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7章 多尔衮悲愤赴喜宴


雨后的清晨,空气格外清新,灿烂的阳光使皇太极心情舒畅。他一从大玉儿的厢房出来,就直奔清宁宫哲哲寝宫,他从内心里感激哲哲的体贴大度。

兴冲冲走进寝宫,哲哲却不在室内,由于皇太极情绪很好,他想在等哲哲这段时间里,再仔细回味昨夜与大玉儿的鱼水之欢。他倚在窗边沉思,嘴角露出一丝微笑。

哲哲轻手轻脚进来,见皇太极面带微笑,沉醉在遐想之中,对自己的脚步竟然丝毫没有察觉,心里难免有些犯酸。她也悄悄倚在窗前,伸手轻轻一推皇太极,半戏谑地问:大汗啊,玉儿……好吗?

皇太极一怔,领悟她说的是什么,微微一笑,轻搂住她的腰道:好!但……没你好!

哲哲笑着睨视他,说道:言不由衷吧?我哪比得上玉儿!

皇太极轻轻一笑道:她是很美!晶莹透亮,整个人就像是……羊脂白玉雕出来的。可惜,也像玉一样冷。

哲哲意味深长地笑道:这玉啊,在人手里握久了,它自然就暖了!

皇太极被哲哲的语带双关给逗笑了。

哲哲收敛笑容道:说正经的,今儿要办的事儿可多了!得先领玉儿去拜祖宗,还要召请本家亲人,让玉儿给他们装烟敬茶。

皇太极摇摇头道:玉儿在这儿待了这些年,谁不认识!你身子又重不能劳累,装烟敬茶就免了吧!

哲哲坚持道:这是老规矩,免不得!正式确认了辈分,今后好改称呼。

皇太极笑道:都听你的。你安排吧!

哲哲沉吟道:装烟敬茶该请妯娌领着,就找大贝勒福晋吧!对了,十四弟能来吗?

皇太极皱着眉道:多尔衮?我看他伤势挺重,恐怕起不了身吧!

哲哲既愁又喜,叹气道:唉!真是老天有眼、祖宗庇佑,十四弟平安回来了!要不然,咱们怎么对得起他的……

哲哲发现差点说溜了嘴,心头一惊,硬生生停住,勉强一笑,搭讪着顾左右而言他。她忽然惊叫道:唉呀!说着话都忘了时候,大汗该上朝了!

皇太极没有说话,继续沉思,但脸上已没有笑意。

清宁宫正殿内外,贝勒亲贵们相见,或行礼或招呼玩笑,嗡嗡的说话声交织成一片。阿敏和莽古尔泰低声嘀咕着并肩走向清宁宫。

莽古尔泰感叹道:没想到,多尔衮这小子还能活着回来!

阿敏神情不悦地道:斩草没除根,这下可麻烦了!

莽古尔泰猜测道:不过听说他伤势沉重,还不知……

两人说着话已至清宁宫门口,阿敏举手示意莽古尔泰噤声。两人对视一眼跨进大殿。

清宁宫内,皇太极、哲哲当中端坐,代善、阿敏、莽古尔泰以及年长的亲贵们环坐,年轻的子侄辈们立于诸人之后。

代善之妻领着大玉儿,来到代善跟前道:侧福晋给大贝勒见礼。

苏茉尔捧上盛烟末的烟荷包,大玉儿取烟末为代善装烟点火。

苏茉尔用托盘捧上茶,大玉儿取了一盏,迎视着代善,恭敬地奉上,嘴里道:大贝勒请用茶。

代善道谢:多谢侧福晋。

大玉儿微笑行礼。

代善之妻领着大玉儿依次为阿敏、莽古尔泰、众亲贵等人装烟敬茶,比皇太极年龄小的弟弟都起立受礼。

皇太极和哲哲神情愉快地看着大玉儿行礼如仪。

突然间,围站的众年轻子侄纷纷让开,大玉儿抬头看,迎面走来的,正是多尔衮。大玉儿如遭雷击,呆呆捧着茶盏看着他。

哲哲惊喜地叫道:十四爷,你没事了?快过来,给你留着座儿呢!

多尔衮状若无事地走向前,但大玉儿看得出他在强忍身体的痛楚,努力保持步履的稳健。

经过大玉儿身边时,她忙低下头,可多尔衮目中无人,根本就没有看她。

多尔衮对皇太极和哲哲施礼后坐下,神情稍稍舒缓。一直很担心紧张的多铎暗自松了口气。

代善之妻领着大玉儿继续装烟敬茶。

皇太极暗暗观察着多尔衮,关切地说道:十四弟看来气色好多了!不过还是要多多静养。

多尔衮控制着情绪,很平静地:只可惜赶不及向大汗讨杯喜酒,来喝碗茶也是好的。

皇太极开心地大笑。

大玉儿正装烟敬茶,闻言一阵心如刀绞。

哲哲瞥了大玉儿一眼,心中忐忑,忙道:难怪十四爷想来道贺,他跟玉儿从前就像兄妹一般,如今更成了叔嫂,名正言顺地是一家人了!说完,又瞥了大玉儿一眼。

大玉儿正给一个贝勒装烟敬茶,闻言一怔,知这话意在提醒,连忙压抑住情绪。

多铎微微冷笑,睨视着坐在对面的阿敏,话里有话地大声道:是啊,可不是“一家人”嘛!

阿敏轻哼一声,避开他的目光,转过脸去。

代善之妻领着大玉儿,转到多尔衮跟前。

代善妻说道:侧福晋给十四贝勒见礼。

大玉儿低下头,多尔衮撑着椅子扶手缓缓站起,看着大玉儿,强抑着激动的情绪。

大玉儿垂眸,为多尔衮装烟点火,然后端过一杯苏茉尔递上的茶。按规矩敬茶时必须迎视对方,大玉儿只好抬头看着多尔衮,双手微颤着奉上茶盏。

多尔衮的眼神非常复杂,糅合着愤怒、伤痛和思念……

大玉儿颤声道:十四爷……请用茶。

多尔衮心潮起伏,但又不能流露,他做出平静的神情说道:多谢……侧福晋。

大玉儿强忍着满眶热泪,凝视着多尔衮。

多尔衮像被电击了一下,突然忘记了这是什么场合,他伸出颤抖的手去接茶,但手伸至茶盏边时,却动不了。

阿敏看着多尔衮,微微冷笑道:十四弟命真大,鬼门关走一遭,阎王爷却不收你!不过还是要多多静养啊。瞧你,连端杯茶的气力都没有了!

莽古尔泰瞪了阿敏一眼,低声道:别说了!他接着打圆场,大声道:恭喜大汗啊!在同一天里双喜临门,不但亲兄弟失而复得,还娶了这么一位天仙似的侧福晋。

多尔衮看着大玉儿欲诉还休的神情,有些忘乎所以,听了阿敏一番话,胸中翻搅,一时按捺不住,怒火攻心,竟猛然喷出一口鲜血。

苏茉尔一声惊呼,大玉儿惊得失手打碎了茶盏。

大殿里当下乱成一片。多铎急忙上前扶住多尔衮,哲哲亲自过来探看。

哲哲道:多铎,快扶你哥哥上暖阁里歇着,唤大夫来!

几个侍女上前帮着多铎扶多尔衮离开,哲哲紧随其后。

大殿里众人神情各异,议论纷纷。

大玉儿看着多尔衮的背影,泪水如决堤般涌出,她抓着手绢儿压住口,死忍着不哭出声来。皇太极见状,以为她害怕,上前拥住她的肩膀轻拍,低声道:吓着了啊?没事儿,别怕!大玉儿伤痛至极。在她身后稍远的阿敏,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。

大玉儿瞅机会离开大殿,一路小跑着来到清宁宫暖阁。谁知多铎满脸怨气地挡着大玉儿,不让她靠近探视多尔衮。

大玉儿低声哀求道:多铎,我求你,让我看看他!

多铎冷冷地:不劳侧福晋大驾!

多尔衮醒来,听见大玉儿的声音,猛地坐起,盯着大玉儿楚楚可怜的脸发愣。

大玉儿含泪道:多尔衮,你要不要紧,好些没有?

多尔衮别过脸去,哑声道:多铎,带我回去!我就算要死,也不能死在这里!

多铎恨恨地瞪大玉儿一眼,上前扶起多尔衮。多尔衮晕眩地一晃,大玉儿下意识地要上前帮忙搀扶,多尔衮猛地伸手虚挡,冷冷盯着她一字字地说道:不敢劳驾侧福晋!

大玉儿强忍眼泪,低声下气地道:多尔衮,我有好多话要跟你说……

多尔衮冷冷地打断道:说什么?说你会等我?说你会天天看着月亮,天天数,天天等,等我回来?

讲到最后他激动了,重重咳了起来。

多铎一面拍着多尔衮的后背,一面怒道:侧福晋,你饶了我哥吧!不叫他死在你面前你不甘心是吗?

多尔衮喘着气,勉强转头看着大玉儿,说道:这条命,本来就是为你捡回来的;如今送在你手里,倒也不冤枉!

大玉儿红了眼眶,艰难地道:多尔衮,你……你不明白……

多尔衮怒道:我原先不明白,现在可都明白了!原来,我错看了你,错爱了你,错信了你!

大玉儿心受重击,流着泪,说不出话来。

另外一个屋子里传来哲哲的声音:大夫,你仔细帮贝勒爷瞧瞧,该怎么治,快拿个准主意。

多尔衮硬下心肠怒道:多铎,你告诉四嫂,没什么好治的!要是让我再看着这双……含着泪水、假情假义的眼睛,我死得更快!

大玉儿再也忍不住,哭泣着掩面奔了出去。

多尔衮刹那间很是后悔,他下意识地、狂热地想喊住她:玉儿!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