茉尔扭打:你说啊!再说我撕烂你的嘴!

苏茉尔边抵挡着小玉儿的进攻,边大声道:我不说自有别人说!走遍满蒙也找不出比你更野蛮的女人!十四爷能看得上你,那才是天下奇闻呢!大玉儿大声怒斥道:苏茉尔,再不住口,你明天就回科尔沁去!

苏茉尔的话把小玉儿彻底惹火了,她像一只张牙舞爪的母老虎,对苏茉尔疯狂地撕扯着。苏茉尔抵挡闪躲却不敢还手。

大玉儿焦急万分,正要上前去劝拉,哲哲的女侍珍哥恰好进来,将小玉儿扯开。

珍哥劝道:够了够了!这是做什么呢!

小玉儿喘着气,怒瞪着苏茉尔,觉得不解气,然后又狠狠瞪着大玉儿。

珍哥道:小玉儿格格,大福晋到处找你,说是有好东西要赏你呢!快跟我去吧!

珍哥不由分说,拉着小玉儿就走。

小玉儿极不情愿地被拉走,她跨过门槛时又站住,回头朝大玉儿一字字冷冷地道:侧福晋,我祝您……子孙满堂、富贵无疆!

望着小玉儿的背影,大玉儿辛酸至极,伤心欲绝。

苏茉尔怯怯地:格格,对不起,谁叫她说得那么毒,我一时忍不住,这才……大玉儿一语不发,掉头走出屋子。

苏茉尔神情错愕,委屈得红了眼眶,眼泪扑簌簌滚落下来。

小玉儿被珍哥拉着,快步来到清宁宫回廊。她表现得很不耐烦,使劲甩脱珍哥的手,气呼呼地说道:放开我!我知道你是故意去救苏茉尔,目的达到了,还拉着我做什么!

珍哥睁大眼说道:救她?格格,我是去救你的!

小玉儿诧异地:救我?

珍哥劝道:你是主子,老是去跟一个丫头打打闹闹,这叫自贬身份!

小玉儿悻悻然道:我不是打丫头,是打丫头背后那个帮她撑腰的主子!

珍哥:别人不知道你心事,我却明白,你不就为了十四爷吗?可如今十四爷没了,你总要嫁人。嫁得好不好,就得看上头疼不疼你。玉格格是未来的侧福晋,势必要得宠的。得罪了她,对你有什么好处?

小玉儿大声道:多尔衮死了,我再也不嫁别人!我从小喜欢多尔衮,要不是大玉儿来了,处处把我比下去,多尔衮他是一定会喜欢我的!

珍哥为难地:这……我也没法儿驳你。可是,玉格格来都来了,你想这些有什么用呢?

小玉儿恨声道:大玉儿毁了我跟多尔衮一辈子,我不会就这么算了!珍哥你看着,我总有一天要她倒大霉!

小玉儿说完气哼哼地跑走了。珍哥看着她跑远,气得要命,说道:有没有搞清楚啊?这上下整个宫里就剩我一个人还有几分可怜你了!再要不识好歹,我从今以后都不管你,随你去碰钉子吧!

夜晚,皇太极书房里,孤寂冷清。皇太极背着手踱步,拧眉沉思。他神色阴晴不定,脑中不断闪过阿敏不敬的神情:别忘了!若不是代善谦让,我跟莽古尔泰力挺,你这个大汗未必当得上呢!

一想到阿敏这话皇太极就怒火中烧,他咆哮道:我皇太极是何许人!阿敏,你是什么东西,竟敢自认施舍与我!

皇太极咬着牙,压抑不住心中怒火,顺手用力掷碎一个茶盅,怒气冲冲地摔门出去。

皇太极背着手、皱着眉,怒气冲冲地走着,来到清宁宫花园里。

突然,皇太极听见嘤嘤的低泣和抽噎之声,不觉愣住。他缓缓转过一座假山,见大玉儿的贴身侍女苏茉尔正蹲在地上哭。

皇太极心中奇怪,上前轻声问道:怎么啦?

苏茉尔头也不抬,没好气地顶撞道:走开啦!要你多管闲……

话一出口,苏茉尔就感觉不妙,这声音像在哪里听到过。她心中叫苦,缓缓转过头,壮着胆从袍角往上看,果然是皇太极!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