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2章 他回来了!


哲哲急得唤道:珍哥!快把十五爷请回来!

珍哥慌了手脚,忙道:是!

哲哲满脸焦急,小玉儿在一旁微微冷笑。

多铎怒气冲冲往大玉儿的厢房走,到屋外时,他把怒火压下去,尽量使自己的心态平和。他看见苏茉尔从大玉儿厢房走出,抱着一摞锦袍,忙招呼了一声。苏茉尔吃了一惊,回过头,见多铎从回廊那头快步奔过来。

多铎抓着她的手臂急火火地问:玉姐姐呢?我要见她!

苏茉尔有些奇怪地道:格格陪咱们科尔沁的老王爷上郊外驰马去了!

多铎急促地问道:她们说,玉姐姐要嫁给大汗,是不是真的?

苏茉尔一怔,欲言又止。

多铎发怒道:这么说,是真的了?

苏茉尔正不知怎么办,忽见珍哥从回廊那头匆匆奔来,喊道:十五爷!福晋请您回去哪!

苏茉尔匆忙低声对多铎道:这儿不好说话。您如今住在十二爷府上不是?我稍后就到!

苏茉尔转身就走,多铎没能拦住,脸上气恼而不解。

阿济格府射圃里,传来嗖嗖的射箭声。多铎手持硬弓,满脸怒气,一箭快似一箭,射向靶心,仿佛只有这样胸中的怒气才能发泄出去。

苏茉尔由侍卫领着,匆匆走向射圃,脑中涌现出大玉儿的话:听着,无论如何,绝对不能告诉多铎!他那副爆炭脾气,知道了真相,准是疯了一般地嚷出来,闹个翻天覆地,最后葬送了自己。苏茉尔想着,神情警惕,这时已来到射圃。

侍卫大声道:十五爷!人带来了!

苏茉尔深吸一口气,鼓起勇气,走上前。

两人沉默半晌,多铎狠狠地射出一箭,看着箭射在垛上,方哑声问:为什么?

苏茉尔诚挚地:十五爷,你该晓得,格格若不是有苦衷,怎么会答应嫁给大汗?

多铎冷冷地问:什么苦衷?

苏茉尔坚定地说道:我不能告诉你!

多铎勃然大怒:为什么?我想不通,到底为什么?哥哥刚死,玉姐姐就迫不及待地要嫁!嫁给别人也就罢了,偏偏是皇太极!她知不知道,皇太极是多尔衮的仇人哪!

苏茉尔闻言,脸色大变。

多铎痛苦地道:我……真不敢相信,玉姐姐她是这种人!

面对多铎的雷霆之怒,苏茉尔按捺住心中怯意,镇定地道:我不明白您说的什么恩呀仇的。十五爷,大家在一起这几年,格格是什么样的人,您还会不清楚?事情不能看表面。格格是千真万确有她的苦衷……多铎怒吼着打断她的话:什么苦衷?告诉我啊!

苏茉尔平静地说道:我不能说!我只恳求十五爷,耐心等着瞧。总有一天,时候到了,您自然会明白!

苏茉尔转身想走,多铎拉住她:我等不及!你要是不说,我亲自去问她!

苏茉尔迟疑了一下,含泪道:格格心里已经够苦了,请十五爷饶了她吧!

多铎怒吼道:不要把我当小孩子,什么都不告诉我!你不说,我饶不了她!

苏茉尔终于忍不住,压抑的情绪像山洪决堤一样冲出来,她忘了贵贱尊卑,大吼道:好啊,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!格格说过,她决不能让你送命,决不能让十四爷白死!格格这么做,一半是为了死了的他,一半是为了活着的你!你……明不明白啊!

苏茉尔的泪水一下流出来,掉头而去。

多铎愣住,半晌,气得将弓掷在地上,怒吼道:我不明白!

郊野,夜空中星光灿烂,满月如银盘。

就在多尔衮出征前他与大玉儿聚会的地方,树下拴着两匹马,生着一小簇篝火,火光映着大玉儿、苏茉尔的脸庞。

大玉儿神情郁郁,举起多尔衮那个半毁的金盔,幽幽地道:多尔衮,你看见了吗?月亮又圆了!

苏茉尔沉默了一会儿,斟出一杯酒,缓缓倒在地上。

大玉儿含泪道:你出征前的那一晚,我们就在这儿,喝了好多酒,说了好多话,做了好多梦。如今想起来,全是悲伤。

苏茉尔又斟出一杯酒,缓缓倒在地上。

大玉儿凝视着金盔,一面用袖口细细地擦拭它,一面幽幽道:多尔衮,明天,我要出嫁了。她凄苦地一笑,接着说道:原来,人生这么荒唐!想这一天,想了这么多年,到头来,却不是那个人,不是那个心情。多尔衮,你听见了吗?看见了吗?明白我吗?前头是什么,我真的不知道。天这么高,地这么大,我这么渺小。可是我没有选择,为了你,我只有往前闯;只盼着,将来在天上见到你,你能体谅……我为你所做的一切!

大玉儿的一滴泪,落在金盔上。

苏茉尔斟出第三杯酒,缓缓倒在地上。

大玉儿泪如泉涌,举头望月,哽咽道:我的多尔衮,月亮还要圆多少回,我才能再见到你啊?

苏茉尔低着头,沉默了一会儿,斟出一杯酒,凝视着酒杯,吸吸鼻子,哽咽着喃喃自语道:十四爷,咱们干了这一杯!

苏茉尔猛地仰头,将酒一饮而尽。

大玉儿轻轻哼起那首蒙古情歌,流泪哽咽着,歌声断断续续……

清宁宫里,众侍女男仆来往匆匆,布置装饰着房间,他们有的张灯结彩,有的在为家具陈设奔走,每个人脸上的神情都是喜气洋洋的。吆喝声、脚步声、笑语声此起彼落,热闹之极。哲哲、吴克善并肩看着他们忙碌,开心地微笑着。

旁边清宁宫小跨院里,同样人来人往,欢声笑语。

屋子里却另一种情景,大玉儿坐在梳妆台前,对着镜子看自己,镜子里的大玉儿长发垂肩,素着一张脸,木无表情。苏茉尔轻轻叹了口气走过来,拿起牙梳,看了镜中的大玉儿一眼,垂下眼睛,帮她梳头。

沈阳城外的旷野,天高云淡,烈日炎炎。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至近,旷野尽头的地平线上扬起尘沙滚滚,逐渐能看见双骑拼命奔跑向前。跑在前面的竟然是多尔衮,后面的是他的侍卫满达海。尘沙飞扬中,多尔衮满面病容、两鬓风霜,昏昏沉沉。他皱眉咬牙忍着痛苦,摇摇欲坠,终于体力不支,翻下马去。

满达海急忙勒住马,马嘶鸣着人立起来,他跃下马,奔上前去探看多尔衮。

满达海蹲下把多尔衮上半身放在他腿上,急得大声喊:贝勒爷!醒醒!醒醒啊!

多尔衮微微睁开眼,衰弱地说道:满达海……去……去报讯!我在这儿……等着!

满达海着急地揩着汗,转头往沈阳城的方向看,又回头看多尔衮,很不放心单独留下他。多尔衮稍微大声道:别管我!快去!

满达海咬咬牙,小心地把多尔衮抱到一棵大树的树阴下,安置好,上马疾驰而去。

清宁宫小跨院的厢房内,苏茉尔沉默地帮大玉儿插上金钗,盛装的所有程序都已完成。镜中的大玉儿,依旧面无表情,眸如寒星、绝美凄艳。

屋里布置得喜气洋洋,两人心中却都有“易水送别”的悲绪。

沈阳城外旷野的大树下,多尔衮微合双目,痛苦地呻吟着。他的马儿走过来,亲热地打着响鼻,用脑袋轻轻顶着他的脸孔。多尔衮睁开眼,非常吃力地撑起上半身,伸出微颤的手,轻抚马儿。旷野中,孤独的一人一马,显得凄凉悲壮。

满达海心急火燎地打马来到阿济格府门外,气喘吁吁、跌跌撞撞地就往里面闯。门外的侍卫忙将他拦住,满达海大声叫道:我叫满达海,要见十五贝勒,请禀告他十四贝勒还活着。侍卫见他衣衫褴褛,身上血迹斑斑,不敢怠慢,忙把他让进客房,进去禀报。不一会儿,多铎大步流星地赶过来。满达海忙起身施礼,多铎冲上前用力抓住满达海的肩膀,激动得声音都颤抖了:满达海……你说的是真的?

满达海回答得斩钉截铁:当然是真的!十四贝勒就在城外。

多铎喜得发狂,他重重一拍满达海的肩,转头喊道:牵马!备车!

黄昏时分,夕阳透过窗棂,把屋中映照得金闪闪。夕阳余晖中的大玉儿,盛装在身,看上去美艳绝伦,恍如仙人。她孤单地盘坐在炕上,目光空洞。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