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10章 活着


大玉儿悲哀地摇摇头:不成的,多尔衮。我们是什么身份,他们会甘心让我们逃走吗?上天入地也得把我们搜出来。而且,就算逃得掉,你晓不晓得会连累多少无辜的人?多尔衮啊,不能死,不能逃,就得好好儿地活着!

多尔衮呆住,神情像燃尽的蜡烛,慢慢黯淡下来。

大玉儿鼓励道:听我的话,多尔衮,振作起来!总有一天,我们会让阿敏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!总有一天,你会出人头地!

多尔衮缓缓地、凄怆地:就算我得到了全世界,可是失去了你,那对我……又有什么意义?

大玉儿坚定地:你要相信,我的心,永远属于你!

多尔衮痛苦地:可是我们不能在一起,只能隔着人群远远看一眼!我不能忍受这样的煎熬。

大玉儿大声道:还有人比我们更煎熬!你忘了你额娘?你想让她含恨九泉?

多尔衮一怔,落下泪来,叫道:额娘……

大玉儿见状,沉默了一会儿,转头朝外喊道:苏茉尔!

门开了,苏茉尔端着药盅进屋,大玉儿接过来道:苏茉尔费尽心思,去求了大福晋,又安排我出宫来见你。看在这份上,你也该把她亲手熬的药给吃了!

多尔衮拭干泪,深情地凝视着苏茉尔,大有深意地道:多谢你。

苏茉尔脸一红,忸怩起来:十四爷说哪儿的话!赏个脸,快吃药吧!

大玉儿舀了一匙药汁,递到多尔衮唇边,多尔衮迟疑了一下,突然握住大玉儿的手,恳切地说道:我愿意吃药,可是,能不能答应我,让我了一个心愿?

大玉儿一怔,满脸困惑。

郊野,夜空中星光灿烂。就在多尔衮出征前他们聚会的地方,树下拴着两匹马,生着一小簇篝火,火光映着大玉儿、多尔衮的脸庞。

多尔衮深情地:玉儿,你知道吗?打我出征的那天起,每晚我都在帐外,仰看深深的夜空,想着凯旋归来,与你在星光下重聚的时刻……大玉儿柔声道:你知道吗?我数着月亮圆了一回又一回……

多尔衮紧拥住大玉儿喃喃地问:玉儿,玉儿。我们怎么办?……怎么办?

大玉儿鼓励道:多尔衮,坚强起来!我们的意志力要和我们的爱一样坚强!

多尔衮摇头道:我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
大玉儿轻轻挣脱他的怀抱,走到马旁,从皮袋中取出多尔衮的金盔,捧在胸前闭目祝祷了一下。然后将金盔举起,直直递到多尔衮面前,正色地大声道:多尔衮!记住!你是伟大的“昆都伦汗”努尔哈赤最心爱的儿子!你不能胆怯!不能懦弱!要学你父汗,做个男子汉、真英雄!

多尔衮怔住,缓缓接过金盔,凝视半晌,喃喃道:不错!我是父汗之子!我要做个男子汉、真英雄!

大玉儿欣慰地看着多尔衮,多尔衮的神情逐渐转为冷硬,他咬咬牙道:玉儿,有件事,我并没有告诉你。

大玉儿问:什么事?

多尔衮恨声道:我知道我额娘是被逼死的,还有,是谁逼死她的!

大玉儿的脸微微变色。

多尔衮逐渐激动起来:父汗和大明开战前,以“七大恨”告天。我也有恨!我恨皇太极!夺了我的汗位,逼死我的额娘,还抢走了你!

多尔衮蓦然转头看着大玉儿,瞪着仇恨的眼神发誓:玉儿!你瞧着!这每一桩恨,我都会牢牢记在心里,总有一天……

大玉儿轻轻掩住他的嘴,温柔但坚定地道:是的,总有一天,但不是今天!答应我,不要激动,不要闯祸,不要暴露自己的情绪,让自己陷入危险。你恨归恨,不过,比恨更重要的是……珍重自己,珍重你父汗留下的大金国!

多尔衮凝视着大玉儿,冷静地道:玉儿,你说得对!

大玉儿点点头,怜惜地伸手抚着他的脸颊:不要让爱你的人失望!

多尔衮坚毅地:放心!

多尔衮转身走了几步,高举金盔,仰望天空,使尽力气大喊:父汗!额娘!还有玉儿!你们听着!我多尔衮,向你们发誓,我永远不会再打任何一场败仗!总有一天,我要让皇太极知道,多尔衮不会永远孤立无援!多尔衮会长大,要向他讨回公道!讨回公道!

大玉儿含泪凝视着多尔衮,多尔衮高举金盔,仰望着星光灿烂的夜空……

第六章

流年似水,白驹过隙,一年的时间转眼过去。

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,皇太极率领大军又一次出征。在锦州城外,皇太极的铁骑与明朝大将袁崇焕的部队展开了空前惨烈的厮杀。

烈日当空,硝烟弥漫,血流成河,满汉将士的死尸狼藉,触目惨然。

亲自指挥攻城的皇太极见损失惨重,不禁眉头紧皱,暗自叹息,顿起退兵之心。

太阳渐渐西斜,残阳如血,凄风阵阵,双方将士偃旗息鼓。

夜晚,帅帐之内,气氛压抑沉闷。皇太极、阿敏、莽古尔泰、多尔衮等将帅面沉似水,各有心思。皇太极经过深思熟虑,提出撤兵的建议,阿敏、莽古尔泰对此大为诧异,很是不满。

阿敏怒道:什么?我没听错吧?大汗你要撤兵?

皇太极叹气道:八旗伤亡惨重,不撤兵也不行了。

莽古尔泰:刚打完朝鲜,马上就征辽东,我本来就认为这个决定不妥当!

皇太极神色不悦地说道:袁崇焕趁着我们打朝鲜,建立了锦州宁远一带四百里防线,虽然初具规模,好在未成气候。不趁这时杀他一个措手不及,冲破他的防线,还等什么时候?等到他的防线固若金汤,那就来不及了!

莽古尔泰有些幸灾乐祸地:话是没错,不过,恐怕连你也没料到,袁崇焕应变如此迅速吧?他非但能固守锦州宁远,竟然还能派出祖大寿从背后偷袭我们……

阿敏不等莽古尔泰把话说完,使劲挥了一下手道:管他那么多!咱们继续打!我就不信这几个小破城是铁铸的!

皇太极踌躇道:我何尝不想继续打?可是,前方失去了速战速决的先机,后方又传出天灾的消息。在腹背受敌的局面下,这场战役,咱们恐怕是讨不着便宜了。不如先行撤兵,缓图再战!

莽古尔泰不服气地说道:可是,就这么认输,太不甘心了!

阿敏冷笑道:没错!大汗,我瞧你根本就是打心眼儿里怕了袁蛮子!

皇太极大怒:你……

这时,一直沉默不语的多尔衮突然插嘴道:二哥三哥,你们错了!

阿敏一怔,怒道:你说什么?

多尔衮分析道:一次战役,只是整场战争的环节之一。大金跟明朝的战争,眼看还漫长得很,我们不能只计较一次战役的输赢,应该着眼于整场战争的胜负。我赞成退兵!

皇太极看着多尔衮,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。

阿敏恼羞成怒,斥道:住口!你是什么东西!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,竟敢教我们打仗?哥哥们在战场上杀过的人比你从小到大见过的人还多,你知不知道!

莽古尔泰帮腔道:没错!多尔衮,你太放肆了!

多尔衮有些生气地解释道:我不是……

皇太极抬手制止多尔衮:十四弟,别说了。

皇太极沉思半晌,转头看着阿敏和莽古尔泰,目光锐利如剑,一字字地大声道:你们听着!退兵的事,我已经决定了!

阿敏、莽古尔泰互望一眼,面有愠色。

阿敏压住怒火,生硬地说道:那我们也就只好遵命了!说罢,与莽古尔泰怒气冲冲地转身出帐。

皇太极的怒容一闪而逝,他强行压抑着怒火,想了想,转头看着多尔衮,微笑道:十四弟,你开窍了!

多尔衮被夸奖,忍不住心头一阵兴奋,谦虚道:多尔衮年轻识浅,请四哥教导。

皇太极闻言,感触万千,走过来拍拍多尔衮的肩道:好久没有听见……你叫我四哥了!

多尔衮微微一笑:我也好久没有听见……四哥夸奖我了!

皇太极感慨道:小时候,四哥时常夸奖你呢。你第一次骑马,是我抱你上鞍;你第一次拉弓,是我挽着你的小胳臂……

多尔衮有些动情地接过话:我记得!无论是阅兵演武还是行围打猎,四哥总是把我带在身边。

皇太极高兴地:是啊,好比……那年去科尔沁,我连豪格都没带,就带了你。

多尔衮的笑意僵住,怔怔地道:科尔沁……

皇太极真诚地说道:十四弟,今后咱们兄弟俩,还像从前那样吧!

多尔衮神色微微有些苦涩,说道:是,还……还像从前那样。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