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12章 大玉儿暗荐多尔衮


演武场上,人声嘈杂,生龙活虎。肌肉结实、体格强壮的摔跤手们捉对练习,各不相让。阿敏正使劲儿顶住一个摔跤手,僵持不下。莽古尔泰走到阿敏身边,向他传递着最新消息。

阿敏正在兴头上,没有听清楚莽古尔泰的话,于是瞪圆了眼睛大声喊:你说什么?再说一遍!

旁边的莽古尔泰道:消息不会错,皇太极打算叫我们俩去守辽东前线。

阿敏大怒,从丹田里发声大喊,冲前几步,推倒摔跤手。他喘着气,朝莽古尔泰叫道:做他的春秋大梦去吧!既然不打仗,我才懒得守在那儿过苦日子!

莽古尔泰诧异道:怎么,你打算抗命?

阿敏哼了一声道:我只后悔没有早点抗命!你瞧,要是咱们不退兵,不就等到了袁崇焕去职的大好良机吗?哼,我一口气就能拿下整个辽东!莽古尔泰,我告诉你,如今我打心眼儿里瞧不起皇太极这个胆小鬼!

莽古尔泰附和道:可不是嘛!当时皇太极真该听咱们的话!

阿敏不满道:哼,这会儿倒想起咱们了!他的宝贝十四弟不是挺懂他的心意吗?叫多尔衮去守前线啊!

莽古尔泰嗤笑一声道:多尔衮?他哪儿成啊!

阿敏幸灾乐祸道:管他那么多!我就要让皇太极知道,没有我们帮扶,他什么都干不了!

深夜,清宁宫小跨院宁静清幽。皇太极神色凝重地在烛光下看奏折,一旁的大玉儿悄悄注视着他的表情,暗自思忖他又遇到了烦心事。果不其然,皇太极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他看完折子,很生气地合上,狠狠掷往墙角,怒道:竟然两个都告病!哪儿有这么巧的事!

大玉儿走过去,默默捡起折子,尽管好奇,但却不敢打开看,她轻轻将折子放在书案上。

皇太极愤怒道:他们俩是越来越不像话了!上次阿敏征服朝鲜回来,竟然向我要求想做朝鲜王!真是胡来!以后谁征服了哪里,谁便就地称王,那国家岂不是要被拆个四分五裂?

大玉儿劝道:他们是您的兄长,过去平起平坐惯了,怕是一时改不过来。

皇太极恼怒地摇头道:他们老觉得我这汗位是他们拥戴的,所以我对他们的优待也是理所当然应该的!权要大、赏要重,稍不如意就横眉竖眼、飞扬跋扈!哼!有这么好的事,我也情愿做贝勒,不做大汗了!

大玉儿笑道:您不做大汗,谁来做?换了别人,八旗臣民也不会答应!

皇太极听了这话,不禁一笑,气稍稍消了点,他揉着脸,神情很是苦恼地说道:而且,他们总是讥笑汉人文弱。如此轻敌,真是无知!

大玉儿瞅着皇太极的神情,谨慎地道:几个大贝勒,都有点儿年纪了,性情已经改不了了!要想他们跟上您的脚步、理解您的远见,恐怕很难!倒是年轻些的,还有调教的可能。

皇太极一怔,沉吟道:年轻些的……

大玉儿小心翼翼地提醒道:大汗还有许多弟兄子侄啊!难道就挑不出可造之才?

皇太极起初觉得有理,突然多了个心眼,脸上不露声色,和颜悦色地问:那……你倒推荐几个人给我听听?

大玉儿心中一阵喜悦,本想脱口说出多尔衮的名字,猛然察觉皇太极的眼神有些异样,顿时警惕起来。她压抑住情绪的波动,神色自然,不露声色地笑道:我的世界,就只在后宫里,哪晓得谁是人才啊!就算晓得,这也绝对不是我该说的事!

皇太极见大玉儿机敏识大体,放下心来,过来将大玉儿搂在怀里,抚着她姣美的脸颊,微笑道:玉儿,你很好,很懂事。

大玉儿的心怦怦直跳,她暗地里责备自己太不谨慎了。听了皇太极的话,她勉强一笑,暗暗捏了把冷汗。

皇太极沉思道:看来,阿敏和莽古尔泰是不会自己收敛的,除非让他们明白,大金国人才济济,可不是没有他们就不行!

大玉儿顺着皇太极的话往下说道:如果两位大贝勒以为大金国少不了他们,将来可就更骄狂了!

皇太极冷笑道:那是他们的妄想,我倒要给他们点儿颜色瞧瞧!对,我要从年轻的弟兄子侄当中,挑出几个好的来栽培,比方说……多尔衮!

大玉儿心中一震,沉思不语。

远远地小玉儿骑着马,向阿济格府奔来。几个侍卫原本有说有笑,一见小玉儿纵马过来,对看一眼,相互苦笑。小玉儿在府门外勒住马,神情倨傲地命令道:叫人去传话,说宫里的玉格格找你们贝勒爷!侍卫对小玉儿的做派虽然不满,但也不敢怠慢,其中一个年纪稍长点儿的慌忙进去禀报。

正在马厩里忙活的多尔衮闻报,眉头微皱轻轻摇头,置之不理。小玉儿在厢房等了半天,也没见多尔衮的影子,索性到马厩来找他。她悄悄走进马厩,看见多尔衮正在全神贯注地细心照料他的爱马,便很淑女地站在一旁,微笑着注视多尔衮强壮健美的身躯,希望他能适时回过头来,看一看自己这副美丽可爱的模样。谁知她脸上的肌肉都快笑僵了,多尔衮仍旧在马前马后忙碌着。小玉儿无奈,便大声咳嗽一声,引起了多尔衮的注意。

小玉儿笑道:嗳,这回听见是玉格格找你,没有猜错人吧?

多尔衮微微牵动嘴角,声音中有些苦涩地说道:两位玉格格,一个已经是侧福晋,我还会猜错人吗?而且,会这么大大咧咧上门来找人的,除了你,还有谁?

小玉儿得意地笑了,随即,又撒娇地问:这么久了,总不至于还生我的气吧?

多尔衮摇头道:我从来没有生过你的气。

小玉儿闻言,心中反而涌起一丝不悦,问道:为什么?

多尔衮一怔,不禁失笑:不生你的气,这也要问为什么?

小玉儿噘着红嘴唇道:说啊!为什么?

多尔衮敷衍道:我没那么多闲工夫跟你生气。

小玉儿满脸不高兴地道:你不生我的气,那就表示你根本没把我放在心上!

多尔衮无奈地摇头道:好,我现在生你的气了。你高兴了吧!

小玉儿娇俏地笑道:你要生气的话,那我就得给你赔罪喽。这样吧,罚我……帮你刷马!

小玉儿说着,走过来挽起袖子就要动手。

多尔衮突然动了气,厉声喝道:别动!

小玉儿吓了一跳,愣在那里,不知所措。

多尔衮从她手中夺回刷子,面有愠色地道:不相干的人,不准碰我的马!他说完,气呼呼地走出马厩,将小玉儿一个人扔在一旁。小玉儿先是难堪尴尬,紧接着又羞又气,后来含着泪狠狠地跺脚。

清宁宫暖阁里舒适宁静,温暖如春,哲哲面带微笑,安详地看着大玉儿写账,苏茉尔在一旁磨墨。窗外小院里传来珍哥和几个侍女的嬉戏声,苏茉尔好奇地探身往窗外看。

哲哲见苏茉尔脸上带着笑,就问道:怎么啦?

苏茉尔笑着回头道:是珍哥!带着五妞她们几个,在踢毽子玩儿呢!

哲哲笑对大玉儿道:累了吧?来,一块儿瞧瞧。

哲哲携着大玉儿的手,来到窗前,看小院中侍女们欢天喜地踢毽子。

哲哲笑道:珍哥也不小了,却成天领着小丫头,变着法儿只想玩儿!

珍哥玩得兴高采烈,忘乎所以,毽子在她脚上就像有了生命,忽左忽右,上下翻飞。或许是一时性起,她完全忘记了礼仪规矩,疯了一样把个毽子玩得花样翻新,让人眼花缭乱。几个侍女拍手跺脚,为她喝彩。她心中得意,来了个“犀牛望月”,扭头发现哲哲等人正看得津津有味,忙停下动作,过来行蹲礼,惶恐地说道:福晋恕罪,奴才们可是扰了福晋?

哲哲宽容地笑道:算啦,扰都扰了,你们玩儿吧!苏茉尔,要不你去练练?

珍哥喜道:好啊!踢毽子要人多才有意思,咱们来个“攒花儿”吧?

苏茉尔笑着摇头道:我哪儿成啊!咱们格格在科尔沁的时候,那才叫踢得好呢!

哲哲惊奇地偏过头来对大玉儿道:哦?玉儿,你去练练,让她们开开眼。

大玉儿惊讶地一笑:我?不成不成,多少年没碰,早忘光了!

哲哲笑着推她:去吧!反正也没旁人,你玩儿,我瞧着欢喜,解解闷儿!

大玉儿尴尬地笑了笑,面有难色,可架不住众人的推拉苦劝,只好笑着来到小院中。

院中,掌声笑声不断,一个华丽的毽子被珍哥踢了几下,踢传给侍女五妞,侍女五妞接着踢,踢了几下,踢传给苏茉尔,苏茉尔接着踢,踢了几下,踢传给大玉儿,大玉儿以一个漂亮的姿势接住,众人掌声响起,喝起彩来。大玉儿踢了几下,似乎被唤起了童年的回忆与好胜心,她逐渐忘记了自己的身份,神情活泼顽皮起来,接连几个漂亮洒脱的动作,引得大家又一阵拍手叫好。

哲哲在廊下饶有兴致地笑着观瞧,忽见一个侍女引着多尔衮、多铎向这边走来,很是欢喜。

多尔衮与多铎笑着向孝端后点头问候,却情不自禁地被院中踢毽子的大玉儿吸引,放慢了脚步。他俩先是惊讶,然后满面笑容地欣赏大玉儿曲线优美、玲珑有致的身姿。

在众人的欢呼喝彩声中,大玉儿找到了久违的轻松和快乐。她神采奕奕,全神贯注,额头微微沁出汗来,两颊上浮起美丽的红晕,丰满的胸脯起伏着。她做出最后一个高难度的漂亮动作,大家更是拍手叫好。大玉儿感到喝彩和拍手声中多了两人,其中一个十分熟悉,她怔住,转过头来,不禁目瞪口呆,朝四暮想的多尔衮竟满脸笑容地站在眼前。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