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8章 其实你不懂我的心


清宁宫小跨院厢房里,大玉儿红着眼圈向苏茉尔诉说刚才的情形。

苏茉尔大惊道:十四爷……他……他真的这样说?

大玉儿黯然道:我不怪他。他什么都不知道。

哲哲怕大玉儿担心多尔衮,把那边的事安顿好后,就忙过来告诉她多尔衮的病情。她刚一跨进屋内,焦急的大玉儿如遇救星,忙迎上前问道:姑姑,他好些没有?

哲哲道:大夫说,吐血是因为一时急火攻心、血不归经,这还不碍事儿。倒是他的伤……大玉儿急忙问:他的伤怎么了?

哲哲忧虑道:他伤得很重哪!这两天原该好好静养,才有恢复的希望。大夫一把脉,怪他不好生养着,怎么又添了风寒!唉,治起来就更添一层难处了!

大玉儿面色惨白,说不出话来。

哲哲安慰道:玉儿,你别担心多尔衮,凡事有我!反正,请最好的大夫,用最好的药,就算拿老山人参当饭吃,我也不皱一下眉头,总要把他治好了才算。倒是你,玉儿,你可要弄清楚!多尔衮跟你是叔嫂,你的丈夫是大汗,你的未来,你的幸福,是系在谁的身上?自己想想!

大玉儿凄然道:我还有什么未来,什么幸福?

哲哲叹道:事已至此,谁也没有回天之力,不如朝前看!我劝你强打起精神来,用心应付大汗。他是很精明的人,要是让他看出你和多尔衮……唉!我也不敢想下去了!玉儿,姑姑是一片苦心,你好自为之吧!

哲哲说罢,转身出去。大玉儿缓缓走到窗前,开窗看着那一树槐影,心中无奈而悲哀。

阿济格府厢房外,战战兢兢站着好几个侍女,她们脸色慌张,神态不安。

从屋内传来碗盏破碎声,多尔衮的怒吼声,以及侍女的惊叫声。

多尔衮大吼着:滚!都给我滚!一个也不要再让我看见!滚!

只见门咣当被打开,一个大夫和两个侍女惊慌失措地逃出来,还没等关上门,一只碗飞过来就砸碎在门板上。大夫、侍女气喘吁吁,余悸犹存,直擦额头上的冷汗。

多铎匆匆赶过来,奇怪地问道:怎么了?

大夫苦着脸:不行啊!十四贝勒伤势严重,再加上郁结气恼,又染风寒,实在难医!这都还罢了!更糟的是,药也不吃,根本就是……一心求死嘛!贝勒爷恕罪,这差使我没法儿当了,您就另请高明吧!

大夫一拱手,掉头而去。

多铎正发呆,忽听见屋里将门上了闩,连忙去敲门,叫道:哥!你别这样!哥!

屋内毫无响应,多铎叹着气颓然放弃,想了半晌,想到一个主意。

夜晚,清宁宫小跨院屋内,灯光昏暗,气氛暧昧。

皇太极搂着大玉儿,轻声笑道:原来你胆子这么小,瞧你今儿个吓成那模样,真叫人心疼呢!

大玉儿勉强一笑:您是大英雄,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;我只是个小女子,看见当时那情形,哪儿能不害怕呀!

皇太极仰头笑了,很是得意。苏茉尔暗暗瞥了他们一眼,默默退出,关上门。

苏茉尔提着灯笼,在清宁宫小跨院外的长廊里走着,忽闻有人低声喊她,一怔回头,见铃子匆匆跑来,掏出一封信交给她,附耳说了几句,苏茉尔点头道:多谢多谢!

铃子慌张地迅速转身离开。苏茉尔见四下无人,将灯笼搁在栏杆上,拆信细读,忧形于色。她看完信后收起,一个念头在心中挣扎了半晌后,方下定决心。

苏茉尔偷偷来到阿济格府门外,一个侍女已等候她多时。

那个侍女对她点点头,便掌着灯头前带路,领着苏茉尔来到多铎的屋内。

多铎感激地:苏茉尔,谢谢你,我实在不知该怎么好了!再这样下去,他会死的!

苏茉尔安慰道:你别急,让我试试看。

多铎点点头,去敲门:哥!你猜谁来看你了?是苏茉尔啊!

半晌,听见屋内拔了门闩,门开了,屋内一片漆黑。

多尔衮挣扎着出现在门口,衰弱而憔悴,他冷冷地说道:拿酒来!

苏茉尔小心翼翼地摸黑走进多尔衮的屋子,点燃了几根巨烛,屋内明亮起来。苏茉尔环顾四周,见壁上桌上空荡荡的,能砸的东西全被砸了,满地狼藉。

多尔衮在炕上斜靠着,怔怔地喝酒。

苏茉尔劝道:十四爷,别喝了!还是养伤重要,别糟践自己身子!

多尔衮恍若未闻,眼神空洞,又喝了一口酒。

苏茉尔叹口气,小心踩过一地碎瓷,来到炕前,见几张椅子都给拆得七零八落,只好在炕沿坐下。

苏茉尔又劝:十四爷,别喝了!

多尔衮神情郁郁地:我不喝醉,就会疯掉!

苏茉尔口气有些责备地:您这么喝法,还没疯掉,就先死掉了!

多尔衮冷笑道:死就死,反正我的命也是捡回来的。连她都不在乎,我还在乎这条命做什么!

多尔衮又狠狠灌了一大口酒。

苏茉尔沉默了半晌,方道:您这么说,对格格不公平。

多尔衮斜着眼睛道:那玉儿这样对我,又能算是公平吗?

苏茉尔正色道:十四爷,格格绝没有对不起你!

多尔衮叫道:我不信!

苏茉尔发誓道:我以性命做担保,十四爷还不信?

多尔衮固执地:除非你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,都说给我听。

苏茉尔迟疑着:我……不能说。

多尔衮恼怒道:那你就出去!无论我是疯死还是醉死,都跟你和玉儿毫不相干!

苏茉尔深深呼吸着,想了想,下决心道:看来,你心里拧着一个结,身子是万万难好。我也不愿意格格一辈子蒙着不白之冤。十四爷,你想知道什么,就问我吧!

苏茉尔一五一十,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详细告诉了多尔衮。

多尔衮神情变化着,好半天才喃喃道:你是说,大汗……原本就要她?

苏茉尔继续道:格格没法子,跪着跟福晋坦白了你们的事,福晋一听,也没了主意。就在这时候,十五爷赶进宫里告状,带去了你的金盔,和你的死讯……

说到这,苏茉尔将袖子撩起,现出胳臂上未愈的刀痕接着道:当时,格格几乎疯了。你看,我拼了命才抢下她手里的剪子呢!

多尔衮怜惜地握住苏茉尔的手,很是感动。

苏茉尔眼圈红了:第二天,格格骑着马要冲下悬崖,要是我晚到半刻,你就永远都看不到她了!我每次想起当时的危险,都会从梦里吓醒……苏茉尔讲不下去,失声哭起来。

多尔衮不由得捂住脸,半晌放开,问道:后来,她就被迫嫁给了大汗?

苏茉尔摇头道:不,格格是自愿的!

多尔衮皱起眉头:自愿的?

苏茉尔点头道:对,因为她不能让你白死,她要为你报仇!

多尔衮诧异道:报仇?

苏茉尔犹豫了一下,低声道:我们躲在大汗书房里,亲耳听见,你吃的这场败仗,是……被人陷害的。

多尔衮忙问:谁?

苏茉尔摇头:我不说,说了你就要轻举妄动。

多尔衮道:我保证不会!你说。

苏茉尔道:十五爷他只是怀疑,但我们却证实了!陷害你的人就是阿敏贝勒。

多尔衮怒火中烧,眼神凌厉,像只受伤犹斗的野兽。他奋力爬起,咬牙怒道:我要去找他算账!

苏茉尔将多尔衮推倒在炕上,嗔道:方才还保证不会轻举妄动,现在就要找人拼命,太不守信用啦!而且,这会儿你有什么本领去跟人算账?格格嘱咐我千万不能告诉多铎,就是怕他仇还没报,先葬送了自己。难道你也这么不开窍?

多尔衮头脑稍稍清醒,转而心痛难过,喃喃道:玉儿……原来她牺牲自己,只为了我。

苏茉尔点头:是啊,报仇的事她默默一肩挑起。小玉儿对她冷嘲热讽,连多铎也不谅解她,你想想,她心里像沸汤煎熬着,有多苦啊!

多尔衮喃喃地自责道:我还以为她负了我,我还对她……说了那么绝情的话……

多尔衮突然狠狠地拼命灌酒,苏茉尔气得上前去抢酒坛,恼怒道:你还喝!什么都告诉你了,你还喝!

多尔衮挣扎着夺回酒坛,怒吼道:让我喝!这世上我惟一剩下的希望都幻灭了!我不能面对现实!我不能叫她侧福晋!我不能再看见皇太极和阿敏,我怕我会不顾一切冲上去杀了他们!

苏茉尔夺回酒坛,气得摔碎在地上,怒吼道:真没用!格格一位弱女子,都还能有勇有谋、忍辱负重,亏你是个男子汉!你的志气呢?你的雄心呢?你要让格格灰心失望?

多尔衮怔怔看着她,流下泪来,缓缓伸手抱住她,将脸埋在她胸前,心酸一涌而上,实在撑不住,痛哭起来。苏茉尔像母亲抚慰孩子般,紧抱着多尔衮,轻声道:别哭,别哭,我们爱你,一辈子疼你。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