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4章 灭门之忧


阿济格府内,多铎坐在炕边,焦急苦恼地看着昏迷的多尔衮。慢慢地,多铎发现多尔衮正缓缓苏醒,他惊喜地叫:哥!哥!

多尔衮凝视着多铎,半晌才恍然大悟身在何处,他吃力地攥住多铎的手,声音微弱地问:我回来了?

多铎一时激动,竟泣不成声。

多尔衮勉强一笑:多铎,哭什么!我这不是好好儿地回来了吗?

多铎拭去脸上的泪,笑道:是,是!回来了,回来就好!

多尔衮发誓道:你看着,我还要回去雪耻,跟察哈尔拼个你死我活!

多铎忙答道:当然,当然。

多尔衮喘了口气:多铎,通知玉儿没有?说到这里,他顿住,微微一笑:她一定急坏了,看见我,不知会有多欢喜……

多铎欲言又止:哥!你好生养着,这些事……我来办。

多尔衮环顾一下四周,奇怪道:对了!我在哪儿啊?怎么不是我自己的屋子?

多铎忙道:这是阿济格的地方,辽北那块儿有农奴闹事,他率兵弹压去了。我也住这儿,自然把你先接来。

多尔衮问道:你怎么不住宫里了?

多铎勉强一笑:这事儿说来话长,等你好了,我慢慢说给你听。

多尔衮点点头,疲惫地闭上眼,突然又睁开,焦急地说道:通知玉儿没有?我想见她!

多铎嗫嚅地:今儿……宫里有事,我想,她走不开。

多尔衮极为失望,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。

多铎强颜欢笑道:这样也好嘛,她一来,淌眼抹泪的,于你伤势也不相宜。你先安心养伤,等好了,不就见着了吗?

多尔衮勉强点点头,疲惫地闭上眼。

夜晚,清宁宫小跨院门外,有个黑影在晃动着。吴克善在门外徘徊犹豫,举棋不定。他一顿足,终于决定上前敲门。半晌,苏茉尔打开门,惊讶道:小贝勒,你怎么来了?

吴克善慌忙示意她噤声,苏茉尔会意,跨出门槛,立即关上门。

吴克善低声道:咱们走远一点儿,有话告诉你!

苏茉尔摇头道:不成啊!我得在这儿守着。您有要紧事儿吗?

吴克善慌得语无伦次,说道:当然有啊!唉,我一听见这事儿,吓得要命,不知该不该说。说了怕出事,不说心里又过不去,想想还是先来找你,讨个主意。

苏茉尔失笑出声:闹了半天,您还没告诉我,究竟是什么事儿?

吴克善懊恼地:瞧我真的慌了!我跟你说,唉!多尔衮……回来了!

苏茉尔惊呼道:什么?

吴克善慌忙示意她噤声:别嚷啊!我就是委决不下,该不该让妹妹知道……

苏茉尔低声打断他的话,神情惊疑不定地说道:等等,您是说,多尔衮?……十四爷?

吴克善点头道:是啊是啊!妹妹的心事我明白,可我又不能找别人商量……

苏茉尔又打断他,着急地问道:十四爷?他还活着?

吴克善肯定地点头道:听说带着重伤,日夜不停赶回来的!

苏茉尔慌乱了,不知如何是好,她喃喃道:这下糟了!唉,可真糟了!

门霍然一响被打开,苏茉尔、吴克善吃了一惊,只见盛装的大玉儿站在门边,她美丽的双眸中尽是强烈而坚定的渴望。她强抑着悲喜交集的激动心情,调息了一会儿,开口就斩钉截铁地道:我要去找他!

吴克善示意苏茉尔拦住大玉儿,自己掉头便跑,急急火火地去搬救兵。

阿济格府内,烛光明亮。多尔衮躺在炕上,睡得并不安稳。他时不时痛苦地呻吟几声,时不时呼唤着大玉儿的名字。多铎坐在桌旁,双手撑着头,既愁又恼。

门上响起两声轻叩,多铎起身去开门,满达海站在门外,神情兴奋而紧张地说道:十五爷,大贝勒,听说还有大汗,要亲自来探望十四贝勒!

多铎意外地:什么?

满达海高兴地说道:太好了,大汗有百神庇佑,他一来,等于是贝勒爷的护身符!

多铎沮丧地低语道:弄个不好,反而是催命符呢!

满达海困惑地问道:您说什么?

多铎忙道:没什么。预备迎接吧!

清宁宫小跨院里,形势剑拔弩张。大玉儿往屋外冲,苏茉尔拦阻,两人互不相让。

苏茉尔怕拦不住大玉儿,就扑到紧闭的门上,张着双臂喊道:不要出去!不要出去!

大玉儿怒气冲冲,吼道:你要我说多少次?让开!

苏茉尔坚定地答道:不!我绝不让开!

大玉儿见硬的不行,就软声哀求道:好苏茉尔,你别怕!我这就去求大汗,求姑姑,求爷爷,求他们每一个人,让我去见多尔衮!我永远都不要再跟他分开!

苏茉尔毅然地说道:求谁都没用的,格格!这只会让情况糟到极点!

大玉儿板起面孔,大怒道:我不管!你让开!

苏茉尔昂然回答:好,你要出去,先杀了我!反正我也不忍心活着看见将来的后果!

大玉儿怒不可遏地叫道:叫你让开!

苏茉尔劝道:格格你这么做,肯定是要后悔的!

大玉儿无所畏惧地说道:我有什么好后悔!苏茉尔我告诉你,事到如今,倘若你让我去找多尔衮,那我跟他还能有一线生机。如果,你再不让我去见他,我跟他,就注定是要死在一块儿了!

苏茉尔看着大玉儿,泪水涌出,半晌,突然抓起大玉儿的手:格格,走!我护着你去找十四爷!

大玉儿惊讶道:苏茉尔?你……

苏茉尔坚定地答道:挡不住你,就只好帮你了!

大玉儿摇头道:不,你快走开,假装没留意我的行踪。我不能连累你!

苏茉尔哭道:格格,你以为你死了,我还能独自活着吗?

大玉儿听了这发自肺腑的话,感激地看着苏茉尔,咬牙下定决心,脱下累赘的朝冠,使劲摔在地上,毅然道:好!我们走!

苏茉尔点点头,转身开门。

两人出门后大惊失色,只见哲哲不怒自威地站在门口。

大玉儿泪眼婆娑地哀求道:姑姑……

哲哲盯着她,沉默不语,像一口深不可测的井。

大玉儿没办法,挣扎着说道:您就让我去找多尔衮吧!我又没有真的嫁给大汗。

哲哲怒吼道:胡说!大礼行过,筵席摆开,这就木已成舟,再也不能反悔!

大玉儿失望地痛哭,转而强硬地说道:我不管!反正我今天看不见多尔衮,也就不打算再看见明天的太阳了!

哲哲强忍怒气,平静地说道:苏茉尔,你在这儿不许乱走!玉儿,跟我来!

清宁宫花园里,张灯结彩,喜气洋洋,大玉儿跟哲哲却激烈争吵着。

大玉儿情绪激动地问道:您为什么不让我去找多尔衮?

哲哲冷静答道:你跟多尔衮又能怎么样?打算远走高飞吗?对不相干的人来说,这是“佳话”,对卷入其中的人来说,却是“丑闻”!你想想,你们的事会掀起多少风言流语?大汗会多么难堪?他威严何存?他岂能忍耐?

大玉儿赌气冷笑道:姑姑放心,大汗顶多杀了我跟多尔衮,您只要装不知道,他怪不到您头上!

哲哲突然怒掴大玉儿一耳光,责骂道:糊涂东西!这些年我怎么教你的?这件事儿有这么简单吗?你以为光是你们咬着牙豁出去就能解决吗?真要这么容易倒好了!这一条绳上拴着多少性命你知不知道?

大玉儿被打愣了,她抚着脸,怔怔地看着哲哲。

哲哲冷冷地说道:我给你提个醒。当年的叶赫部,就是因为毁婚,激得老汗王一怒出兵,下场是什么?“灭族之祸”呀!

大玉儿心头一颤,这番话把她惊骇住。

哲哲逼问道:你忍心让你无辜的亲人和族人,为你而丧命吗?你忍心看见你的家乡科尔沁,被无数的鲜血给染红吗?

大玉儿闭上眼,无法面对这让人喘不过气的质问。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