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1章 忍人之所不能忍


苏茉尔吓得大惊失色,跌坐在地,哆嗦着道:大……大汗……

皇太极见状,想起大玉儿的俏皮,反而被这个小丫头的神情逗笑了。

苏茉尔手足无措地想爬起,但吓得腿软,语无伦次:那个……呃……喔,奴才失礼,大汗……恕……恕罪……

皇太极哈哈笑道:我又不是妖魔鬼怪,值得你吓成这样吗?

苏茉尔见他面色平和,咽口唾沫,心神稍定,勉强赔笑道:是啊,我胆子小,您别见怪。

皇太极温和地问道:受了什么委屈啊?

苏茉尔嘟囔道:委屈……可多了!

皇太极好奇地:说啊!如果真有人欺负你,我帮你出气!

苏茉尔欲言又止,摇头道:也没什么,算了吧!反正我们做丫头的,注定是又要任劳,又要任怨。

皇太极一怔,微笑道:苏茉尔,我这个做大汗的,倒跟你很像啊!

苏茉尔诧异道:您是大汗,我是丫头,一个天上一个地下,您怎么说……皇太极叹了口气道:可咱们都是人啊!凡是人,就有委屈,躲也躲不掉。像我这个做大汗的,还不是又要任劳,又要任怨。

苏茉尔想想,也笑了:我明白了!既然是该受的,就不叫委屈!

皇太极感到有些意外,沉吟道:你这丫头,说话倒挺有意思。该受的,就不叫委屈……

苏茉尔:我真蠢啊!我受的这些委屈算什么,哪里比得上格格……

说到这,苏茉尔想起大玉儿以前的嘱咐,连忙噤声。

皇太极好奇地问:怎么?玉儿也有委屈?

苏茉尔慌忙道:没……没有啊!我是说,太晚了,格格要安置了,我该回去伺候了。

皇太极挥挥手:那你去吧!

苏茉尔如获大赦,匆忙行礼,转身离去。

皇太极不由得沉思:我既然要做大金国的领袖,有些包袱就必须扛,有些委屈就必须受!倘若扛不起、受不了,那我又何必做领袖?

皇太极回到清宁宫回廊,背着手,神情平静地在回廊里走着。他自言自语道:倘若无法“忍人之所不能忍”,那我还能做大英雄吗?

经过大玉儿厢房时,皇太极脚步放缓。他看见大玉儿厢房里亮着灯,那温暖橙黄的窗格上,可以看见大玉儿苗条的身影。皇太极爱恋地看着那影子,暗暗道:倘若做不了大英雄,那……岂不教玉儿把我看低了?

想起大玉儿曾说过的话,皇太极微微一笑,继续向前走。

来到书房,皇太极看见刚才被自己掷碎的茶盅,想想叹了口气,自己的涵养还是不够呀。他蹲下来,捡起两片碎瓷,仔细地看看,在心里说道:撕破了脸,就无法弥补了。暂时别让它破,留着还有用处。等到有一天,该破脸、能破脸的时候,我自然会破……

皇太极将两片碎瓷敲了敲,微微一笑,松手让碎瓷落地。

崇政殿气派威严。皇太极、代善、阿敏、莽古尔泰并坐于大殿之上,神情各异。代善、莽古尔泰惴惴不安,阿敏一副悻悻然的神情,皇太极心平气和,看不出任何情绪变化。

皇太极站起,大声对众贝勒亲贵宣布:此番二贝勒领军出征,令察哈尔锐气大挫,相信不用太久,咱们一定能收服这个关外最大的强敌,察哈尔终究会向我后金国俯首称臣!

众贝勒亲贵欢呼如潮。

皇太极接着大声道:这回出征的各旗将士,大家辛苦了!或升或赏,一律从优!

在众亲贵欢呼声中,皇太极走到阿敏身边,拍拍他的肩,低声道:二哥,委屈你了!盼你体谅我的难处。

阿敏神情软化,甚至有些感动,说道:阿敏性子急,要是有得罪的地方,请大汗宽恕。

皇太极笑了笑,又拍拍阿敏的肩,环顾三大贝勒,爽朗地说道:咱们可是并肩苦战过来的,不容易啊!老话说“兄弟一心,其利断金”,过去的小小争执,都别放在心上了。

三人闻言不禁放松下来,互相望了一眼,微微一笑。

清晨,阳光明媚,大玉儿厢房里苏茉尔在整理床帐。她偷眼看大玉儿,大玉儿冷着脸,翻着书,根本就不理她。苏茉尔鼻子一酸,偷偷流下两行泪水。

苏茉尔一路抹着眼泪,顺着墙根溜到清宁宫小厨房。这是专供大福晋哲哲饮食的小厨房,整洁干净,仆妇们都很忙碌,烧水的蒸食的,好不热闹,弄得里面白烟滚滚。苏茉尔红着眼圈向里面探望,只见一个仆妇将奶茶和茶点放在托盘上,珍哥端起托盘走过来,看样子是要给哲哲送去。苏茉尔忙低声叫住她,珍哥一脸惊奇。

苏茉尔带着哭音道:珍哥,你救救我!我们格格怕是要撵我走呢!

珍哥故意板着脸道:你啊,不帮着你家格格广结善缘,反倒给她添乱。依我说,该撵!

苏茉尔后悔道:我已经知道错了,我也很懊悔啊!

珍哥奇怪地问道:你到底是哪根筋有毛病?为什么老爱跟小玉儿格格过不去呢?

苏茉尔道:谁教她老爱缠着十四爷!十四爷是我们的……我们格格的!

珍哥溜了她一眼:我瞧你……有点儿假公济私吧?

苏茉尔尴尬地说道:你这话里透着玄机,我可不明白。

珍哥摇头道:算了,懒得跟你较真儿!我问你,如今十四爷人呢?再争还有什么意思!

苏茉尔黯然神伤,沉默不语。

珍哥道:大福晋还在等着呢,再不走奶茶都凉了!

说罢珍哥要走,苏茉尔挡住她,哀求道:珍哥,求你啊,可别跟上头说去!

珍哥点头道:放心吧,我从来不跟上头说人是非!

苏茉尔流着泪:还有!倘若格格真的要撵我……

珍哥忙打断她的话:格格说了要撵你吗?

苏茉尔哽咽着道:嘴里没说,可是脸上的神气都说了!珍哥,你千万要帮我求个情啊!

珍哥不忍心地叹道:唉,知道了!

苏茉尔忐忑不安地回到大玉儿的厢房,里面静悄悄的,没有一个人。她神情悲伤地在屋里站了一会儿,开始收拾东西擦地。她一面跪着擦地,一面偷偷地淌眼泪。大玉儿悄悄走进来,见苏茉尔一个人抹眼泪,心里也不好受,名义上她们是主仆,实际上情同姐妹。大玉儿轻轻走过去蹲下,苏茉尔吓一跳。大玉儿睨了她一眼,将手巾递向她,淡淡地道:抹抹脸吧!瞧你,眼睛肿得跟桃儿似的,出去怎么跟人解释?

苏茉尔愣住了,大玉儿示意她拿去擦脸。

苏茉尔呆呆地接过手巾,看了半晌,突然抽抽噎噎地哭得更加伤心。

大玉儿不禁失笑:怎么啦?要你别哭,你反倒哭上瘾了。别哭了,行不行?你哭起来好丑的。

苏茉尔扑哧一声笑了,但随即又哭:我知错了……格格,不要撵我,十四爷走了……你一个人孤孤单单的……

大玉儿笑意消失,垂下眼眸,神色幽沉沉的。半晌,她拿过苏茉尔手中的手巾来,帮她拭泪。

两人互相凝视,默契在目光中流动着。

大玉儿幽幽地喃喃说道:苏茉尔,从今以后,只有我们俩相依为命了。

清宁宫暖阁里,多铎来向哲哲请安。

多铎眼眶红红的,神情郁郁寡欢,哲哲拉着他的手劝慰道:多铎,大汗这回破例饶了你,可别再惹是生非,明白吗?

多铎不服气地:可是……多尔衮哥哥……

哲哲慈祥地:别伤心了,你和阿济格,要为了多尔衮,格外上进争气才是!

多铎点点头,拭泪无语。

小玉儿出现在门口,进来行礼:小玉儿特来给大福晋请安,大福晋吉祥。

哲哲点头道:行了!这儿坐。

小玉儿一眼瞅见多铎,先是吃惊,接着笑道:哟,十五爷来了?您……不是被关在十二爷府里闭门思过吗?

多铎白了小玉儿一眼。哲哲忙打圆场:小玉儿,你别再逗他!大汗已经宽赦多铎了。

小玉儿故意惊叫道:哦?十五爷,您运气真不错啊!正遇着大汗双喜临门,心情特别好,要不然,恐怕没有那么轻易吧?

多铎奇怪地问:什么双喜临门?

小玉儿诧异地:喔,原来你不晓得?头一喜,自然是大福晋怀了小阿哥;再一喜嘛……

哲哲不希望这话由小玉儿口中说出,连忙拦住,说道:多铎,四嫂正要告诉你,大汗就要娶位侧福晋了……

小玉儿抢话道:这位侧福晋你也认识的!

多铎不解地问:这倒奇了,谁啊?

哲哲尴尬地:就是……呃……你玉姐姐。

多铎一时糊涂,皱着眉头问道:哪个玉姐姐?

小玉儿笑道:傻瓜!不是我小玉儿,自然就是大玉儿喽!

多铎震惊地:什么?玉姐姐!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