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学网主页
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
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
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

《孝庄秘史》第01章 又相逢


多尔衮更是心潮起伏,难以自己。他见大玉儿一手拿着毽子,一手捏着袍角,孩子般恍惚的神情,秋水似清澈的眼睛,那么招人疼,那么招人爱。多尔衮想起旧时,心中一酸,差点忍不住落泪。

哲哲笑道:才一年多不见,怎么,就不认识啦?

大玉儿回过神来,羞红了脸,毽子脱手落地,转头就跑。

苏茉尔追上去,口中喊道:格格!格格!

珍哥、侍女们忙上前施礼:奴才给十四贝勒、十五贝勒请安!

多尔衮微笑点点头,走过去,拾起地上的毽子,回味方才的相遇。

多铎向哲哲跑过去,精神头十足,他紧紧握住哲哲的手,十分动情地道:四嫂,您好不好?我时常惦记着您!

哲哲喜爱地打量着多铎,欣慰道:多铎,让四嫂看看你!黑了,瘦了,可也壮了!

多铎自豪地:哥哥领着我,打了好几场胜仗呢!

哲哲惊喜道:真的?快说给四嫂听!多尔衮,过来坐,咱们好好儿聊一聊!

多尔衮收回思绪,转头看着哲哲,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

清宁宫小跨院里,大玉儿坐铜镜前,抿着鬓发,慌乱地喃喃自语道:他怎么偏偏这时候闯了来!偏偏这时候遇见他!可我在做什么?我居然在……踢毽子!瞧我,头发毛了,衣裳也乱了!真糟糕,准是一副傻样,偏偏落在他眼里!苏茉尔,都是你瞎起哄!害我……嗳!羞死人了!

苏茉尔打了手巾把儿过来,抿嘴笑道:放心!在他眼里,您什么样子都好看!

大玉儿白了苏茉尔一眼,嗔道:我只是怕失礼,才不是怕什么……好不好看!

苏茉尔暗笑,可嘴里答道:是,是。

大玉儿用手巾按着额角,仔细望铜镜紧张地:瞧这汗水沁的!胭脂要重匀了!

苏茉尔看着一副小女儿神态的大玉儿,偷偷地笑。

多尔衮和多铎跟着哲哲来到清宁宫暖阁,分宾主落座。

哲哲喜悦地看着这兄弟俩,欣慰地叹了口气道:眼看着你们兄弟都要出息了,四嫂心里真是说不出的欢喜啊!你们这次回来,我想,该给你们成家了!也了却我一桩心事。

多尔衮摆手道:我们又还没有建功立业,四嫂别筹划什么成家的事!

多铎也跟着道:是啊!我也不要!

哲哲感叹道:你们年纪可不小了!为你们操办成家,是我这做嫂嫂的责任啊!

多尔衮喝了口茶,摇摇头,笑而不语。

这时,大玉儿换衣整妆,神情腼腆地与苏茉尔走进清宁宫暖阁。

多铎一见大玉儿,就忍不住笑道:玉姐姐,原来,你的毽子竟踢得这么好,从前怎么不教教我?

大玉儿满脸羞红,扭捏着说不出话来。

多尔衮看着大玉儿娇羞的神态,心旌摇动,却又不忍心见她难堪,忙解围道:多铎,别再拿侧福晋取笑了!

大玉儿朝多尔衮投以感激的一瞥,那流转的秋波里隐藏着无限柔情。

珍哥端着点心进来,多铎见了站起身,忙不迭地拿一块到手中,笑道:唉呀,我在外头打仗,别的不想,就想着四嫂宫里独一份儿的“奶乌他”。

哲哲笑道:瞧你馋的!放心,尽你吃个够!十四弟,你想吃点儿什么?

多尔衮沉吟着:我不想吃什么,倒是常在想……

大玉儿虽垂着眼眸,但耳朵却格外留神,她猜出多尔衮下半截的意思,不禁有点紧张。

多尔衮感慨道:想我原先住的那屋子,窗外的槐树,不知开花了没有……

苏茉尔认真地说道:这时节,槐花开得正好呢!

哲哲一时心软,想让他们私下叙叙,便对多尔衮道:你那屋子,如今是玉儿住着。苏茉尔,好生陪着你家格格和十四爷,瞧瞧槐花儿去!

苏茉尔应声道:是。

大玉儿的心中怦怦直跳,神情犹豫,她抬眼看着哲哲,观察她的反应。

哲哲和蔼宽厚地一笑:去吧!看了花儿就回来。

大玉儿偷偷瞥了多尔衮一眼,正撞着他火热的毫不掩饰爱慕之情的眼神,连忙闪避。清宁宫小跨院里,多尔衮和大玉儿心潮翻滚,万语千言无法诉说,只能是相对无言。

苏茉尔在小跨院门口,假装忙东忙西,其实是在把风放哨。

大玉儿低头来到槐树下,一阵和风吹来,花瓣纷纷飘落。她觉得这飘零的花瓣就像自己曾破碎的心,碎了就无法再拼凑完整。一个刻骨铭心的影子和一阵耳熟能详的脚步声逼近,她心头的小鹿茫然无措,被爱的力量逼得娇柔无力。那影子在她跟前停住,她抬起头看着这个让她柔肠寸断的男人。两人互相凝视着,逐渐泪水盈眶,终于,他们挣脱一切伦理的束缚,死死相拥,像要深深楔入对方的心灵。

他们沉默地体会着对方相拥着。半晌,大玉儿哽咽道:多尔衮,我们……回不去了……

多尔衮想吻她,大玉儿却轻轻挣脱,退后两步,转身拭泪。

多尔衮伤感地说道:玉儿,让我看看你。下次见面,又不知是什么时候了!

大玉儿神色黯然,流泪道:见面……又何必呢?有限温存,无限辛酸……还是不见的好。

多尔衮转头望见窗内屋中的陈设,心中凄然,不禁喃喃道:这就叫……“别时容易见时难”……

大玉儿努力将心碎的愁绪抽离,定了定神,抬头冷静地对多尔衮道:不过,我还是感谢上天给我机会,让我见你这一面,因为,我有很要紧的话要告诉你!

多尔衮一怔,忙问:什么要紧话?

大玉儿郑重地说道:大汗已经决定,要从年轻的小贝勒当中,挑出资质好的,加以栽培重用,为的是要分散大贝勒们的权力。多尔衮,你要好自为之,这是你崭露头角的大好机会!

多尔衮有些失望,他沉默着,神情迟疑复杂。

大玉儿上前抚着他的臂膀,恳切道:我太明白你了!你有志向、有才干,绝不会甘心只做个富贵闲人。我要你帮助大汗,一是为你,二是为大金国,三是为了老百姓。大汗的许多理想并没有错,如果能实现,不但于你有利,于国、于民,也有益。

多尔衮痛苦地:可是,要我帮助大汗,我心里实在是……

大玉儿劝道:就算只为了你自己的前途,暂且把仇恨放在一边吧!

多尔衮沉默半晌,方道:玉儿,你老实说,你要我帮助大汗,真的是为了我?还是为了他?

大玉儿一怔,恼怒道:你会这么问,就证明……咱们是白好了!

大玉儿转身要走,多尔衮忙拉住她:玉儿别走!

大玉儿冷淡地:既然你不相信我,还有什么好说的!

多尔衮苦恼、悲愤地:要我怎么敢相信你呢?我跟你,连见上一面都千难万难;而他,他能跟你朝夕为伴,他是你的丈夫!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,怕你会一天天地偏向他,一天天地忘了我!

大玉儿强忍泪,哽咽地道:你……怎么可以这样想?

多尔衮悲声道:如果你跟我一样,在外头听见他有多宠爱你、多体贴你,你也会忍不住这样想!

大玉儿流着泪问道:你又要我怎么做,才能让你相信我呢?

多尔衮心如刀绞,悲伤地道:我相不相信你,你还在乎吗?时间……慢慢地过去,如今我这个人在你心里,是什么呢?或者……什么都不是?你丈夫是大汗,我只是一只……稍不留神就会被他捏死的蚂蚁。我的处境,就仿佛站在旷野中,四顾茫茫,无边无际,我始终只是孤零零一个人……

大玉儿咬着嘴唇道:我说过,我不会丢下你的!

多尔衮痛苦地说道:我相信你不至于欺骗我。可是,我担心,连你自己都已经分不清,在你心里谁轻谁重,而你真正为的又是谁了!

大玉儿默然半晌,淡淡地道:既然我没法子把心挖给你看,再怎么多说,也是没有意义的。

大玉儿又要走,多尔衮拉住她,盯着她美丽纯洁的眼眸,内心痛苦挣扎着。他咬咬牙,下决心道:罢了!既然你要我听从你,我就听从你!再为难的事,我也做!

大玉儿摇头道:不要听从我,听从你自己的心!如果你心里仍然有猜疑,如果你不再相信我,就用不着为难了,权当我今天什么都没说吧!她风一样飘着离去,多尔衮在槐树花瓣中苦恼地挣扎着。


分类:清朝帝王 书名:孝庄秘史 作者:杨海薇